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员外诈死传奇

时间:2022-04-27 09:07:03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刘早年在海宁城外有一户大户人家,他的主人在外地做官时病死了。 张成明的妻子不知道拓也死于过度悲伤。 张家只剩下一个儿子,每天靠当老师勉强度日。 一天,张晋独自学习到深夜,他突然听到外面有人敲他的窗户。窗外一个很低的声音说道,“张先生,请开门。我有事要告诉你!”

张晋起身,困惑地打开门,一个老人闪身进了小屋。 老人站住了,低声说:“张公子还认识老罗钟吗?你小时候我抱过你?”

定睛一看,原来是罗家的老管家。他正要说话,但罗钟暗示他不应该说话。他走过去关上窗户,神秘兮兮地说:“我老婆叫你三天后在罗家后花园外面等着。给我三个击掌,就会有人给你开门。 夫人想见你,给你一些东西。她想帮你早点做嫁妆,娶你的小姐,避免大睡..."

原来,在过去张家鼎盛的时候,她曾与城北丝缎村的老板罗仁卿订过婚。 罗家小姐今年已经到了嫁人的年龄。 因为张家的衰败,出不起嫁妆,所以这桩婚事一直拖着。 罗仁卿曾放出风声,说张家不来下聘,就解除婚约。
张进真的不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但是罗钟也没有向他解释。之后,他从背上取下一包衣服,里面有一套精美的衣服,让张晋试穿。他说,“这是给你儿子的一针。 ”张晋一听,一股暖流从心底升起。

罗钟补充道,“只是你的鞋子太旧了,有些还不相配。 好吧,我给我儿子量尺寸,让鞋匠做好,寄给你。 ”

张进深深地鞠了一躬,说:“老罗,谢谢你。 ”罗笑着说,“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我怕那许多话会失传。 ”说完,起身走了出去,消失在无边的黑暗中。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这天晚上,夜很黑,还下着雨。 张晋穿好衣服后,罗钟的新靴子迟迟没有穿上,但张晋别无选择,只能挑出一双旧布鞋穿上。 他撑起一把伞,独自去了城北的罗家。

来到后花园门口,张晋击掌三声。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家僮闪出来说:“是张先生。我的妻子和夫人已经等了很久了。跟我来。” ”

家童领着张晋绕着花园转,最后来到一栋偏僻的建筑前。 孩子们又击掌三次,一个女仆出来带张晋进去。 张晋已经很多年没去过珞珈了,这里已经成了陌生人。 当她来到一个房间时,张晋看见一个富婆坐在教室里,她冲上前去敬礼。 这位女士上前搀扶她,说:“多年不见,容颜已变。 "

聊完日常生活,老婆拿出一包东西打开。里面有许多银器和十几件珠宝。 夫人说:“徐贤,这是我们姑娘多年积攒的私房钱。你可以全部拿走。请尽快来雇佣我。 ”张晋面对这样的美意,只有依依自称是

解释完后,胡太太回过头来说:“儿子,你也出来见见你丈夫!”里面传来一声,罗小姐从里面出来,对张进说了一声万岁。 她只叫了一声张公子,就不能再说了。 罗小姐是在小时候才认识的,这是她长大后的第一次。他只觉得罗小姐风度翩翩,深情款款,妻子似乎也想让他一个人呆一会儿,就悄悄先退了。

说了一会儿话,罗小姐站起来害羞地说:你的鞋子旧了。 管家罗前天给你做了一双新靴子,放在我这里,你穿上就可以回家了。 ”
张晋穿上新靴子,不顾破旧的布鞋,背着妻子赠送的包裹,跟她说再见。 他下楼后,他的妻子和丫鬟都不见了,但他不敢告诉任何人,所以他直接去了花园门口。 不想花园的门已被锁上,张晋只好爬上一棵树,翻墙而去。 栅栏外面,一个守夜人冷冷地盯着张晋看了很久。 张晋小跑着回家,睡着了。

第二天,张进还在睡梦中,就被一阵很响的敲门声惊醒了。 打开门,一群公差蜂拥而入,到处搜查。 然后一个人走到张晋面前说:“就是他!昨夜小人放哨,慌慌张张从罗家的园墙上匆匆走过。 ”

这时,有人从张晋的卧室里发现了一大包银子和十几件珠宝。 “张晋,你有什么要说的吗?”领导喊道。抢过来带走!”巴毕说,一副沉重的镣铐已经套在张晋的脖子上,张晋一路哭着委屈。

刘县长已经离任,正在等待新县长上任。他不想再接一个大案。 大堂之上,观众如云。 柳县长开始公开审问。他拍着木槌喊道:“大胆的张晋,你昨晚偷了,杀了,还放了火。你知罪吗?”听到这个消息,张晋犹如晴天霹雳。 他跪在地上,讲述了罗钟的谣言,说他的妻子送了他一份礼物,并结识了他的小姐。

