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善有善报

时间:2022-04-27 09:37:21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有一年,洛阳遭受旱灾,庄稼歉收。一时间,城里城外饥民遍地,到处都是哀号声。树皮和草根成了饥饿的食物。

洛阳有一个名叫郭桓的富人。他家有一口三丈宽的深井,深不可测。他每天能打100多担水。但是自从大旱以后,他怕难民抢水,就命人给井加了一个大盖子,家里人就到处传他家井干了的消息。

郭家境殷实,但年近半百,却膝下无男女。虽然他有几个老婆,多年来一直烧香拜佛,但他的肚子只是沉默。

这一天,女士们又去了寺庙,并要求了很多。郭桓见是中层地段,曰:“子与恩息息相关,枯树春来春去。当二十年的恩怨结束,天上的雨和雨会让你梦想成真。“大意是你前途无量,但需要有良好的关系。

郭桓看着牌子,心想:“既然要搞好关系,就要盖个井盖,开个粮仓,帮助难民。”

于是,他命令家人在城外搭起一个长约十尺的粥棚,每天用井里的水煮粥,分给难民。一时间,他被难民们称为“郭大山”。

这一天,郭桓参观了粥棚,看到数百名难民在烈日下有序排队领取粥。他不禁暗暗惊叹。

管家告诉他,前几天,为了争粥,难民们经常互相打架,差点打死人。后来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年轻人,安抚难民,维持秩序,干得还算体面。郭桓按照管家的期望,果然。

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戴着一顶破旧的帽子,跑前跑后地检查着队伍,一直工作到汗流浃背。

郭命人去叫那个年轻人过来。过了很久,小伙子甜甜地来了,却不想抬头。

管家说,这是欧阳春的弟弟,十八岁。郭桓大吃一惊,仔细看了看。他看到他的脸因愤怒而变黑,他的眉毛似乎很熟悉。他问:“小兄弟,你欧阳敬明是谁?”

谁知道欧阳春一听这话,立刻大哭起来,拔腿就跑...

郭桓看到这一幕时非常惊讶,所以他一路跟着欧阳春。他看到欧阳春在一个破庙里,那里躺着一个垂死的老人。欧阳春送了一点粥到老人嘴里,老人把头扭向一边说:“就算饿死我也不吃郭桓家的一粒米……”

欧阳春叫道,“爸爸已经六天没吃东西了。既然爸爸不吃,那我明天就不吃了!”

“不!《如果你》...你饿死了,谁...谁来替你妈妈和我报仇?”

父子俩正吵着,后面有人说:“欧阳敬明,你真小气!”二十年前,你偷走了如香。我不在乎,但是你讨厌我!”说话的是郭桓,他一路跟着欧阳春。

欧阳敬明看见了郭桓,握紧了拳头。郭桓环顾四周,说道:“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rue在哪里?”

欧阳春怒视着郭桓:“我母亲十八年前就被你害死了!”

郭一愣,不由想起二十年前的往事。

那一年,郭桓已经结婚好几年了,但他的妻子没能生下一男半女。郭桓智穷才尽,选了一个吉日,娶了如香为妾。不料,如香和郭芙的仆人欧阳景明勾搭上了,他们在一个月的黑夜里私奔了。

这一逃,郭桓自然不会放过他们。一年后,他终于找到了这两个人的藏身之处。当郭桓带领人们在后面追赶时,如香即将分娩,但不得不拖着怀孕的身体逃命。途中,如香拼尽最后一口气生下孩子,死在欧阳敬明怀里。
欧阳春说出真相后,郭桓懊悔不已,连连摇头:“唉,都怪我太小气了。如果我知道这些,我放你一马怎么样?其实我早就原谅你了!”

欧阳敬明听了他的话,顿时笑上天了。过了很久,他声嘶力竭地喊道:“郭桓,我就算是鬼也不会放过你!”说完,他伸伸腿,闭上眼睛,断气了。

可怜的欧阳春突然成了孤儿,他忍不住哭了。这一声哭得太伤心了,他为土地而哭,却不小心把头上的破帽子掉了,露出了一根蓝色的头发。郭桓不禁呆了:欧阳春其实是个女儿!

郭桓心一转:“枯树每年春天都来转。”这难道不是一个征兆吗?我年近半百,无儿无女,像棵枯树。当我遇见欧阳春,难道不是“枯树逢春”吗?

他抓起欧阳春,自责道:“关于你父母的死,我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所以,我会处理他的葬礼。你呢?将来我会住在我的房子里,这样我就可以照顾自己了。"

欧阳春扬起一双泪眼,苦涩地说:“你不怕我替父母报仇吗?”

郭桓的脑子里满是那个标志。他能听哪里?他把欧阳春带回家,命人伺候她洗澡换衣服,等她再出来的时候,真的让人眼前一亮:多么难得的绝色女子啊!

