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绝世菜刀(二)

时间:2022-04-27 09:11:23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3. 江湖刀客

    在悲壮而浪漫的西北,有个混迹江湖的刀客。这个刀客别看他其貌不扬,武功平平,可他家族历史曾经显赫一时。他的曾祖父是随同皇帝南征北战打江山的勇士,他的祖父就是那个被哑巴剁成肉泥的大元帅的帐前先锋。大元帅死后,敌国进犯,这位先锋领兵抗敌,最后战死沙场。

    刀客的祖父死后,刀客的父亲承袭了爵位,也带兵打仗,可是这人却是个怕死鬼,最终当了逃兵,流落到了西北,当起了刀客,没两年就死了。

    刀客继承了父亲留给他的耻辱,和一把刀。他立下宏愿,要忍辱负重,先从刀客做起,等自己在江湖上扬名后,就去朝廷谋个一官半职,然后重振家族荣光。然而,在他到处拜师求艺、自以为本领了得开始行走江湖后,他却屡战屡败,不是被打断了骨头,就是被削去耳朵,他唯一的本事就是跪着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哀求人家留他一条狗命……

    刀客的妻子倒是一个美貌女子,妻子见他当刀客没有作为,就劝他与其这么折腾得灰头土脸,还不如换个营生,比如开家小酒馆,搞个豆腐作坊,哪怕是去帮人放牛牧羊,也比当个不入流的刀客强啊!不料刀客不但不听劝告,还大骂妻子侮辱他,他把妻子暴打一顿。

    为了实现他的宏愿,刀客养好伤,再次混入江湖,结果不但屡战屡败不说,连刀也被人家抢去了。作为刀客没了刀,他第一次感到了绝望。他想自杀,可是选择什么样的自杀方式呢?他想到上吊,但又一想,不好,死得没有一点风度,而且舌头伸出老长,死相极不雅观。他想,自己既然是个刀客,那就选择一个属于刀客死的方式:自刎!可是让他万分遗憾的是,他寻遍了整个屋子,也没找到一把像样的刀。他急得大嚷起来:"你难道就不肯帮帮我吗?"他女人畏畏缩缩走过来,问他要干什么。他大叫道:"干什么?死!我想死!你帮我找一把刀,一把像样的刀!"女人哭道:"我们已经半年没吃过一回肉了,菜刀都锈烂了,哪还有什么好刀啊!"

    一听"菜刀",刀客猛地想起他父亲临死时给了他一个匣子,里面用布包裹着一件东西,说是他祖父获得的,是杀死大元帅的凶器,传说是件宝物。当时他以为是什么宝物,打开一看,原来是把菜刀,他气愤地把菜刀扔了。

    扔到什么地方去了呢?刀客想了许久,才想起当时是丢进门前的一个地窖里了。刀客马上钻到地窖,整整找了三天三夜,终于从泥土里挖掘出了那把菜刀。让他惊奇的是:刀一点也没锈蚀,表面是黑色,却泛着幽幽紫色寒光。再看看刀锋,透射寒气。刀客举起刀,随手往身边枣树一劈,那枣树应声断成两截。刀客再对着一块石头一劈,"哗啦"一声,石头成了两半。

    "老天啊,原来真的是宝物呀!"刀客打量着菜刀,喜不自禁地说,"有了这样的宝刀,我干吗还要死呀?"

    他提着菜刀出了门,遇到的第一个对手,也就是前不久夺了他的刀、将他打得跪地求饶的"大胡子".

    大胡子一见他,就往他脸上吐唾沫,说:"你这个窝囊废,见了大爷还不赶紧跪下!"

    刀客仗着身有宝刀,大着胆子说:"我……我是来向你挑战的!"

    "哈哈,"大胡子大笑道,"你的刀都被大爷我缴了,你拿什么东西来向我挑战?快滚蛋,别再出来打着刀客的幌子丢我们刀客的脸面!"

    刀客从身后抽出那把菜刀。大胡子一见,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刀客生气了,他抡起菜刀,对着大胡子的坐骑一挥,只听"呼"的一声,血光飞溅,大胡子的马脑袋不见了,那马轰然倒地,大胡子跌落在地,顿时吓得浑身哆嗦。

 刀客走到大胡子跟前,说:"起来,比试比试!"大胡子哪里还站得起来。刀客说:"拿起刀来,比试比试!"大胡子一脚把自己的刀踢到一边,哀求说:"别杀我,别杀我!"刀客说:"叫爷爷!"

