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铲地皮的故事

时间:2022-04-27 08:38:18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刘一手喜欢收集。他总是眼观六路,脚踏实地。一有时间,他就跑到偏远的乡下去“捞”自己喜欢的宝贝。俗话说,这叫“铲地”。几十年来,刘一手陆续收藏了300多件藏品,尤其是七位数金胎铜香炉。渐渐地,他在圈内小有名气。

这一天,刘一手像往常一样,吃完早饭就把腿扔到古玩市场,在那里闲逛。转到一个角落的时候,突然发现那里的地摊上有一个蓝宝石令牌,不是自己收藏的,于是蹲下来仔细看。

这是民国某省省长签署的上亿资产解冻令牌。按照民国的说法,东西的收藏价值应该不是很大,但既然能弥补自己家里收藏的空缺,为什么不买呢?于是刘一手和店主讨价还价,最后他“杀”掉了原价的30%,并付了150元钱。

付了钱,拿了代币,刘一手继续悠闲地在市场里走来走去,不时骄傲地停下来研究一下手里新发现的东西。周围的人都以为他有什么珍贵的东西,蜂拥而至去看。一个年轻人也上来凑热闹,但看了一眼,马上惊呆了,说:“先生,这个代币多少钱?请开价卖给我吧!”
刘一手抬起头看着它。小伙子三十多岁,一脸斯文,忍不住笑道:“小伙子,喜欢的东西自然是买来的。你怎么能卖掉它们呢?我不卖了!”说完,他把蓝宝石令牌放在怀里,大步向市场外面走去。小伙子不死心,在后面追着说:“先生,请开价。任何价格我都愿意买!”

刘一手最初购买代币只是为了弥补他收藏中的一个空缺。如今被年轻人追杀,不禁感到“目瞪口呆”:这令牌是什么来历?那就更不好卖了。他停下脚步,转向年轻人,说:“你死了。我说不卖就不卖。不要纠缠我好吗?”年轻人还是不会罢手。

那是街上的一家茶馆,年轻人对刘一手说:“先生,能否赏光进去坐一会儿,让我告诉你我为什么要买你手里的这个代币?”刘一手看着他的表情,但他看起来不像是在开玩笑。他想:“没事,别卖给他就是了。听说这个令牌的来历没什么不好!”于是他跟着年轻人进了茶馆。

年轻人要了两杯龙井茶,和刘一手面对面坐下,一边品茶一边开始谈论这件事。其实这个令牌的来历并不复杂。这个年轻人姓华威。华为的曾祖父就是这个首长手下的一个师的师长,很得首长赏识。后来有一天,长官私下把这个蓝宝石令牌交给中国老师,让他从国库里取钱。没想到回来的路上,华师手下的一个军官居然偷了令牌,深夜潜逃,于是大家后来都说是华师干的。华老师受了这样的委屈,只好忍气吞声自杀了...

华为讲完原因后,表情凝重地对刘一手说:“先生,这个令牌对你的收藏来说可能无关紧要,但对我们中国人来说却有着不一样的意义。三年前,我大学毕业后,设法在省会成立了一家大型公司。因为我手里有些钱,我发誓要尽一切可能找到这个当年的令牌,还我曾祖父一个清白。”说到这里,华为打开自己的随身包,拿出一张支票,“刷”了一个号码,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推给了刘一手。

刘一手一看,大吃一惊:支票上的数字是“6”后面跟着四个“0”,这是60,000!

华为笑着说:“这钱我准备了好久。我对古董市场做了调查。这种蓝宝石令牌最多不能超过1000元。今天是田大人让我碰到你的。我用60倍的价格买的。我想你不会吃亏吧?”

刘一手听着华为的故事,思考着自己。不到半天,150元竟然变成了6万元。这是什么样的运气?况且这个代币并不是真的值钱,没有人会放弃这个赚钱的机会。于是他说了几句客气话,收下了支票,然后掏出怀里的蓝宝石令牌,交给了华为。
有了这样一个机会,刘一手主动与华为交朋友。他经常邀请华为去他家展示他的收藏,总是想什么时候能从这个有钱人那里讨到便宜。而华为,似乎也逐渐有了收藏的兴趣。每次刘一手给他看藏品,他都惊叹不已,轻轻抚在手中,露出爱不释手的样子。在这种时候,刘一手骄傲得心里都快疯了,忍不住一个个跟华为说,他是怎么铲地把这些宝贝拿回来的。有一天,刘一手终于向华为展示了他收藏的最珍贵的铜香炉。华为诧异的叫了起来,“这么值钱的东西你能铲回去?”刘一手说:“嘿嘿,”“不瞒你说,这是我去宜兴乡下铲地的时候,从一个老婆婆手里买的。猜猜我花了多少钱?才3000块!铲地,就是铲地!”

