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钧瓷香炉的传奇故事

时间:2022-04-27 09:13:46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清朝顺治初年,济南城内盗贼横行,许多店铺一次次被盗。政府多次派人抓捕,但一无所获。腊月初三晚上,老古董店“百宝斋”又被小偷光顾,值钱的东西都被一扫而空。像往常一样,政府派人来破案,但什么也没查到。眼看年关将至,有钱人个个胆战心惊,生怕再出事。

这天下午,在趵突泉北沟的一座门楼旁,一位干瘦的老人正在晒太阳。他须发如银,面容清秀,手里拿着一个紫色的瓷炉,眼睛眯着,感觉很舒服。

这时,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从警卫室西边走来,衣衫褴褛,看上去像个乞丐。他环顾四周,不经意间看到了老人手中的瓷炉。他的眼睛不禁一亮:“我的妈,这东西怎么保温啊?真是浪费我的宝贝!”原来,老人怀里的瓷炉是一个紫茄皮的钧瓷香炉。俗话说“家财万贯,却抵不上一件钧瓷。”这是无价的!

那人转身走近老人,跺着脚说:“这么冷的天,你总可以用这个小炉子吧?”老人抬了抬眼皮:“有效果,不信你来试试?”

男人接过炉子,却从袖子里掏出一个半生不熟的土豆,说:“我还没吃呢。我可以烤吗?”没等老人回答,就把土豆放在钧瓷香炉里,看了起来。

只见这钧瓷香炉,颈直,兽耳环,釉光,三足对称。用手轻轻一抹,燃烧器的本体就会露出莹白的紫色外套。眼见为实!男人烤土豆,一直和老人聊天。原来,老人的祖上曾经是三代当官的。这是一件传家宝。过去是用来给佛祖烧香的。后来家道中落,他收回了神社,不得不用它取暖。

那人看到土豆烤得差不多了,笑着说:“尝尝看,又软又好吃!”

老人挥了挥手,刚要说“不”,就见那人抬起左手,把土豆塞进老人嘴里,然后抱着钧瓷香炉飞走了。

老人嘴里塞着土豆,眼泪辣得喊不出来,看不见也看不见。他不得不让这个人飞过一条几英尺宽的沟,很快就消失了。

一个老人丢了传家宝怎么放弃?他决心暗访济南城,一定要把钧瓷炉找回来!

第二天,老人走了几条街,没有发现可疑线索。他去大明湖边的汇泉酒家,要了一瓶“仲宫老烧”,挑了个角落倒着喝。老人喝了一半,发现不对劲。当他摸他的口袋时,他发现了许多钱和一些珠宝。

过了一会儿,只见一个衣冠楚楚的男子跑过来,下来就给老人磕头:“弟子是瞎了泰山,得罪了您老人家。请不要记小人过,但请把银黄蜂还给我!”

“哈哈”,老人拔下眉毛和胡须,变成了一个眉清目秀的中年人。“我等你好久了,把钧瓷香炉交出来!”

这个衣冠楚楚的人就是那天抢宝的乞丐。此人名叫崔,是济南“白虎帮”的头目。他从小就学会了偷窃的技巧,声称自己从未失败过。没想到,那天抢钧瓷香炉的时候,我身上的“银黄蜂”也不见了。

“银黄蜂”只有半英寸长。不要躲在衣领的暗处。虽然不显眼,但却是贼头贼脑的标志。济南城里的每一个小偷,一旦看到这个东西,不管他认不认识这个小偷,都要去捧场。

崔丢了这件宝物,认定是那老头干的。这才屈尊去拜见老人,取回“银蜂”,想借此机会结识这位同行专家。

这位现已恢复原形的“老人”,原名秦,是初唐名士的后裔。从小就在京城混日子,很少回济南。今天,他回家探亲,打算交几个朋友。他不想第一天就遇到同龄人,所以故意摊牌。秦招呼酒保,又送来一杯。两人推杯换盏,瞬间就成了朋友。

崔自然恭敬地献上了钧瓷香炉,而秦也小心翼翼地摘下了“银蜂”。就在两人起身交流时,只听“呼啦”一声,七八个官员进来赶快,把他们团团围住。为首的大汉笑道:“赃物都在。两位英雄有什么话要说?”

