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贪心不足蛇吞象

时间:2022-04-23 09:12:32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金喜贵养了一只长得像豹子和狼的狗,给它取名金毛。 这只狗的妈妈是一只变成怪物的老猎狗,爸爸是一只异常凶猛的猎狼犬,生下一只只有一个孩子的金毛猎犬。 三狗三猫怀孕四、三、四个月,生一胎极为罕见,占用了先天的营养和奶水之足,再加上杂交的优势,绝对是狗狗中的精英。
金毛一天天地长大,但它的母亲,一只老猎狗,被一辆疾驰的汽车撞了。 车停下来飞走了,老猎狗从七个洞里喷出血来,它的四条狗腿像风中的树叶一样抖个不停。 金喜贵扑到狗身上,放声大哭。金毛寻回犬围着母亲和主人嚎叫。警察匆忙赶来。看到它咬死了一条狗,他们命令金喜贵赶紧把狗处理掉。金喜贵抓着警察,要求交通事故。警察说:“狗不懂交通规则。怎么处理?”金喜贵哭了,“比人聪明!”警察不理他,骑上摩托车跑了。 金喜贵吼道:“你不处理,我来处理!”一连几天,金喜贵带着金毛在老猎狗的出事地点等待。终于有一天,一辆车开过,金毛突然叫了起来。 肯定是事故车!金喜贵拦了一辆出租车,追了过去。七拐八弯之后,他追上了。汽车停在一栋小楼前。 车门一开,下来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肥头大耳,腆着肚子,后面跟着一个二十多岁的女人,牵着一条狗,嘴唇鲜红,戴着宝石。 金喜贵一见嫉妒之火,顿时燃烧起来,猛地一挥手,厉声叫道:“上,狗!”
金毛如箭,猛扑下来,一把抓住女子牵着的帕尔狗,用力咬了一口,吠叫起来,帕尔狗惨叫一声,在地上打滚。女人的动物发出声音,她吓晕了。 男子不顾一切用手机砸狗,金毛咬了手机一口,咔嚓一声,手机已经碎了。 那人又踢了一脚,金毛张开嘴,一口咬住了那人的大腿,连皮带肉都撕掉了一大块。 那人抓住腿,像猪一样嚎叫。还没等他明白怎么回事,金毛已经赢了!报仇,泄了恨,金希贵意气风发的带着金毛走进聚星餐厅。 聚星酒家是金家镇最体面的酒店。它的老板王聚兴,拳头大,胳膊粗,脾气暴。 金喜贵把狗牵到桌前,喊着:“老板,一斤猪头肉,一碗骨头汤,一碗大肉面……”还没等他说完,王聚兴已经走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胸口,大吼着:“滚!”
金喜贵莫名其妙。他怎么能开酒店抓客人呢?他眨眨眼说:“王老板,你疯了吗?”
“带狗进店说我疯了!”老板如火上浇油,厉声命令店铺干活,“把狗打出去!”金喜贵看到店里的人舞棍、拿棍,连女人都拿着拖把上阵。他们怎么能容忍无故欺负狗?金喜贵举手:“毛狗,上!”
