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黄金鲤鱼

时间:2022-04-26 14:21:47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银鲤、金鲤,鲤鱼王留下买路钱;诚实人还是贪婪人,鲤鱼王心中有一面镜子,看的一清二楚。

明朝嘉靖年间,江西有个叫张德延的渔夫。他起早贪黑在鲤鱼滩干了一整天,睡在船上。然而,由于当地政府对鱼税的沉重剥削,他只能维持生计。

这一年的4月15日,张德延在鲤鱼滩上扎了一个竹篱,摆好了扇鱼阵,准备趁着傍晚的渔汛多捞些鱼。一切准备就绪,张德延见时间还早,便在船上打了个盹来提神。但我闭上眼睛不久,张德延就梦见了一个嘴上挂着两撇长胡子的老头,站在水里跟他说话:“我是鲤鱼王,今晚我要带领我的后代去鄱阳湖产卵。年轻的时候也要路过这里。请退出鱼失阵。”

张德延听了很着急,回答说:“鱼王,我也想答应你,但是下个月初,政府就要收鱼税了。不交鱼税,政府就收我的渔船,我的生计就没了。”

鲤鱼王听后说:“你说得对。那我给你一条鲢鱼,作为我们的路费。”说完,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条鲢鱼递给张德延。张德延赶紧伸手去拿,一不小心,鲢鱼掉进了河里。张德延一惊,醒了。他睁开眼睛,发现时间已经过去了。他点了一个火把,撑船去看扇鱼阵里有没有鱼。结果几十米的扇鱼阵里没有一条活鱼,却捞出了一条鲤鱼形的银饰。

张德延仔细看了看鲢鱼,只见鲢鱼的鳞片细致入微,眼睛栩栩如生,仿佛是用活鱼做成的。他把它拿在手里,估计它有一公斤重。然后他回忆起梦里的情景,暗自惊叹,心想:看来这次在鲤鱼王买路是真的了。月亮又一次接近天空中央,离离子时间不远了。张德延赶紧退出了迷鱼阵。

一切准备就绪,张德延坐在船头看个究竟。过了一会儿,整个海滩都被溅满了水。在一条大鲤鱼的带领下,成千上万的鲤鱼沿河走下沙滩。张德延见此情景,大惊失色,赶紧在船头跪下,向江面跪拜。

第二天早上,张德延赶紧把鲢鱼包好,赶到县城,找了个当铺。当铺老板叫赵兴。他用的是鲢鱼。看它制作精美,估计值120两银子。看着张德延的破衣烂衫,他突然有了主意,说:“我看这条鲢鱼做工马虎,银子质量差,值120两银子。”

果然,张德延根本不懂金银首饰的行情。当他听说它值12两银子时,他已经心花怒放了。他急忙回答:“好的,就这样。”

赵兴忙叫掌柜把碎银子拿去给张德延。送走张德延后,赵兴小心翼翼地把玩着那条鲢鱼,心想这样的物件想必是大户人家的,不知怎么就落到了张德延这样的穷光蛋手里。但好奇就是好奇。对于这条鲢鱼,他没有想得太深,也不是什么稀世珍宝。

就说张德延吧,交了鱼税之后,用剩下的银子做日常开销,日子终于好了很多。转眼间,第二年4月15日,鲤鱼王又来借道,又给了张德延一条鲢鱼。张德延拿去肇兴的当铺换了银子。

赵兴见张德延又来做鲢鱼,趁机请张德延到酒楼喝酒,询问鲢鱼的来历。张德延本来是个淳朴的人,喝了酒后就变得兴奋起来。一来二去,他讲了鲢鱼的来历。

赵兴一听鲢鱼的立场,就动起了坏主意。第二天,他拿着钱,找到当地的渔民,命令他除掉张德延,自己则买了渔船,占领了鲤鱼滩。
第二年4月15日,赵兴早早就雇人在沙滩上摆好了扇鱼阵。眼看已近黄昏,他就睡在船头,据张德延说。果然,赵星在梦里看到了来买路的鲤鱼王。他激动地对鲤鱼王说,“现在河滩属于我了。你得把金鲤鱼给我,我好给你让路。”