接着,郭桓召见了几位女士,讲述了遇到欧阳春的故事,女士们也心领神会,纷纷向主人道贺。

第二天,所有的女士都带着嫁妆和签名来到欧阳春的房间,告诉她天赐良缘和繁荣昌盛之类的事情。

欧阳春听着,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但要求女士们回报。郭桓只好半礼让给父亲戴孝,安葬了欧阳敬明。郭桓犹豫了一下,同意了她的条件。

一切完成后,郭桓将接受欧阳春成为第六任夫人。

洞房花烛夜,郭桓连酒都不敢多喝,早早来到六夫人房中。

当门打开时,欧阳春背对着他,正在铜镜前梳妆打扮。她把牛角梳捏在手里,微微颤抖着,又重又慢地梳着,像是在头皮上犁地。当郭桓进来时,她微笑着说:“先生,桌子上有一碗人参茶。我自己做的。喝一口,等我打扮好了再回来。”

看到欧阳春微笑,郭桓自然非常高兴。他拿起人参茶刚想喝,欧阳春突然喊道:“别喝!”

郭桓的手一歪,“砰”的一声,茶杯碎了,茶中冒出一股黑烟,有毒!

郭桓很惊讶。当他再看的时候,他看到欧阳春已经转过身去继续梳他的头,但是他越梳越慢。

郭桓觉得不妙,抓起她手中的梳子,看到上面已经沾了一点点黑血,而且梳子也有毒!

当欧阳春·郭桓发现他投毒的秘密时,他叹了口气,靠在椅背上,无奈地笑了:“最后,你还是从竹篮子里打水…

郭看不过来,与她计较,便喊了一个郎中,顿时屋内一片狼藉。

原来,女扮男装是为了接近郭家,但她知道自己是个弱女子,要报仇极其困难。碰巧郭桓渴望得到他的儿子,所以他向自己求婚了。他假意答应,先要他在戴孝为父亲打扮一番,然后趁机羞辱他,再暗中毒死他,拼凑一场同归于尽。当她看到郭桓要喝毒茶时,她突然想到了郭桓的死。难民能做什么?这才喊道。然而,她绝不会给郭桓做妾。她只想早点死去和父母团聚。

幸运的是,欧阳春没有中毒太深。经医生治疗后,她慢慢苏醒,但一心求死,拒绝吃药,拒绝进食。看到自己一天天消瘦下去,郭桓非常苦恼。

这几天,郭桓沉思往事,又羞又喜:如香因为不想做妾,决心和别人私奔,导致了后来的悲剧。现在她在逼女儿。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岂不是又是大错特错?

郭什么都想,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一天,他正在花园里散步,突然听到后院有声音。原来,老管家看到一个猎人在街上卖一只刚出生的狼崽。狼崽还在断奶,很可怜,就买回家,抹点狗尿,悄悄放狗窝里。母狗竟然喂它牛奶。女士知道了,让管家赶紧把小狗抱走,结果却惊动了母狗。她扑向小狗,把它放在自己的身边,小狗亲密地在母狗身上蹭来蹭去,显然把它当成了自己的妈妈。

当郭桓看到这一幕时,他突然有了一个主意。他告诉他的仆人明天准备一个宴会,他想要一个盛大的宴会招待客人。

第二天一早,亲朋好友都来了,郭桓邀请了家里的长辈。他庄严地让欧阳春靠边停车,并公开宣布他将承认她是他的养女。

大家听了都惊呆了。长老们甚至骂郭桓胡说八道。他们刚刚埋葬了半个孩子的欧阳春的父亲,三家媒体雇她做妾。现在他们怎么能改变他们的养女呢?所有的女士都很困惑。

只有欧阳春受到了极大的震动,眼泪夺眶而出。她想不到她如此侮辱了郭桓。他没有怀恨在心,而是处处想着她,看到郭桓跪在地上。坦率地对族中的长辈说,欧阳春原本是一个老朋友的女儿,强迫纳妾是不道德的。现在只有把她当养女,两家的恩怨才能化解。他讲得有逻辑有道理,大家也很难再多说什么。就这样,郭桓承认欧阳春是他的养女。

第三天下午,天突然变阴了,很快就刮起了大风,下起了倾盆大雨。旱情突然缓解,人们在雨中欢呼雀跃。

没过多久,政府的大量救济粮也下拨了,“郭桓认女”的故事在当地传为美谈。郭家人暗暗惊叹“天降甘霖”,一家人从此和睦相处。郭桓和欧阳春总是把对方当成父亲和女儿。

六个月后的一天,郭桓正要出门,她听到每个房间的女仆报告说几个女士同时生病了。

郭桓吓坏了,派人去请医生。医生为所有女士把脉后,反复向她们表示祝贺。原来是几个小姐同时怀孕了!

事实上,郭桓对一个女人的认可和《天雨》没有任何关系。他们在一个地方相遇纯属巧合。郭桓以前小气,斤斤计较,顾虑太多,伤了元气,所以没有孩子。经过这次,他从此对别人好了,心胸也开阔了。再加上欧阳春的精心照料,他的身体挺直了,脸色红润了,妻子们的肚子自然也变得“争气”了。

几个月后,郭桓有了两男一女,终于实现了这个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