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道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时间:2022-04-26 15:51:03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假借金钗

五莲山脚下有一个小村庄。有两个家族,姚橹和马里,他们是老朋友。两家地位悬殊,怎么可能是老朋友?我得回到十几年前。

当时,年轻的寡妇马史无依无靠,又怀有身孕,就去邻村的一个人家里当佣人。说来也巧,在鲁夫生下儿子的那个晚上,马史也生下了一个胖男孩。陆渊心地善良,吩咐照顾好两位产妇。百日那天,陆元崴一起给两个孩子做了百日酒。酒桌上,卢远崴给自己的孩子起名为路遥,给马丽的孩子起名。分娩后,马史更加努力工作,并牢记在心。这两个孩子该学习了。护路员让马丽陪路遥去私塾。后来陆夫人把贴身丫鬟许配给了马丽,拿出520两银子,让马丽回家。马里回村里翻修了老房子,把母亲和妻子接了回来,过上了安稳的生活。

十几年过去了,卢远崴和马史相继去世。

逢年过节,马丽总要去路遥家做点杂活,路遥顺便给马丽家送点年货。两家的关系一直很好。

这年腊月的一天早上,马丽来到了姚橹的家。一进院子,马力就问:“嫂子,大哥在家吗?”

路遥的妻子正在镜子前梳头。看到马丽来访,她挽起发髻,迎了出去。路遥家的大黄狗听到马力的声音,跑过来,深情地蹭着马力的裤子。进屋后,马丽坐在火堆旁,在火上烤了一圈红薯,热气腾腾。路遥的老婆一边泡茶一边说:“你大哥和管家一大早就去邻村收账了。”

马丽问:“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

路遥的老婆摆摆手说:“家里已经收拾妥当了。”

大哥不在家,又没有工作,马丽就起身要走。路遥的妻子挽留道:“我们在这里吃完午饭再去吧。”

马丽婉拒,“家里有工作。”见马丽执意要走,路遥的妻子拿了一筐刚烤好的红薯,用布袋装了一些,递给马丽:“刚烤好的红薯,拿一些给孩子吃。”说着,她指了指梳妆台边上一大半烤红薯。

马丽没有拒绝,拿着红薯走了出去。见马力要走,大黄狗站起来,不情愿地围着马力打转。马丽从布袋里掏出一个红薯,掰下一块扔给大黄狗。大黄狗叼着红薯回到火堆里,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

到家时,已近中午,马丽突然看见路遥进来,吞吞吐吐地问:“你跟我嫂子开玩笑吧?”

见路遥欲言又止,进退两难,马礼道:“我一向敬重大哥大嫂,不曾闹过什么笑话。大哥,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路遥如实道:“你走后,我嫂子发现金钗不见了。她和丫鬟找了一上午,把屋子的角落翻了个底朝天。要知道,你大嫂是家里的独生女,这个金钗就是她的传家宝。只有你早上遇到了她,也许你取笑她,逗她玩。你要是藏起来了,赶紧送回去给她。”

听了路遥的话,马丽明白了。我想,这么冷的天,我早上才看到大嫂,所以我是最大的嫌疑人。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嫂子今天早上回娘家,想在娘家人面前摆点排场。我去你家找我嫂子借金钗。到了你家,见到嫂子都不好意思开口。刚刚在梳妆台上看到一个金钗,就悄悄拿回家让你嫂子戴回娘家。我想解释一下我归还金钗时的情况...都是我的错,大哥。等你嫂子回来,我马上把金钗送给嫂子。”路遥听了马丽的话,也不能再多说什么,就起身回家了。

被迫成为妻子

老婆打完柴回家,马力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她。最后他说:“我不想看到我们的恩人为了一个金钗,认为我们是贼,和我们绝交。”

妻子抱怨道:“你说得对,但是我们到哪里去弄同样的金钗,还给我们的大嫂呢?”我以前见过那个发夹,金钗是凤凰。"

夫妻俩彻夜未眠,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第二天,马丽的媳妇洗漱完毕,跟着马丽去了市里的鸿基典当行。洪老板见了马礼,问道:“客官,你要做什么?”

马丽一指妻子:“做老婆!”

洪老板绕着马力转了一圈,问道:“客官,你在开玩笑吧?”

马礼诚恳地说:“急需五十两银子。真的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只好当老婆了!”

老板洪问:“请你告诉我,这怎么可能是老婆?”

这时候我老婆说:“我给你家当仆人,工资当银子还清。到时候,用我的工资赎回自己怎么样?”

