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茶庵传奇

时间:2022-04-27 09:37:59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暑热难耐的夏天,你在路上行走,一时口渴难忍,嗓子眼冒火,突然看到路旁有一杯凉茶,端起来一饮而尽,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9肯定会是一个字:爽。于是,有关路旁茶庵的故事便发生了,这个故事,在豫西密县已经流传三百多年了……

    先从一桩命案说起

    康熙三十五年盛夏,密县东边三岔口的关帝庙前发现一具死尸,接到报案后,知县于兆麟带着刘典史和一帮衙役来到现场查看。

    死者是经常在关帝庙前摆摊卖西瓜的老汉,年近六旬,头部被击伤致死,尸体横于庙前,僵卧于路旁。这关帝庙位于云蒙山东边的一道石岭上,方圆五里之内都没有住户,庙前只一条大路,东通省府汴梁,西往古都洛阳。

    再说这个于知县,正黄旗人,新官上任不久,就遇上了这起人命案,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案子办个水落石出。

    于知县踱着方步,在现场搜寻着每一件物证。忽然,前边不远处一块石板上刻的几个字引起了他的注意,他走过去一看,那几个字像是用石头刻划,刻的是:"为瓜皮打人。"

    啥意思?于知县脑子里"骨碌碌"地转开了圈:是一个叫"为瓜皮"的打了人,还是因为瓜皮打了人?是"为瓜皮"打了人后自己刻划的字,还是看见"为瓜皮"打人的人刻划的字?"为瓜皮"打了卖瓜老汉后,老汉是当时死的还是后来死的?干知县想啊想,脑袋都快想炸了,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那就先找"为瓜皮"吧。

    刘典史说本县没有姓"为"的,于知县说有枣没枣打三竿再说,兴许会打出个姓"为"、"魏"或者姓"韦"的人呢!

    刘典史没办法,答应了一声,便屁颠屁颠地一路跑去,找来了当地的"地方",于知县问他:"此处可有‘为姓人居住?"

    "地方"回答说:"有。从这里往北五里是魏寨,住的都是魏姓的人;往南五里是韦家门,住的都是韦姓的人。"

    "先去魏寨打探。"于知县一声令下,一队衙役、捕快便来到了魏寨。

    抓住了凶手

    要不,咋说于知县断案如神呢?他来到魏寨,逐户登门,对每一家的人口、名字、性别、年龄、职业等等,来了个一一过目,很快就发现了嫌疑犯。

    嫌疑犯是谁呢?是一个叫魏振坡的人。瞧瞧他那名字,字面上就带着"瓜皮"的影子。

    这个魏振坡三十岁出头,满脸络腮胡,一身疙瘩肉,生得膀大腰圆,让人望而生畏,一开口说话就带着一股子火气,家里一贫如洗,想钱都快想疯了,不是他图财害命还会有谁?于是,于知县让衙役们把魏振坡锁了,带回县衙审问。


    魏振坡果然不是一盏省油的灯,于知县问他:"昨天干啥了?"

    魏振坡回话的声音比知县最少高出三倍:"昨天去北山姐姐家串亲戚,咋啦?"

    于知县觉得心里很不舒服,这小子,是我审你还是你审我呀!他便把惊堂木一拍,厉声喝道:"不对!昨天你是去了南岭,还在关帝庙前打死了卖瓜老汉,还不从实招来,免得皮肉受苦!"

    魏振坡的声音更高了:"青天大老爷,捉奸捉双,捉贼捉赃,你说我打死了卖瓜老汉,有何凭据?"

    于知县又把惊堂木一拍:"还真是块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看来不动大刑,你是不招的,来呀,大刑伺候!"

