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三)

时间:2022-04-26 14:05:56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何看着梁锦成,轻声说道,“三六的新婚妻子因为酗酒而生气。她被刺激成这样。 我已经通知了他的妻子和家人去劝他。 "

正在这时,一个魁梧的年轻人走了进来。他送给慧远一份礼物,然后去拉三六上了楼。 当三六看到他时,吓了一跳,退后几步说:“不,不,你别管我,我,我不敢。 不敢,再也不敢了。 "

何慧远叹了口气."这个女的很凶,她娘家的哥哥也不是什么好角色。 看来三六经常被他们打败。他真的是来自恶业。 "

梁金成突然厉声道:“这个人既然喝酒打老婆,我们县里今天就把他带走,让他清醒清醒。 ”话音刚落,几名大副跳起来按住了三六。

当我回到何家的时候,出去考察高子舒生平的官员们回来了。其中一个人在梁锦程耳边小声说了句什么,梁锦程顿时如梦初醒。何清声笑道,“好,好。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

梁锦程当场上了法庭。他派了一个酋长直奔高子舒买的那十亩地,拿了一块干土放在桌上。然后他让三六接管并派人去找刘吉同。 丁长锋和何看着这一幕,不知道这知府大人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梁金成拿起火折子,点燃,放在土里。只见泥土瞬间燃烧起来,火越来越旺。眨眼间,泥土变成了一堆灰烬。

三六突然大叫,“不,不是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这种土壤可以燃烧。 我,我没想到会烧死人。 "

"不,你没有。 这种土叫艾草粪,南方一些地方的人用它做燃料。 艾草粪出现的地方,底下往往有煤。 当我知道这棵大树是靠采煤起家的时候,我就明白了他来这里采购的目的。 这样,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他盖房子,挖地基,每天使用的劳动是不重复的。 我什么时候知道的?正是因为童渊大师的笔记,他才说凶手是泥巴,而不是说杀死他的是泥巴,而是告诉我这里的谋杀是泥巴造成的。 童渊大师怎么会知道这些?那是因为他擅长印刷,印刷需要粘土。童渊大师对各种粘土的功能了如指掌。 他曾经告诉过我,为了治好一只海豹,他经常四处奔波,寻找合适的泥土,自己用火烤。 这棵参天大树正是童渊大师所在的白马寺脚下的居民。 酋长发现高子舒是一个虔诚的朝圣者。 ”梁锦程缓缓说道。

丁长锋突然插话道:“即使地球会燃烧,为什么高家的五口人在起火的时候不跑出来喊呢?”

梁锦程微微笑了笑:“是啊,这就是我内心困惑的地方。 今天,当我看到三六的酒瓶掉下来的时候,我意识到一件事,那就是他们都喝醉了。 喝醉了,虚弱 高夫妇一定是喝多了,在床上起不来。至于孩子和老人,我觉得是因为凶手把他们打昏了。 试想,刘三四十岁就成家了,他怕老婆怕得要死。他怎么会买这些酒呢?还有,他摔的两个酒罐明明是空的,一滴酒也没有。那是什么意思?说明高子书的这些酒坛,有的盛酒,有的盛银。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坛子会出现在刘家。 "

何慧远听了印象深刻."不幸的是,三六疯了。

梁锦成摇摇头说:“不,不是三六。 充其量,他是个局内人。 如果他有这样的勇气,他就不会发疯了。 一定是他看到了凶案现场,受到了惊吓。 他为什么半夜拿起篮子?很明显,是凶手让他走的。凶手让他去看看高家是不是死了。 凶手,大概是他的妻子。 李政,你不是说过吗?那个女人又高又壮吗?”

何慧远失声叫道,“哦,真遗憾,她逃走了。 “

梁锦程微微笑了笑。”她不能逃跑。 走,我们回县衙去看看童渊老爷的遗体。 ”

丁长锋愣神地看着梁锦成。他不明白,案子侦破到这种地步,知府怎么又突然要走了? 当梁金城和丁长锋来到路口时,梁金城停了下来。“长风,你认为童渊少爷是怎么死的?你有线索吗?”丁长锋摇了摇头。

“那我给你个提示。 去探听高子舒身世的酋长发现,高子舒有一个结拜兄弟,他们是一起开矿的。 自从矿井被点燃后,高子舒一直在参观新矿井。在他来这里之前,结拜兄弟突然失去了他的整个家庭。 你觉得好笑吗?”梁锦程说道。

“大人”是说三六的老婆是高子舒的结拜兄弟的老婆?那你为什么不逮捕他们?”丁长锋的嘴变成了O形。

“是的,所以我必须带你回去。 ”金——带着一干人突然回到了何家门口。

何家的仆人开了门,见是梁锦成,瞪大了眼睛。他想阻止,又不敢,只好看着梁金成大摇大摆地进了屋。

房间里,何慧远和一对年轻男女正在喝茶。

“好计划,真是个好计划。 ”男人向何慧远伸出大拇指。

梁金成一挥手,十几个头领冲上来,三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捆住了。

何拼命挣扎:“梁主,什么,这是什么?”

梁锦程冷冷地哼了一声。“你死到临头了,还故意装糊涂。 既然这里的蒿粪之事出自童渊大师之口,你难道不怕童渊大师来找我时揭露真相吗?想象一下,当长风告诉我童渊大师来找我的时候,有多少人在我身边?那不是你吗?一个女人看见了童渊主人,但是主人被勒死了。你敢说不是他吗?他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女人,蒙上脸,抹上一些香料,为了愚弄小二,让小二认为是一个女人杀了童渊。 他是名门高僧,涉足女人,怕死人。你一定认为我不会再调查了。 正确你的如意算盘打得真好。 说实话,你说不清高子书的来历的时候,我就怀疑过你。既然你见证了高子舒和刘吉同的契约,你不会问高子舒在哪里吗?你是一个小李政,你怎么能得到这些钱,高层住宅,仆人和女仆,一年两银子的地方政府给你吗?”

何慧远讲到这里,哪里有半句话,只好慢慢垂下头。

三个人被带回县政府问话。 果然,他慧远策划了这一切。 何在见证高子舒和的合同时,认出高子舒和他的远房亲戚胡春明一起挖矿,于是把这件事告诉了胡春明。 胡春明听了,恨恨地说:“他高子舒真是卑鄙小人。他从童渊大师那里发现了新的矿物来源,但他没有告诉我。 ”

何慧远惊讶地得知刘吉同的十亩地下竟然是一座矿井,顿时变得坏了心。 胡春明在生高子舒气的同时,使出了毒计。 要杀高子舒,他慧远不能出面。他必须在村里找到一个合适的候选人。 于是,三六进入了他的视线。 在李政的再三劝说下,胡春明成功地将妻子嫁给了三六。 然后,胡春明作为三六妻子的未婚兄弟进村。 今天下午,高子舒决定停工一天。晚上,胡春明和三六一起找到了高家的帐篷。

高子舒嗜酒如命,见了曾经的结拜兄弟,有点心虚,自然喝得很醉。 胡春明,傍晚骑马,钻进高家帐篷,打掉几个高家的人,找到了高子舒藏的酒坛子。他让三六把酒坛搬回家,然后放了一把火。 每个贫穷的高家五口都幸免于难。

丁长锋把自己的忏悔录了下来,递给梁锦成,悲伤地说:“人死为财,鸟死为食。 确实如此。 顺便问一句,大人,慧远家的财富是从哪里来的?”

梁锦成突然叹了口气,“权力 李虽然不是官职,却足以吓退这里的人。 清知府三年,十万雪花银 即使是一个小李政也可以剥削人民,发一笔横财。我离灭绝还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