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海德堡“影书”惊魂

时间:2022-04-25 09:48:08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威廉·莱格是一位擅长推理小说的德国作家。 2017年元旦,就在他即将发行最新短篇小说集的时候,柏林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人们陷入了恐慌。最可怕的是威廉本人,因为这些惊悚片和他小说里写的案件一模一样...
奇怪
有一天,小镇上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涂鸦画廊里要呈现的情人节图片一夜之间被篡改了,原来
两位准备完成作品的年轻艺术家在揭开盖布时吓坏了,立即报警。警方调查的结果是纯粹的恶作剧,但画上的血是真的——是用新鲜的猪血泼出来的。 恶作剧的肇事者失踪了,涂鸦墙附近的几个摄像头刚好坏了,警察检查时才发现。 因为这件事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也没有危害公共安全,最后不了了之。
这件事过去没几天,接连发生了几件怪事:废弃的仓库在没人的时候突然着火了;一栋公寓楼突然拉响警报,锁上了电子防盗门;常年睡在镇医院露天停车场的流浪汉汉斯,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在殡仪馆,仿佛着了魔...
一开始威廉只是把这些事当八卦来讲。直到有一天,他在和一个警察朋友吃饭的时候,听说镇上唯一的一个派出所前几天突然无缘无故停电了。虽然从故障到恢复用了不到五分钟,但如果不是三天前刚换了安保系统,整个派出所的电子锁早就在停电期间全部失效了。
听到这里,威廉突然想起了什么,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他迅速联系了他的朋友兼新书出版商施密茨,并立即驱车前往海德堡与他会面。
在施密茨的办公室里,威廉一脸慌张,还有点害怕:“我觉得这里面有阴谋。” 刚开始没意识到,但是很熟悉,很搞笑,但是听说了派出所之后就有点害怕了。
威廉把他警察朋友提到的停电告诉了他,然后急切地问施密茨:“你呢?是不是感觉很熟悉?”施密茨摸了摸下巴:“我好像在哪里听说过。” “这是我们即将发售的书中的一个故事情节!”威廉喊道。
没错,如果警察局没有临时改变计划,提前更换安保系统,那么停电事故就会朝着威廉短篇小说《两面人》的情节发展——在密闭空间的黑暗中,老练的罪犯在那几分钟内就犯下了滔天罪行...
不仅如此,想到这个案例后,威廉立刻想起了之前发生的几件具有连锁反应的怪事。威廉紧张得声音发抖。“我认为这是一个阴谋。谁想害我?”
“我早就听说了。 “施密茨的语气很轻松。”问题是,除了你小说里提到的那些情节,你们镇上还有几个模仿其他作家作品的。 更何况流浪汉那点事,连这个集子都不算。你用笔名。谁知道这是你的作品?再说,如果真的按照剧情走,早就应该开始死人了,可是到现在,镇上连一只鸡都没死。 ”
威廉这才稍稍放下心。 施密茨神秘地表示,他会举办一些活动,以确保这些事故不会对新书的出版产生负面影响。
在接下来的几十天里,仍然有奇怪的事情不断发生,先是在小镇,然后是在海德堡,甚至是在法兰克福和柏林...随着事情的不断增多,逐渐见诸报端。热心的读者和相关记者迅速而敏锐地发现,这些大大小小令人震惊的怪事,大多出自各种推理小说作家的作品。 很快,有报纸披露,这是一个“向优秀推理小说致敬”的活动,主办方是施密茨的公司。


威廉起初对此很担心,担心镇上发生的事情对他不利。现在知道做宣传的是出版社,他就放心了。
惊恐
正如施密茨所计划的那样,威廉的新书大受欢迎,他一跃进入了畅销书作家的行列。 施密茨很快就和他签订了下一本书的合同。 计划中的书是一本小说。小说的前半部分会先以专栏的形式在出版合作方的杂志上连载,等读者胃口满足后再暂停,之后全面进入出版单行本的流程。
威廉确实在这部名为《网格》的作品上花了不少功夫。按照推理小说的惯例,前半段应该是人物展开和谜题布局的过程。但是,莱格犯法了,把它写成了一首悲歌。冗长而详细的心理描写在故事开始时达到高潮。虽然有点言过其实,但它在读者和书评家中赢得了口碑。
威廉终于看完了初稿,满意地按下了保存键。他只需要把它发给编辑,他的任务就结束了。
威廉起身倒了一杯酒犒劳自己。他走到窗前,伸了个懒腰。 就在回到电脑前发稿的时候,公寓突然停电了。问了管理员,得知电路有故障,至少要两个小时才能修好。 [h/]由于在黑暗中无事可做,威廉决定先出去放松一下。 威廉太放松了,走在街上似乎有点忘乎所以,以至于他没有注意到迎面驶来的一辆汽车,差点被撞倒。
第二天醒来时,威廉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头痛欲裂。“看来这是宿醉。” ”威廉自嘲,他已经很多年没这么做过了。 醒来后,他想起要把稿子交给编辑,这时他接到了编辑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编辑激动道:“我已经很多年没看过这么精彩的小说了!”威廉很困惑。稿子还没交吗?编辑告诉他,他一大早就收到了稿子,昨晚很晚才寄出,然后表扬了威廉。 威廉认为,也许他昨晚喝醉回家时已经交了手稿。他笑了笑,非常坦然地接受了编辑的表扬。
但半个月后,当威廉在杂志上看到自己的作品时,他的头又疼了起来,并伴随着强烈的恐慌和恐惧:大部分文章都是他自己写的,但有几个关键点做了改动,使版面和结构更加细致。
威廉急忙打开电脑查看自己的电子邮件,突然发现邮件中并没有发送稿件的记录,他保存的稿件也不包含杂志上发表的部分。 以他的资历,早就过了编辑未经同意擅自修改稿件的时代,他坚信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让他感到一阵寒意的是,有些多余的词很熟悉!威廉绞尽脑汁,翻遍了家里几乎所有的书籍和手稿,过了两天,终于找到了问题所在。 惊慌失措的威廉迅速联系了施密茨。 但一通电话之后,威廉更加害怕了:施密茨已经失踪两天了,就在一个小时前,他的家人收到了一个包裹,里面装着一根血淋淋的断指...