捕快们用黑布蒙住眼睛,像只瞎狗一样匆匆离去。为了防止有人围观,他们选择一条僻静的小巷行走,却左拐右拐。他们没有进入政府的衙门,而是来到了一家理发店。

进了门,一把快速关上门,转身撕下崔面前的黑布。见崔扭着脖子,活动活动筋骨,竟然对天大笑:“秦,就算你厉害,没想到你今天也怕了!”

说话间,旁边的“捕快”也脱下制服,哈哈大笑。他们都是崔的同伙,而这个理发店就是一个秘密窝点!诚然,即使荷马也有一千种忧虑,每一种都失去了。秦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被这个小偷给骗了。他冷笑道:“你们这些贼,冒充政府官员来抓我。这是什么技能?我会死的,叔叔!”

“呵呵,那都是北京来的高手。现在承认吧!”崔叫人搬来一只大木箱,吩咐手下人说:“把这个姓秦的家伙关在里面,扔到大明湖里去喂乌龟。我看他接不接?”

崔希望他的对手乞求原谅,但如果他这样做了,他会放他一马。没想到,秦面不改色,又跳进了木盒里。

“你有种,你有种,你不愧是秦琼的后代!”崔让人把秦锁上,又拿出钧瓷香炉和“银蜂”反复把玩。这时,一个服务员建议道:“今天的宝藏保护成功了。我们摆酒庆祝吧!”

崔早有此意,于是开心地笑了起来:“今天,我们和兄弟们在一起开会,我们贡献了很多。我们能不能不喝点好酒?汇泉酒家是我们得宝的福地。当然要喝他们酿的‘中公老窖’。去准备餐桌。”

过了一会儿,酒上来了,大家都坐下后,崔得意地说:“今天,秦被抓了,婴儿也被夺回来了。兄弟们,放松。咱们干一杯,一醉方休!”

这群梁上君子真的喝醉了,直到第二天早上很晚才慢慢清醒过来。当他们睁开眼睛的时候,都是大惊失色,头上的辫子全没了!一群小偷,包括理发店的老板,成了光头葫芦和尚。

崔不禁吓了一跳:掉头发会被官府视为大逆不道,比贼罪还大得多。一个个都觉得脑袋一片茫然:妈的,这是谁干的?
这时,我只听耳边一声炸雷:“我想不到。你们男人怎么变成这副尊贵的面孔了?”秦梁潇微笑着走进来,打开了锁着他的木盒。“看,你的小辫子来了!”

崔田明喘息着。他很清楚,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剃掉他们的辫子,要他们的脑袋!此时,他已经知道自己远不是秦的对手,所以他真的服了。但他不明白,就凭那几斤陈酒,为什么能醉成这样?有人对酒做了手脚吗?然而,秦却被关在一个木箱子里。谁有这个能力?

正当崔纳闷时,只见一胖一瘦两个人走过来。他认出胖子是“百宝斋”的掌柜陈昌奉,瘦子只是觉得面熟。他过了很久才想起自己是“汇泉酒家”的调酒师。崔知道这个酒保也不是普通人。他是秦从北京带来的徒弟。两人正等着崔上钩呢!

“百宝斋”中的许多丢失的东西都是从理发店里找回来的,但钧瓷香炉却被秦扔在了一边。崔很纳闷,就问:“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能随便丢呢?”

秦不屑道:“这本来就是仿制品,根本不值几个铜钱!”说着,拿起“钧瓷香炉”对崔说,“真的钧瓷釉挺厚,还有隐约可见的兔丝纹和蟹爪纹,这种仿的没有。因为你贪婪,怎么会在乎真相?就算知道是假的也会出轨。记住:一不可贪,二不可欺,否则不会有好下场!”说着,“砰”的一声,“钧瓷香炉”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