金毛突然从王老大身后跳了起来,前爪搭在王的肩膀上,嘴巴大张着,锋利的獠牙磨着脖子,汪汪叫了两声。狗嘴里喷出的热气绕着王聚星的脖子打转。 王聚兴吓得双手捂住脖子,转身就逃,但金毛抓住了他的肩膀,紧追不舍。 酒店里的客人惊慌失措,一个个逃之夭夭,躲得远远的。 金喜贵拍了拍手,金毛让王老板回去找主人。
王聚星心烦意乱。他没有把狗赶走,反而被狗逗得哈哈大笑,让那么多客人捧腹大笑。 他趁着店里人多,下令关店门,拿起一号菜刀,叫工作人员拿棍子加油,不把狗打死绝不罢休!金喜贵看着王聚兴举起明晃晃的菜刀就砍。他果断地挥挥手,在空中画了一个圈,喊着:“走!”金毛转过王聚星,王聚星展开脚步,盯住金毛。他手里的菜刀正要劈在狗的头上。金毛大叫一声跳了起来,咬住了王聚星的手腕。砰的一声,菜刀从王聚兴手里掉了下来,打在脚背上。王聚星痛苦地抱住双脚,没有灵魂地嚎叫。 一群拿着棍子的帮手看到金毛的勇猛,丢了棍子,逃命去了。
真的是魔狗!几个大胆好奇的客人围了过来,为首的西装革履,满身酒气,还没开口,名片就被摸了出来。 金喜贵拿着名片,见到了市里著名的晋江有色金属铸造厂厂长严金龙。 接过严金龙递过来的名片,金喜贵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份突然变了。他把严金龙叫来,说:“坐,坐,厂长。” "
严金龙坐下,金喜贵举起手,让金毛站起来,伸出前腿,摊开爪子,向严金龙鞠躬。 金喜贵说:“厂长,我的毛狗能分清敌我,爱恨分明。看,它在向你敬礼。” ”
阎金龙大喜,刚才一屋子人都怕狗,没想到这狗这么有见识。 他伸出手,抓住狗爪子,摇了摇,喊道:“王老板,有什么好吃的拿出来!”
王聚星的手脚滴着血,活了大半辈子。他被狗欺负成这样,真的是以他的年龄落在狗身上了。 他恼羞成怒,正要打110。严金龙大声喝着。 他看到严金龙和狗握手,他想用美味的食物对待狗。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人和狗,那么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但他反而认为严金龙是酒店的常客,一定不能得罪!他立刻鞠躬道:“颜主任有什么事,尽管开口。” ”阎金龙笑着说,“王老板,狗是人的朋友。如果你是狗的敌人,你会有什么好下场?"金喜贵说,"王老板,带碗肉来,保你敌友平安。
王聚星为了生意不得不讨好狗。 他自己动手,拿来一大锅肉,放在桌子上。 金毛寻回犬嗅了嗅,看了看主人。金喜贵举起手,金毛吞了三口,吃了一大半。 金狗对这顿饭很满意,对着王聚星摇了摇尾巴,金喜贵说:“王老板,我的金狗谢谢你了。” 严金龙指着金毛,翘着大拇指说:“你看,这狗一点也不记仇。 有人在吗?赚了就不停感恩,一转身就忘了;有点报复心,咬牙记着,念念不忘。 ”
听者不住地点头,王的脸红一阵白一阵。 为了道歉,他摸了摸狗的头。金毛伸出深红色的舌头,舔了舔王聚兴的手。王聚兴忙把手放在背后。 金喜贵道:“王老板,看你怕什么。已经腐烂了,伤痕累累。舔金毛就行了。”只要舔到这个新伤,别说去医院,连包扎都不用。 放心吧,我家狗狗打了疫苗,绝对没有狂犬病!"
王聚星听了,手伸了出来。金毛的舌头舔在手上,一手舔着血,只露出几道狗牙疤,血止住了。
金喜贵道:“王老板,你看有效吗?来,也舔舔你的脚。 “王聚兴脱了鞋袜,脚背不仅在流血,还肿了。 金狗舔着他的脚,王聚兴觉得又痒又麻。他眯起眼睛,嘴里舒服地呻吟着。 严金龙说:“王老板,现在你知道狗是人的朋友了吧。请你请客!”他拍拍金喜贵的肩膀说:“今天王老板请客,我请客。我将聘用你为我们工厂的安全科长。 "


金喜贵笑着认真起来。 严金龙很奇怪。现在到处都是下岗的人。有许多人想在他的工厂工作。让他一下子当安全科长,他还是无动于衷。你能放过他吗?他想到了工厂里不断发生的盗窃事件。三个门卫值班,小偷还是找上门来,偷铜铝,全厂偷了好几天几百人。 今天遇到一只金毛狗,真是小偷的克星。他求贤若渴,说:“难道我的小庙就不能请动你的大菩萨吗?”