    "爷爷,爷爷,别杀我!"大胡子眼泪鼻涕全出来了,一副可怜巴巴的熊样。

    大胡子行走江湖几十年,也算刀客中的一个人物,就这么被一把菜刀吓瘫了。其他刀客听说后,莫不惊诧。有人不信这个邪,上门讨教。刀客拿出菜刀,一刀将来者的长刀削成两截,再一刀将来者的双腿削掉……从此,刀客在江湖上的名声大震,被传得神乎其神。

    这事传到一个绰号"一刀仙"的刀客耳里,此人是刀客中的霸主,他刀法精深,勇猛无敌,无数刀客都命丧在他那把长刀之下。他感到刀客的出现,使他在江湖上的地位受到了威胁,于是,他决定和刀客决战,灭了刀客,以巩固自己的霸主地位。

    决战之日,所有的刀客都来观战。一刀仙使用的是一把精钢打造的长刀,而刀客拿在手里的却是一把怪模怪样的菜刀。一刀仙看着面前这个模样猥琐的家伙,看着他手里的菜刀,实在无法想象那些高手们究竟是怎么输掉的。

    一刀仙先出刀,长刀夹带风声,寒光四射地直逼刀客的胸膛,他要一刀将刀客的心脏剜出来,然后砍下他的脑袋当球踢。刀客后退一步,举起菜刀迎向那把长刀。只听"当"一声,长刀被削成两截。一刀仙一愣,就这工夫,刀客又举刀一削,一刀仙的长刀只剩下手中的刀柄了。一刀仙倒吸了口凉气,但没容他把这口气吸完,就觉肚子上一凉,低头一看,肚子崩开了个大口子,鲜血汩汩流了出来……

    一刀仙死了。刀客的名声风似的传遍了整个西北。刀客开始享受从来没有过的尊崇,他被人传说成刀神。无数慕名前来的人,要拜他为师,在所有人中,他只看中一个叫"金牙签"的人。

    金牙签是西北一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家财万贯。客人在他家做客,吃了饭,用金子做的牙签剔完牙后,还可以把牙签带走,所以人送美名"金牙签".

    金牙签虽然富贵齐天,却生就一颗江湖心,做的都是侠客梦,老想着手执长刀,纵横武林。刀客之所以看中金牙签,说白了,是看重他家的金银。因为他清楚得很,就凭一把菜刀想要在朝廷捞个一官半职,没有金银开道,是很难成事的。

    金牙签也是个明白人,知道刀客看中他什么,在拜师的时候就送了黄金五千两。此后不论大事小事,总是出手大方,这让刀客非常高兴,但他能传授金牙签什么本事呢?刀客清楚得很,他能在江湖站住脚跟,并且有了威名,靠的就是那把宝贝菜刀。他想,万一有一天菜刀丢了呢?这么一想,刀客不由冒出一身冷汗。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刀客发觉金牙签对自己开始越来越冷淡了,眼神也怪异了,连自己的女人也不再像以前那样对自己知冷知热了。

    这天傍晚,刀客从外面回来,突然听见卧房里传出了怪异的声音,推门一看,只见金牙签正和自己的女人在干那苟且之事。刀客大怒,夺门而入,要杀了这对狗男女。金牙签却把手一摆,冷笑道:"你若把我杀了,我家里必定来向你要人,你如何向他们交代?你如今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不怕事情传出去丢了人?"

    "我跟你学艺这么久,你就不想知道你究竟教会了我什么?"金牙签说,"你是刀客,我是刀客的徒弟,也算是刀客,咱们何不以刀客的方式来把这恩怨情仇做个了断?"

