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疯狂的盗洞(二)

时间:2022-04-26 14:16:06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晚上,二癞子去了王魁家,他真的把农用车借出去,开到了自家的红薯窖。 这是红薯的主产区,我们家外面挖了一个红薯窖。 第二个lazer家族也不例外。 但他不擅长种田,收的红薯少得可怜,不放地窖就能吃光。这个地窖已经空了,也没用了。现在想不起来了。

夜深人静的时候,二癞子悄悄出了门,来到自家的红薯窖,掀掉盖着窖口的铁锅,然后下了。 躲在一边的冯珏把这一切尽收眼底。 他看见二癞子下到地窖里来,就偷偷溜出去,低头看了看地窖口,看见二癞子正在地窖底点着一盏电池灯,学着他的样子,把沙子挖出来,得意洋洋,默默一笑,踮着脚走了。

几天后,秋收结束,冯珏又要回城了。 虽然小翠放弃了一切,但是工厂没有等你。不回去就不要了。所以你必须收拾好冯珏的行李,准备送他走。

那天晚上,二癞子突然找上门来。 当冯珏看到他时,他有点吃惊。 天空一消失,这两个家伙就变了模样。 我洗了头发,抹了油,刮了脸,换了干净的衣服,但是我装腔作势。 冯珏笑着说,“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第二个家伙。” 我几乎不知道整件事。 为什么,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他一说这话,第二个懒骨头就不高兴了。他板着脸说:“兄弟,我没说你傻吧?为什么非要在嘴上挂两个疖子?还不算太丑。 如果你再叫,我就偷你的一只鸡。 你信不信?

冯珏害怕他离开后会给小翠制造麻烦。 偷一只鸡是小事。如果你偷了某人,你会有麻烦的。 他抱歉地笑了笑,说:“对不起,我习惯了。” 嘿,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第二个人说:“兄弟,带我去城里工作吧。”。 一听这话,冯珏不觉笑了起来:“你去上班了?”你能做什么?”

二祖子一本正经地说:“我虽然没有一技之长,但不怕脏不怕累,也不觉得挣得太少。我总能找到工作吗?哥哥,我已经委托家里人,向哥哥借了这件衣服,我得走了。 如果你不同意,我就住你家。 "

冯爵一想,两个癞子跟自己进城了,好得不能再好了,这让他大感头疼。 而且,厄拉泽是对的。他不怕脏也不怕累。找工作很容易。 他点头回答。 两个癞子立刻欢呼起来。

送走第二个癞子后,冯珏告诉小崔,第二个癞子不知道动了哪根筋,但是想着去城里打工。这真不是二癞子的性格。 小翠告诉他:“不,不是真的。不要让他困住你。你得小心。” ”冯珏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 "

4 第二天一早,冯珏带着他的第二个懒骨头上路了。

两个人坐在一辆长途汽车上,开始闲聊。

冯珏还是表达了自己的疑惑:“春生,你怎么突然想起来跟我出去打工了?”

二法子想了一会儿,笑着说:“我是看到小翠才想起来的。 ”冯珏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二癞子摆手道:“不要想到歪处去。 我不是那个意思。 ”

二癞子刚才说,这几天,他看到冯珏过得特别滋润,就动了心。 早上,小翠先起床给冯珏做早饭,冯珏吃饱了,好赶上小驴的车。小崔还给他带了一罐绿豆汤,渴了就给他盛一碗。 中午,小崔给他做了饭,送到田里。 晚上,别说了,给冯珏烧热水,让他洗手洗脸,给他做饭,给他喝。 冯珏在那个小生命里活得像个仙女。 再看看自己。你是个不伤人也没人在乎的野蛮人。 想吃,就得自己动手。不做就没得吃了。如果你又渴又饿,没有人会问,即使你死在屋子里,也没有人会知道。



那天晚上,他也下到地窖里挖沙子,但是运出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大问题。 他必须装满篮子,爬到地窖里,提起沙子,倒进车里,然后下到地窖里装货。 重复了两趟,他累得受不了了。突然,他想到冯珏和他的妻子在一个地窖里,互相合作,那很舒服。 他突然明白了,妻子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享受,更是为了给自己创造财富。 他想娶个媳妇,这样可以帮自己挖沙,一起发财。 打定了主意,他又遇到了一个难题:他的名字在十里八乡臭不可闻。哪个好女孩会嫁给他?他想和冯珏出去,改变他的形象,也许还能讨个媳妇回来。 冯珏听了他的话,心旷神怡。

