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人命天注定

时间:2022-04-23 09:34:02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眼看达比的日子越来越近,举人韩生越来越恼火,因为家里穷,他连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首都离钱山很远,没钱不能一路乞讨!
心情忧郁的韩生溜达到山中的一座小庙里,一眼就看到了一个长相怪异的和尚。 这个和尚有着豹子般的眼睛,宽大的嘴巴,满脸的胡须像刺猬一样,脖子上挂着巨大的黑色念珠,只有一只左臂。 说起来,韩生还救了和尚一命。那一天,韩生上山,不小心撞上了躺在草丛里,浑身是血的和尚。韩生慌忙抬下山找大夫救治,和尚侥幸死了。
此刻,怪僧正在闭目打坐。韩生见了,不禁叹道:“不如出家为僧,省得后患无穷。”
怪僧睁开眼睛,上下打量韩生,道:“你出什么事了吗?你能告诉那个老妇人吗?”
怪僧的声音就像两块铙钹相互摩擦,让人难受。 韩生顿时吓了一跳,然后苦笑了一下说:“我想去北京考试,可是我没有钱。” 和尚,如果我告诉你我能做什么?
怪僧笑道:“你也算是问对人了。老太太身边有一些银子,但是……”
韩很高兴,说:“可是什么?哦,和尚你放心,过两天我一定还你银子。 ”
怪僧摇摇头,不再说话,而是竖起了三根手指。
韩生纳闷地问:“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想和我一起增加三倍的利息吗?也罢,三次就是三次,我会承认的……”奇怪的和尚说:“不,不,我误解了老妇人。你是我的救世主,所以我不能自私!我的意思是,一年之后,你只需要还三个铜币,不要再要了。 ”
韩生听了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半天原来是个疯和尚!我正要唾弃它,气呼呼地离开,但看了一眼,我的眼睛突然睁大了。怪和尚居然用左臂从屁股下的蒲团里掏出了三锭银子。原来和尚没疯!
怪僧也道:“韩生,银子你可以拿去,但是你要记住,一年后这三个铜子一定要还,而且要你自己还,不然老太太会上门要的。 这三个币很重要,一债二义三命。记住,记住!
韩生高兴得浑身打战,又怕和尚反悔,伸手慌忙接过银子,道:“施主请放心,一年后别说三块,就是三三百块,我也还买得起!”
回头一看,韩生冲进了北京。 说起来,他真的很有才华。很快法院把他列入名单,他很快作为一名外国官员被释放。他来到离家不远的安义县,当了知府。那时候的他,春风得意,胖胖淡淡,往日的尴尬一扫而空。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不快。这一天,韩县令突然触动了一颗心:与怪僧约定的一年期限到了,该还他三个铜板了。 虽然像个笑话,但是如果陌生的和尚来要,脸上也不会好看。
怪僧还说一定要自己还,不然,我们走一趟。 韩县令拿定主意,正要离开,一个衙役捅了他一刀,说是一个叫李达的乡绅邀请他的主人一起吃饭。 韩县长听了这话吓了一跳。这个李太公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不仅他的财富在郡里数一数二,更重要的是他的儿子是本朝的官臣。 这么大的人只恨没机会拜。现在,通往天空的梯子凭空掉了下来。他能错过吗?
韩县令当即下令,“去,当然去。你应该马上为我准备好轿子。 对了,你还得为我做点别的。你可以马上在我老家的小庙里找个独臂和尚,给他三个硬币。如果他问我为什么不去,你可以告诉他,我没日没夜的努力,离不开。


酋长的眼睛大得像两个铃铛,他喃喃地说:“有必要只还三个铜钱吗?这真是见鬼了。 “我这么说,但我还是去了。
回头一看,韩县长,这顿饭是彻底醉了,心里庆幸的同时。太公李达真是大方,一见面就送了三百两雪花作为礼物。同时满口答应将来给儿子打招呼,帮助韩县长早日升官。 自然我为李达太公做了一件小事,就是李达太公逼她奸杀了一个小女孩,所以只是我的小女孩不小心掉水里死了。
回到衙门后,韩知府正哼着曲子剔牙,还铜钱的衙役回来了。 韩县令拖长声音问道:“你能找到那个怪和尚吗?”
酋长鞠了一躬,回答说:“我找到了,先生,我也付了三个铜板。 怪僧真的问师父为什么不亲自去,我就按照他的吩咐回去了。 和尚哼了一声,说师父太忙,希望下次见面。 就这样 ”
韩县长听了,满意地点了点头。就算这件事结束了,你会看到什么?师傅,我太忙了。它不是来自这所房子,就是来自那所房子。我怎样才能自由? 怪和尚,你借了我三锭银子。现在你只需要三个铜币。你真是个疯和尚。
但是第二天早上,等他起床梳洗的女孩发出了一声轻呼。原来,不知什么时候,韩县长的办公桌上立着一个铜板,铜板上刻着一个字:债。 这枚硬币是哪里来的?上面的话是什么意思?韩县长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管他呢!
说话间,汛期来了。此时朝廷下拨了一大笔钱,严格规定专款专用,用于修筑加固防洪堤。 韩县长看到山上白花花的银子,眼睛一下子就红了。那么多银子在他眼前流淌,除非他是个傻子,如果他不把它吸出来。 至于防洪大堤,如果真的建成百年,那以后朝廷就不会拨款了。如果法院不拨款,对自己有什么好处?这年头怎么不要钱了?吏部尚书已经暗示,只要打点到位,一定提拔。
很快,经过一番操纵,30%的分配资金安全妥当地进了自己的腰包。 然而,那天晚上又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
当时已是深夜,韩县令正在清点他的秘银,忽然听到外面“喀嚓”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卡在了门上。 韩县长吓了一跳,出去一看,没有人。反手被带到门口时,他的眼睛突然睁大了:门里有一枚铜币。
这个铜板只是普通的铜板,边缘并不锋利。怎么才能深深的插进门里?
韩县长不解,叫人取下来。 几个主官费了好大劲才把铜板硬生生拔了出来。韩县令接过来一看,铜板上还有一个字:义。



