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

时间:2022-04-27 09:18:11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偶遇


一个盛夏的傍晚,一个打扮成公子哥的帅哥来到百里潭渡口。公子若凝脂,眉如月牙,生得十分英俊,他手里还提着一个木盒子,十分醒目。这个盒子是古董,四尺见方,看起来不能轻,但是拿在手里看起来很轻松。

公子漫步到渡口边的小酒馆,将木箱子横放在桌子对面众目睽睽之下,仿佛在刻意提醒人们这个箱子很重要。公子坐下不久,几个凶恶的男人走进了酒馆。这些人手里拿着剑和武器。

公子坐下了,酒保马上过来招呼道:“您要什么吃的喝的?”我和调酒师耳语了几句,点了三种百里潭特色海鲜:梭子蟹、大虾、大黄鱼。我偷偷看了酒保一眼,不禁有点惊讶:酒保英俊魁梧,眼神深邃,不像农村人。

酒端上来,公子笨拙地掰开蟹壳,露出里面的石榴黄。和酒保的儿子说着话,“这个爷爷好像不是这里的人。你是来投亲戚的吗?”

公子喝了几口烈酒,脸颊绯红,摇了摇头:“我在找一个素未谋面的人。二十多年前,父亲嫁给了他的好朋友,但我来到人间不久,父亲被放在江南做官,我就失去了好朋友的消息。父亲去世前,告诉我20岁要找亲戚。我不能违背父亲的遗愿。唉,沧海桑田,不知道我要找的人还能不能找到。”
酒保说:“放心吧,我在这里开了个酒馆,还买了条船,摆渡南来北往的客人。我会为你打听。敢问你要找的人姓什么?”

公子叹道:“我父亲谢石石年轻时,只知道我要找的人姓石,住在百里潭,是个武人。”

酒保听了这话,呆了一会儿,突然说:“时候不早了,请留步,明天过河也不迟。”然后他叫男孩帮公子把木箱子搬到后院。

那天晚上,风刮着,公子在梦中似乎听到了嘈杂的脚步声。公子十分警觉,立刻悄悄起身,但屋外突然没了动静。

那一夜,再无动静。

互相认识

第二天早上,酒保准备好船迎接年轻人。公子带着沉甸甸的木箱子上了船,昨天那些狰狞的男人还板着脸踏上了船板。酒保终于淡定地跳上船头,举起铁锚。

公子坐在船舱里,闻着风中的咸味。这条大河直通渤海,靠近入海口。水面宽阔,雾气弥漫,看不清对岸。

渡船慢慢地出发了。公子静静的观察着那几个男人,这些人神色焦急,眼睛不时的瞟着公子身边的木盒。公子暗暗觉得好笑。

渡船缓缓行驶,过了很久才过了河中心,对岸的轮廓渐渐清晰。就在船离对岸十几尺的时候,几个男人突然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向木箱。这时酒保跨过竹篙,戳在木箱边上。木箱“扑通”一声滚进了泥泞的河里。

这一变化让公子和大汉目瞪口呆。男子一怒之下挥剑冲向酒保,但刚一抬脚,船突然摇晃起来,几个男子相继倒在船板上,嘴里骂骂咧咧地说:“该死,老子要倒霉了!”原来这些男人真的是想抢钱。

公子跳了起来,从腰间抽出一条耀眼的白丝带。丝带在公子手中晃动了一下,立刻变成了一把软剑。

此时船离岸边只有几尺,软剑寒光闪闪。那些人急忙下船,拼命向岸边游去。公子大笑着用手指点着:“哼,就你们这些小偷,还打我的主意?”

儿子转身举起手,剑已经架在了酒保的脖子上:“看你那帅气的样子。你也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把我的盒子还给我!”

酒保板着脸说:“公子,请息怒——”

说着,酒保走到船尾,从船边拉出一根绳子。很快,潮湿的木箱被拖到了船板上。

公子疑惑地看着酒保。

酒保说,“公子误会了。这些狂热分子想抢劫木箱。他们打算昨天半夜动手,我用了一招阻止了他们。我知道今天他们不会放过公子,所以我故意把箱子扔到河里,好让他们断绝为钱杀人的念头。其实我已经动过手脚了,所以箱子并没有真的沉入河底。”

公子想了一下,点点头,说道,“不过,你我都是陌生人。为什么要这样帮我?”

酒保说:“如果我没猜错,我儿子应该是我女儿!”

公子听了,愣了一会儿,突然发出一阵清脆的笑声,然后摘下皇冠,突然露出一头秀发。

酒保见此情景,上前深施一礼,说:“方小姐,我对时宇很客气。我已经在这里等了这位小姐很多天了。”

公子大惊道:“你是我父亲的好朋友,石长老的儿子?”

