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疯狂的盗洞(一)

时间:2022-04-26 14:13:36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1.心生诡计

冯珏在城里打工,到了秋天,他回来请假帮妻子小翠秋收。

这天,他在修红薯窖的时候,小崔回来了,站在窖口喊他:“冯珏,你上来!”冯珏听出小翠的声音不对,就爬上去问她:“怎么了?”小翠生气地说:“二懒骨头调戏我,你找他算账!”

冯珏忙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小翠说,刚才她去村头的小店给冯珏买吃的和喝的,回来的时候遇到两个家伙。 两个小伙子凑到她面前,嬉皮笑脸地说:“嫂子,你的衣服太紧了,把你弄得上上下下的。你不难受,别人怎么受得了?” ”说罢,那双色眯眯的眼睛就往她胸前看去。 她咬了一口两个疖子,板着脸说:“你说话小心点!”

二法子还是嬉皮笑脸地说:“我的嘴要是干净,我的手可就不干净了。” 看,它被吸引了。没办法。 ”说着,就要摸上她的胸口。 她推开第二个瘰疬的手,飞快地跑了回去。 她对冯珏说,“你得给他点颜色看看。” 不然你走了他应该会欺负我。 "

冯爵奇跺着脚,去找二癞子。

二癞子,本名田春生,由他的哥哥带大,从小父母双亡。 孩子缺乏管教,长大后成了地痞。他偷狗,但是不做什么正经工作,家里很穷。 当他的嫂子把他赶出家门后,他变得更加游手好闲了。他吃了最后一餐没有下一餐。他衣衫褴褛,跟个乞丐一样,浑身上下又骚又臭。他头上也长了疖子,所以村里人都叫他二疙瘩。

冯珏找到二癞子,黑着脸对他说:“二癞子,你别不要脸。 以后你敢对小崔说什么不雅的话,别怪我对你不礼貌!”二癞子白了他一眼,说,“我告诉你,你能怎么办?把字还给我,还是把我的嘴缝起来?一句话都不说,我没看出来你有这么大的本事。 ”
冯珏的脸气得变成了猪肝色。他举起拳头打了他一拳。 两个懒骨头在地上“咯噔”一下,滚来滚去,满身泥土,大叫一声:“哎哟,你打死我了! 哎哟,它杀了我。 救命,救命——”

冯珏气得转身就走。 现在他明白了,处理第二次皮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二癞子就是这样一个骗子,我什么都不能告诉他。 你还没有做到。他敢躺在地上诬陷你打他。如果你真的动了手,伤了他,他也不会吃了你。那是摆脱不了你的爷爷。

但是我不愿意让他走。 更让冯珏担心的是,他走的时候,只剩下小翠一个人,二癞子要更加努力。小翠帮不了他,别让他占便宜。 就在他离开之前,他下定决心要解决这件事。 他一边思考,一边往家走。 当他回到家,他看到了他的红薯地窖。他眼睛一亮,灵机一动。他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对,就是这样!

他立刻回家,骑上自行车,赶到八英里外的丈母娘家,向姐夫借了一辆农用车。 他把车停在家门口,大声对小翠说:“小翠,快点收拾行李,我们去市里!”小翠听到他的叫声,惊呆了。他忙迎上去,问他:“你说什么?”冯珏说,“如果我们有钱,我们应该停止庸俗,并向城市妇女学习。 快点收拾行李,我去城里,我给你买新衣服,首饰,带你去洗脸!"

小翠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挑剔,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方。 但是女人总是喜欢男人对自己好,更喜欢男人给自己买新衣服新首饰,然后洗洗脸,打扮漂亮。 她什么也没说,就回屋迅速收拾了一下,两个人高高兴兴地进城了...

2 我家有钱

天快黑的时候,冯谖开着农用车,带着小崔高高兴兴地回来了。 在公共汽车上,有许多他们买的新东西。 再看小翠,打扮好了,做了新的发型,化了新的妆,脖子上戴了一条闪闪发光的项链,脸变成了一朵花。她像城市居民一样陌生。

这个时候,是街上人最多的时候。 工作了一天,人累了,女人在门口摘菜,在家里拉;男人们聚在一堆烟里,聊着现在的收成,聊着下面种什么。事实上,他们正在交流耕作经验。 两个癞子也背着手,假装漫不经心地走过街道,但他们都在偷看街上的女人。 他们一进村就看到了冯珏。 有人喊道:“看,有个城里来的女人!”所有人都一怔,站起身往车里看去。 冯珏停下了车。 小崔忙着招呼大家。 大家先听到她的声音,再仔细看,才认出是她的人,然后惊呼“是小翠!” 你为什么穿得像个新娘?这是为了结婚吧?”冯珏说,“当我们有钱的时候,我们必须打扮这个女人,我们不能让她总是这么老土。 没有女人是坏的,就看你怎么打扮了。 你看,这个小崔像不像电视上的模特?才几千块,她穿的像个孩子。

女人们放下盘子,围过来看。 小崔会一一告诉你。 怎么洗脸,怎么烫头发,怎么搭配衣服,选什么样的首饰?很有学问。 冯珏偷眼一看,见二癞子正在外面竖起耳朵,心中窃喜。

男人有些不高兴了,跑上冯珏:“大汉,你在城里挣钱了吗?回来像这样炫耀 告诉大家如何致富,我们一起走。 不然小心,我们来你家吃大户!”冯珏忙掩饰道,“你挣不了多少钱,你挣不了多少钱!”见天色已晚,他发动汽车,带着小翠回家了。女人开始抱怨自己的男人,有钱了就舍不得给自己送花,舍不得学别人。 男的也生气,不说话,开车送女的回家做饭。 街上立刻安静下来。

