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猎蟒

时间:2022-04-25 08:58:12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下午,大地是一个烤箱,空气被烤焦,穹顶下的田野像一个热气腾腾的蒸笼。 辽河浑浊的黄浪缓缓流向西南。劈开一座土山后,河岸突然向西隆起,与一条河形成一个相对陡峭的悬崖。 北河两岸陡峭的悬崖上,树木茂盛,野草丛生。往年,秋天来了,人们都在尖叫,但今年他们都哑了。 已经过了三天了,关关戴着一顶红蝗条纹做的草帽,站在一丛杂树的边缘,看着陡峭的悬崖崩塌形成的悬崖下的杂树小岛。


关二又高又瘦,一双剑眉特别有气势。 最奇怪的是一双大手——手掌大,手指长,结突出。“快赶上我们的大蒲扇了,”奶奶刘四说,经常在乘凉时摇着手中的芭蕉扇。 别人握着的锄头在他手里捏得像麻杆,他赶马车的大鞭子立在屋檐上一尺多高,擦得锃亮的硬木把儿比鹅蛋还粗。 一周前,关二挥舞着这根大鞭子,站在刘大院外的碎石上朝天面前。他抽了三天的烟,在早晨或日落时分。“啪嗒……”响亮的鞭笞声吓得全村的麻雀“沙沙”作响。最后他们都像逃难的灾民一样躲进了村外的大杨树里。直到河边的网鱼王老六出事,鞭打才停止。


那天下午,平头的王六在村中央一棵大柳树下的石磙上闲着乘凉,看见他的朋友二桂匆匆赶来。
“老刘,你钓到鲶鱼了吗?”二硕
“孩子没给奶?”老文,他知道二桂的媳妇今天早上生了,媳妇三丫儿数了五十个蛋来祝贺。
“嗯,接生的宋阿姨说要几条鲶鱼冲。”二桂答。
“那好,家里人都走了,我去海边设网,如果有黄旭,我给你弄点……”王老六搓下了滚筒。 王老六一般都是日落下网,早上抓鱼。如果鱼少或者网不乱,他就留着网,晚上再出发。


辽河今年夏天比较特殊,水势超大,上下游都有暴雨。 先是河水漫过沙滩,再是河水泛滥。早先隔岸喊话还算公平,现在牛马难辨。
陡崖西侧有三张网横跨浅水湾,是王老六设下的。 每张网的两端用插在水下泥土中的竹竿固定,中间的网为钩网。一排铁钩用来钓小泥鳅,专门钓鲶鱼。 王老六只在第一网待了一会儿,捞起两条鲤鱼和几条黄鲶,就把船直向中网。还没到,他就觉得有些不正常。 岸边用来固定鱼钩网的竹竿不知怎么就在水里交叉了。收网的时候网很轻,一条鲶鱼都没上来。大吃一惊的王老六突然觉得船在摇晃,好像船舷上有暗浪。 涨水的时候,河里有浪,岸上的水好像很慢,一动不动。这时有海浪打在船上,一种奇怪的感觉袭上心头。老刘有一种头发都炸了的感觉。突然,船弦右侧一个巨大的蛇头伸出水面,用它冰冷的瞳孔盯着老刘。刹那间,老刘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嗡”的一声涌向大脑,声光都停滞了,仿佛天地都压在他身上,思维也停滞了。


小心,村子。大柳树下的石头碾过,一场争论如火如荼:“雨下了四十多天,你就把龙王累死了?!"什么歪嘴的眼睛把嘴唇撇到耳朵上?
“还困在芦苇丛里,龙王却能飞?”同一个人类
“据书上说,龙王强大而渺小,变化多端,”另一个人道。


“…”
“鲍尔,你跑的时候掉脑袋了,哈哈哈”
“真的吗?你信不信?”蹲在大磨盘上的曾满脸通红,一双眼睛斜睨着下面的骷髅头,但微笑的嘴角却露出了我早就预料到的神色。
“你看这个!”曾宝用右手从白色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叠得整整齐齐但皱巴巴的半张报纸。
“盛京时报!有照片为证。”二宝用一个外省饭店服务员的口吻喊了出来。
七八个骷髅头挤了过来,
“这些角真的很像图中的龙角”
“这脊柱长啊”

“报纸还能骗人是真的”。同一个人类

“老六,你玩鲶鱼吗?第二,你还在家里等你。”另一个人转过身,瞥了王六道一眼。
“老刘怎么了?”突然,他们觉得王六不一样了——他的眼睛呆滞,脸色青白。
“撞邪了?”