    刀客恨恨地说:"好,就依你!看我不把你剁成肉泥!"金牙签一声冷笑:"那也未必!"刀客听了不由一愣,因为他从金牙签的脸上,看出一丝得意,看出了一丝讥讽,金牙签神情从容,好像胜算在握。

    决斗就在刀客门前进行。当刀客抽出那把菜刀时他不由又是一愣,因为他看到金牙签的手里,也握着一把菜刀,而且是和自己手中的菜刀一模一样。金牙签掂掂手里的菜刀,冷眼瞟着刀客,等待看笑话似的眼神。刀客大惊,顿时感觉手里的菜刀变样了,变得似乎不那么趁手,好像变沉了,又好像变轻了……


    "这不能怪我。"金牙签嗤笑说,"要怪只能怪你的女人,你动不动就揍她,真以为自己有多高的功夫?哼哼,不过是仗着手里有把宝刀罢了。现在,你的女人把刀换给了我,她是成心要跟我过日子的!你看咋办?是拿着一把假刀跟我比试,还是自己做个了断?"刀客完全崩溃了,他歇斯底里地吼叫道:"我要杀了你!"便举刀扑了过去,可他心里发虚,脚法乱了,拿刀的手也软了。他刚刚冲到金牙签跟前,菜刀还没落下,就感觉到脖子一凉,紧接着一热,鲜血喷涌而出。刀客打了个踉跄,菜刀"哐啷"落在地上,自己也跟着倒下了。

    金牙签走到刀客跟前,踹了踹他,捡起旁边的菜刀,将自己手中的刀丢在刀客跟前,不无惋惜地说:"真正的宝物还在你手里呢,我这个才是假的!咳,真本事在心里,没有真本事,再好的宝刀,也不过是纸糊的老虎!"

    老人讲的这个故事让十八锤听得如痴如醉,好半天才从故事中回过神来。老人望着十八锤,微微一笑说:"你是不是还想听下去?" "我、我想知道这把菜刀,究竟是怎么个来路!"十八锤说,"它肯定不会天生就是一把菜刀,必定得有铁匠打造……"

    老人点点头,说:"你说得对。既然你这么有兴趣,我就跟你说说这把菜刀和铁匠的故事吧……"  

    4. 混世魔王

    这个故事里不单单有菜刀和铁匠,还有一个重要角色,他是个将军。这个将军眼似铜铃,身如铁塔,络腮胡须又浓又黑,他脾性暴躁,作战凶猛,人称"混世魔王".

    这个混世魔王,从十几岁就征战沙场,平生最喜好的就是打仗。打起仗来,疯狂勇猛,冲锋陷阵,所向披靡,不久,他便从一个小兵混到一个叫人闻风丧胆的将军。他这个将军是靠人头铺垫起来的,是用鲜血洗濯出来的。

    打仗,其实就是杀人。混世魔王喜欢打仗,就是因为喜欢杀人。他三天不杀人,就浑身痒痒。因此他总是喜欢惹是生非,喜欢把清平世界搞得乱糟糟的,然后他就大开杀戒,血溅四野。

    除了打仗、杀人,混世魔王还有三大愿望:第一想有一副好盔甲;第二得到一匹好马;第三要有一把好战刀。

    好盔甲,好战马,他很快就得到了,而好刀却一直未能如愿。他虽然有许多钢刀,可一上战场,那些刀不是卷了口,就是砍断了,真是大大地不过瘾。他杀了许多人,却感到自己从来没有利利索索、畅畅快快地杀一回人。他日夜盼望有一把好刀,刀一出鞘,就人头飞扬,血花喷涌,而刀不卷刃,不卡口,但是这样的好刀到哪里去寻呢?为此他感觉十分苦闷。

    有一天,有个人向混世魔王兜售一块黑乎乎的铁,混世魔王一看那铁,就气得直嚷嚷:"你敢拿这么难看的破玩意儿来糊弄本将军,来人,拿刀来,我要砍了他!"那人吓得"扑通"跪下,说:"将军,你可别瞧这东西难看,它可是真正的宝贝疙瘩呢,你要听了它的由来,保你高兴!"

    混世魔王笑道:"你有什么由来会让我听了高兴?若是真让我高兴了,不但不杀你,还给你金子!"那人告诉他,这黑铁是当年大禹王在昆仑山上采得的,名叫玄铁,共两块,一雌一雄,那雌的,大禹王铸了把斩龙剑,斩杀了孽龙妖魔后,就把剑投进了东海。这块雄铁,因为火势不够,没能熔化开来,大禹王就把它存放在黑水龙魂潭。后来黑水断流,龙魂潭干涸,玄铁再次现世。

    那人讨好地说:"我听说将军想要一把好刀,就花了五千两黄金,购得这块玄铁,进献给将军。"

    "进献?进献的意思是不是白送给我?"混世魔王问。

    那人赔着笑脸说:"五千两黄金我哪里白送得起啊,我还指望将军多赏我几个呢!"

