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树欲动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时间:2022-04-23 09:01:54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生善心大于天,但到底是生善心还是生善心呢?王宝跪在养母遗像前痛哭流涕,但无论怎么哭,养母都回不来了…
王宝器今年25岁。25年前的冬天,王家富的妻子在山路上捡到了还是婴儿的他。他只有几个月大,脸冻得发青。他哭得像只小猫。真的很可怜。
王钟和他的妻子李英看到孩子快要冻死了,抱起孩子,抱在怀里,喊着:喂?等了很久,也没人来“领”孩子。李英解开自己的棉袄,把孩子塞了进去,给孩子保暖。婴儿渐渐不哭了,她的脸变得通红。李英看着她的丈夫王钟,王钟叹了口气,说先把它带回家吧!
那时王钟和他的妻子已经结婚三年多了,他们不想要孩子。这不是任何人的问题。是王钟常年在山外工作,把很多人留在一起。他们村里有很多这样的情况,这并不罕见。
两人把孩子抱回家,邻居来看,啧啧有声。嘿,他还是个有手柄的小男孩!李英忙着给她的孩子弄些热米汤,并向一位有奶的妇女要了些牛奶。孩子吃饱了撅着嘴睡着了。李英看着孩子变得心不在焉。王钟知道他的妻子常年孤独在家,当她看到孩子时,她喜欢上了孩子。然而,那是一个小生命。王钟低声说道,“明天,我们会报警的。谁丢了孩子,就还谁。”如果没人来拿,我们就留着吧。他将在家吃点东西。
李英开心地笑着,一个接一个地亲着孩子的脸...
没人来接孩子,他就报警拍了照片。孩子脚底下有颗痣,挺明显的,但和那些失踪孩子的记录不符。娃娃好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没有人来找他。
后来,王钟和李英给孩子取名为王宝器,一半是粥,一半是奶。李英很爱这个孩子。宝琪牙牙学语的时候喊了一声“妈妈”,李英激动得眼泪都掉下来了。有好几次,村里人开玩笑说你家捡的孩子怎么样。李英变了脸色,说不接了。不要在孩子面前“胡说八道”。他是我们自己人。
村民们知道李英的想法,也理解他们。从那以后,没有人再提起王宝器被接走的事。王宝器八九岁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和别的孩子没什么区别,父母之间也是亲昵的称呼。
大人能守口如瓶,孩子吵架却直言不讳。王宝器每天上学时,都要走十多英里的山路。那天,村里的两个胖孩子急了,动了手。二胖虽然有肉,但都是白费力气。王宝器把他按倒在地,打了他几拳,大声喊道:你是个混蛋,不是我们村的。请让我走,否则我会告诉我的父母摆脱你,一个异国情调的混蛋!
王保越打二胖,二胖越喊,指着一段山路,说你爸妈在那接你。不信你问他们!村里的人都知道你是一只狼崽子,是山里的小妖怪!
王宝器也没去上学,所以他掉头一路跑回家。一进门就对着母亲李英大哭,说二胖骂他是王八蛋,是捡回来的孩子。
李英哄了他几句,说别听那个傻逼胡说。你是我和你父亲生的。你怎么能是个混蛋!
王宝器抽泣了几声,他妈妈给他做了一碗糖水鸡蛋,就这样算了。晚上我们到了,二胖的父母带他去王家理论。二胖满脸淤青,眼睛半眯着。他父母心疼,只好找李英要个解释。


李英和她一起笑,推了推儿子王宝器,让他道歉,打人肯定是不对的。村民都长大了,你干嘛对他们下这么重的手!
王宝很委屈,指着二胖说,是他不小心,说我是王八蛋,我就打了他!
他的母亲李英捂住他的嘴,向二胖的父母道歉。菲儿的父母也知道李英的心思,二话没说,哼了一声,带着孩子走了,提着李英给菲儿“补身子”的一篮子鸡蛋。
这是孩子们的战斗,但王宝器的心情很沉重。他在几个成年人中感受到了“知道”的神秘。他的母亲禁止他再提这件事,但他心里有一颗“怀疑”的种子已经生根发芽...
王宝器上初中的时候,去了镇上的学校。他通常住在宿舍。他的同学家境都比来自山区的他好。他们互相攀比,瞧不起总是带咸菜的王宝器。王宝器向他的母亲李英要钱。李英骂了他几句,说我们村民守本分就够了。不要和他们比。家里并不富裕。读一本好书对你来说是一件严肃的事情!
当王宝器怒气冲冲地离开村子时,他走到山路上,把李英带给他的一罐腌黄瓜砸到了一棵树上。从那以后,他很少回家。那时候他已经注意“观察”好几年了,他的“叔叔”“伯伯”们都奇怪地看着他,但彼此并不亲近。他和他的父亲王钟、母亲李英长得很像,村民们互相“眨眼”。他在窗外听到好几次,有人劝他妈,“生一个,还得是她自己的孩子!”
