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御驴传奇

时间:2022-04-26 14:08:06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张冷有一头大黑驴。他视这头驴为珍宝,从不让它离开自己的视线。闲暇时,他会骑着它四处逛逛。

这头驴是张二楞的父亲生前留下的。 张冷的爸爸是训驴高手,一点脾气都没有。 张二楞从小脑袋就不太好,母亲去世早。爸爸生前不放心。他一次又一次的照顾张二楞。这头驴不寻常。它是“天下第一驴”,未来的繁荣全靠它。你一定不傻。你必须善待驴子。

这一天,张二楞骑着毛驴路过村头的一个算命摊,驴尾巴扫倒了签筒。吴没好气地骂了大黑驴一句。 大毛驴没发脾气,张二楞却发了脾气,吼道:“你可别小看我的毛驴,它可是天下第一毛驴!”吴娴静讥讽地说:“那是你爸爸封的。这是什么?天下第一的帝印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张二楞严肃地说:“你等着,我马上去北京,请求皇上封我们的驴为天下第一。 ”说完,他赶着驴上路,往北走了。 吴娴静又好气又好笑,嘟囔了一句,“你以为北京是你二叔家,就这么走了;你以为皇帝老子是你亲生父亲?说封就封?我认为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傻瓜!”

张二楞骑着大黑驴在路上走了一会儿,前面有个路口。他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他正焦急时,看见一顶轿子从远处驶来。他说“问路”,就拍拍大黑驴,冲了过去。 大黑驴欢天喜地地跑着,按捺不住气势,快要撞上轿子了。 衙役一把拉住大黑驴,顺手把张二楞放下。
轿子里是庄大运,上任不久的县令。 无知的庄,是巡抚大人的侄子。他靠这个关系捐了一个县令。 庄听说有人撞了官轿,就钻出轿子来看看。 庄生长在南方的官宦家庭。他从未见过驴子,第一眼就爱上了它。一时兴起,他靠边停车的时候不得不骑。 张冷大叫:“这是我的驴,你不能骑。” ”瞪着庄说,“你撞了公务车,该罚你了。你在喊什么?再吼,我就把你关进监狱。 驴子,让这个郡骑着玩。 ”张二楞说,“你骑我的驴我怎么办?”庄大运指着轿子说,“那就换吧。反正离县城不远。玩得开心就好。" ”张耳愣着什么也不管,一屁股坐了进去。

庄大云让轿子跟着他慢慢走,自己则疯狂地骑着驴,边跑边喊,十分欢快。 在急转弯的时候,不小心撞上了一群车队,被撞倒在地。 当庄清醒过来时,一股冷汗冒了出来。真巧,是刘志富的团队。

刘知府找庄县令例行巡视,庄县令却骑着毛驴上了他的官车。 刘知府恨透了他,这回他抓住了把柄,索性撤了他。 刘知府立即脱下庄大运的官帽官服,和张二楞、大黑驴一起,到总督府请庄大运的职。

总督接到戏后说:“不就是玩驴吗?”它有多大? 他把剧本压了下来,让庄先休息,以后再去另一个县当知府。 至于驴,张二楞总督说这是世界上最好的驴,所以他想尝尝驴肉,看看有什么不同。 他把驴留在总督府后院,叫人把张二楞打发走了。

几天后,总督府的管家命令家丁杀掉后院的驴。 驴子以前很温顺,现在一瘸一拐,乱踢乱踢,没人能靠近它。 这边正闹着,后院门口传来张二楞杀猪的叫声:“把驴还给我,把驴还给我!”太好了。麻烦已经到了州长办公室。 管家大怒,吼道:“给我把那小子的乱棍打走!”他转过头,冲过去杀了那头驴,喊道:“把总督的长矛拿出来,我就不信我杀不死那头驴!”

有些人刚一举起长矛,就听到总督的跟班边跑边喊:“把一头驴留在长矛下面!”