“打龙!”一个闲汉拿自己开玩笑。 失去了灵魂的王六坐在村里的碾盘上,全神贯注地吸着别人递给他的两壶老烟卷,稍作停顿,就语无伦次地说起他所看到的一切,众人都愣了好一会儿,才踮着脚跟飘然回家。 这时,他们想起了刘德仁·刘四的孙子,那个大家庭,遇到了一条大蟒蛇,两条大蟒蛇!
“今天会是糟糕的一天。龙王带领龙的子孙去下界。”一位老人说。


人们议论纷纷,急忙赶回家,叫他们不要再到河边去,怕大蛇把它拖过来吞掉。 更有传言说这条蟒蛇是龙王的龙子龙孙,下界做了错事,一场恐慌很快传遍全村。
前天,正在砧石上锤着被套的淑英突然心情烦躁。 中午过后,当我让索尔去海滩放羊时,我莫名其妙地感到心悸,于是我放下了右手的木槌。我正在擦汗的时候,听见大门口有动静,就起身下了炕。还没出门,就看见前村一个石头大户的车夫郑三佐,怀里抱着一把小锁,喊着“快,快”,冲进院子。
关今年七岁,是长女淑英的独子,也是刘家长工关二的侄子。 有钱人家不养闲人,越有钱越不好养。 刘德仁是方圆最大的家族之一,小索尔是他的孙子。他刚上小学,现在放假热。每天下午,他像往常一样去河边放羊。


郑三慌慌张张地把闭着眼睛的小锁放在炕上。他脸色苍白,他谈到在河岸上遇到一条大蟒蛇。当时大蟒蛇已经缠住了一只小羊,小锁的叫声惊动了他,当时他正赶着马车穿过大坝。就在他大喊一声,骑着大鞭子来到坝底的时候,大黑蛇把小羊慢慢拖进浑黄的水里,锁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郑三侉子是十里坝村有名的演说家。出来的时候,大家都不相信。一开始他们跟他开玩笑,说他没说龙吃了羊。 到了晚上,索尔吓坏了,嘴里喊着“妈妈,妈妈,长虫子,长虫子”,亲人都不知道。急得关二去村后的庙堂架上来找何道长,烧了几张有朱砂符号的黄表纸,在晨光中睡去。 连续两天,小索始终处于醒转昏厥的抽搐中,何道长却说:“没事,只是孩子年纪小,第一次受惊,过两天就好了……”但目睹哥哥关大在这样的抽搐中死去的关二,却始终觉得自己像一座大山一样沉重,早晚都要站在城门外的磨刀石上,甩一条大马鞭泄愤。


侄子是关二的心腹,全村人都知道。 伤害我侄子比杀死两个更严重。 第二,关是百里第一人,柳河窝里的土匪都知道。 关,一麻袋玉米——约160斤,用细麻绳捆着,一手稳稳地放在马车上。有人说杨二奎这种有真媳妇满大街跑的猪,石村踩高跷也行,但是一麻袋黄豆还行,杨二奎不行。最重的是满满一麻袋高粱——200多斤,关二只需要趴在腿上。别人把手放在马车上就好!




第二关必须杀死蟒蛇。
但关二绝不是一个鲁莽的人。据村庙里养了一条大蟒蛇的何道长说,一条大蟒蛇不是一般壮汉能控制的,两条堪比熊和老虎!
夕阳如血,一个更恐怖的消息伴随着黄昏而来:失踪三天的河东人刘发父子被找到了——下游十里铺,尸体胸肋多处骨折,吴琴面部多处骨折。 有人曾经远远地看见他们在河里捞一块黑木头,黑木头突然折叠起来,把船掀翻了。只有当他们听到一声尖叫时,这对父子消失了。现在看来,肯定是那两条蟒蛇干的。 过了几天,人们陆续看到大坝上有蟒蛇在河中嬉戏,似乎占据了这一段河道。 现在,河两岸的人都不过河了,也不去海边割草放牧了,更别说去河里钓鱼了。恐慌在积累,各种谣言满天飞。一些人去了村里的寺庙祈祷。晚上天黑灯后人们不再互相走动,村子突然变得安静了许多。