“是的,我叫时宇,而方小姐的名字是一个睿智的词,对吗?”说着,时宇从兜里掏出半个铜币,递给方慧姑娘。方慧也拿出了半个铜钱,两个半铜钱完美的贴合在一起。方慧重新研究了一会儿时宇。时宇的目光与方慧相撞,方慧立刻脸红了。

方慧低下了头,走向木箱。他笑着说:“我的木盒里没有宝贝。谁也猜不出里面是什么。”

时宇摇摇头:“也许我知道盒子里有很多人的牙齿……”方慧惊讶得差点跳起来。这个人怎么可能什么都知道?方慧立刻紧锁眉头,咄咄逼人地说:“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的?”

时宇叹了口气,“放心吧,我没有恶意。时机成熟时,我会告诉你一切。”

结婚

三天后,百里潭渡口将张灯结彩,时宇和方慧将在今天迎娶新娘并结婚。

方慧媛觉得过段时间再结婚也不迟,但时宇很坚决,马上结婚:“我们已经成了夫妻,我们的父母可以在他们的坟墓里安息了。”

方慧笑了笑,“是你自己不耐烦了。你还搬出父母来做援军。”不过,她还是点头同意了。几天来,时宇与她畅谈过去和现在,相互倾诉。方慧觉得她未来的丈夫是一个志向远大的绅士。方慧甚至从心底感谢父亲,为她定下了理想的婚姻。
这天晚上,客人们已经散去,方慧坐在洞房里,不知道坐了多久,时宇还是没有走进洞房。方回不解,摘下盖头,走出房间。在后院,方慧找到了时宇,他仰望星空,一脸沉思。

方慧轻轻咳嗽了一声,轻声问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时宇深情地说:“我感谢上帝让你成为我的妻子……”

一个月后,方慧羞涩地告诉丈夫,自己怀孕了。

时宇非常高兴,但他眼中的快乐火焰一闪即逝。他似乎充满了忧虑。

田醒来后,发现已经不见了。她床边有一封信。方慧脑袋嗡的一声,她觉得不对劲。

看着信,方慧的表情僵硬了,有一阵子,她泪流满面。

这封信的大意如下:

我亲爱的妻子,当你读到这封信时,我们将永远在一起。其实我是朝廷的捕快,你是吓贪官的百变剑客。你杀的贪官越多,朝廷给我的压力就越大。因为我不勾结那些贪官污吏,他们加入到今天的圣府,给我一个期限来抓你,希望我们能斗个两败俱伤。我心里很佩服你,但是我不能违抗你的命令,所以我偷偷摸摸的摸清了你的情况。没想到,这位名震江湖的百变剑客,竟是我素未谋面的未婚妻。我知道你会来百里潭,所以我在这里当酒保。

第一次见到你,真的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但自古忠孝不能两全。父亲叫我做个好官,给我们包办婚姻。所以我只有一个办法,嫁给你,留下我们的后代,回法院认罪。尽快离开这里,隐居起来,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正所谓“同船可修一生,同枕可修千代。”我们有千代之缘,来世相见也不怕。不要试图救我。你不能插着翅膀飞进监狱。一定要为我们的后代着想...

看完信,方回擦了擦眼泪,又换上了自己的公子装,拎着一个木箱,独自消失在百里潭。

永远分开

三天后的半夜,一个夜行的身影闪进了皇宫。

狱卒闻到一股奇怪的香味后都睡着了。影子用剑把门劈开,一个人在牢房里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是时宇!

时宇低声吼道,“你疯了吗?为什么不听我的?”然而,说着说着,他抱住了影子,忍不住哭了。

影子哽咽着说:“我要去抢你,什么也拦不住我。”

时宇叹了口气,“我不想和你在一起很久了!但是,你不明白,如果你这样做,你会让我背负不忠的骂名,牵连我的人。我怎么能在先父的坟墓里见到他呢?我别无选择,只能……”

时宇的话音刚落,她就听到远处有杂乱的脚步声。

时宇的脸色大变。突然,他一把夺过方辉手中的剑,闪电般刺入他的胸膛。

“我们走吧...并且继续杀那些贪官……”话音刚落,时宇气绝。

几天后,那些弹劾时宇的贪官都在睡梦中被杀害了。他们的牙齿连同下颌骨一起被割掉,在他们臃肿肥胖的身体上,都用剑尖画了几个字:无耻之徒,死有余辜。

贪官一度生活在恐惧中,但千变万化的剑客很快就销声匿迹了。

多年以后,江湖上出现了两位神秘的剑客。他们武功都很高,其中一个被公认和当年的百变剑士很像,只不过在她身边多了一个同样武功的帅小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