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锦毛鼠替天行道

时间:2022-04-23 09:10:20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明朝郑德年间,江南小城有个富家子弟,爱抢姑娘。把少妇带回家欺负后,不愿意娶偏妻。镇上所有年轻漂亮的未婚女儿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出现在公众面前。 但其父富有,与知府衙门勾结,老儿异常放纵。这个富家子弟的官司被买通政府压了下来,被欺负的女人无奈只好偷偷忍气吞声。
镇西有一户人家。有一个女孩叫阿秀。她父亲是个屠夫,她姓李。她是家里唯一的女儿。这个家庭依靠她的父亲卖猪肉。阿秀做一些体力劳动,她的生活很轻松。 尽管阿秀是屠夫的女儿,但她非常漂亮。一天,她父亲叫送半斤猪头到邻村铁匠李的家里。阿秀回答道,但他在邻近城镇外的一条小道上遇到了恶霸的富家公子。原来,富家公子刚从父亲给邻镇另一个外地人的礼物中回来。当这个登徒子看到阿秀的美貌时,他露骨地挑逗了几句。到旁边的破庙里去欺负它。说起来,真的是色欲熏心,所以它考虑不到情况的恶劣。破庙杂草丛生,灰尘堆积,大部分佛像早已倒塌。只有过去的乞丐才会过夜,大老鼠在黑暗中窜来窜去。 说完,登徒子在阿秀身边扔了几两银子,心满意足地走了。
当阿秀醒来时,他看到自己的清白被毁了,心中悲痛万分。他靠在破碎的佛像上大声哭泣,认为古代女性的贞操是最重要的。这个阿秀是一个凶猛的女人,她被直接杀死在破碎的佛像上。 另一方面,屠夫李见女儿不见了许久,担心出事,便拿着屠刀沿路寻找女儿。结果,阿秀已经凉了的尸体在破庙里被发现了。虽然的母亲死得早,虽然她是一个普通的家庭,但屠夫李总是把视为掌上明珠,无微不至。现在,事情发生了,一个八英尺高的壮汉差点晕倒。然而,除了抱着他女儿的尸体,没有办法进入地球。 [h/]屠夫李看到女儿的惨状,心中有数。他拿起手中的屠刀,去了登徒子家,想改变自己的人生。村民们阻止了他:阿秀的尸体还没有下葬,所以你害怕你将不得不参与所有这些麻烦。如果有人能治好这个富家子弟,为什么镇民们要忍气吞声到现在!
屠夫李哽咽着,觉得女儿的葬礼才是最重要的。虽然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杀了这个登徒子,但现在已经很晚了,所以李屠夫把他女儿的尸体带回了家,等待第二天的葬礼。 那天晚上,风很大,电闪雷鸣,但是没有下雨。屠夫李守着女儿的尸体,两眼朦胧,昏昏沉沉地睡着了。她没有注意到覆盖在女儿身上的白布的轻微移动。
花开两朵,每桌一朵。这个富家公子刚从花柳之地醉回来。他不记得今天强迫一个女人去死的事。在他眼里,这些人的生活不过是粪土。他被一个小厮搀扶着在路上摇摇晃晃地走着,但镇上是如此的安静,就连先前的大风和雷声也停止了。突然,一片薄雾笼罩了四周,一个女人的身影出现了。富家公子揉揉眼睛,发现那个女人已经出现在自己面前。乍一看无所谓,登徒子却吃了一惊。他这辈子有意识地看过无数女人,但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柳眉烟眼,肤白如雪,身披白色丧服。她的头被随意地扎成一个发髻,看起来像一个刚刚失去的寡妇。见登徒子盯着她,嗔怪道。


清脆甜美,风情万种。登徒子心大起,上前问道:“不知我妹妹是谁家的姑娘?这么晚了。你为什么一个人走?”女人害羞地回答:“本和我父亲住在郊区,但是我父亲前天去世了。他让我来镇上找我叔叔,住在他家。只是以前没来过这个小镇,巷子里很黑。我一时迷了路,就撞上了儿子。不知你能否帮我找到路?去镇西靠近水的一条巷子。 ”
登徒子一听,不就是个好机会吗?他答应下来,痛打了身边的男生一顿,带着女孩去了小镇深处,企图找个方便的地方做事。 第二天早上,屠夫李被一声巨响惊醒。他试图在为时已晚之前洗干净,把阿秀的尸体拿出来埋葬。他打开商店的门,却发现镇上到处都是人。学徒的前妻托雷在黑暗中哭泣。屠夫李定睛一看。我的天,我看到徒弟死在他的肉摊前,肚子被切开,内脏满地,身边还有几个打架的。
虽然屠夫李心里很震惊,但女儿死亡的痛苦还是从他的胸口传来,生成,他把员工扔出一米远:“我女儿的命还在欠债!你的狗娘养的该死!上帝接受了这个混蛋,你还他妈的怪我!我恨不得亲手杀了这个混蛋!”周围的村民,哪里是屠夫的对手,W只能坐在地上哭着要地,等着知县衙门过来把屠夫压进死牢。
衙门的兵很快就到了,知府大人坐着轿子到了。平日里,他并不是一个清官,在工作人员的润色下,颠倒黑白。他立刻命令衙门的人去抓屠夫李。在一片哗然之时,一个皮条客和尚从人群中挤了进来,一把抓住绑架屠夫李的官兵,笑着对工作人员说:“你儿子不是这个。




