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恶有恶报

时间:2022-04-27 09:27:30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她是个绝色女子,但也是个危险人物。谁得罪了她,谁就要蜕皮!

北宋末年,东京汴梁有个叫徐明桓的人,从朝廷退休。他做官的时候,掠夺了很多人的钱财和奶油。他的儿子鲍旭欺男霸女,作恶多端,百姓敢怒不敢言。

这一天,鲍旭和几个丁克又在街上闲逛,突然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剧团在表演。鲍旭平时最开心的就是去看戏,不过不是在剧院,而是看那些小球员,稍微有点魅力的都会被抢回来。

鲍旭说,穿过人群,他有点失望。原来是一个老人,在那里舞着一把刀。鲍旭正要离开,突然听到老人喊道:“吉莉安,出来,该你了。”

鲍旭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害羞地从后面走了过来。鲍旭看在眼里,喜在心头,向身后的几个丁克眨眨眼。丁克们立刻心领神会,说:“少爷,你看!”然后分开人群,进入场地。

看到鲍旭的那伙人,看热闹的人知道不妙,纷纷跑开。几个丁克径直走到阿娇面前,一脸坏笑。令人惊讶的是,阿娇虽然年纪小,但胆子大,面对小人毫无畏惧。

这时,老人站出来,向几个丁克道歉。丁克一家把老人推到身后,骂他:“老东西,你给我滚!”

阿娇笑着对老人说:“爸爸,我看他们不像坏人,尤其是那个帅儿子。”指着鲍旭。

鲍旭听着女孩对他的赞美,被他的美貌迷住了。他俯下身子,上下打量阿娇,所见赏心悦目,尤其是腰部,纤细如柳,周围一圈白花,仿佛镶在肉里,上面均匀排列着墨绿色的斑点,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看了很久之后,鲍旭说:“小姐,你很有眼光。我家少爷真的不是坏人。我觉得你和你爸爸被娱乐是很可怜的。最好跟我回去,这样你就不会被风吹雨打了。流行的是辣。”

阿娇笑着问,“有这种好事吗?但是你怎么能带我去你家呢?”

鲍旭嬉皮笑脸地说:“亲爱的,你可以选择骑马或坐轿子。如果你听话,我来背你。”

阿娇笑了,“那是你说的。我真想让你收下。”

鲍旭闻言心花怒放,伸手去抱阿娇的腰,一用力,阿娇就被鲍旭抱到了胸前。一时间,鲍旭的心怦怦直跳,全身发软,不知道该迈哪条腿。

突然,鲍旭只觉得她搂着阿娇腰的手非常痒,难以忍受。她一剪就把吉莉安扑倒在地。陈阿娇说:“一个大男人连这点力气都没有,真倒霉!”
鲍旭顾不上阿娇,使劲挠,但越挠越痒。瞬间,痒痛已经顺着手臂爬遍了他的全身,全身好像爬满了无数的虫子,让鲍旭不停地挠耳朵和脸颊,有时还在地上打滚。最后,瘙痒的疼痛竟然让他对动物的叫声感到困扰。

仆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他们不得不离开阿娇的父亲和女儿,把鲍旭抬回办公室,并向他的父亲徐欢报告。

当徐欢看到鲍旭的样子时,他大惊失色。他打电话给那个假定的人询问这件事,以为他的儿子可能被一个骗子骗了。他紧急下令找人寻找,但阿娇父女早已不知去向。

徐欢非常生气,他命令他的儿子去搔痒,但是一点用也没有。鲍旭全身都是血,这太可怕了。更令人惊讶的是,不知何故,鲍旭的皮肤上隐约出现了一些蓝绿色的斑点,周围渗出了鲜血。徐欢没想到会是好事,于是他赶紧找到了当地有名的郎中,但郎中从未见过这种怪病,连连摇头。

徐欢因愤怒和仇恨而坐立不安。这时,一个假设者建议,不如贴个通知,邀请上级。徐欢觉得很有道理,命令人在把鲍旭捆起来的同时贴一张告示,否则他将不得不自己抓伤自己。

启事贴出后的第七天,一个小伙子摘下来,来到徐福。徐欢看到了救世主,让来人进屋。经过仔细询问,他得知这个年轻人姓丁,擅长治疗疑难杂症。

徐欢详细描述了他儿子前后的经历。丁秋大吃一惊,道:“大人,若是小人所料不错,少爷可能遇到了一个蛇精。”