    混世魔王说:"好,这就赏你!"说罢,拔刀一挥,那人的脑袋就滚到了一边。

    得了玄铁,怎么变成一把战刀呢?混世魔王便决定寻找铁匠高手,他到处张贴布告,重金悬赏。有些铁匠,为重赏所诱不知高低,斗胆前来开炉,结果花了人力财力,折腾了好一阵子,那块玄铁还是老模样。不用说,这些铁匠的下场只有人头落地。这么一来,再没人敢上门找死了。没人上门,混世魔王就到处去抓,不分青红皂白,只要是铁匠,统统抓来军营,逼他们熔化玄铁。这些可怜的铁匠,不是被砍了脑袋,就是被投进熔炉。一时间,铁匠们到处逃难。有人断言,如此下去,要不了多久,恐怕连找个打菜刀的铁匠都找不到了。

    这一天,有位胡须苍白的老翁来到军营,自称是铁匠,愿意为混世魔王融化那块玄铁,铸造成刀。混世魔王大喜,对老翁说,如果他能把玄铁熔化并铸造成刀,他将赏黄金万两。老翁说:"金银都非老汉所需,老汉只是想帮将军了却心愿。"

    接下来,老翁先搭建了一个封闭型作坊,建造了高高的炉台。开炉后,熊熊炉火一直燃烧到第七天。老翁要求监护的军士和所有人等全部离开,混世魔王本人也只能站得远远的。

    过了不久,老翁要混世魔王取来宝甲,他要一试刀火。混世魔王虽然心存疑虑,但还是叫人把盔甲送了过去。又过了一会,老翁要混世魔王将那匹宝马牵过去,他需要些许马血淬火。混世魔王求刀心切,立即叫人把宝马牵了过去。这时只听得一阵"丁当"声响,接着又是一声马的嘶鸣,最后老翁走出作坊,整个人已经筋疲力尽、憔悴不堪。

    "宝刀做成了。"老翁指了指作坊,示意混世魔王进去看。

    混世魔王进去一看,呆住了。只见他的铠甲被砍得支离残缺,成了一堆碎片。而那匹宝马,也倒在地上死了。马的胸膛上,露着一个刀柄。

    混世魔王气疯了,他狂叫道:"快!把那老贼给我拖进来!"

    "不烦你劳神,我自己来了。"老翁走进作坊,在铁砧上稳稳坐下。

    混世魔王喝问道:"快说,怎么回事?"

    "我是用你的铠甲来试刀,这刀太锋利了,你的宝甲在刀下面,连瓜菜都不如!你的马我是用来淬了火,看见刀柄没有?拔出来吧!"混世魔王上前一把拽住刀柄,哧溜一下拔出来,又愣住了,原来是把菜刀!

    "你身为将军,职责本是保家卫国,清匪铲霸,可你却残暴凶顽,肆虐杀戮,把个清平世界搞得民不聊生。有了宝甲宝马,助长了你的杀性,若再给你打造一把宝刀,你岂不要杀尽天下人?老汉我才不干那助纣为虐的事呢!"老翁叹息一声,说,"我来此,本是想毁掉玄铁,以免被你杀尽天下铁匠,但我看了玄铁,觉得毁掉可惜,这才决定打造了这把菜刀,让它落到老百姓手里,也算是物有所值……"

    故事说到这儿,老人住口了。十八锤看着老人,问:"后来呢?"

    "后来?"老人淡然一笑,说,"后来,有人说那个混世魔王顿悟了,出家做了和尚,也有人说混世魔王杀了老翁,然后郁郁寡欢,在一场激战中被人杀了……"

    "那把菜刀呢,后来在它身上又发生了什么故事呢?"十八锤问。

    "菜刀不是在这里吗?"老人说,"至于发生在它身上的故事,你如果实在想听的话,等帮我把它熔毁了再说吧!"

    十八锤问:"非得毁了吗?"老人默然不答话。十八锤说:"一把菜刀惹出这么多恩怨仇恨,杀戮了这么多人,要是换了一把战刀,不知道情形又是如何啊!唉……我答应你,给你熔毁掉它吧!"

