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今生梦断黄泉路,彼岸花前泪有声(二)

时间:2022-04-20 13:13:07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夜深了,栓柱的父亲端着油灯轻轻的走到他床前。栓柱已经睡着了,嘴角挂着笑意,此时,他一定是在做着一个美美的梦。

    父亲的脸上泛着一丝潮红,看样子他刚刚喝过酒。父亲看着儿子,轻轻地给栓柱掖了掖被子,一脸的欣慰。因为就在刚才,少东家陈虎还夸奖了栓柱一番,还送给他一支贵重的新笛子呢!

    父亲把新笛子放在栓柱的枕头旁,然后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儿子的脸,脸上露出消失已久的笑容。顺手,从栓柱的枕头下面抽出那支系着绣花荷包的笛子。因为少东家陈虎说过,家里的老太太看中了栓柱笛子上的那个荷包,想拿过去照着这个样子做一个。


    十天后,喜鹊枝头叫,刘家上上下下喜气洋洋。而栓柱这十天来,放牛时却没有吹过一声笛子。因为可那支系着绣花荷包笛子,此时却握在了婉儿小姐的手里。一想到这支笛子的主人,婉儿小姐脸红了。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刘员外也是看到这个荷包之后,才将姑娘的婚事给定下来,听前来提亲的媒婆说,这笛子的主人名叫陈虎,一表人才,是人中龙凤,这不,你家婉儿小姐将定情信物都送给人家了。


    此时,婉儿小姐的绣楼外,一阵笛音传了进来。笛声中带着思念,带着一丝忧郁,带着一丝不甘。


    婉儿听到笛声,看了看手里的竹笛,又摸了一下那亲手缝制的绣花香荷包。她明白了,此时的她,心里有幽怨,有不甘,还有愤恨,更有万分的不舍……


    当小丫鬟推开绣楼房门时,却发现婉儿小姐倒在血泊中,她,已经割腕自杀了。


    一口棺材,一抔黄土,娇滴滴的一朵玫瑰花,掩于黄泥之下,孤零零一架弱身骨,一个人躺在荒野中,任凭那风吹雨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