关二,自从遇到了蟒蛇,早晚会停止挥鞭,突然出现神出鬼没。 有人看见关二在最热的下午,扛着他那把磨得锋利的特大镰刀去上坝。
一周后,关二找到了蟒蛇的巢穴和踪迹。
在关二脚下,有一个半月牙形的悬崖,悬崖下占地约半亩的朱晓是黄色的。那是辽河发大水的时候,水淹没了朱晓,淹没了朱珠上的杂草,只剩下一丛丛不怕水的杨柳零零落落,绿油油的。 没有陆地与朱晓相连,只需要划船或游泳就可以登上朱晓。


经过观察,我甚至借了王老六的船,趁着两条蟒蛇不在,登上了朱晓。关二渐渐掌握了两条蟒蛇行动的痕迹。 这是一条公蛇和一条母蛇。雄蛇稍微大一点。每次下午2点左右出来在河里洗澡,玩半个小时左右再回来窝里。旅行的时候,公蛇总是往前走。 “狼跟着狼,蛇跟着蛇的路。”关二发现这两条蛇总是走固定的路线,而且从不偏。沉重的蛇身将褐色的杂草压成一条闪亮的半尺宽的通道。


下午两点左右,在朱晓的一簇柳树后,他光着光头光着背静静地蹲着,在朱珠上用黑色的泥巴盖住自己——为了防晒防蚊,也为了掩饰自己的狐臭;一条裤衩已经在这浑浊的辽河水中洗过、晒过、洗过;一把磨得很快、擦得很亮的厚背大镰刀就在我脚边;右腿绑腿上有一把锋利的鱼刀,是王老六割的。 离柳树三米远的蛇道上不时有两盏灯闪烁,这是关二的秘密武器——两把深深埋在地下的小尖刀,伸出蛇道路面半寸,是路边关二的铁匠铺专门打造的。


靠近蛇路的路段是一个斜坡。经过深思熟虑,关二在离水边三米远的地方埋下了两把尖刀。 关二选择蟒蛇出洞伏击,主要是因为这个下坡路段。 他发现蟒蛇的速度在这一段路会突然加快,于是就失去了潜力,还有一簇簇高大的柳树丛藏身,是最好的伏击地点。
就在关二蹲下身子的时候,蟒蛇出洞了。
他落在柳树丛后,感觉到蟒蛇在地面的颤动中向前移动。
很快,由于临近水边的兴奋和下坡,前面的大蛇像一根巨木滑过蛇道上的尖刀,向水边冲去。蛇头还没砸进水里,就发出一声尖锐的惨叫,彭的闷雷一声巨响,激起一大片红色的水花。


关二拿着一把粗镰刀跃起。 后面那条小一点的大蛇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关二,然后转身逃向洞口,速度极快。 紧走几步追上去,举起镰刀在蛇尾处用力砍下,却只在扭动的蛇身一侧割出一个比大人嘴巴还大的伤口。那条蛇尖叫着,向前移动得更快了。 蛇头还没进洞,关二的粗镰刀就在蛇的身上割出了一个比上次略大的伤口。血滴落在蛇的路径上,因为蛇扭了两下,没有用力打蛇。 当蛇身堪堪进入洞口第三段时,关二第三次砍杀准确命中蛇身,镰刀划破蛇身直插地面,蛇身突然停住,但只是一瞬间,蛇扭动着拔起镰刀继续奔跑。关二趁此机会弃镰冲上前去,双手抓住蟒蛇碗粗壮的身体肋骨下,奋力向后拉起,仿佛在与蛇拔河。四周一片寂静,只有两次沉重的呼吸声。


蟒蛇因伤流血,摔跤的天平慢慢向关二倾斜,蟒蛇逐渐被拉出洞穴。 突然,蟒蛇像拉开又收紧的弹簧般向后翻滚,沉重的蛇身将奋力后退的关二甩得向后退去。落地前,它用上臂紧紧地扎住了关二的上半身,最后那条蛇张开嘴咬了关二的脸。 急不可耐的关二挣扎着用没被缠住的右前臂捏住了蛇的脖子,把头使劲往右边一躲。左肩一阵剧痛让关二清醒过来,翻滚的触感让关二想起了绑在右小腿上的鱼刀。关二扭着身子,拔出鱼刀,用尽全力想割断蟒蛇的脖子。


夕阳像一个又大又圆的柿子慢慢沉入西山背后,仿佛被小山张着嘴啃过。 一股奇怪的肉味越过竹竿上的蟒蛇皮,飘到了刘家大院的四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