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皎洁如月的传奇故事

时间:2022-04-22 16:43:00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张康和吴迈是穷学者,也是好朋友。 那天,在一个小镇的“千里香”餐馆里,张康喝醉了,结结巴巴地告诉吴迈,他藏了一件价值连城的古董。 听到这里,吴迈睁开眼睛问道:“真的吗?”
张康呵呵笑着,骄傲地点了点头。
吴迈半信半疑地看着张康说:“张兄弟,你喝醉了,开始吹牛。跟了你二十年,从没听你提过有古董。怎么会突然有古董了?”
张康指着吴迈的鼻子不高兴地说:“你不信?认为我是...撒谎?”吴迈难以置信地点点头。 张康生气了,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挥挥手说去看看吧。 在吴迈的帮助下,张康摇摇晃晃地回到了家,果然,吴迈看到了这件古董,原来是一只兔子的爪子。 兔灯是宋代著名的饮茶器具,在当时有着难买的名声,到了明代更是价值连城。 《岩松》中的葛炎老人有一次喝茶时,曾抚着胡须叹道:“若能得一盏兔灯,这辈子真是富贵无忧了。” "
严嵩的干儿子们听了,瞪大了眼睛。


他们知道,如果他们能先找到一个兔子灯,他们将来就会成功。 尤其是凤城有权势的绅士朱三才的哥哥,在朝廷做侍郎,是严嵩有名的养子,悄悄写信告诉弟弟朱三才,镇上古董很多。请赶紧查询。如果你能找到一个兔子的手指灯,我们家以后会送的。
朱三才看完信,派了一个仆人,暗中四处打听。
当他听说张抗友有一只兔子爪子,而且吴迈亲眼所见,他的眼睛立刻睁大了,他告诉他的手下明天一早就采取行动。不管是偷的还是抢的,他都要得到。 然而,第二天起床,就在他准备行动的时候,一个仆人跑了进来,在他耳边小声说了两句话。他傻眼了,骂了半天,“奶奶的,那个狗官比我还快!”
原来,就在昨天晚上,张康被凤城知府刘子业抓了,兔子的指灯也落在了刘子业手里。 刘和一群军官在那里。 张康正在读一本书,面对着惊恐的军官,询问该怎么办。 刘子业穿着长袍和袖子走进来,告诉张康他被举报偷了县政府仓库的钱,并跟着自己回到县政府受审。 张康吓坏了。他怎么能偷县政府的银子呢?


刘大怒:“现在这里有证人,你怎么能否认呢?”问张康证人在哪里,请和他当面对质。 亚努科鼓起了掌。 随着掌声,一个人从外面慢慢走进来,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朋友吴迈。 吴迈叹道:“张兄弟,大人已经知道了一切,请你坦白吧。” ”张康瞪着吴迈破口大骂,知人知面不知心,他居然结交了这样的人。 他说:“告诉我,你在哪里看到我偷国库的银子?”吴迈笑着说,那天晚上他去了一个亲戚家,很晚才回来。他看见一个人影从县政府旁边跑过。是张康。 他问张康去了哪里,为什么他如此慌张。 张康脸色煞白,在他的一再威逼下,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去偷了县政府的银子。 为了守口如瓶,张康当时给了自己12两银子。 说着,吴迈从袖中取出十二两银子,递与刘子业,上面有县衙的印记。


刘子业嘿嘿一笑,和盛“撒泼”
随着一阵轰鸣声,警员们四处搜索,在隔壁的床下发现了一个板条箱。 盒子上盖着稻草。拿掉吸管。是一锭雪花银,都是县政府标注的。
刘指着银子问:“这是哪里来的?说!”
张康瞪大了眼睛,久久地喊着:“大人,我不知道这钱是哪来的!”
旁边的哈哈大笑,对刘说:“主公既然是大盗,只偷这点银子是不行的。 ”刘子业点点头,让警员们继续搜索,一定还有其他的宝物。 官员们在地下挖了三英尺,再也没有搜寻过任何东西。 吴迈自豪地说:“又有一件稀世珍宝!”说着,他走到张康的书桌前,抓住书桌上的笔筒猛地一旋,墙上的一幅画缓缓移动,一扇柜门出现了。 他笑了笑,走过去打开柜门。里面是一个古董黑檀木盒子。 他拿出盒子,放在刘子业面前,慢慢打开。里面有一盏茶灯,放在黑色的红色丝绸垫布上,上面布满了白色的毫线。这是宋代的兔毫灯。
刘子业笑着伸出兔子的手指,对吴迈说:“你的贡献很大。我会推荐你去颜歌。 ”
吴迈听了满脸兴奋,连连感谢刘子业对他的栽培。