“花腰蛇精?“花腰蛇精是什么?”徐欢忙问。

丁秋道:“花腰蛇精其实是一种蛇,但当它变成精的时候,就会害人。如果它身上遇到奇怪的毒,就会全身发痒,疼痛难忍。况且它身上还会长鳞片,让人挠不动,最终会痒死。”

徐欢大惊失色,忙带着丁秋去给鲍旭治病。鲍旭也被绳子紧紧地绑着,被折磨成人形。丁秋解开衣服的时候,看到他的皮肤上长满了青绿色的鳞片,周围渗出了血。你看,丁秋说:“真的被花腰蛇精害了。”

徐欢急切地询问如何治疗。丁迟疑道:“有办法,只怕大人不会。”

为了治愈他的儿子,徐欢拒绝了,所以他要求丁秋说出来。丁秋道:“你得给少爷换个新皮,换下来的皮一定是你的。”

徐欢吓得差点晕过去,心说:“这解药在哪里?简直是杀人!”!说什么也不同意,让丁秋想别的办法。丁笑道:“不换皮,只能让少爷自己蜕皮了。我有一个神奇的配方叫‘万鞭’,可以让蛇皮脱落在少爷身上,减轻痛苦。”

“一万鞭是什么意思?”徐欢问道。

丁秋道:“所谓‘万鞭’,其实就是让一万个人各抽一鞭,直到皮掉光为止。”

听了这话,徐欢捶着胸脯说:“我儿子从小被宠坏了。他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折磨?”丁听了,只得摇头道:“小人也没办法。”说完,躺到一旁站着,一句话也不说。

看到丁秋束手无策,徐欢又看了看儿子的样子。他咬紧牙关,告诉假设的人:“去,拿鞭子!”贾把丁然拉开,挨了鞭子。徐欢叹了口气,对仆人们说:“来吧,用这鞭子打少爷。”



谁都面面相觑,谁都不敢去拿鞭子。徐欢大叫:“你想看着少爷死吗?”直到那时,才有几个大胆的仆人站出来。其中一人摇着鞭子说:“少爷,我们被冒犯了。”说完,一条鞭子轻轻地挥了下来。

丁秋站在一旁,只是摇头。徐欢看到这一幕,发狠说:“再给我点重量。”几根沉重的鞭子落下来,鲍旭立刻皮开肉绽,昏了过去。

丁秋受不了了,说:“大人,这鞭子一定要人民打才有用。这一切只会增加少爷的痛苦。再拖下去,恐怕命都没了。”

徐欢老泪纵横,只得点头。

不久,鲍旭被脱下外套,挂在街上的一根木杆上。人们在哪里看到过这样的鲍旭,他们都指着这边。

徐欢正要发怒,丁丘拦住他说:“大人不要生气。你得指望他们救少爷。”

徐欢心想:至于吗?打架不用求助吗?

让徐欢想想吧,人们听说鲍旭得了一种怪病,他们都是日本人,他们都想让他希望自己死了。哪个愿意救他?

丁秋也急了,道:“大人,你若不在午前抽完这一万鞭,只怕神仙也救不了了。”徐欢听了,只得放下架子,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乞求路人赏鞭,百姓却不领情。

徐欢别无选择,只好再次向丁秋求助。丁想了想说:“那就只能用‘花光所有钱’的政策了。”

徐欢不明白。丁秋解释说,这是为了让徐欢拿出所有的金银,花钱鞭打。徐欢很焦虑,说这笔钱是他一生的积蓄,但徐欢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帮助他的儿子。于是他命令人们进行他们的财富,从人民那里购买几十个。

知道,面对金银,百姓不为所动。就在徐欢绝望的时候,人群中的一个女人喊道:“那都是人民的血汗钱。看在徐欢的面上,我们每人卖他三条鞭子吧。”

与此同时,一个老人拿着鞭子扑向鲍旭,打了他三下。其余的人也跟了上来,把他们所有的不满都发泄在鲍旭身上。不一会儿,鲍旭被打得血肉模糊...

一个月后,鲍旭的疤痕开始脱落,露出新鲜的皮肤,刺痛的瘙痒消失了。花了几千块钱后,徐欢在首都住不下去了,于是他收拾行李,准备带着妻儿回国。

出发那天,我碰巧在街上遇到两个表演杂耍的人。女孩鲍旭知道这是阿娇,她腰上的蓝绿色斑点让他感到害怕。徐欢也认出那老人是丁秋,虽然他化了装。当徐欢看着它们的时候,他不禁颤抖起来:哪一个会是下一个经历蜕皮痛苦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