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旺夫运

时间:2022-04-23 09:04:07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张树声有一个好朋友叫颜。其实这个小燕对读书不感兴趣,以为父亲是当地富商,家里很宽裕。然而,自从萧炎认识了张树生,他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如果他是一个女人,这不是张郎的意图不结婚。虽然有点夸张,但如果用当下我们心中的偶像崇拜精神来说,也不为过。
萧炎看到张树声如此贫穷,所以他经常偷他父亲的钱来帮助张树声。今天请他吃饭,明天给他买点柴米油盐。就是这样!几年下来,张树生自然对小燕心存感激。
但是过了很长时间,萧炎的父亲不干了,他总是骂他的儿子是个傻瓜,说:“你的地位如何?他的情况如何?我们家世代经商,张树声是秀才。以后!但是他想当官。将来人家有了名气,还能管你吗?”
对于老严的“建议”,平时大大咧咧的萧炎并不认同。但是,张树声看不下去,因为读书人的心本来就高。
这一天,张树生语重心长地对萧炎说:“严哥哥,我一直接受你的帮助,但不是那样的。现在我必须寻找自己的领域。”
张小燕一听,大哥要走了!于是他说:“大哥,不要这样!我的父亲是一个商人,他没有读过任何书,但他是一个小丑。不要把他的话放在心上。另外,什么是商人?你就算利他也没钱干活啊!”
张树声道:“颜兄,你对我真好。其实这次我已经下定决心要离开了。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对张的帮助!”
说实话,张树声和萧炎多年来一直是好同志。书生张要走了,小燕真的很难过。
萧炎低下了头,想了一会儿。突然,他笑着说:“大哥,你要走了,不代表我们也要分开!否则,你去哪里?我和你一起去。我带了足够的钱,走这条路不会太难。”
萧炎一听,张树声感动得几乎要哭了,他身上又没有多少钱,就答应了。第二天,萧炎背着父亲偷偷从家里带了两匹马,带了一些钱和干粮,和张树声一起跑了。
他们两个一路上有说有笑,今天晚上来到一个小镇,然后找了一个小客栈准备住宿。正当他们在楼下吃饭、聊天时,他们看见一个人从楼上下来。
那人帮着身后提着的行李,然后坐在旁边一桌两个人。张树声看着那人,沉着中有一种儒雅的神气。他一定不是一个普通人,所以他忍心和这个人交朋友。
张树声叫小燕买些酒肉菜送到客房,然后!向该男子本人问好,并邀请他到房间聊天。那人上下打量了张树生一遍后,也没客气,就跟着张树生去了客房。


三个人换了杯子,越聊越合得来。直到最后,那人也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躺在了一张大床上。三个人喝完酒后开始聊天。
聊到第三天晚上,萧炎看了看那个人的行李,于是好奇地问:“我亲爱的朋友,你的行李里有什么宝贝,你怎么从来不离开呢?”
听到这里,那个人神秘地说:“先生们,我们谈得很愉快,实际上我什么也不会告诉你们的!我不是人。”
听了这话,宜颜笑着说,“我亲爱的朋友真是个笑话。你不是人,那你还是鬼?”
那人听了也没生气。他一脸严肃地说:“是的,我是鬼。不过,我和其他鬼不一样,我是鬼,下面有官职。”
张树声听后虽然很惊讶,但还是挺淡定的,从他脸上看不出来。相反,平时大大咧咧的萧炎听了这话后肚子疼,说:“亲爱的朋友,不要取笑我了。它是...不好。你在下面有一个官方职位。你是不是黑白莫测?”
“你们两个听说过红喜神吗?”男人说着,把行李拉到两人面前。打开后,他发现行李里全是红绳。那人道:“你死的有大小官。其实黑社会也是一样的。我负责这个州的婚姻。简单来说,我就是给你们这些凡人婚姻和红线的人。”
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张树声,此时的眼睛盯着红色的西神。看他的样子,好像不是在开玩笑!这时,我又听他说了这话,于是疑惑地问道:“敢问这个任……不敢问……敢问西绅弘大人,他是有夫之妇。这不就是岳老管的事吗?”
红喜神笑道:“月老掌管人间姻缘。世界上有那么多人需要婚姻。他一个人怎么会忙?所以,死人里每个省州县都有红喜神,就像你死人里有各级官员一样。说实话,岳老是一个反派的老大。”
席申顿了顿,接着说道:“张兄弟,你的前途不可限量啊!将来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宰相之位!”
秀才张又指着小燕说:“请问贤弟,你觉得我弟的前途如何?”
习神摇摇头说:“唉!这位兄弟是个穷人。他一生一事无成。”
书生张听了眉头一皱,却满不在乎。
过了一会儿,张树声问:“请问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助我弟弟改变人生?”
喜神想了想,道:“说实话,改变命运对我来说并不难。如果他能从王宓找到一个好女孩做他的妻子,闫希会兄弟万岁,呵呵!命运一定会改变的。”