    众衙役立即如狼似虎一般把魏振坡按倒在地,"噼哩啪啦"就打了起来,直把他打得皮开肉绽,鲜血淋漓。

    魏振坡禁不住打,只好供认,如何如何打死了卖瓜老汉,又是如何如何枪走了老汉卖瓜的钱,于知县让他画押结了案。

    这一案子,经过层层上报核准,魏振坡图财害命,打死卖瓜人,证据确凿,判了刑,秋后将在县城开刀问斩。

    有一个人投案

    转眼之间到了秋天。这一天,秋高气爽,县城城隍庙前人头攒动,热闹非常,大家都在争相观看庙前墙上张贴的告示:"魏振坡图财害命,打死卖瓜人……明日午时开刀问斩。"

    这时候,从西边过来一个壮年男人,他见一群人围在那里,也就挤进去瞧热闹,他看了告示,立即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半天合不拢。

    他是谁?他叫牛全,县东人,是个皮货商。今年夏天,牛全挑了个日子,前往洛阳贩卖皮货,走到三岔口关帝庙前。又饥又渴,想买一个西瓜吃吃,不料身上的现银不知道什么时候丢了个一干二净。他想先赊一块瓜,待返回时双倍付钱,可卖瓜老汉却死活不赊,非要现钱不可。牛全实在无法,想把地上的西瓜皮捡起来啃,卖瓜老汉又说他是故意给自己难堪,站起身来,踮起脚来,"啪、啪、啪",竞将西瓜皮踩得稀烂。牛全也是血气方刚之人,如何忍得下这口气?他操起卖瓜老汉的扁担,抡了过去,不料正好打在老汉的脑袋上,老汉往地上一躺,不再搭理牛全。


    牛全说道:"想讹我是不是?中,等俺做生意回来咱再算账!"说罢,他捡起一块石子,在一旁的石板上刻下了五个字一"为瓜皮打人",然后便去了洛阳。

    好在这趟生意做赚了,牛全从洛阳返回,想到城隍庙里烧炷香,谢谢城隍老爷的保佑,此刻一看墙上的告示,这才知道那个卖瓜的老汉竟然死了,更了不得的是那个魏振坡竟然成了杀人凶手,还要在明天午时开刀问斩,这可不行,哪能让别人为自己顶罪呢?

    牛全想到这里,"l嗵嗵嗵",跑到县衙门外,抓起鼓锤,把堂鼓擂得震天响,一边擂一边喊:"冤枉啊——"

    于知县听得有人击鼓喊冤,立即升堂问案,不料于知县还没张嘴,牛全倒先开了腔:"敢问县老爷,魏振坡打死的可是关帝庙前的卖瓜老汉?"

    于知县说"是",并问他为何击打堂鼓,如有冤情,尽快诉来。

    牛全就把自己如何为了西瓜皮、失手打死卖瓜老汉的经过,从头到尾细说了一遍,于知县直听得头皮发麻,浑身冒汗……

    牛全说得头头是道,不像是瞎话,于是于知县又审理了一遍,然后重新作出了判决:卖瓜老汉见难不救,有失为人之德,既然已死,也就罢了;牛全打人事出有因,且能投案自首,说明真相,算是救了魏振坡一命,判处流放,押往云南服刑,魏振坡无罪释放。

    又经层层上报,朝廷批准了他的改判,至此,这个"为瓜皮打人"的案子总算了结。

    知县是个明白人

    案子是彻底弄明白了,可又一个问题出来了,什么问题?于县令判了一起错案呗,用现在的话说,既要追究责任,又要进行国家赔偿,可旧时是"刑不上大夫"啊,况且,于知县办了错案后还是自己主动纠正过来的,所以朝廷也就没怎么追究。

    不过,于知县倒是个明白人,知道自己办错了事,对不起百姓们,就决定来个自己罚自己,怎么罚呢?于知县想:这个案子是因为一块瓜皮打死人的,如果那里有个茶水摊,行路之人有口水喝,还能因为吃块瓜皮打死人吗?于是,他坐上四人小轿,在全县境内查访,最后确定:在县东关帝庙、县西石坡口、县南石羊岗分别设立茶水摊。于知县还从自己的俸禄中拿出五十两银子,算是自罚,在上面说的三个地方每处置地五亩,由设立茶摊的人自耕自足,并保证茶水供应。为了遮风避雨,设立茶摊的人还在路边盖起了草庵,时间久了,人们就叫这些地方为"茶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