这些天,他也过得很恐怖。

他设计的是一个致命的陷阱。

他先带着小翠去城里花钱,这样大家都会知道他有钱,有人会起疑心。他怎么得到那笔钱的?第二个癞子是最懒做的,也是最急于想办法发横财的。 当他看到他和小崔时,看到那两个拉撒路的眼神,他知道那两个拉撒路动心了。 他马上采取了第二步,即请一个远房亲戚来村里找他,故意结识了二癞子,并和二癞子透露了自己卖沙发财的绝活。 果然,二癞子知道他有多有钱,立刻效仿。

冯珏在离他的地瓜窖那么远的地方挖了一个洞,第二个癞子看见了,就偷偷把它填上,恢复了地瓜窖的原貌。 第二个癞子并不知道。如果一路挖下去,沙层迟早会坍塌,第二个癞子也会被埋在里面,你就死定了。

两个疖子死在沙坑里,可能找不到了。即使他们被发现,他也死在自己挖的洞里。会有人怀疑这是谋杀吗?就算涉嫌谋杀,也不知道哪天沙坑就塌了。那时,冯珏已经离家很久了,谁会怀疑他呢?本来,这是一个天衣无缝的谋杀计划,但冯珏毕竟没有那么残忍。他每天晚上都做噩梦,他害怕自己一辈子都被噩梦困扰,那就太可怕了。 这让他既后悔又害怕。 但是为打翻的牛奶哭泣是没有用的。他不敢告诉任何人,更别说第二个癞子,叫他住手。他不得不听天由命。

现在如果不是二癞子挖了个沙坑,他也不会死。他的良心是安全的。 他没想到的是,如果他的第二任妻子和他一起出去工作,小翠就不会受到骚扰,这真是一举两得。 他的心突然放松了,他立刻变得快乐起来。他也觉得二懒骨头还不错,很想帮他一把,实现他的愿望。 他们越聊越开心,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5 甜蜜时光

两个人进城,来到自己工作的物业公司,找到吕经理,问他能不能留下来。 陆经理问厄拉泽能做什么,厄拉泽摇摇头,说什么也做不了。吕经理正要拒绝,厄拉泽急忙说不怕脏不怕累,什么脏活都可以干。 这提醒了鲁经理,于是他离开了二癞子。

原来小区物业真的有些脏活累活,没人愿意干。吕经理把老二留下,让他专门做这些工作。 下水道,厕所,阴沟,垃圾,二癞子是怎么回事?让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然后他就会留下来。

二癞子没有一技之长,工资也少,每个月只有2000多,但也不算少。更何况公司有吃有住,有洗澡的地方,他过得滋润。 他很少花钱,而是全部存起来。 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脸变得更好看了,体重增加了,他摆脱了流民,这使他看起来很有活力。

冯珏看在眼里,心里不禁感慨万千:真是个浪子!

他们物业有个女孩叫孙倩,也是外地的。她没文化,长得也不好看。她平时负责打扫卫生,厨师休息的时候也给大家做一两顿饭。 她家也是苦出身。她看到的都是好的。当她清扫垃圾时,她把所有可以回收的垃圾都留了下来。如果她存的多,她会卖一次。

这一天,她给另一个收废品的打了电话。男人称了她所有的排泄物,然后报告了她的重量。刚要给钱,第二个皮条客走过来说:“你太黑心了。 姑娘,人捡点废品容易吗?对别人不能太寒酸。 哼!"回收的诡辩:"我怎么坑她的体重?不要讲廉价。 ”两个癞子掂了掂那些废品的分量,这些废品收集的面不好看。 原来他用的是大秤,一斤废品在他手里变成了八两。 二癞子说体重,那是体重应该的。 他不想放弃,就勒着脖子说,我就是这个秤,这个重量,你到底喜不喜欢卖?

第二个疙瘩笑着说:“你今天不出个像样的价钱,我就一路跟着你,说你体重差,看你怎么做生意。 ”收废品的盯着他。 两个家伙笑着说:“我心脏不好。” 如果你敢动我一根毫毛,我就呆在医院里把你吃死。 “废品没办法收,只好按实际重量给孙倩钱。 孙乾接过钱,感激地对老二赖泽说:“春生,真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么一手。你真准。” 你帮我拿回了钱,我得感激你。 来吧,我请你吃果冻!

