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偷师百草堂

时间:2022-04-26 14:17:38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明年永乐年间的一天,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到海州,浓眉大眼,腰很大。 他开始在街上练拳,虎虎成风。 邀请了一大群观众,他报出了自己的名字:丁胜强,孤身一人,靠祖传腰肌劳损膏药为生。 他拿出一些膏药,说可以免费试用。

但是,没有人试过他的膏药。 观众在看一个女孩。 女孩的粉脸含笑,宛若桃花,一双程的眼睛在眨。 丁很尴尬,只好拿了药走人。 姑娘上前问道:“兄弟,不知你的膏药里有什么成分?”丁生强报当归、乳香、红花、透骨草。 女孩点点头,“是的,但是好像还是少了两种药。 ”正要问丁,女孩转身离开。

看到女孩走远了,其他的观众围了过来,七嘴八舌地告诉他这个女孩:叶,最近从她死去的父亲那里接管了“百草堂”药房。 叶的父亲在郊外被凶残的山贼吴霸所伤而死。 百草堂在她父亲掌权时照顾穷人,但叶接手后,药价大幅上涨。 叶小姐还说,如果她治的病人找别的医生,就不给她治了。 大家都在百草堂治病,所以刚才叶小姐在场,没人敢试你的免费膏药。 丁胜强问,百草堂的药对腰痛有效吗?大家都说效果不错。 丁胜强问,你知道给了什么药吗?人们摇头,说百草堂的药方是修行人直接传给堂中人的,外人根本看不到。 丁胜强道:“你还是找叶小姐治疗吧。我去别的地方卖药。” "



他出了城门,正想弄清楚自己要去哪里,就在这时,有人在他背上拍了一下。"哎,你给人治病用药不全不怕打官司吗?”丁胜强见是叶,握拳立正敬礼:“小可祖上虽行医,但小可自幼成了孤儿。他只读过几本祖传医书,对祖传膏药知之甚少。 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些关于这种药缺少的成分的建议。 ”叶向梅哼道:“你想得太简单了。我也要卖药为生。秘方如何才能轻松传承? ”丁胜强喘着粗气,问道,“那姑娘有神药,在支配病人。我要离开海州了。你追我干什么?”叶突然变了颜色:“我霸道病人怎么了!我做事情有自己的原因。 你要是敢离开海州,我就去政府告你卖假药。 ”“你...好吧,我打不过你,就等着饿死吧。 ”叶突然又笑道哈哈,一个大男人等着饿死,让人笑掉大牙。 你就不能用脑子找自己缺的药吗?”说完,一溜烟跑了。

丁胜强心想:“这鬼丫头到底在搞什么?让我找缺的药,也只有她百草堂有。 "他回到城里,找到了百草堂,混在看病的人中间,摸到了油膏制药的后院。 就在他准备打开后门的时候,他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偷别人的秘方,那不是梁上君子吗?”他连忙后退几步。 这时,门外传来了争吵声。 透过门缝,我看到那个150岁的老人愤怒地对叶咆哮,说开了药屁用没有。 他不敢多听,溜出了百草堂。 他正在街上闲逛,突然听到有人叫他。回头见,是刚才跟叶吵架的那个老头。 老人介绍自己叫姜,多年腰痛到百草堂治疗。 野夫在世时已经治好了它的大部分,但这次轮到叶向梅来治了。他提高了药价,但是开的药根本不管用。 丁胜强觉得奇怪,说别人都说有效,你怎么没有? 江说谁知道呢,反正我再也不会去找叶了,而且我会相信你这个郎中的话。 他说请喝谢毅酒,拉着丁胜强进了酒馆。 他开怀畅饮,畅谈自己的治疗经验,醉醺醺地进入梦乡。 丁胜强坐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真是个豪爽的人,可是你看不到他醉成这样。 他去找一家客栈住下。