这一切让王宝器相信,他真的不是他父母所生。他渐渐产生了怨恨,觉得如果父母是自己的,为什么会被同学嘲笑?不仅如此,他还经常想象镜中亲生父母的样子。他怀疑自己的被“王钟和李英”买走了。他的亲生父母失去他的时候一定很难过很焦虑。他暗暗发誓要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后来,当王宝器上高中时,他的父亲王钟受了伤,再也不能工作赚钱了。夫妻俩只能在村里种些蔬菜,养些鸡鸭,勉强能吃,也没钱给王宝器花。王保长变成了一个阴郁的年轻人,很少说话,他和父母的关系也变得更加疏远。
王宝器被一所技术学院录取了。上学前,王钟和李英特意邀请村里所有的人吃了一桌饭。桌上的每个人都眉开眼笑,对王宝器说:宝贝,你将来会通过读书赚很多钱的。你应该好好照顾你的父母。他们为你做这件事不容易。你不能没心没肺!
这话听在王宝器耳朵里不是个滋味!走的那天,王宝器带着父母,卖鸡鸭,借学费。走出山路,他回头看了看村子,知道自己再也回不来了!




上学三年,他真的没回过村。他说他想打工赚钱,不需要父母再交学费了。王钟走路很不方便,但他的母亲李颖不禁为他担心。她两次出山去看他。王宝器甚至不让他妈妈去宿舍。怕同学们看到她土里土气的样子笑话他,就把她拉到路边面馆让他妈吃面,催她赶紧回家。他有工作要做。
毕业后,王宝器留在了城里工作。因为王钟和李英家里没有电话,他们有时会想念他,所以他们跑到村里借用别人的电话。王宝器什么也不能说,但他很忙。挂了!
前一段时间,王宝器接到了他的老乡二胖的电话,二胖是他小时候和他一起打过仗的人。二胖责备地说:王宝器,你快回来。你妈妈去世了,昏迷不醒,等你回来埋在盆里!
王宝器回到村子里,看着停放在院子里的棺材和他母亲李英的遗像。他不觉得难过。按照习俗,他烧香磕头,就等着第二天下葬。村民们看到他漠不关心的样子,都摇了摇头。王钟是瘸子,对这个儿子无话可说!
晚上,二胖拿着一瓶酒来到王家,说想和王宝器谈谈。
两个人默默地喝了两三杯白酒,二胖突然对王宝器说:你还记得你小时候吗?我们在山上的战斗?
王宝咧嘴一笑:是啊,你说我是小狼!村子里的每个人都骗了我。我知道我不是我父母的亲生孩子。谢谢大家!
胖看着王宝器说,我今天想告诉你这件事。既然都长大了,就不要说幼稚的话了!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一直在山下警察局工作。前段时间在总局抓到一个拐卖儿童的惯犯,查了很多消息,包括一些和你有关的!
王宝激动得双手发抖,反复问:“找到我的亲生父母了吗?”
两个胖胖的“同情”看着他说:是也不是,绑匪有个习惯,把每一笔交易都记下来。其中一个是二十五年前,他联系了我们当地的一个“卖孩子的”。这孩子的脚边有一颗痣。他已经找到了买家,一个做生意的商人,想找一个这样的“干儿子”做镇运。可是那天,他在约定的地点等了很久,卖孩子的人却没有来。他以为自己变心了,狠狠地骂了半天。据他交代,卖孩子的人是一对同居的男女,两人都吸毒。孩子生下来就不打算养了,当天交易失败。肯定是夫妻俩犯了毒瘾或者卖给了其他买家。“毒虫”就是没有功劳!
王宝器寻找了他的亲生父母这么多年,但他从未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他脸色发白,一个劲儿地摇头,不愿意相信自己想象中善良的亲生父母其实是冷血的卖孩子的!
二胖叹了口气,说村里人都说你一定知道你不是亲生的。你这些年不理王大爷和王大妈真没良心!王叔叔和王阿姨20多年前把你接回来,把你当自己的孩子。不是王粲阿姨没有孩子,而是因为你不想要自己的孩子!王阿姨去年被确诊患病。她不肯告诉你,说你在市里工作忙,压力大,不要再给你添麻烦了。你回来后,一滴眼泪都没掉。你认为你是一只残忍的狼吗?
王宝器听不见二胖在骂他。他转过身来,看到院子里棺材旁他母亲的照片。他想起小时候妈妈给他擦眼泪,把滚烫的煮鸡蛋塞到他手里……他对父母做了什么?
那天晚上,王宝器跪在母亲的棺材前,第二天就下葬了。他的父亲摸着他的头发,流下了眼泪。你妈妈总是担心你。她很高兴看到你回来!
下葬后,王宝器跪下磕头,但额头青肿,无法起身。他的父亲和儿子哭了很多次。
后来,王宝器把父亲接到城里和他一起生活,并经常回来给母亲上坟拔草。村里人都说他成了一个孝顺的人。王丽英阿姨一生都在为她的儿子受苦,但现在她可以微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