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乘龙快婿给岳父祝寿

时间:2022-04-23 09:18:22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传说,农楼屯有个叫万达的有钱人。
万达生了三个女儿,大女儿和二女儿嫁给了一个富商。 第三个女儿是最漂亮的,但她嫁给了一个名叫阿水的农民,因为她认为他勤劳而机智。
身为姐夫,读诗读书的大女婿和二女婿因财而走近。自然都瞧不起可怜的三女婿阿水,经常挑他的毛病,然后哈哈大笑,心满意足。
冬天的一天,旺达庆祝了她的60岁生日,招待了数百位客人。 这么大的场合,大女婿和二女婿会错过炫耀的机会吗?
生日聚会开始了。大女婿和二女婿先后送来装有金银财宝的红包。他们见了,都夸旺达有福气。
轮到阿水过生日的时候,他拿出了两块脸盆大小的巴赞。 他们见了,窃窃私语,都觉得这水太寒酸了。
“哈哈哈!”大女婿和二女婿异口同声地说:“阿水,没想到你给公公婆婆的生日礼物是最大的。我们该如何面对!”
万达不缺钱。虽然大女婿和二女婿的红包不稀罕,但是阿水的生日礼物太寒酸了。 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像被人打了一拳,你就愤怒地把脸转开。
阿水看到这里,赶紧说:“我说大哥二哥,你们不懂。我的两个大粑粑不一般。我妻子和我连夜做的。一个是太阳,一个是月亮,是送给公公的生日礼物。寓意是祝他老人家日月当空,青春长寿!”
听到这里,万达乐了。她觉得阿水虽然穷,但是聪明机智。她马上夸他孝顺,叫他坐在自己身边。
大女婿和二女婿花了很多钱却无人问津。他们往外走,想着找机会让阿水难看。
那天晚上,由于公公家客人多,大女婿和二女婿睡在一张大床上,被子又厚又宽;阿水被安排一个人睡在一张小木床上。被子又薄又小,冻得瑟瑟发抖。
半夜,阿水被冻醒了,不得不起床锻炼身体取暖。 当他经过两个姐夫的房间时,他听到他们鼾声如雷,睡得香甜。他越想越气:“穷不应该成为自卑的理由!”


多年来,阿水一直被他的两个姐夫戏弄,但幸运的是,他经常机智地逃脱。这一次,他决定还是逗逗这两个姐夫为好。
巧了,阿水突然想大便,就去拿了几片粽子叶,把里面的屎拉出来包好,然后悄悄塞到她大舅哥和二舅哥的被窝里。
两个姐夫都是读书人,脸蛋都很优秀,不能丢这个丑。 【/h/】果然,大姐夫半夜醒来的时候,摸到一团黏糊糊的东西。他抓住它闻了闻,发现是屎。他以为自己在梦里拔了,于是连夜跑回家。
二女婿醒来的时候,看不到大姐夫了。她伸手一摸那堆屎,吓得自己都要丢脸了。她以为自己在梦中大小便失禁,于是悄悄起身逃回家。
天亮了,仆人去叫醒两个孩子,他们还在。他们只看到被窝里有一堆臭狗屎,就大声喊:“快来看,昨晚喝多了,两个孩子在被窝里大小便失禁了!”
他们一听,都跑去看热闹了。他们看到这一幕,顿时大声呕吐起来。 【/h/】旺达碍于面子,故意冷静下来。“有什么大不了的?人没有吃喝拉撒就活不下去。大半夜跑回家值得吗?阿水,快点去把大舅子和二舅子找来。大家都得吃顿团圆饭!”
阿水得到命令,跑过去追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阿水来回跑,说:“我公公,我姐夫,我二姐夫躲在山里不肯回来。 “其实阿水没看到也没追上大姐夫和二姐夫。
旺达无奈,不能让大家空着肚子等,只好宣布开桌。同时,她让阿水把饭菜送给大女婿和二女婿。


阿水虽然不满,但也不敢违拗公公,只好带着粮食出发,同时还不忘拿三顶帽子,说太阳要给她遮阳。
阿水到达农楼屯对面的山顶时,已经是气喘吁吁,又累又饿。 他没有希望追上他的两个姐夫,所以他坐下来填饱肚子。
那个地方是开着的,正对着我公公家。 阿水自己戴着一顶帽子,另外两顶帽子扣在双膝上。同时她还故意凑过去,远远看去像是三个人在一起吃饭。
村里所有的人看到三顶帽子在山顶上下倾斜,好像三个人在愉快地吃肉喝酒,都称赞这个女婿的善良。 旺达甚至当场告诉大女儿和二女儿,以后要多管教丈夫,让他们不要再戏弄忠厚老实的阿水了。 他们听了很惭愧,为自己过去对三姐和阿水的轻视感到抱歉。
当然,阿水一个人是完成不了晴天吃饭的重担的。当太阳照在他面前时,他感到困倦。他决定把饭菜搬到灌木丛中藏起来,然后在回家前小睡一会儿。
正在这时,前面来了两个人,上气不接下气地说:“小兄弟,我们开了一夜的车,现在又累又饿。你能帮我们找点吃的吗?只要能填饱肚子,钱的多少都是可以商量的。 "
水见这两人面色不善,来历不明。也许他们是小偷,所以他们决定敲他们一笔钱。
“嗯,太简单了。你们两个坐下来闭上眼睛,我马上就能变出一顿饭来。 "
那两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办,就乖乖地闭上了眼睛。
然后,阿水拿着扁担敲着地,嘴里说着“天放光明,地放光明……”
“饭来了!”阿水大吼一声,端出美味的酒肉大餐。
两个路人喜出望外,赶紧吃起来。 他们心满意足,高兴地拿出12两银子感谢阿水。
其中一个商人说:“兄弟,我们一年到头都在做生意。你能卖给我们这个可以换食物的杆子吗?嗯,价格可以商量。
阿水说:“我的杆子是祖传的宝贝。平时很少出门,所以用处不大。如果你付一百两银子,我就卖给你。 "
两个人在一起咕咕了一会儿,就掏钱买了杆子。
阿水目送两人远去,称了称沉甸甸的银袋,飞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