第二天,丁胜强出去买了些药材,回来向店里借了个铜锅,说祖传膏药受潮失效,要熬新药。 这时,姜去看病,丁胜强检查了他的腰部,并在他的腰上贴了膏药。

过了几天,江跑来喊,说用了这个膏药,他的腰痛彻底治好了,感觉自己像个小伙子一样壮。 他扔给丁两银子。丁接过一个烫手的山芋,急忙还回去,说十个硬币就够了。

之后,很多腰痛患者前来求医。 丁胜强仔细检查每一个病人,根据病情加减方子。一个病人仍然只收到十个铜币。 丁胜强出名了,求医的人越来越多。他从早到晚接受医疗咨询。



突然有一天,叶向梅找上门来,吼道:“你好大的胆子,抢百草堂的生意!”丁低下头,不敢出去。 等叶吼累了呼吸,他才怯生生地道:“那我还是走吧。 ”叶双拳擂在桌子上,“怎么,你想当缩头乌龟?所以我不是一个嫉贤妒能欺负别人的医霸?我一定不能让那些病人的唾液星子淹死?你的心是什么!”“那我该怎么办?”“你决定吧!”说完摔门而去。

第二天,一个穿着绸缎的中年人找上门来,扔了一个叮当响的布袋,说是外省的毒贩。他和百草堂长期有生意往来,但最近百草堂药价飙升,卖百草堂的药已经无利可图。 在街上,他听说年轻医生丁胜强有一种治疗腰痛的神奇膏药,于是来到这里寻求合作。 这一百两只是一个礼物。如果你同意拿着药方和他合伙开个药铺,大量做膏药卖,他愿意出一千二的年薪。

看着快要爆开的银袋子,丁胜强眼睛一亮:“那药方值这么多钱,我能一下子变成富翁吗?但是,我不能,因为……”药剂师笑着说:“年轻人,不要太谦虚了。 我听说过你的一切。虽然你是新来海州的,但是你得到了很多患者的认可和好评,说明你的医德和医术很出众。 我正在寻找一个像你一样的伴侣。 丁胜强的眼神黯淡下来,他说:“不过,药方是我的……”

这时,江和许多病人进来了,大家都鼓励丁胜强和毒贩合作发财。 门外又掠过叶的身影,贴着门往里看。 丁见她眼神慌张,满脸汗水。 突然,他咬牙切齿地说:“那药方是我偷的!”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沉默了。

丁撩起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露出了药方的来历。 原来,那天姜约他喝酒喝醉后,说了梦话,还是看病的话题:去百草堂拿药前,取药人转身去拿药,偷看了一眼药方。 他的脑子很好,一眼就能记住所有的东西。 那是什么破处方,但它是当归,乳香,红花,透骨草,和...还有什么?是的,还有威灵仙和骨碎补。

当时丁胜强的心怦怦直跳。 威灵仙和骨碎补,这两种药不在我自己的膏药里。 叶向梅说,她的膏药缺少两种药。这不是两种药吗?有了这两种味道,一个人的祖传膏药,可能疗效会有很大的增加。 哈哈,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得到。是送上门的,不是偷的吧? 然而,江的这个药方为什么没有奏效呢?也许叶给开的剂量是错的。 在这种情况下,最好根据姜的情况,用这个方子加减一些剂量,给他用来检验这个方子的疗效。 第二天,他就用这个处方赚钱了。



丁胜强补充道,尽管他安慰自己这不是偷窃,尽管他卖这种药只收到勉强糊口的钱,但他还是感到不安。 他知道,一个有效的药方,是几代人殚精竭虑才研发出来的,别人无偿滥用是极其不道德的,本质上是偷窃。 当叶来到门前承认罪行时,他羞愧难当。他只想承认错误,做出补偿,然后离开。他只是担心自己会误入歧途,而叶会被误会。 如果你坦白真相,你会很没面子。 我该怎么办?他犹豫了片刻。

现在他想清楚了,什么都不能成为抄袭别人药方的理由。 既然做了,不管你认不承认,你都已经丢尽了脸。 也许我坦白会感觉好点。 说完这些话,他低下了头,离开了客栈,逃离了城门,爬上了金平山。 他想:如果你翻过这座山,你可能会把自己的坏东西扔在山的这一边。