听到红喜神的话,张树声赶紧起身给红喜神送上一份大礼,说:“王宓小姐!我等凡人知道!希望亲爱的哥哥能成全!”
红喜神笑着说:“这个镇往西五十里有一个村子。在那个村子里,有一位名叫李的老人。他们的女儿是个富有的人。现在配她的男人是杀猪的屠夫,人品也不怎么样。不过,将来娶了这个李家的女儿以后,将来真的可以吃皇粮了!”
张秀才听了,连忙又下拜道:“红喜神大人,你我素不相识,此酒却遇知己千杯!我怕我谅你也不敢,想问问我大哥能不能把李老师的红绳和我严哥绑在一起。虽然哥哥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严格的哥哥在人品上比屠夫好上千万倍,希望大哥成全。”说完,给红喜神跪下。
而红喜神吓得连忙躲闪,“这个.....这.....张雄,你是从星星上出生的,这样的礼物,我一点鬼差也买得起。唉!既然丞相老爷发话了,你我相见,那就是缘分。好吧!今天我就破例帮这个严哥哥一把。”
萧炎赶紧跪拜,一个劲儿地磕头,说:“谢谢大哥!”
喜神把小燕扶起来,说:“你明天进村,要是下大雨,你就这样,这样……”
两人听了这话,一直等到天亮才付钱给店铺。他们骑马来到五里外的李家。他们一进村,果然下起了倾盆大雨。于是,两人向村民打听李先生的房子。
“啪啪啪……”有人敲门时,李先生让他们两个进了大厅。寒暄了几句,两人见老人一脸愁容,便问为什么。
老李曼发出一声叹息,说道:“唉!我看邻村的屠夫刘家境不错,本以为女儿出嫁后就不吃亏了。然而,今天早上,他们家送来了两大箱彩礼。等我睁开眼睛!原来是两条血淋淋的猪腰肉。这......这不是明显看不起我们家吗?你觉得我女儿嫁给这样的家庭,以后会幸福吗?唉!因此,他的妻子一气之下病倒了……”
书生张和小燕听了,相视一笑。看来红喜神大哥并没有失手。
这场暴雨!一连三天,似乎都是一天不停地有客人来,而这两个人已经在李家住了三天了。
雨过天晴,张树声一个人去见李家,说:“承蒙您关照,我和表哥都很感激。你看,我表哥长得挺好看的,洛阳20个里有一个,未婚。我不认识那个老人……”
书生张偷眼看了老一眼。他看起来并不生气,就说:“我表哥家在洛阳有很多生意,家境殷实。你总是对这两个年轻人的搭配感兴趣吗?”
张书生的话一出,老人喜形于色,道:“唉!这......这.....乡下姑娘,我怕女儿买不起!”
后来张树声高中状元,仕途一帆风顺,直到当上了朝中宰相。萧炎!盛世家夫妇,虽然文化上属于二十五眼,但也成了一个州的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