时间久了,两个人的友谊越来越深。这一天,华为来到刘一手家中,带来一个阿明万历风格的青花龙瓷罐,请刘一手帮忙鉴赏。华为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这个瓷缸其实是乾隆时期的仿制品。那年我去伦敦时,从一个古董商那里买的。当时因为真的很喜欢,手里也有点钱,就花了3万英镑买了下来。但因为不是正品,我从来不羞于给别人看,也不敢跟老公提。现在跟老公熟了,请他来看看也无妨。”

刘一手接过华为手里的青花龙瓷罐,仔细看了起来。他越看越觉得手里的瓷缸其实是真的万历货。那是一件官书上没有记载的珍贵礼器,至少价值千万!他的心激动得怦怦直跳,反复抚摸,断定华为和英国古董商错过了。

看到华为刘一手如此专注,他似乎更加尴尬,说:“真的很尴尬。这东西跟你的金胎铜香炉没法比!”

看着华为羡慕的脸,刘一手想到了一个妙招。他笑着对中国说:“年轻人,不要小看你的这个瓷罐。虽然是仿制品,但是做工非常精良,几乎可以以假乱真。我觉得至少值80万。”

“啊?值这么多?”华为不敢相信。

刘一手肯定地点了点头:“据我所知,这种精仿品在世界上并不多见,它们升值是迟早的事。也许过不了几年,它们会飙升到和镀金铜香炉一样的价格。”

“真的吗?”这句话来自刘一手,华为对此感到非常惊讶。“那我就用这个瓷缸和老公交换香炉!”

听了这话,刘一手的心跳立刻加快了。他皱着眉头,在大厅里来回踱步。华为马上后悔了,吐着舌头说:“先生,我冒昧了。我只是在跟你开玩笑。请不要当真……”

“不不不!”刘首战停了下来。“我……可以考虑和你交换。”

“你说什么?”华为疑惑地问:“先生,我只是开玩笑,并没有和你交换的意思!”

刘一手若有所思地说:“对我来说,这个香炉是一件宝物,而对你来说,这个瓷罐也是一件宝物。虽然我的收藏五花八门,应有尽有,但在我心里,我更喜欢收藏瓷器,因为我觉得瓷器最能体现我们这个民族极其精湛的制造技艺。你看,连高仿品都这么逼真,我都愿意跟你换。”

如此出人意料的结果,华为的惊喜程度可想而知。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放心:“先生,你确定要和我交易吗?”

“这没有什么假的!嗯,收藏都是做自己喜欢的事,只是为了好玩!”

结果华为大感意外的拿着一个金镶玉的铜香炉走了;而刘一手却和华为一样高兴,因为他心里很清楚,他用金鼎铜香炉买的是真正的万历产品!

但奇怪的是,从那以后,华为再也没有去过刘一手的家。起初,刘一手认为这是因为他害怕反悔,故意隐瞒,但当他打电话时,总是没有人接听,因此他感到非常困惑。这一天,邮递员送来了一封信。刘一手接过来一看,是华为的。他一边拆信,一边嘀咕:“小子,什么事这么复杂,电话里都不好说?”

等打开信,一看内容,刘一手顿时脸色惨白!

华为在信中写道:刘一手,我今天要告诉你,我不叫华为,我的故事是假的。你告诉我,你在宜兴铲地,只花了3000块钱,就从一个老婆婆手里买下了金翅铜香炉。你知道吗,你说的那个老女人是我的祖母!那时候你看到家里只有我奶奶一个人,竟然哄着骗着我们把传家宝抢走了。你用了什么战术?后来听爷爷说,爷爷再也没发病,半年后就去世了。因为这个,外婆一直觉得对不起全家,郁闷到现在...

现在,我拿回了属于我们家的东西。我不认为这是过分的,是吗?至于蓝宝石令牌,我为什么要付你那么多钱?现在你应该明白了!至于青花龙瓷缸,可以放在盆里泡一泡,这样就知道是什么货了,要不要留着就看你自己了。也许,你会问我怎么找到你的。我觉得没必要在这里把所有细节都告诉你。我只是想告诉你,我大学的专业是考古学。业余时间,我还是我们学校剧目轮演剧团的负责人...

刘一手痛苦地看着这封信,沮丧地从柜子里拿出瓷罐,盯着它看了很久,等待一会儿。然后,他不愿意走进厨房,小心翼翼地把瓷罐浸入水中。结果他真的看到了恐怖的一幕:瓷缸底部接触水没多久,就慢慢开始褪色了。最后整个所谓的瓷片都剥落了…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刘一手软瘫在地上,失魂落魄地大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