金喜贵是个有见识的人。他知道在这个世界上,人们和不求人一样高,如果人们寻求帮助,他们会变得更矮。 严金龙这么求我,一定有他解决不了的难题。不装腔作势的他如何展现自己的价值?金希贵说:“庙小香火旺,连最大的菩萨也会来。” "
颜金龙懂,金喜贵说的是报酬。 他以每月600多元的工资在厂里雇佣工人,并聘请金喜贵为安全科长。他说不出600多元。他想了一下,说:“1000元怎么样?”
金喜贵指着金毛说:“那又怎么样?”
“狗也要付钱?”
“啧啧”金喜贵奇怪地说。“你雇我当科长。我的助手就是它。你为什么不付我钱?”
严金龙无话可说。没有金毛,他也不用雇金喜贵。 严金龙想了一下,说:“一千块钱也行吗?”金喜贵不满地说:“我科长的工资和我助理的工资一样多?”
严金龙想,没有这条狗,你跪在我面前,一脚踢开它;我能想到全厂几百万的金属材料,却不能不关心。他说:“只要你尽力,不出错,我给你1500元。”
金希贵拍着胸脯说:“一个铜头一顶铁帽子,保你平安。 ”
颜金龙问,“万一被偷了呢?"
"不要拿什么钱,让厂长处理。 "
颜金龙叫人拿纸笔签协议,金喜贵却拿起筷子,拿起酒杯,说:“筷子签,酒杯敲印章!”说着,拿起杯子,仰起脖子,喝了一杯酒,擦擦嘴:“严主任,就这么定了。" "
桌子上筷子跳动,玻璃杯叮当作响,酒菜的香味引得金毛流口水,舌头舔进舔出。 金喜贵道:“王老板,拿一大碗,让金毛一起吃。” "
"对,对,你怎么忘了金毛?”严金龙喊了一声,王聚星一声令下,一个姑娘端着一个大盆走了出来。 女生想着就拿着拖把跟在王老板后面打狗。这狗气场十足,老板有锅肉赢狗和解。他自己拿着一个空罐子。如果他咬了怎么办?女孩双腿无力,双手因恐惧而颤抖;但是老板告诉了她,她不敢违抗。她在发抖,满脸冷汗。 金喜贵举起手,金毛立刻对着女孩摇尾巴。金喜贵道:“金毛欢迎你。再退缩就看不起了。如果它粗鲁地咬你,谁也帮不了你。” "
女孩又害怕又害怕,于是一步步靠近。她放下空盆,跑开了。金希贵一把抓住,说:“我怎么过?"
王聚星严厉训斥女孩:"我被狗咬了,我不怕狗。这条狗没有伤害你一根毫毛。你害怕什么?好好喂狗,金总不会亏待你的!"
没想到,刚被录用,就被叫走了。金喜贵听着,心里充满了甜蜜。他摸出包里仅有的五十元钱,塞到女孩手里。 ‘清酒红脸,纸钱感人’,姑娘看着手里的钱,想着起早贪黑,一个月才300块,现在有了一盆50块,姑娘一下子来了精神,胆子也大了。 她拿了筷子,在盆里放了一只鸡腿。金毛的眼睛像闪电,嘴巴像疾风。鸡腿还没到盆里,狗的舌头就卷到嘴里了。 一桌子菜,姑娘一个接一个往盆里放,金毛不停地吞。 狗狗一起吃饭,热情满满。在卡拉ok的音乐中,金喜贵忍不住了。他拉着女孩的手说:“我们来唱首歌吧。” ”
这个女孩再也不怕狗了。她收了人家的钱,脸上挂着笑容,热情地说:“金总你要唱什么歌?”燕金龙醉眼朦胧,看见金喜贵拉着姑娘。他喊道,“唱夫妻对唱!”
王聚星拍手道:“严导演,这是首好歌。赛黄鹂本来就是安徽妹子,黄梅戏唱的完美!"
“树上的鸟儿成双成对,青山绿水带来笑容……”赛黄鹂开口了,歌声如蜜,甜得酒店里的人都摇头;歌声如酒,醉了的人醉了,醉了...