真相
血是施密茨的血,但手指不是——只是一个高度仿真的硅胶道具,连指骨和剖面都非常逼真。 威廉不敢对警察说什么。为了自己的名声,他默默离开了。现在最重要的是保证他自己的安全。
威廉回到家,从乱七八糟的打印资料中翻出了让他一看就觉得害怕的那几页。 那是他还在编辑时的几页废稿。这些多余的单词大部分来自这里。
这份废稿原本是威廉还在出版社时收到的投稿。因为都是手写的,字迹模糊不清,而且全是拼写错误。没有编辑想看,所以它落到了威廉手里。 于是威廉出了个馊主意,把相当一部分精彩的情节改成了自己的作品,成功了。 威廉事后销毁了手稿,只留下了他认为最好的几页。
除了威廉,只有施密茨知道这件事。
几天过去了。虽然没有动静,但威廉还是很焦虑,正在急切地思考对策,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威廉立刻变得紧张起来。一个女人在门外低声说道,“威廉先生,我是布列塔尼,施密茨先生的助理。 施密茨先生说万一他出了什么事,他会在一周内把这个给你。 ”威廉赶紧打开门。
威廉很惊讶。出现在他面前的布列塔尼两手空空:“施密茨要给我的东西怎么办?”布列塔尼摇摇头:“没什么。 他要给你的东西,几天前送到派出所了。 ”威廉立刻明白了,脸色变得煞白。 “其实我是来告诉你我是谁的,然后看你把拿走的东西还回去。 ”布列塔尼冷冷地说道。 整个人都绝望了。从所有这些情况来看,布列塔尼似乎不必再多说什么,他明白那幅杰作的主人是来索要本该属于她的东西的。
“我叫加西亚·弗罗根,我有一个弟弟叫马歇尔。你可能不知道这个名字,但你可能听说过卡罗尔·费丝。 ”布列塔尼简单地说。 的确,威廉至死都会记得。那些是那份手写手稿里唯一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的字。他颤抖着问,“你需要什么?我会想办法把属于你的东西给你。 ”“还?你用你的生命吗?”布里特妮气得咬牙切齿。
六年前,布列塔尼拿到了工程学博士学位,兴奋地回到家乡与家人分享。然而,他得知哥哥马歇尔几天前死于车祸,痛苦万分。 后来,她找到了哥哥的日记,但因为自闭症,他的字迹难以辨认,几个月后她才知道日记的内容。
布列塔尼得知弟弟写了很多侦探小说并投稿,但都石沉大海。然后有一天,他在一篇很受好评的文章里发现了自己作品的影子。虽然他已经变了脸,但他一眼就认出这是他自己的努力。 马歇尔受到重创,用火把他写的所有东西都烧掉了,从此一蹶不振,直到有一天他走神,被一辆疾驰的卡车撞倒...
布列塔尼了解了一切,开始探索真理。经过几年的努力,他终于找到了施密茨和威廉,然后设法在施密茨的出版社工作,利用职务之便获得了第一手证据。
最后,在适当的时候,布列塔尼设法重现了威廉小说中的情节,希望能警告他,让他害怕,清醒过来。没想到,施密茨利用了这个本该让他们名誉扫地的机会,再次赚钱。 布列塔尼大怒,于是带走施密茨,逼他说出真相,还弟弟马歇尔一个公道。
威廉知道布列塔尼想要什么,但他多年来都无法放弃自己的名声。 矛盾和痛苦之下,他大叫着冲出了家门。 布列塔尼哈哈大笑,结果早已在她的计划之中:在窗口,她看到冲上马路的威廉被一辆疾驰的卡车夹在车轮下,就像他哥哥惨死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