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戒茶,细水长流

时间:2022-04-27 09:30:59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爱茶,散尽家财

颜哥长得帅,爱读书但不喜欢出名。他很容易相处,但不游手好闲。他只有一个爱好让他在意:喝茶。不管是什么茶,不管贵不贵,他都会想尽办法弄来尝一尝。一个用120两银子买的紫色小茶壶,整天在他手里转悠,到哪都不忘啜一口。

等他父母年纪大了,看他整天不思正业,不学种田桑,只想着茶。不知道劝了他多少次。谁知燕大哥总是振振有词地回答:“喝茶是一件愉快的事,怎么能叫他不思正业呢?再说了,光是喝茶不能把家当都喝完吗?”

谁知道富人和穷人从来没有被人帮助过?不久,阎奕格的父母双双去世。然后,经过多年的干旱,家里的土地产量急剧下降。阎奕格知道如何谋生,并让仆人们抓住机会取得进展。很久以后,来世才显现。但他还是迷恋茶。如果他没钱买茶叶,他会卖掉他的地产。突然有一天,他发现自己喝不起茶了。在他意识到之前,他已经卖掉了他所有的财产。他除了几间祖屋和一个从未离开过身体的茶壶,一无所有。

不知不觉清明节就要到了,闫师兄突然想起了南山山顶的几棵百年茶树。以前上好的茶叶是用钱像流水一样买来喝的,现在买不起了,只好自己去摘。
这一天,他在山沟树林里一步一步地走着,突然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呻吟声。炎哥循着声音仔细看去,却惊讶地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被绑着扔在草丛里。

颜哥连忙上前解开绳子,撕开衣服,包扎好伤口。那人说他叫白胜,也是来看老茶树的。他不想成为强盗的目标。他不仅抢了银子,还差点送了命。

闫大哥及时抬着白生生出了山沟,累得气喘如牛,终于到了镇药店。

药店的医生看了看百胜的伤,说:“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但是给他用的药都很贵。你得先付钱。”说着,伸出手来。

颜哥一听,急得满脸通红。他现在没有钱,所以他不得不乞求医生,说:“请先给他一些药,我会想办法为你弥补。”

“哼,想办法?喝茶把钱都喝完了谁不知道哪里有钱?不行,不交钱就没药。”再说郎中礼也不理他们。



闫大哥别无选择。当他看到白生生已经疼得晕了过去,他咬紧牙关,小心翼翼地从怀里掏出什么东西。那是他珍贵的茶壶。这个茶壶自从他喝茶后就没离开过身体。最困难的时候,他舍不得卖茶壶。现在为了救人,他咬紧牙关,把茶壶往前一递,说:“这够你的药吗?”

郎中接过茶壶,笑着点点头,这才包扎好白生生的药。

白胜在燕大哥家养伤,花了几天时间。见他能下床走动了,便说:“燕大哥,你待我甚好,但我有一事求你。为什么颜兄会陷入这样的状态?”

炎哥咧嘴一笑,满不在乎的说:“不瞒你说,我家当不少,都喝光了,还是舍不得这一口。你可以三天不吃东西,一天不喝茶也不行,否则你会觉得自己失去了灵魂。”

白胜仰头大笑,道:“真是巧了,我也不会告诉燕大哥我拥有越州城最大的茶馆。茶馆的名字叫‘涓涓细流’。颜兄日后若想喝茶,请不吝问我,并保证你喝够了。”


恋茶,受尽羞辱



几个月过去了,闫大哥的日子越来越惨淡。他唯一的祖屋换成了茶,流进了他的肚子。别说茶了,你甚至闻不到茶的味道。颜哥太贪心了,竟然想到了白须。

燕大哥现在赶到越州,找到了茶馆。哇,真宏伟!墨绿色大字的“涓涓茶馆”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一字排开的铺面富丽堂皇,各种名茶香气四溢。拥有一座茶城难道不是一种福气吗?闫大哥不禁心花怒放。

不一会儿,一个非凡的人出来了,那是白胜。

晏兄正欲迎之,只见一只白生生的手微微一揖,说道:“你来了?进来吧!”

只听这一声,闫师兄顿时感觉像被泼了一盆冷水,心彻底凉了。这个白生生的没有他想象中的热情。

他恬不知耻地跟了进去,却见白胜拿出几锭银子,道:“早就想把银子送去,因事多耽搁了。现在你自己来正好。请收下这些银子。不要太小。”

颜兄涨红了脸,喃喃道:“我不是来还钱的。老实跟白哥说,我今天去找你是没有任何意图的。我只想要些茶。至于钱,请白兄收回。”
白胜高兴地说:“不是茶吗?是的,小茶馆里没别的了。有足够的茶。像你这样的闲人,我还是养得起的。”说向左。颜哥尴尬极了,只恨地上没有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当初,闫哥过的还算舒服。他每天都捧着一个新茶壶,喜欢什么茶就喝什么茶,但是过了十多天,他就觉得不对劲了。伙计们越来越多地看着他。一整天,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完全不被理睬。

这一天,当他再次伸手去喝茶时,一个人拦住了他。他板着脸说:“我搬不动,太小了,可是雇主要我出钱。”

颜兄笑道:“没事,就说是我喝的。”

可是,那人冷笑道:“都是因为你,我的雇主才要我出钱的。”

颜哥一听就愣住了。不管他有多新鲜,这次他都不能再呆了。回到里面,他怒气冲冲的收拾好行李,走到门口,正要离开,白胜却进来了。

颜兄见白胜依旧板着脸,没好气地说:“你再也不用给我看什么脸了。我现在就去。这就是你想要的吗?”