鲤鱼王想了想说:“好吧,这次我给你一条金鲤鱼,而且是活的。”赵兴听了喜出望外,马上同意给鲤鱼王让路。

这时,鲤鱼王继续说道:“只是这条金鲤鱼需要用金屑来喂,不然会饿死的。”赵兴没把这句话当回事,只是催促着金鲤。

醒来后,赵兴赶紧拿着火把子查看迷鱼阵,只见里面有一条金灿灿的鲤鱼在游来游去。赵兴赶紧找了个坛子装水,带着金鲤鱼回到家里,还特意买了个精致的鱼缸,把金鲤鱼养在里面。

看着鱼缸里欢快游动的金鲤鱼,赵星突然想到了一个主意。原来嘉靖年间,由于严嵩的权势,自上而下卖官鬻爵、行贿受贿蔚然成风。赵兴想用这条金鲤鱼巴结地方官,给自己弄个小官。

想到这里,赵星不禁感到自豪。但是突然,他发现那条金鲤鱼肚皮朝上,沉到鱼缸底部,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这吓坏了赵星。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急得围着鱼缸跑。他突然想起鲤鱼王说过的用金屑喂食的话,很快找到一个金锭,用刀刮下金屑,扔进了水里。

奇怪的是,金屑刚一放进鱼缸,刚才奄奄一息的金鲤马上翻身,把金屑全吃光了。吃完之后,它又活了过来。

赵兴才看到喂金片的效果才松了一口气,但过了一会儿,他发现金鲤又半死不活了,喂了金片才恢复正常。就这样,赵兴不停地喂,一天下来,他喂饱了一锭金元宝。

赵兴本想先把金鲤鱼养在家里,然后趁机送上绝顶。但是当他看到这种情况的时候,他已经完全撑不下去了。于是第二天,他带着金鲤鱼,找到了当地知府的礼物。



知府见这金鲫鱼会游泳会动,想着三个月后严嵩回家省亲,路过自己的辖区,到时候送给严嵩,肯定会讨好他,说不定还能登顶,一路高升。知府越想越美,便直夸赵兴会办事,要把金鲤鱼留下。

赵兴怕金鲤饿死坏了肉汤,就告诉她金鲤每天要喂一锭金元宝和下脚料。老谋深算的知府听了,眼珠一转,对赵兴说:“这条金鲤鱼是你寄养的。三个月后我会回来取的。与此同时,你可以照顾它。如果你输了,死了或者掉了一块鳞片,我就只问你了。”

赵星一听傻眼了。“扑通”一声跪下说:“大人,我家是做小本生意的,根本养不起这条金鲤鱼!”

知府听了,不为所动,说:“虽然养这条金鲤鱼要花钱,但我可以送给会稽大人,一定会让他高兴的。我升官了,还能亏待你吗?你放心替我养这条金鲤鱼,我会补偿你的!”

赵兴本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知府板着脸,就下了逐客令,只能带着金鲤鱼扬长而去。

饶肇星家境富裕。为了养黄金喂金鲤鱼,他只能今天卖房子,明天卖店铺。他家所有值钱的东西都卖完了。

养了三个月的金鲫鱼,赵星就废了。最后,严嵩来江西省亲,赵兴按照知府大人的吩咐赶紧把金鲤鱼送到知府大人手里,知府大人从中得到一些关节,终于把金鲤鱼送到了严嵩手里。

严嵩听了,那条金鲤鱼会游泳,会动,心中觉得神奇,便带领手下观看。当揭开鱼缸的盖子时,周围并没有金色的鲤鱼游动,只有一条由石头雕刻而成的鲤鱼一动不动地躺在缸底。严嵩觉得丢脸,勃然大怒,认为知府送这份礼物是在戏弄自己,于是找到江西巡抚,指示处理。江西巡抚怎敢怠慢?同一天,他派人到罗志进行犯罪活动,并逮捕了治安法官。



可怜的赵兴,衣衫褴褛,饥肠辘辘,眼巴巴地等着县令的升迁,才能弥补自己。他哪里料到治安官入狱的消息?绝望的他不得不沿街乞讨为生。

而赵姓知府传到当地渔民那里。张德延听说后,回到鲤鱼滩打鱼。当当地的渔夫听到鲤鱼王的故事时,他觉得自己受到了精灵的保护,再也不敢欺负他了。连政府都不敢对他征收鱼税。只是张德延做梦也没想到会是鲤鱼王,但每到4月15日,张德延都会自动清除沙滩上的迷鱼阵。久而久之,形成了当地的风俗。农历四月十五,渔民不再下河捕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