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一)

时间:2022-04-26 14:02:04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青县知府梁金成一上任,就遇到了一件大案。 高子舒家在县城十字店盖了新房,刚夯实地基。三天前的一个晚上,基金会发生了一场大火,在基金会扎营的高子舒一家五口全部在大火中丧生,无一幸免。

发生这么重大的命案,梁金成不敢怠慢。他带着师爷丁长锋和一帮衙役匆匆赶到十字铺镇。当地官员何得到消息,急忙带路。

面对县长的诘问,李政何慧远小心翼翼地回答道,“这火堆真奇怪。 高资树的树冠,离地五尺五,全是土砖砌成的。 帐篷顶上拉了几十根竹条,上面铺着小瓦片。 ”

梁锦程听了很久,但他不明白慧远说的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于是他淡淡地打断了。 他不想在破案前有任何先入为主的想法。

到了火灾现场,梁锦程立刻明白了何口中的“奇怪”是什么意思。 火灾现场被瓦砾覆盖,几具尸体被烧得面目全非,难以分辨其本来面目。巨大的绿头苍蝇在尸体周围飞来飞去,现场的气味令人作呕。 令人惊讶的是,屋顶上的那些竹条虽然被火烧黑了,却完好无损。 顶上的瓷砖被火加热,飞了一地。
梁金成慢慢走到高新房的地基上,看到土沟挖了好几米深,不远处立着一堆堆的大石头。 梁金成了解到,这里的建筑工艺是先挖地基,再用毛石搭建,灰砖堆放在地基的毛石上。

现在地基刚挖好,只完成了搭建过程,除了瓦砾,其他材料都没送到,怎么会发生火灾呢?

回到几十步外的帐篷,梁金成听到一个头领喊:“妈的,我的脚陷进土里了。真是要命,不过我媳妇刚买的。 "

染料金城走进帐篷,看见年轻的酋长脱下一只鞋,靠在土砖墙上,不停地掸掉鞋子上的灰尘。 辛娜的千层鞋前面已经涂了黑漆,根本看不出布色。

梁锦程正要说什么。砖墙受力,砰的一声倒塌了。帐篷的屋顶立刻向这边倾斜。“咔嚓”一声,竹条断了,几十块瓦片哗哗地掉了下来,正朝长官和梁金成砸来。

一旁的师爷见势不妙,赶紧去救梁锦城。 但是他在哪里呢?是目瞪口呆的局长如梦初醒,把梁金成扑倒。 帐篷顶上几十块带着灰尘的瓦片落在酋长身上,其中一块打中了酋长的后脑勺。年轻的酋长连哼都没哼,就当场死了。

案子还没破,但是我的一个大副死了。 梁锦成非常懊丧。他推开丁长锋的手说:“今天我必须在这里找到一条线索。不要担心我的安全。 听着,让局长和验尸员留下,你带两个人,把他抬回去,安慰他的父母和家人,好好安葬他。 记住,多给他家银子。 ”

丁长锋看到梁锦成的时候很生气。他不敢再多说什么。他招呼两个主要官员抬起死去的首领的尸体。当他准备离开时,他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梁锦成说:“大人,今天是童渊大师来衙门见您的日子。你看到了吗?”

梁锦成哦了一声,拍了拍额头说:“我都忘了这件事。 这样,你收下它,告诉童渊少爷这里发生的事情,并替我道歉。你最好请他呆几天。 "

梁锦程热爱书法。在他来庆阳之前,他得知庆阳白马寺主持的童渊大师是一位印刷大师,于是他来到白马寺,请童渊大师为他治疗几枚印章。 童渊大师欣然同意,并与梁锦成约定了交印时间。 这一天恰好是今天。
丁长锋走后,梁锦程留在了现场。 在验尸员的命令下,官员们把尸体一具一具地搬走。 一踏进帐篷,几个衙役走路姿势都变了,好像不是走在平地上,而是踩在泥地上,一脚深一脚浅,扬起的尘土四处飘散。

这种情况让梁锦程目瞪口呆。他回头看着李政,他显然从未见过这样的情况,然后张开了嘴。“这,这是八月天,已经晴天二十天了。 地面被火烧焦了吗?“

怎么会被火烤呢?梁锦程摇了摇头。 但是,真的是莫名其妙。虽然现场还有一些木柜没有被烧光,但就算全部烧光,也不足以将高家五口人全部杀死。 还有,起火的时候,为什么高家五口人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们没人从睡梦中醒来跑出去吗?梁金成回头看了一眼刚刚过去的十字铺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村子和高家的新房子之间有一个土堆。 现在他根本看不到村庄的影子。

何看出了梁锦成的疑惑,解释道:“大人,这高子舒是个外人。不知何故他看中了这个地方,在这里买了十亩地,准备盖新房后,举家搬了过来。 "

梁锦程,哦。 验尸员告诉他,这些人确实是被烧死的,没有其他收获。 梁锦成吩咐李政多了解一下高家的情况,看看死者还有没有其他亲属,并请他们尽快过来料理高家的后事。 高家什么时候挖的地基,村里有哪些劳力来帮忙,这些人都要一一记录。 谁发现了受害者?起火的时候有没有人发现村民是不是来灭火的?一定要一个一个查清楚。 梁金成苦笑着告诉何,他要和村长一起住在十字铺镇,所以必须给他找个客栈。 他慧远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他终于等到县长提问了。他拿出一张纸,把事情的全部经过告诉了梁金成。

这十亩地以前是狮子铺刘季家的。 刘吉同原来是一个地主,但他不喜欢工作,沉迷于赌博。他家里能卖的都卖光了。 这十亩地也因为长时间找不到买家,卖给了高子树。 当土地卖给高子舒时,他也出面为他们做了陈述。

高子舒是外国人。当他盖房子时,他雇佣了村里的劳动力。 但是他的做法很奇怪。每天劳动力都不一样。今天请帮,明天日落叫帮。劳工们会在高子舒的帐篷里喝一杯,高子舒会当场给每个人发三钱银两。 五天后,他雇佣了十字店里几乎所有的劳工。 高一家停工一天。中午,高子舒的父母和妻儿都到了。中午,一家人坐在一起喝酒。 因为一个叫三六的村民下午出来在附近的土堆上放猪,他被高子舒邀请到一个帐篷里吃饭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