两个癞子摆摆手说:“不用了。 我中午吃饱了,但还不饿。 这一幕被冯珏看到了。 冯珏眼珠一转,又有了一个主意。 他悄悄找到孙倩,问她对第二个疙瘩的感觉。 孙乾脸红了,说田春活得好好的。 冯珏马上掏出杀手锏,说田春生孤身一人,如果找到合适的对象,可以做倒门婆的女婿。 他早就听说孙倩是家里的独生女,她爸爸想找个上门女婿。很多男青年不愿意,孙倩才一直没找到对象。 现在突然听说田春生可以满足这个条件,孙倩就动了这个念头,告诉冯珏,如果田春生真的可以做她家的上门女婿,她一百个愿意。

冯珏立即找到了二癞子,转达了孙乾的意思。 第二个癞子跳了三尺高。 他做梦也没想到这样的好事会发生在他身上。 他匆忙去商店买了一支烟,递给冯珏,让他自己也来一支。

两个人,你有情我有意。冯珏撮合他们,他们开始坠入爱河。

时间过得真快。眼看快过年了,孙倩和厄拉泽商量,问他愿不愿意和她一起回老家,见见她的父母。 如果家里没意见,那就该筹划婚姻了。 毕竟他们都不年轻了。 两个拉扎勒斯欣然同意。 工作半年后,他也攒了些钱,带孙倩出去给她父母买礼物。

出去一会儿,二小子慌慌张张跑回来,找到冯珏,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急切地说:“兄弟,我们村出大事了!”冯珏惊呆了:“有什么了不起的?”二癞子脸色发白,说:“我们村塌了。” 看那个位置,像是你的地盘!"

6

听到这里,冯珏觉得双腿发软,砰的一声坐在了地上。

两个小伙子忙着扶他起来,拉他回宿舍。 宿舍里有一台电视。 他说他刚才和孙倩一起逛街,在电视上看到一条新闻,说田各庄村突然下沉,十几间房子倒塌,十几个村民被埋,生死未卜。 省领导和专家已赶赴现场调查,救援队也已展开救援。 他也想不通,怎么会卡住?

二号癞子已经打开了电视,很快就找到了一个台,正在播放天坑的场景。它真的离冯珏的家很近,现场一片混乱。武警和民警正在拉走废墟救人。 冯珏焦急地喊着,“小翠,小翠——”但他浑身无力,手在发抖,拿不到手机。 二癞子干脆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了小崔。 但是他试了几次,都打不通。

突然,镜头转向一个被武警从坑里救出来的男人。 冯珏一眼就认出了它。是小翠。 他扑到电视上大喊:“小翠,你还活着吗?”小翠,睁开眼睛!"

镜头扫向旁边停着的一辆农用车,车上还装着半车沙子。 冯珏愣了片刻,突然明白了一切。 小翠和哥哥看中了挖沙这条利润丰厚的路。他走后,他们偷偷挖了沙子。红薯窖的沙坑越来越远,越来越大,最后失去支撑,坍塌了。 小翠当时正站在坑口,突然下面塌了。她会和她一起被埋在土里,好容易救出她,但她已经不省人事,生死不明。 但是她的哥哥一定在沙坑里,他会死的。 那些被埋的乡亲,生死也不明。 这一刻,他仿佛看到了那些躺在他眼前死去的乡亲们,一个个被砍头、断腿、断肢,鲜血淋漓。 突然,他们一起跳起来,扑向他,吼道:“凶手,凶手!杀人犯,杀人犯!”

冯珏大叫:“我杀人了,我杀人了!”

田春生追上了冯珏,却没能拉住他。 还是孙乾火速报了警,警察赶来控制了冯珏。 但冯珏一遍又一遍地说着这句话:“我杀人了,我杀人了!”警方断定冯谖患有精神病,并把他带到精神病院,等待他的家人来接他。 田春生打电话到村里,才知道小翠还没抢救过来,还是死了。 冯珏的哥哥和弟弟不愿意去接他。 看来冯珏只会在精神病院度过他的一生。

田春生走之前去精神病院看过他一次,但是没有好转,也不认识他。他只是不停地胡说八道,说他杀了人。 田春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他想,人生还是老老实实吧。如果真的到了这个地步,那就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