快到山顶的时候,遇到两个打扮成樵夫的人,问他是做什么的。 丁胜强的回答是个郎中。 两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吹起了口哨。 五个拿着钢刀的人冲了过来,其中一个满脸通红的家伙破口大骂:“奶奶,我在山上转悠了半天也没抓到一个路人,只遇到这么个穷小子。” "最先的两个人说,"吴少爷,这小子说他是个郎中。 让他看看你老人家的腰痛? "武霸来了精神:"好,给老子看看。

丁胜强看了一眼吴八,说:“我身上没带药。 ”武八目露凶光,“还不给老子治病?城内百草堂姓叶的,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害得老子弄了个半死。听说回去会死。 ”丁说,“我说我没吃药,但我没说我不会治。 我还可以做穴位按摩!”他让吴霸趴在草地上,按摩吴霸的腰部穴位。

刚好准时,吴巴蜀不停的哼唱。 据他们说,吴八像是睡着了,半天动不了。 土匪弯腰仔细一看,原来吴八已被双眸杀死。 匪徒们嚎叫着,挥刀乱砍。 丁胜强踢腿,踢土匪,抢刀。 然而,一只老虎打不过一群狼。他被砍了好几刀,衣服上都是血。 但他毫不畏惧地说:“我用我的关脉术,把血债累累的吴八送到了阴曹地府,替受害者报了仇,替叶姑娘的父亲报了仇。我的死是值得的。” ”他被一块石头绊倒,看见几把刀砍在一起。

危急时刻,灌木丛中响起惊呼:“住手!”在众匪错愕的一瞬间,利箭纷纷射出,但无一落空,众匪皆被射倒。 叶和江闻讯赶来。

叶哽咽道,“丁哥哥,那小女子见了你之后,用诡计坑害你,今日却让你陷入险境。 不好意思!”便是开心地笑了笑,“嘿嘿,都是我的馊主意。 通过所有测试。 丁胜强觉得最近发生的一切都和这两个人有关:“你到底在搞什么!”蒋叹道:“都是为了不让百草堂倒闭。”

原来叶父亲生前乐善好施,百草堂长期亏损,濒临倒闭。 为了节省采购成本,他爬上金平山采集药材,被五八土匪抓伤致死。 江是叶的叔叔。他原本是一个外地猎人。野夫出事后,他来照顾他的侄女。 看到向梅和父亲一样,有一颗治病救人的好心肠,他建议提高药价只能是权宜之计,百草堂暂时不会倒闭。 要想百草堂长期治疗广大患者,就必须走常态化运营的道路。 这就需要一个德才兼备的顶梁柱。 梅,找个如意郎君。

就在这时,丁胜强出现了,叶一见钟情,于是想表白。 不过,姜是的老手。他提醒叶,她必须先从多方面考验丁胜强,只有通过了考验,她才能依靠他。 于是,叶找借口拖住丁胜强,而江则巧妙地用一个醉酒的把戏,抛出一个药方诱饵,试探丁胜强的品质是坦荡还是势利。 丁胜强拿到处方后,姜以求医为幌子,拿走了丁胜强的新膏药。 回来查膏药的成分,发现丁胜强加了他原来膏药缺少的两种药。 继续观察丁胜强的行动,看他开始用他那些考虑不周的药方赚钱。 叶后悔自己看错了人,又忍不住怒声斥责丁。然而,丁那种理亏又惭愧的表情,却让她心软了,她的一些感情再也经不起考验了。 [h/]江依然很平静,他说,光忏悔是不够的。必须让他承认自己偷了处方。 而且,百草堂振兴所必须的勇气、适应能力、抵御诱惑的能力、与恶势力斗争的实力,都必须经过严格的考验。 于是,姜找来的一个老朋友假扮成毒贩,用真金白银进行裸体测试。 这一次丁的表现让叶突然认识到,这才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

但是丁胜强推心置腹,跑到土匪盘踞的金平山,舅舅和外甥们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 姜和急忙找来一枝连珠箭,二人上山相救。 看到丁胜强勇敢机智地与土匪斗争,他们感到更加欣慰。

知道了事情的原委,丁胜强结结巴巴地说:“我……真的被你的坦诚……和好意感动了。 其实看到叶老师的时候,我就觉得自己火了。 但我是个穷小子,我做梦都不敢想我能拿叶小姐怎么办...现在,百草堂需要我,我是叶小姐有用的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