    "它虽为菜刀,却是一宝。"老人说,"你在熔毁它前,应当给它做点排场,它存世数百年,也不容易了,就叫它风风光光地去吧!"十八锤说:"那是当然。"

    "你要多久可以熔毁掉?""三天。"

    老人说:"好,三日过后,我再来给你讲个关于菜刀的结尾的故事。"  

    5. 先人遗愿

    十八锤要毁掉一把绝世宝刀的消息不胫而走,人们纷纷涌向他的铁匠铺,要一睹那把宝刀,打听他为什么要毁掉宝刀,采取什么方式毁掉宝刀。

    十八锤听了老人的话,搭了高台,将那把菜刀供奉在上面,焚香点烛,礼告三番。围观者们这才看清楚,所谓宝刀,不过是一把菜刀,于是嘘声一片。十八锤并不理会,开了紫金高炉的炉火,毕恭毕敬地上台取下那把菜刀,当众显示了它最后的威力,猛地一刀下去,将一个铁砧劈成两半,人们见了一片哄然。

    十八锤熔毁菜刀的炭,是一种从地底下挖掘出来的炭精,这种炭助以强劲的风力,会产生凶猛的火势。说是火势,却不见火,只见由红而白,呼呼直响。一般的杂铁,只需放到炉边,瞬间即化,但是这把菜刀乃亘古玄铁所制,要想熔化它,谈何容易。

    在烈火熔炼下,第一天,菜刀开始变红;第二天,菜刀开始变形;第三天,菜刀终于熔化了。到下午的时候,一股铁水出了炉子,落地滚成了十二颗小小的铁弹子。

    傍晚,老人来了。十八锤将十二颗铁弹子送到他的手中。

    老人说:"你既然已经熔毁了它,想不想看到它的最后归宿?""当然想。"

    于是老人带着十八锤,来到安州城边的安昌河堤上。此刻安昌河上游刚刚发了大水,水势凶猛,犹如千军万马。老人将铁弹子一颗一颗抛进滚滚河水中。老人问:"你想不想知道这把菜刀是怎么结尾的?"十八锤叹息道:"咳,丢进了波涛汹涌的大河里,不已经是结尾了么?"

    "不是。"老人答道,"对于我来说,这个故事已经完了,但是对于你来说,却是刚刚开始。""此话怎讲?"

    老人带着十八锤,来到一个偏僻处找了个酒馆,两人相对而坐。老人连饮几杯,而十八锤则酒兴全无,他的心思全被老人刚才的那句话搞乱了。

    "你也该有个明白。"老人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后,又娓娓讲述起来。

    很多年前,安州城有个著名的铁匠,人称"一声响".也就是说,只要听到"当"的一声响,东西就打造好了。这个铁匠有件祖传的宝物,是把菜刀。别人打铁用锤子,他打铁用菜刀。什么铁锭到了他手里,先送进炉里煅火,然后拿出来冷却,再根据别人需要,用菜刀削,像削木头玩具似的削。你要锄头,他就给你削一把锄头,你要斧头,他就给你削一把斧头。

    一声响收了两个徒弟,一个姓王,一个姓张。膝下没有子女,他待两个徒弟犹如亲生儿子,并且告诉他们,等到自己百年之后,就将那把神奇的菜刀传给他们,但是一把菜刀,两个徒弟,究竟传给谁呢?

    一声响临终之际,将两个徒弟叫到身边,告诉他们自己因为贪懒,平时打铁用的都是菜刀,算不上真正的铁匠,沽名钓誉了一辈子。一声响说一个真正的铁匠,还是应该一锤子一锤子地敲打,让铁器出自铁砧和铁锤之间。所以他最大的愿望,并不是把菜刀留给他们,而是熔毁掉,但是现在菜刀还在,一声响说他唯一的愿望,也是要两个徒弟发誓必须遵守的,就是不准使用菜刀,不管是打铁还是做菜……

    两个徒弟答应了一声响的要求,但是他们最关心的问题,就是谁来保管这把菜刀。一声响想了许久,告诉他们,轮流保管。怎么个轮流法,得靠比试决定。每过五年,两个徒弟就比试一场,看谁在最短的时间内,打造出最好的刀子。谁赢了,谁就保管那把菜刀。对此,两个徒弟没有异议。