一听说儿子还活着,他高兴得都顾不上纠缠屠夫了。他急忙给达赖喇嘛拜了三拜,求大师救救他儿子的命!和尚走到富家的尸体旁,看了看,对正在进食的老鼠说:“你们可以离开了。死者年纪最大,不要再折磨他了。” "
这些老鼠似乎是有灵性的,它们分散开来。达赖喇嘛派屠夫李让他带些平日出售的完整的猪来,并让他带些的刺绣品来。屠夫李非常惊讶。他不知道和尚要干什么,但他也照他说的做了。我看到这个和尚把被啃过的富家子弟的内脏都拿出来,拿猪心,猪肺,猪。我拿起阿秀的针线,再次把这个有钱人的肚子缝了出来。然而,这根针和线似乎有一千磅重。头头和尚对着针线叹了口气,道:“生死必然富贵。如果这个人死了,你父亲将无法争辩。我怕他会痛苦半辈子。为什么不就这样算了,别做苦逼鬼了?" ”
说完这针线也将恢复正常,屠夫阿利听着这些话,就像是为自己死去的女儿,恐怕是自己女儿的心魔们送去的最常用的物品,想到这里心里一酸,斗大的眼泪又滑了下来,鞑子和尚修补完了财主小子的尸体,对着尸体吹了口气,等一下,这财主小子。周围的村民都觉得这个和尚是神仙!找他请他解决问题,可是这个达赖喇嘛突然不见了。既然人都死而复生了,政府也没有理由再抓屠夫李了,就把人群驱散,放了。 在邻居们的帮助下,屠夫李把埋在了小镇附近的里。
在小镇附近的破庙里,一个人头攒动的和尚坐在蒲团上,吃着一块蛋糕。一只白毛红眼睛的老鼠从黑暗中爬出来,跑到和尚身边,居然说话了,“这破庙早就没了香了。我今天所做的只是杀人。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个和尚又救了那个混蛋,还让我白费力气变成人形。
达赖喇嘛笑了:“你终究还是个动物,你可以为所欲为,因为你的人情是温暖的,你的命运是好的。”如果你杀了他,屠夫难逃罪责。更何况他的人生还没完。贸然杀人会受到惩罚,几百年的惯例会被废除。
这只龙猫依然目中无人:“我也看到了那个女人的惨死。让他活着的人多了岂不是灾难?以前我跟着你修行,只知道恶人有恶报。作为神仙,你保护一方水土在哪里?
头头和尚直言不讳地说:“你以为我会让他继续害更多的人吗?世间万物皆有规律。既然他今天死而复生了,那肯定还有其他的财路被耗尽了。他会怎么样?不要泄露秘密哈哈哈!”说完拂袖隐入破碎的佛像,留下白发鼠精还在思索这件事。
说到镇上,这个富家公子自从死而复生后变得很奇怪。整个人渐渐变得痴呆了。他的饭量惊人,没有以前那么多要求。他经常哼哼唧唧不说人话,但整个人已经渐渐变成了像猪一样的习惯,更不要说伤害女性了。他不敢让他出门。
几年后,屋外的家人越来越落魄,生意开始入不敷出,财产也越来越少。眼看什么都没典当,又恰逢知县因贪污受贿被砍头。这个家属怕牵连自己,一天到晚吓得要死,留下一个疯子儿子一天到晚要饭。
而屠夫虽然失去了女儿,却幸运地得到了街坊的光顾,生意蒸蒸日上。虽然他的生活很孤独,但他终于丰衣足食了。每年清明节,他都会去阿秀的墓地,他仍然会记得当年杀死富家公子的那个壮汉。 阿秀的坟墓已经长出了草,所以他已经重生到了一个好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