安全科长金喜贵上任。 带着他的金毛,在晋江有色金属铸造厂走来走去。有色金属铸造厂就在路边,路上车流不息。三面环水,一条倾斜的池塘河环绕着工厂,滚滚的河水在河湾处回旋,形成无数的漩涡。 金喜贵拍着胸脯对严金龙说:“这个工厂的地理位置,易守难攻。不要说你的有色金属铸造厂是金库,它也会保护你。”




严金龙听了大喜,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的保安队长,你可以拥有这个工厂。” "
金喜贵满嘴都是金毛。 傍晚,整个工厂一片寂静,厂外的马路上,汽车驶过的隆隆声,三五成群的脚步声,一阵风吹过,厂内的电线呜呜作响。 “砰砰砰”,不知哪个角落,传来一阵金属撞击声。 金喜贵看着夜色中漆黑的工厂。工厂里的铜和铝很容易换钱。亡命之徒一见面,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岂不是有生命危险?金喜贵越来越害怕。他把自己藏在屋里,让金毛在外面巡逻。 汪汪,汪汪,汪汪...突然,一只金毛猎犬叫了起来。 金喜贵惊慌地看着。唉,三个影子围住了金毛,手里拿着棍子,把金毛打得吠叫着躲起来。 金喜贵吓得躲在窗户下不敢出门。 “妈呀,”一声惨叫,一个黑影被金毛扑倒,手臂撕裂了一大块,痛得丢了棍子,在地上打滚。 “Blimey,”另一个黑影被金毛咬到了大腿上,痛得哇哇大叫。 另一个影子跑了,金毛紧紧地追着他。金喜贵胆大心细,拿起门边的棍子,大吼一声,打死了他。 他抡起棍子,打了两个倒在地上的小偷,踢来踢去。
金毛追逐着逃跑的小偷,小偷轻如燕,突然翻过了栅栏。 金狗抬起四条腿,一跃,跳过栅栏,追了出去。
金喜贵把两个贼打得动弹不得。当他来到墙边时,他跳了起来。他只是抓住了墙,踢断了腿,滑了下去。 眼看爬不上去,他看到墙边有两块铜板和一个铝锭。它一定是被车间的小偷偷到这里来的。 金喜贵把铜板和铝锭靠在墙上。他爬上去,抓住墙,看着墙外滚滚的河水。 河水涨潮时,一艘船停在河边。小偷上了船,拿着竹竿撑着河中央。 金毛跳船,贼用竹竿打狗。金毛左躲右闪,船在河中不停摇晃。金毛突然一跳,小偷的身体扑了个空。“扑通”一声,金毛跳入水中。 金喜贵看着湍急的河水,金毛不见了。他像丧亲一样嚎叫着:“长毛狗,长毛狗……”
狗天生就是游泳好手。这只金毛扑到河里,呛了两口水,蹬了四条腿,浮出了水面。当他听到主人汪的嚎叫,又汪叫了两声,金喜贵突然发难。杀狗!"
金毛听到主人的呼唤,从小偷支撑的竹竿上跳上了船。小偷慌了,失去重心,仰天摔倒,掉进了河里。 金狗也跳进了河里,咬住了小偷。小偷在水里叫不出来,喝了一口又一口,在水里奄奄一息。
金喜贵欢呼雀跃,双腿颤抖,双手拍着墙壁。 随着“咣当”一声,他从墙上滑了下来,大腿刮在铜板的尖角上,鲜血哗哗地流。 “咚”的一声,他的头撞到了墙上,顿时失去了知觉。 醒来的时候,他躺在病床上,头上和腿上缠了很多纱布,他的金毛就在床边,周围都是鲜花。 颜金龙的一袋袋营养品源源不断,参观者络绎不绝。金喜贵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成了英雄。
“金总,”门口莺莺的叫声甜甜的,让金喜贵触电了,睁大了眼睛。我看见赛黄鹂拿着花向他走来。 这就是我在枕边梦里想做的事。如今,金喜贵似乎如痴如醉。 向英雄献花,赛黄鹂的脸上写满了爱和敬意。
在医院住了几天,陪着赛黄鹂。 金喜贵出院回家,床很硬,被子破了,床旁有狗窝,人狗同房。 黄鹂大惊道:“金头领,你住在这里?”