来自柳县长。罗钟此时缠着绷带,脸上有许多烧伤的痕迹。他上前否认有预约的消息,很肯定地说:“昨晚有人在雨夜摸黑潜入罗远外的书房,不想被罗远外发现,就残忍地把罗远外打昏了。人们怕事情败露,就在房间里放了一把火。” 事后,家人发现了一把伞,证实那是张晋的东西,再联想到解除婚约,张晋极有可能是凶手。 ”

张晋越听越糊涂,越想越离奇。他突然想到,他的妻子和小姐对他忠心耿耿,应该为他说句公道话,于是他要求妻子和小姐出庭作证。 柳县长同意了。 过了一会儿,夫人和小姐的轿子来到县衙,从里面慢慢走出两个身穿丧服的女子。 他们来到教室,跪了下来。 夫人说:“请求青田大人为我们报仇!”

张晋回头跟他们打了个照面,不禁打了个哆嗦。 原来我面前的这位小姐和小姐已经不是昨晚的小姐和小姐了...

铁证如山,张晋不得不在严刑之下“招认并签字”。刘县令把投入大牢,不料秋后被要求斩首。 刘县长老了,任期已过。 看到自己卸任前解决了一个大案,他非常高兴。 几天后,徐莲来到了新县。 刘县长和交接公务时,无意中谈到了的案子。徐莲听了,发现了许多疑点。 张晋一介书生,你怎么能做出杀人放火的事情?再说,就算他想干,又怎么会选择在雨夜放火呢?事后你是怎么把伞留在珞珈的?徐莲决定在晚上检查张晋。张进见新大人上任,重新审了案。他忍不住哭了,把事情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徐莲听后,要求将文件逐一记录下来。 为了辨别真伪,徐莲决定亲自去一趟罗家。

徐莲带着几个人来到罗家,只听里面一片哀号。 罗的灵柩停在主室外面。 那位女士和那位年轻的女士在哭。 徐莲在罗钟的陪同下视察了一番,最后来到罗员外的书房 走进书房,只见一片废墟,一股浓烈的焦臭味扑鼻而来。 罗忠道:“柳县长下令要保留现场,所以还没打扫干净。 那天主人坐在窗前看书...”说着,他眼里滚出几滴眼泪。

徐莲在罗员外的书房里来来回回看了半天,叫他们快收拾干净,然后就回衙门去了。

经过几天的调查,得知罗W最近生意不好,欠了不少外债。他还在钱庄里发现罗最近拨了30万两银子到邻县一个叫吴运成的陌生账户里。

一天,在衙门里和刘县令谈话。外面,管家罗钟突然报告说要见他。徐莲让他进来了。 罗忠道道:“我打扫书房的时候,在外面的窗台上发现了一个暗红色的血色鞋印。 而且,我在楼下的花丛中发现了一双旧布鞋。我怀疑这双布鞋是那天晚上张晋不小心落在花园里的。请大人彻查。 ”说完,罗钟拿出沾满鲜血的旧布鞋。

徐莲听了,又赶紧带人去了罗员外的书房。 他看到里面已经被打扫过了,周围的墙壁都被熏黑了。 徐莲跟着罗钟来到窗台,上面有一个带血的鞋印。 徐莲用布鞋扣在上面,他转身面对书房的一面墙,久久不动。然后,他走上前去,用手来回敲着墙壁。 突然,徐莲停下来说:“在这里。来,给我打开!”

几个服务员上前拿刀撬开墙壁。很快,一个大洞就露出来了。 原来是个密室。 徐莲喊道,“出来吧,老罗。 不然我真想在这里放把火,把你烧死在里面。 "

许久,一个男人慢慢从房间里走出来,脸色苍白,全身颤抖。罗生气地问,“你怎么知道我躲在里面?”

徐莲说:“本来,你的安排是完美的,张晋似乎在劫难逃。 虽然我知道这个案子有疑点,但我找不到一个缺口,所以我不得不在一审中再次尝试张晋。目的就是逼你做一件事。 今天终于来了。罗经理说我发现了一个带血的鞋印。上次去书房,窗台上没发现什么痕迹。 张晋出狱时是故意踩上去的吗?”

徐莲说完,扭头看了一眼罗管家,罗管家嚎啕大哭,“老爷,都是因为我。 ”

徐莲补充道:“上次我来这里,发现我书房的墙壁明显比其他墙壁厚。后来,我查了你的所有细节。最近生意不好做,欠了很多债。最近,你把30万两银子转到邻县一个根本不存在的名叫吴运成的人的名下。 看来你是想等这件事平息了再搬出去,所以我要确保你还活着!为了逃避巨额债务和诈死,你不得不以婚姻为诱饵来陷害张晋。我只是不明白,张晋见过的女士和淑女是谁?”

罗干笑一声,道:“对付这小子,你去青楼叫个老母亲,叫个小姑娘就行了。 ”

徐莲摇摇头,叹息道,“害人最终害己。现在我怕你真的要毁了你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