韩知府顿时打了个寒颤,想起一年前那怪和尚借钱时说的话。当时怪和尚说这三个硬币很重要,叫什么名字?一债二义三命。 上次发现的铜板上有个“债”字,现在是个“义”字。好像都是怪和尚玩的把戏,但他是什么意思?
韩县令闭目良久,还是不明白那怪和尚说的三个字是什么意思。反而想了想,叫来几个信得过的大副,命令道:“你们现在就给我把怪和尚抓起来。反抗就生,反抗就死!”
衙门走后,韩县令冷笑道:“千里当官,谁能阻止我发财?如果我遇到佛,我就杀了他,哪怕我是施主?”
谁知没过多久,头领回来报告,怪僧不见了。
韩县令不惧,曰:“即日起,三班都督轮流值勤,加强防范。只要遇到陌生的和尚,就会被当场处罚。大人,我会得到奖赏的!”
转眼间雨季就要到了。出乎韩县长意料的是,今年雨下得很大,而且雨期还很长。 上帝保佑,不要决堤...谁知一句话没说完,就有人来报告,大堤长期决堤,洪水冲进来,还不算人民财产和房屋的无数损失,好多人淹死了!
韩县长又问哪段大堤塌了,这个问题更傻眼了!是怕鬼遇上鬼,那个破堤才是他最担心的。因为省钱,这个大堤上到处都是用稻草和泥土竖起的空心烟囱。
韩县长马上下令,立刻把这个消息捂起来不许传出去,谁乱说就抓谁,同时,亲自筹集了百分之三十的防洪资金,准备去找吏部尚书打点。
一切安排妥当已经是深夜了,就等天亮把钱投入北京。 一想到明天一大笔钱就要属于另一个人了,韩县长的心如刀割,突然一个人出现在他面前。
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只有一只左臂的怪和尚。
看着怪僧刀锋般的眼神,韩县令哈哈大笑:“哈哈,和尚,我就知道你今晚会来。” 谁来帮我拿下它。”韩县长一声令下,早防着十几个衙役提刀冲进来,这么多大汉对付一个独臂老僧还不是手到擒来。 谁知怪和尚并不急着扯下挂在脖子上的念珠。随着他左手的挥动,酋长们尖叫起来。念珠是钢做的,劈啪声把所有的酋长都打成碎片,他们全都倒在地上。
韩县长吃了一惊。我不敢相信那个陌生的和尚这么凶,正要跑,但是那个和尚在他面前停下了。 [h/]那怪僧左手一叹道:“韩生,你的所作所为我早就知道了。为了救你,我想让你亲自把铜币付给我,这样我就可以砰的一声,可是你连这个时间都没有。 后来,我连续警告了你两次。我第一次把“债”字刻在铜板上,是想告诉你,我的债已经还清了,不欠你救命之恩。从此我们扯平了,你要小心。 第二次刻“义”字是想告诉你,做官要有良知,要有正气,希望你悬崖勒马,可是你太让我失望了。 如果你想让人们知道,除非你什么都不做,有句话说得好,头顶三尺有神明。 韩生,你读了很多诗和书。这个道理你不懂吗?你一直执迷不悟,越陷越深。为什么?"
韩县令脸色苍白,惊恐万分,但脸色特别狰狞。他咬着牙哭道:“当官不是为了钱,所以不请我;人死为财,鸟死为食。从你借钱给我的那天起,你就应该知道这个道理。 和尚,如果你放我走,我要多少给你多少。如果你杀了我,你就杀了一个法庭官员。这是死罪,你逃不掉的...”
对和尚阴沉的脸和阴郁的表情很反感,叹道:“原来我一开始就错了。我根本不应该借钱给你。 我杀了一辈子贪官恶霸,哪怕断了胳膊,但我终于发现贪官杀的越来越多,直到在这里被追杀才躲过一劫。 我以为我会帮助一个穷乡僻壤的人。他出身贫寒,深知民间疾苦,将来应该会成为一个好官。但我错了。这样的朝廷,这样的官场,注定做不出好官。 韩生,现在我给你第三个铜币,你就把人都杀了!"
当更多的衙役们冲进来的时候,那怪和尚已经不见了,只见韩县令躺在血泊之中。血从他的脖子汩汩流出。他连忙定睛一看,只见一块深深嵌在韩县令脖子上的铜板,上面写着一个字——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