原来,刘知府带庄大运到巡抚府时,写了一封密信给他的老师马哥老。 他知道巡抚一定会保护我侄儿,就让他的老师趁机参与抄了一本庄巡抚的书。 一向与庄省长不和。他接到密函后,立即起草密函,一边和皇帝下棋,一边交给皇帝。 皇上见过密折,心中了然。他的大臣和外国官员打架很正常。 但他觉得小县令如此洒脱,有必要以身作则,震慑官场,于是下令,派保安将庄等人提审。 信急了,快递员没日没夜的努力,就在关键时刻,救了大黑驴一命。

皇帝召见殿审,严厉批评庄大运,革职当兵,并借机申斥,吓得不敢说话。 审讯结束后,皇帝让太监把驴牵到内宫,让张二楞回老家。

回到内宫,皇帝对管签的太监说:“今晚我不翻签了,我要骑驴。 “原来他想效仿司马燕的艳遇。司马燕坐在一辆羊车上,骑着一头驴,当驴在妃子面前停下来的时候,他就在那里过夜。 况且皇帝那么大,只骑过马,没骑过驴!

然后玩了两天,皇帝兴高采烈,却发现大黑驴已经蔫了。问了管事的太监,才知道大黑驴不爱吃好吃的。 皇帝明白这是驴的留恋,马上表示,让张二楞入宫。

张二楞担心没钱回家。就在他绝望的时候,几个保安走到他面前,喊道:“张二楞,你把驴的光打光了,好事来了。 “一个锦衣卫把张二楞带到宫里,让他喂驴。 大毛驴被张二楞喂惯了。看到张二楞来了,胃口大开。 吃好睡好,精神自然好,走路勇敢。 皇帝一高兴,就召见了张二楞。 张愣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不知天高地厚。他见皇帝夸奖驴,就说:“皇帝,我的驴不一般。我是天下第一驴!”

皇帝听了,很高兴。御笔用笔墨写下“天下第一驴”五个大字,请太监做了一个镀金的牌子,挂在大黑驴的脖子上。 既然驴被封了,那驴的主人也要被官方封了。 皇帝对内阁官员说:“可以谈判,随便给个职位。”

内阁官员们急忙聚在一起讨论。 有人说,干脆阉了张二楞,入宫封个六品太监,专事养驴。 内阁记录立刻反对道:“这是个浑人。如果他入宫了,那不是乱成一团了吗?我觉得皇帝也是心血来潮。过了几天,他的兴趣就淡了,也不会被逐出宫了。封一个七品侍卫。 “命令侍卫最低六品,封个七品,完全是忽悠张二楞,不要把他当回事。 张愣是开心地傻笑,七品,和县太爷一个级别,他是官员!

大人的记录是对的。过了一段时间,黄河泛滥,皇帝忙于处理政务,没时间骑驴。他下令把驴送回老家喂养。 守府大人百思不得其解:皇上说要回老家好好生活,养活他。这是一个活生生的故事。万一有一天皇帝闲着想到了,又想和驴玩,向他要驴呢?况且这是皇帝御玺的“天下第一驴”,不能等闲视之。

经过慎重考虑,首辅大人决定派人护送“天下第一驴”和张二楞回家。他们在他的家乡画了一块地,建了一个叫“驴园”的大院子,专门给张二楞养驴,还收了一座山和一大片草地作为大黑驴的觅食地。 张冷享受着当地供奉的七品侍卫的俸禄。他的主要任务是随时保住“天下第一驴”。

大黑驴是皇帝骑过的御驴,张二楞不敢再骑了,怕别人指责他欺骗你。 他每天牵着驴子到处走,无论他走到哪里,人们都对他和驴子尊敬有加。

这一天,张二楞牵着一头驴溜达到算命摊上,对大黑驴说:“用尾巴扫地摊,看他敢不敢骂你。 扫,扫,扫!“让他说,大黑驴就是不动。

在吴旁边,这头驴现在是皇家的驴。你扫倒他的东西,就算你踩烂了,他也只能打掉牙吞下去。 吴神仙鞠了一躬,说了不少好话,终于说服张二楞走了一根筋。

看着悠闲的毛驴和张二楞,吴自言自语道:我算什么神仙?张二楞的爸爸才是真正的神仙!现在,大黑驴真的成了“天下第一驴”,给张二楞带来了富足。

吴狠狠地骂了一句,“你看看这世道,什么王八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