    一声响过世后,师兄弟两人根据师傅的要求,接连比试了几十年,慢慢地就厌倦了。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个彻底解决问题的办法,就是进行最后一次比试,输的关了铁匠铺子去卖豆腐,赢的永远保留那把宝刀。结果王铁匠输了。

    王铁匠输了之后,羞愧难当,不久抑郁而死。王铁匠死后,作为同门师兄弟,张铁匠多少感到有些歉疚。就在王铁匠的后人前来辞行时,张铁匠置了好酒好菜款待,并表示将竭力照顾他们,请求他们留在安州。

    不料就在这天晚上,王铁匠的儿子潜入张家,打伤了张铁匠,翻出了那把菜刀,拿了张铁匠积累的金银细软。丢失了宝物,张铁匠哪会甘心,就委托人到处寻找。老人说到这儿,声调突然变得愤懑:"说是寻找,其实是追杀!"

    十八锤一脸疑惑地看着老人:"你……"老人微笑道:"你说我干吗叫八先生?《百家姓》中第八位不是姓王吗?我就是那王铁匠的后裔。"

    十八锤说:"这就怪了。我是张铁匠的后代,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关于那把菜刀的事情呢?"

    "那是你们家的耻辱。"老人说,"说是派人追杀,其实就是那个张铁匠亲自带着他的徒弟和儿子,终于找到了王铁匠的后人,而且痛下死手,要灭王家的门。"

    "不可能!"十八锤说,"你刚才不是说张铁匠待王铁匠的后人很好吗?"

    "可是接着他就贪恋王铁匠妻子的美色!想霸占她!图谋不成,加上菜刀丢了,他就动了杀机!"老人恨恨地说,"就在危难之际,王铁匠的后人拿出了那把菜刀自卫,没想到那菜刀能杀人,这才得以逃生。"

    "天啊!"十八锤哀叹一声,然后用期待的眼神望着老人说,"不管是真是假,沧海变桑田,就由那些事情过去吧!"

    老人这时显得很平静,他倒满酒,一饮而尽后说:"此番回安州,我一是为了实现一声响老先人的遗愿,二来是为了实现我的祖先们的遗愿。"十八锤说:"实现一声响的遗愿就是熔毁掉菜刀,那么你的祖先们的遗愿呢?"

    老人没有直接回答,他告诉十八锤,其实在江湖上,玄铁菜刀的名声就像水底的暗流,一直涌动着,大家做梦都想得到那把神奇的菜刀,而且为此不择手段。老人说他为了保护菜刀,不知道杀了多少前来夺宝的人,也不知道被多少贪恋宝物的人追杀。他已经厌倦了,想过点清静日子了。老人微笑道:"所以我把菜刀给你送了回来。"老人望着十八锤,继续说,"你大张旗鼓地说要熔毁掉玄铁菜刀,等于告诉天下人,宝物在你这里,他们会上门来找你的。"

    "可是我已经熔毁了啊!你刚才不全部丢进河里了吗?"十八锤叫嚷起来。

    "那可是真正的宝物啊!会有人相信你真的熔毁了吗?"老人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望着十八锤。

    "老天……"十八锤顿时感觉到自己已经陷入泥淖中,无法自拔了。他喃喃说着,"难道这就是你的祖先的遗愿?"老人哈哈大笑。

    十八锤拿过老人的酒杯,给他斟满酒,双手敬奉给老人,哀求说:"既是同门,何苦这般?你既能想出办法害我,肯定有办法救我!救救我吧,我愿意将铁匠铺子送给你,我去卖豆腐……"

    老人接过酒杯,一饮而尽,说:"我把那么珍贵的宝物给你,你怎么就不起点贪心呢?你打造一个赝品丢进炉子,把宝刀留在自己手里,不两全其美吗?"老人说完,站起来,哈哈大笑。

    "谁说不是呢?"十八锤微笑着看着老人。老人一愣,突然感觉头晕眼花:"你……你下……毒?"

    十八锤说:"我没下毒,这只是蒙汗药罢了。其实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把那么好的宝物毁掉,肯定有问题!你别以为编造几个故事就能说明原由!哄哄孩子还差不多!不过,你讲的这些故事倒使我明白,人不能太贪,不能为宝物而没了人性,滥杀无辜!老先生,你讲得太辛苦了,好好睡一觉,等你醒来,我们再边饮酒边了结我们张王两家的恩怨!"说罢,十八锤背起老人,走出酒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