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就不上你当

时间:2022-04-27 09:29:51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在有一个叫李的赌徒。一天到晚,他心里没别的,就想着赌博。 但是他的运气真的很差。他十赌九输,往往工作一年才赚到钱,还不够他赌半个冬天。 当他失去所有的钱时,他卖掉了家里能卖的东西。 如果他的妻子陈水月停下来,李的拳头就会叫出来。

陈水月和李结婚十几年了,每年都要他给几次。 陈水月心里很委屈,但也只能忍气吞声。 谁让自己嫁给了这样的男人呢?

今天是阴天,好像要下雪了。 李想把圈里的猪抬出去卖了换赌钱。因为陈水月多了一个嘴巴,就狠狠地揍了她一顿,打得她眼歪嘴斜。 陈水月哭了,不敢反抗。

当李离开家时,她不得不老老实实地缝补李的旧衣服。一边缝补,她一边想起自己的遭遇,眼泪止不住。

陈水月没想到会这样。她哭了,和一个吃货在外面好开心。 吃货也是女的。 和陈水月一样,男人都是赌徒。 男人在失去了家庭的一切后,甚至失去了她。 赢得她的是一个满身疥疮的无赖。看到她的人都有病。 想想被这样的无赖惯坏了,她一怒之下上吊了。

一个上吊的人是不可能顺利转世的。如果他想转世投胎,他必须引诱另一个活人上吊。 吃货活着的时候,她知道陈水月天天受气。她死后,她每天都躺在李的房子外面,等待一个好机会。 这天看到陈水月这个样子,她暗自高兴,觉得自己的好运来了,看到了转世的希望。 陈水月给李缝补衣服的时候,赤火从怀里掏出一个看不见的长钩子,对准她针上的线,一钩就断了。

线断了。陈水月看了一眼,抿了一口嘴,接上,继续补。 赤火又钩了一次,又断了一次。 陈水月破了一件又一件,忍不住把李的衣服扔掉,不再给他缝补。她起身看着他们,慢慢地在纺车前坐下来纺纱。

这里所有的女人都会旋转。 陈水月的纺纱技术也相当不错。 但不知何故,今天很奇怪。 她刚刚纺出一根线,还没来得及绕到线轴上,线就砰的一声断了。 把线接起来再转,还是砰砰砰砰一个接一个。 七八次休息后,陈水月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哭。 她觉得不仅李欺负她,而且上帝也欺负她。 缝纫线断了,还是纺线断了? 想想,这样的日子怎么过下去?还不如去死!
陈水月以为自己要死了,不是跳井就是上吊。 陈水月心眼好,不能因为自己把村子弄脏了。 所以,只有上吊自尽了。 她起身找了根绳子,绑在厢房的门框上,刚想把头伸进去,肚子就咕咕叫了。 因为李打了她,她连饭都没吃。 想想自己快死了,怎么说也得吃肚子?难道你非得是个该死的傻瓜才会死吗?

陈水月去面缸里看了看,里面有一瓢白面粉。 通常,她吃糠咽菜。这一次,她要上吊自杀,不管李了。她拍了拍面条罐,把面条拿出来,用水揉了揉,然后在锅里烧了一个大蛋糕。 吃了一小块馅饼后,她噎住了。她想着舀一碗水喝,却没地方放蛋糕。当她出门看到自己拴着的绳子在风中摇摆时,她把半个馅饼塞到扣子里,然后自己舀水。 陈水月想,等一下,把馅饼吃了,用绳子吊起来,就什么也不剩了。

就在这时,陈水月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身边喊。

那是一个咬牙切齿的声音:“啦-啦-啦-啦”[h/]她抬头一看,头顶挂着半个馅饼的绳扣已经自己收紧了,只过了一会儿,馅饼就被拉到了一起,从中间切成了两半。

这一切不用说,陈水月都明白:她自己的线总是断,原来是吃货在捣乱。 刚才,我把蛋糕挂在绳子上,绳子沉了下去。赤火一定以为是人挂的,于是开始收绳子。 赤火不就是想让她吊死吗?不行,你不能上吃货的当!她只是坐在地上,不肯起来。

再说李打赌输了回家,看见老婆坐在地上看着一根绳子绑在厢房的门框上发愣,知道她要上吊自杀了。 他打老婆,骂老婆,但不想让她上吊。当他看到这些时,他很焦虑。过来拉她。 陈水月甩开他的手说:“我想上吊。 和你这样的男人一起生活总比死了好。 但现在我不想上吊。如果你杀了我,我不会上吊的。 ”

李问她为什么。她指了指头顶的绳子,又指了指地上被绑成两截的馅饼。她详细地讲述了事情的经过,使得李的身上起了鸡皮疙瘩。 他也觉得自己错了。 但转念一想,他以为是陈水月做了个扣子骗他,于是冷笑道:“休想骗过我。是不是又痒了?”他说,然后举起了拳头。

这个陈水月一把将他按倒在地,捡起地上的大饼,没说话,解开上吊的扣子,又将大饼塞进去,后退两步。

也很奇怪。我听到边上一个奇怪的声音突然喊了一声“拉-拉-拉-拉”。纽扣紧紧地系住了自己,馅饼被切成了两半,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李这次不敢相信了。 头上的冷汗都出来了,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有一会儿,他自己打自己耳光,脸上写满了羞愧。 因为如果不是他赌博,不是他老婆太坏,这个吃货儿子也不会盯上他老婆陈水月。 都说内贼引来外鬼,一点没错。看来还是要认真一点,免得把洋鬼引入我们家。

从那个时候起,这个李就不赌了,渐渐地成了一个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