金喜贵一无所有,有些英雄难免气急。他自豪地说:“盈盈,一张白纸,能画出最新最美的画。我们将从头开始。 "
赛黄鹂想到金喜贵一个月人狗两千五,比他的三百多八倍。就凭这一点,很快一切都有了。 她点点头说:“严主任给你发工资了吗?”金喜贵拍着口袋说:“严主任来医院看我的时候,把工资给了我。” 说完,他找出一叠百元大钞,递给赛黄鹂,说:“莺莺,拿了这些钱,就当我的家。” "
赛黄鹂收了钱,金喜贵仿佛喝了热糖茶,心里满满的甜蜜和温暖。 黄鹂收了钱,表示愿意和他一起生活;愿意和他一起生活的是一家人;一家人不就是夫妻吗?金喜贵心里乐开了花,想到自己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一条狗。为了讨好赛黄鹂,他拍着金毛的头说:“比人好多了。有了它,你就拥有了一切。”
赛黄鹂咯咯直笑,金喜贵道:“你不信?”
寒黄鹂摇摇头,金希贵急了,道:“你想吃什么,它能给你带来?” "
"真的吗?”
金喜贵拍着胸脯说:“明天你跟我去市场就知道了。 "
早晨,公鸡叫了三声,东方闪耀着曙光。金喜贵拿着篮子,赛黄鹂走在旁边,金毛跟在后面,往市场走去。 他们一到市场门口,就在一个蔬菜摊前停了下来。金喜贵手里的篮子碰到了狗的头,金毛转到了忙着卸货的农夫身后。他低着头,闪电般地抓起一把芹菜放进篮子里。 黄鹂吓得差点叫出声来。金喜贵得意洋洋地说:“我的毛狗不灵吗?我告诉你,比人强多了。有了它,你就拥有了一切。 ”
黄鹂信服地点头。 他们去市场兜了一圈,篮子里已经有没付钱的鱼和一些蔬菜了。 他们又来到了鸡棚。两个摊位在卖宰杀的鸡。 金喜贵的脚碰到了狗的腿上。当他与摊主讨价还价时,金毛已经转到摊位上,神不知鬼不觉地抓起一只肥鸡。 转到市场的角落,金喜贵走近金毛,把它放在篮子的地板上,肥鸡进了篮子。 黄鹂喜欢一次又一次地摸狗的头,金喜贵骄傲地说:“有了我的毛狗,我们以后会过上好日子的。” "
两个人幸灾乐祸,两个鸡贩子却吵了起来。一个坚持要另一个拿他的鸡,打着手势,互相扭打。 金喜贵和赛黄鹂都暗暗被逗乐了。他们一路走到市场,出了市场。他们在十字路口拐了个弯,周围是一排房子和墙。这是镇上的屠宰场,每天屠宰上市的猪都在十头以上。 以前金喜贵带了一条金毛,每次都是拉出来一大块肉。 金喜贵举起手,金毛很熟悉。他钻穿了排水墙上的洞。 金喜贵对赛黄鹂说:“等着,一大块肉给我们送来。” "
他们两个等着,汪汪汪,只听见屠宰场传来金毛的吠叫声,还有乒乒乓乓的当啷声,还有稀稀落落的杀戮声。金喜贵想喊又不敢喊,急得团团转。 黄鹂吓得拉着金喜贵就跑。 金喜贵心想,狗偷肉被抓,找到了狗的主人。车主不是小偷吗?他跟着赛黄鹂拼命地逃。
疯狗的头也被割了下来,送到防疫站化验。 消息如火如荼地传播开来,弄得人心惶惶。一整天,街上没有一个买肉的人。
金喜贵丢了金毛,赛黄鹂跑了,他上班去了,严金龙辞退了他。 金喜贵坐在狗窝边,哭了。 人们纷纷议论:人这么贪婪,怎么可能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