白胜叹了一口气,道:“颜兄管事的时候,不知道米价有多贵。现在生意越来越难做,这也是他得罪颜哥的原因。请原谅我。”

颜兄一听,憋了很久的火气一下子就出来了。现在他冷冷地说:“但是别忘了是谁救了你的命!我已经打扰你十多天了。我们扯平了吧。说再见!”

白怡伸手拦住颜兄,道:“你敢问颜兄的工作在哪里?”

燕大哥没好气地回答:“世界那么大,难道我一个人饿死不成?”

白胜笑着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如果颜兄暂时找不到事做,我有一件事要麻烦颜兄。刚刚有茶从河边回来。如果颜哥愿意替我走一趟,我给双倍工资。怎么样?”

闫大哥本想马上拒绝,但转念一想,他出门能干什么?他回答说:“好吧,但是双薪不是必须的。我只想要我应得的那份茶,免得看别人的脸色。”



第二天,闫师兄把船划下了河。一上船,他就命令野船收起船帆,让船在河面上慢下来,这样他就可以一边喝茶,一边欣赏河两岸的风景。燕大哥很不舒服。

许多天后,船到达了目的地。颜哥马上交钱买好茶,继续喝新茶看回程的风景。谁知来的时候一帆风顺,回头一看,老天不喜欢。天下起了盲目的雨,持续了五天。炎哥不停的抱怨,等雨停了,我就回越州了。当我收到货物时,茶叶已经发霉超过百分之十。

白胜的脸这次不再是绿色的,而是乌黑发亮的。他“破解”了自己的算盘,道:“恭喜颜兄,这次出货你没亏,只赚了一杯茶的小钱。”然后倒了一杯茶,说:“这是你的工资。”

颜哥沉默了半晌,突然咬紧牙关,发狠了,猛地一挥手,把曾经视为生命的茶水全部泼了出去。


弃茶,重任在肩

接下来的几天,闫大哥一直待在室内,连茶都没心思喝。这时,白生生又让他去卖茶,燕大哥二话没说就上了船。他这次不敢优雅了。上了船,就催他快走。他一路上都没有闻到茶香。收了茶,不用说,他日夜驱车赶回,生怕又是一场风波。

这一次,颜哥的心不全是为了买好茶挣钱,而是隐隐约约的想和白胜争辩:我姓颜不是没用!

谁知道老天肯定和颜哥过不去。这一天,茶船停泊在沿途的岸边。第二天早上,炎哥醒来,发现男仆不见了。更有甚者,那人身上还带着一半没花完的银票。

闫大哥泪流满面。这一次,赔钱是肯定的。突然,他甚至有了跳河的想法。

船夫凑过来神秘地说:“先生,白老大回去不容易。在我看来,我和老公还不如私下分享这一船茶,然后来了就飞走。你和我将会有五个...不,你和我呢?我知道我老公爱喝茶,但是我怕我几年都喝不完。不看人脸色,玩得开心怎么样?”

严大哥慢慢抬起头,呆滞的眼睛却闪着寒光。他厉声喝道,“你以为我是谁?虽然我很没用,但我绝不是狗或猪。你快给我开船。你要是想着这茶,先杀了我吧!”野的不敢多说,只好咕哝几句,抛锚,驶过了坎儿。

过了几天,船到了码头,闫师兄沮丧地把茶叶交了上去,然后直奔茶馆。他下定决心:这一次,由白胜处置。

谁知一进茶楼,闫大哥就发现不对劲。那些家伙看到自己,一改不屑的神色,一脸恭敬。

一个人弯下腰说:“严老爷,你的雇主在等你。回来晚了就见不到雇主了!”


戒茶,细水长流


颜哥吓了一跳,急忙进屋,只见白生生的躺在床上,形容枯槁,两眼深陷,脸色却越来越黑。闫大哥先是震惊,然后是一阵心痛。他冲上前去问道:“白师兄,几天不见了。你怎么病得这么厉害?”

白胜伸出骨瘦如柴的手,拉着颜兄的手,笑着说:“终于,颜兄回来了!事实上,我已经病了很久了。我没有把我过去的样子都给你看,但是有一大半都病了。”说着,他吃力地把脸转向站在房间里的所有人,说道:“在我死后,闫希会兄弟将成为新的主人。你得像以前对待我一样对待他。”他握紧严大哥的手说:“他们都是我多年的老朋友了。他们绝对忠诚。”

燕大哥吓了一跳,突然看到那个携款潜逃的人和他的野船也进来了,脸上写满了悲伤。

可是,白胜说:“自从那一天燕大哥救了我,我知道燕大哥是正直的,是重情重义的。我知道自己得了不治之症,现在有了把这个茶楼送给颜兄的想法。只是燕大哥做事马虎,不善经营,嗜茶如命,所以我折磨了燕大哥三次:第一次,你刚来的时候,我故意冷落你。你除了尴尬没有生气,真的很善良;第二,我知道峡江会有暴雨,但还是让你运茶叶,导致茶叶发霉。我用这种方式让你遭受挫折,就是让你知道做生意的艰难。第三,故意找人偷银票,让野人用言语勾引你,你却坚如磐石,不为所动。这个遗嘱结束了。颜哥没有让我失望。我没有看错人。从今以后,这涓涓茶馆就是炎哥的了。请善待它。涓涓细流,涓涓细流,正所谓不节俭则不富裕,德行如流水。只有细致而长久,才能服众!”

颜哥如梦方醒,喉咙哽咽,看着白生生,说不出话来。只见白生生的颤抖着又拿出一样东西,是你视为生命的紫砂茶壶。白胜道:“这个茶壶我早就赎回来了,现在还给哥哥。我忘不了我哥的救命之恩,也别忘了我!”

……

从此,涓涓茶馆越来越红火,而颜兄在无数好茶之中,却只是把紫砂茶壶捧得高高的,再也不喝一口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