朱三才听说刘子业得到了兔灯并没有放弃,在刘子业得到兔灯后又派人继续打听信息。 不久,一个仆人匆匆赶来,告诉他一个消息,刘的独子得了急症,生命垂危。刚才医生去看病,开了药方,有鹿茸,人参,雪莲等药。他花了好几年才康复,不是一天两天。 刘子业上任不久,他从哪里弄来这么多钱?我出疹子了!朱三才听了,用手指敲了敲脑袋,敲了几下,笑道:“有办法。” ”
他立刻坐上轿子,吱嘎一声到了县衙,去拜见刘子业。 【/h/】听说朱侍郎的弟弟朱三才要收拾衣服出来迎接,脸上焦急的表情难掩。 朱三才喝了口茶后,关切地问:“不知大人为何一脸愁容?”刘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的心情重如磐石。朱三才请刘谈谈这件事。也许他能帮忙。 刘子业告诉他,他已经快四十岁了,有一个儿子,但他病得很重。他怎么买得起这么贵的诊断和治疗药物?朱三才哈哈大笑,伸手入袖,缓缓取出一张银票,放在桌上,道:“这些够大人用吗?”
刘一看,瞪大了眼睛说:“一万两!”说着,伸手去拿桌上的银票。 朱三才伸手拿回银票,笑着慢慢摇头。 刘着急的问,“朱哥哥给没给,给了又没给。到底为什么?”



朱三才告诉他,银票可以自己给他,但要有所付出作为交换。
刘问是什么,朱三才吐出三个字:“兔子灯。” ”
刘子业摇摇头,告诉他,他打算把兔子灯送给颜歌老。 朱三才笑着把它给了老,于是他只好去了北京。带着这样的财宝走这么远的路是非常不安全的。 朱三才说,如果路上遇到蒙面劫匪,刀一闪,大人岂不是人财两空?退一步说,就算大人带着宝物进京,没有背景,一个小小的知县能见颜歌老吗?另外,你儿子的病很急!刘子业默默地不说话,仍然犹豫着。
朱三才笑道,“当官是为什么?不就是赚钱吗?”他说,刘子业说了一个价格,他会让刘子业满意的。 刘显然被感动了。过了好一会儿,他说:“朱哥哥说得有道理,不过你将来要是升官了,一定要可怜可怜我。” ”
朱三才知道刘动了心,点头问多少钱。 刘子业伸出五个手指,握了两次。朱三才问:“五万两?”刘子业摇摇头说,“十万,一分也不能少。
朱三才咬咬牙说:“成交! "


凤城有个新闻。这个刘子业,发现了一个来自张康的兔子灯,竟然把它卖了十万两银子。 有的甚至知道儿子根本没病,活蹦乱跳的消息。 你看,这个刘子业以他儿子生病为借口,提高了兔毛灯的要价,发了大财。
这个贪官爱财如命。
每个人都要写诉状,去首都举报贪官刘。为了金钱,他诬陷善良,勾结士绅,贪婪百姓财物。 然而,所有人都犹豫了,现在首都是老的天下,他要起诉受贿和颠倒黑白!就在大家愤愤不平的时候,一个大喜讯传到了凤城。葛炎失宠了,受到了嘉靖皇帝的严厉斥责。他被免职,并被要求乞讨食物。
至于颜歌的一批养子,不是被杀就是被降级。 侍郎朱也被拉到刑场斩首。 朝廷已派保安到凤城捉拿朱三才。 朱三才一听就傻了眼,长叹一声,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跑路。 朱三才就这么消失了,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
大家都高兴地放鞭炮,准备开始写反对刘的论文。


谁会写论文?所有人都犹豫了。有人抬头看见张康从远处走来。他被释放出狱。 大家高兴地拉着他说:“你回来的正好。帮我们写一份请愿书,告诉狗官刘。 ”张康摇摇头,拒绝写作。大家劝道:“你被贪官害了,你被抢了宝。我们为你而战!”张康笑着说,“你要起诉第一号官员。" ”所有人都疑惑了,愣神地看着张康。 告诉他们,张康,这是刘子业设下的一系列计谋。 原来老不喜欢兔指灯,嘉靖皇帝却喜欢。老想寻找这个东西,并把它献给皇帝。 刘知道后,找到他和,商量了一个方案,弄了一个假的兔子指灯放在家里,然后自己找来,卖给朱三才,让朱三才交给老。 于是,刘知府写了一封信,悄悄地把快马送到朝中大臣那里,让他们告诉皇帝,做的兔灯是假的,是为了愚弄皇帝。
兔子灯送给你,是假的。嘉靖皇帝大怒,惩罚了一批奸夫。
大家听后都点了点头,但还是觉得不舒服:“那十万两银子呢?”


张康问道:“最近衙门里救济用的米粉,哪来的这么多?他们都是用那笔钱买的。 ”听了这话,大家恍然大悟。他们一个接一个地感到羞愧。第二天,他们给县衙送来了一块“皎洁如月”的大匾,而刘子业、张康、吴迈正在为县衙吟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