洪老板仔细看了看马丽的老婆,知道她在工作上是个行家。当铺这几天很忙,正好需要一个帮手。洪老板当即答应了马丽提出的条件,当面封好520两银子交给马丽,写好当票,与对方约定,马丽的妻子在当铺工作一年,一年后的今天,就是当期结束,用工作的工钱赎自己。

洪老板是个乐善好施的人。听说马丽家有个刚满两岁的孩子。他答应马丽的妻子只在白天来典当行帮忙,晚上回家带孩子。
出了当铺,马力和妻子一起来到金店,挑了最好的金钗买了下来,让伙计们包好,一起去了姚橹家。看到路遥的妻子,马丽的妻子道歉道:“真的对不起,嫂子。那天回家戴着从小姑子那里借来的金钗,只关心炫耀。去院子里烧草的时候不小心丢了。回到家发现现金发夹不见了,只好又换了一个。现在刚发给嫂子。看你喜不喜欢?”

这个金钗比原来的颜色和重量都要好,而且看到马丽夫妇心虚的脸,路遥的妻子也不能再责怪了。

路遥给马力灌了水,说:“丢了,又买这么好的干嘛?你家日子我又不是不知道。”

马丽道歉:“那是,嫂子能原谅我们,她能接受就好了。”

随着水的退潮,石头会出现――整个事情变得很明显

腊月二十八,洪老板把马丽的老婆叫到身边,递给她一个口袋和五块钱,说:“这是五斤面,两斤肉。带回家包饺子。孩子还在家里等你。过了二月二再来帮忙。”

命令下达后,洪老板正要关门。突然,一个人从外面匆匆进来,戴着狗皮帽,穿着狗皮马甲。一进当铺,他就把狗皮帽往柜台上一扔,气喘吁吁地说:“了不起。”

洪老板认识这个人。他是一个狗杀手。他姓孙。他五十多岁了。大家都叫他孙狗肉。洪老板经常买他的狗肉,就问:“怎么,你卖狗肉得了宝了?”

孙狗肉一本正经地从怀里掏出一个绢包,小心翼翼地放在柜台上,一层一层地打开,说:“你看看。”

洪老板好奇地仔细一看,惊呆了。他仔细研究了一下,问道:“你从哪儿弄来的?”

孙狗肉得意地说:“反正不是偷的!”

洪老板左右看了看,说:“只有夫人以上的官宦夫人才能进。你到底是怎么得到的?”

这时,马丽的妻子走到两人中间,从洪老板手里接过一样东西。刚才,她一眼就认出了那是路遥妻子丢失的金钗。她生气地问:“你必须告诉我,这个金钗是怎么到你手里的?”然后,她详细地给大家讲了这个故事。孙狗肉听说金钗是路遥夫人的,战战兢兢地说:“前几天我舀狗肉汤,听见锅里有异响。当我舀起汤汁时,我看到锅底有一个金钗。我就想,可能是哪位女士来买狗肉的时候掉了,我就放好藏起来了,但是到现在也没见失主找过。今天一大早,林媒人到我家来提亲,我就急着要当点钱,办个喜事。”

洪老板一把拉开马丽的老婆,安慰孙狗肉,对他们说:“我们现在到屋外的屋子里去,你们就好了。”

他们三个一起来到路遥家。他们一见到路遥的妻子,马力的妻子就说:“嫂子,凤头金钗找到了。”

路遥的妻子惊奇地说:“我家里所有的金银器皿都有《列王记》的标记。”

洪老板举起他的金钗仔细看了看。金钗背面印有“王姬”字样。路遥的妻子疑惑地问:“金钗不是丢了吗?这是怎么回事?”

妻子断断续续地说:“那天,马丽根本没来借金钗。大嫂以为是马丽拿了金钗,但因为家里穷,只会让事情变得更糟。平日里,我大哥帮了我们很多忙。我知道大哥大嫂不会无缘无故委屈我们的。肯定有原因,所以我只好暂时接受。”

路遥的老婆稍微想了想,赶紧叫来了管家。她问:“你送谁给我们大黄狗了?”

管家脸红了,支支吾吾地说:“那天,我老婆叫我把大黄狗送人。我在街上偶然遇见孙狗肉买狗,就卖给他,卖了五刁钱,买酒喝。”

路遥老婆一拍脑门,冲着孙狗肉吼道:“我知道。”

原来,那天路遥的妻子在梳妆打扮的时候,把金钗拔了出来,插在那半块红薯里。马丽来访后,大黄狗把马丽扔给他的地瓜吃了一半,主人去送客,他偷偷把梳妆台上的地瓜吞了一半。金钗插在红薯里,被大黄狗吞了。金钗被钉在大黄狗的喉咙里。马丽走后,大黄狗越来越瘦,整天哀嚎,吵得全家不得安宁。路遥的老婆只好叫管家把黄狗送人。

真相大白,路遥拿出五十两银子还给了洪老板,并从当铺赎回了马礼的妻子。路遥的妻子钦佩马丽贤惠善良的妻子,送给她一个印有“王姬”的金钗作为纪念,使两家人关系更好。马礼感谢孙狗肉说了实话,为自己解释了一切,并给了孙狗肉五个钱的小费作为礼物。

这正是:道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无需明辨是非,时间会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