两个伙计眨了眨眼睛,怎么也想不通大汉这么笨的人,怎么能挣这么多钱。

第二天一大早,二祖子就赶到地里去收玉米。 忙了一会儿,累得脖子上都是汗,就从地里出来,坐在田埂上休息。 这时,只见有人从土路上骑着摩托车过来,停在他面前,问他:“兄弟,我问你,前面有田各庄吗?”二癞子点点头,说,“是的。 你在找谁?”年轻人说,“我在找冯珏。 你认识他吗?”二癞子点头说,“我知道。 他是我表哥的侄子。 ”当那人听说二法子是冯珏的表弟时,他从车里拿出一支烟递给他。他笑着说:“表哥,请你帮个忙。 ”二癞子抽着烟,大咧咧地说,“告诉我,怎么回事?他不听别人的,也听我的。

小伙子一听,忙把一包烟塞到二疙瘩手里,笑着说:“那我真是遇到贵人了。 叔叔,请帮我一个忙,告诉冯珏卖给我一车沙子。 别人给他450,我给他500,这样就一直搞定了吧?
二号癞子摆摆手说:“别跟我表哥提钱。他讨厌这样。 如果他给你回电话,不要去找他。 他很固执,你回去也不会说什么,我就跟你说说。 他总得给我个面子吧?回去等我的消息。 ”小伙子忙道谢,留了电话,回家等消息。

那人一走,二癞子就开始想:这人想从冯那里买沙子,可他从来没听说过冯卖沙子。 一辆车500美元,这是个高价。 问题是,冯达汗,这沙子是从哪里来的?我从来没见过他卖。

尔祖子家的地离冯珏家不远。 此刻,冯珏也正在田里和小崔一起收割玉米。 两个家伙靠过来,叫出冯珏,递给他一支烟,厚脸皮地说:“兄弟,我问你点事。” ”冯珏没好气地问他,“怎么了?”二癞子说,“听说你还在倾倒沙子?真的吗?冯珏连忙掩饰道:“我并不在乎。"。" 别听他们胡说八道。 ”说完,他就忙钻进了地里。 两个家伙不会往眼里揉沙子。 从冯珏困惑的眼神中,他可以看出这是真的。 可是韩哪里来的沙子呢?

两个疖子能留在心里。

3 致富的秘密两个懒汉偷偷跟着冯珏。

晚上,吃过晚饭后,冯珏关上灯,上床睡觉了。 嘿,这不正常。 谁睡得这么早? 两个拉扎勒斯坐在角落里,一边扇着蒲扇抓蚊子,一边盯着冯珏一家的动静。 现在街上总是有人,所以他不能上墙。

十一点过后,街上静悄悄的。人们度过了漫长的一天,早早休息了。 两个癞子也有点困了。 这时,只听“吱扭”一声,冯珏家的大门开了一条缝。 两个癞子一下子清醒了,忙睁大眼睛看着。 但是冯珏从门缝里探出头向外看去。见没什么事,他也挥了挥手,然后背着电池走了出来。小翠也拿着铲子和篮子出来了。 当两个人来到红薯地窖时,冯珏掀开了盖在地窖上的铁锅,把电池拿了回来,很快就还了回去。 地窖里有微弱的灯光。 两个拉扎勒斯明白这是冯珏用电池点亮地窖里的电灯。他似乎打算晚上工作。 小崔于是下到地窖里。

下面的事情很简单。 小崔从地窖里挖出沙子,放进篮子里,冯珏把沙子拉上来,倒在农用车上。 两个人忙活了两个多小时,农用车装满了沙子。 冯珏先带着电池回家,给它充电,然后把铁锅盖在地窖口上。 小翠回家睡觉了,冯谖开着一辆农用车走了。

二癞子见没动静,就偷偷掀开铁锅,点燃火机,低头一看,找到脚窝,踩了上去。 原来,在当地农村红薯窖里,只挖了一个一米的方圆圆井,就挖了三米多深。然后,下面拔了一个窝,上面放了红薯,冬天不会冻着,安全过冬。 因为竖井太小,装不下梯子,我就在竖井壁上挖了几个立足点,叉开双腿,一步一步往上爬。 第二个癞子走到地窖的底部,点燃了打火机。这才弄清楚,冯珏家在一边扒出一个大坑,几米深,扒出的沙子明显是他卖的。 我不能相信他开始这个想法。 二癞子瞥见了冯珏发财的秘密,于是不再逗留,爬出红薯窖,回家睡觉。

Erzuzi已经决定向冯珏借农用车。

有一次在地里,他偷看了一眼,却看见冯珏又赶着他的驴车去地里了。他跑过去问:“兄弟,你的农用车呢?”冯珏说,这辆农用车属于他姐夫的家族。借了几天,姐夫家忙着秋收,只好回去了。 两个懒骨头偷偷骂,你个没眼睛的大笨蛋。你还傻吗? 多给姐夫点钱,他能把农用车要回来吗?还是你太挑剔了? 转念一想,他又明白了。 冯珏不想让他姐夫知道赚钱的秘密,就把农用车还了,而且他从来没说过要用车卖沙的事。 这个傻瓜对他的姐夫保守秘密 他翻了个白眼,想到了王魁的家人。 王魁家里也有农用车,他得想办法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