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传奇故事

难得的知己

时间:2022-04-27 09:39:17 传奇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王成是一个诚实的渔夫。他早上起床,带着渔网来到村子西边的河边。他每天只下十网,却不再打了。不管这些网是一无所获还是大丰收,他都不太在乎,因为他从来不想着靠打鱼赚多少钱,只是为了养活年迈的母亲。能靠聊天生活,还是挺满足的。

这一天,王劳石一大早就来到河边,布下了十张网。收成还不错。他特地来到河边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清洗了鱼网,然后脱下脏衣服,跳进河里洗澡。

刚洗了一会儿,王劳石突然觉得自己的脚收紧了,被什么东西抓住了,拖到了水底。原来是一个溺水的鬼拉着他,作为自己投胎转世的垫背。

当王劳石感到他的生命转瞬即逝时,他非常难过。他忍不住大声哭了起来。而是把溺水的鬼拖出水面,问他为什么这么伤心。王劳石停止哭泣,哀叹道:“我是一个渔夫。可惜我家有个位高权重的妈妈,只有我一个人养着他。我死后,老人会饿死。”说着,他又大哭起来。

溺水的鬼魂长叹了一声,无奈之下放开了他,沉入水底。

这个落水鬼其实是个倒霉鬼:他姓张,秀才,在私塾教书。三年前,张秀才醉酒后落入河中溺亡,但死后不久,施甸的严俊查了他生前的所作所为。他虽然嗜酒如命,但从来没有做过危害世界的事,而且一直仗义执言,维护正义,所以他认为自己的命不应该死,决定再付他十年的寿。然而,他必须遵守规则:只有找到一个垫子,他才能得到奖励。

张秀才在这条河里呆了三年。在过去的三年里,超过10,000人在千千穿过这条河,但当他遇到贫穷的单身路人时,他不忍心这样做。没有机会攻击真正缺德的人,因为这些人大多是高官或者富商士绅,而且总是仆从成群,前呼后拥,前呼后拥,他一个人没法说话。
就这样,三年过去了,张秀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去做。这一次,当他看到王劳石在河里洗澡时,他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这样做。问完信息,他的心又软了。

张秀才事后决定:以后为了那十几年的长寿,他不会再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宁愿放弃。

这一天,张秀才正在水底叹气,突然听到岸上“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当他浮出水面时,他看到是王劳石在河边烧香祈祷。张秀才忍不住好奇,藏起自己,来到王劳石身边。他嘴里只听到王劳石的话,但听起来像是他在为张秀才超度亡灵,祈求上帝保佑他早日降生。

张秀才听了大为惭愧。他想,他试图伤害别人,但受害者这样对待自己,所以他忍不住展示自己的出生,并拜倒在王劳石。他们两个坐在河边,聊得很投机。虽然人和鬼有不同的方式,但他们成为了彼此的朋友。

有一天,这个人和一个鬼又见面了,双方约定:从现在开始,张秀才每天都要为王劳石在水下抓鱼,让王劳石能抓到更多的鱼。鱼卖了以后,除了养活母亲和自己的温饱,他每天还要给张秀才一壶酒充饥,剩下的钱全部给乞丐。



从那以后,王劳石每天都按照约定办事,每晚都给张秀才买酒。这个人和一个鬼每天晚上都要喝到半夜,星星稀了,月亮亮了,才依依不舍的分手。这样幸福的生活就像仙女下凡,一晃三年过去了。

那天晚上,一人一鬼又在一起喝酒。酒到半酣时,张秀才忽然叹了一口气,道:“王兄,你我虽是阴阳相隔,但这三年来,我们的情谊始终如一。然而,世上所有的盛宴都已结束。也许明天我会去另一个国家。”

王老老实实地问为什么,张秀才说:“因为不忍心害人,不知道是哪个神把这件事告诉了天帝。天帝感我忠义,降旨立我为襄阳城隍,命我明日起程赴襄阳。”

王劳石急忙向他道贺,然后开怀畅饮。

临别时,张秀才抓住王劳石的手说:“我走后,你会痛苦一天,最后会穷困潦倒。到那时,你就没有后顾之忧了,可以来襄阳找我。”然后,他说怎么找到去襄阳的路,然后他就跳进了水里。

果然,第二天晚上,当王劳石再次来到聚会的老地方时,他再也没有见到张秀才。

张秀才走后,王劳石的生活越来越艰难。原来,在过去的三年里,这个人和一个鬼几乎消灭了方圆几十英里内的所有鱼虾。现在张秀才走了,没有人在为王劳石抓鱼,王劳石渐渐养不起他的母亲。无奈之下,他只好去捕鱼,去乞讨食物。

一眨眼,三年后,我母亲去世了,王劳石安葬了她的老母亲。她觉得她不能再呆在家乡了。想起张秀才的临别赠言,她决定去襄阳。

老实巴交的王一路以乞讨为生,三个月后终于来到襄阳城。他找到了城隍庙在哪里。

那天晚上,王劳石洗了澡,换了衣服。拜完天地三拜,来到城隍庙。在神像前敲了三下,拜了九拜后,一个幽灵卒走出神像,把王劳石带到后院等候。

当我到达后院时,王劳石看到一个看起来像官员的官员。他在内厅,一群男仆和杂工跪在下面。当这位官员看到王劳石走进后院时,他连忙喝光了所有的人,但他立即走进了里屋。他很久没出来了。

王老实就奇怪了:你刚才见到的那个官员不就是你的老朋友张秀才吗?他为什么要走进里屋,避免看到它?

王劳石正这样想着,里间的门终于开了,只见张秀才恢复了他的旧装束和模样。他急忙跑到王劳石跟前,跪拜道:“亲爱的兄弟,请原谅我疏忽的罪过。”

张秀才告诉王劳石:自从他接任城隍之职,每天只能勤勤恳恳,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一点清闲都没有。他满脑子想的都是和王劳石在一起的快乐时光,但可惜时光不会倒流。有时候他真的很想辞掉工作,去另一个国家找哥哥。今天,王劳石来了。我们应该马上见面,但他和王劳石是穷朋友,他们不能以高级官员的身份见面。才走进内室,沐浴更衣,焚香告天下,恢复本来面目,才敢出来相见。王老老实实听着,恍然大悟。

那天晚上,他们两个聊了一夜。一连三天,张秀才白天处理日常事务。晚上,他和王劳石一起熬夜,彻夜长谈,讲述他做官的辛酸经历。王劳石知道他的老朋友虽然地位很高,但已经失去了生活的乐趣。相反,他最好去钓鱼和乞讨食物。

第三天晚上,开口说:“亲爱的哥哥,请听听玉哥哥的话——亲爱的哥哥,他曾经和野鹤、白云一起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现在身在官场,身在此,心在此。他能不无聊吗?怎么能不痛苦呢?”

张秀才连连点头,王劳石说道,“既然你已经走上了仕途,就应该按照官场的规则办事。不管你用什么手段和方法,只要你想让世界繁荣,人民安全,你就可以高枕无忧。”是我愚兄的愚见。希望他慎重考虑。

听了这话,张秀才犹豫了很久。突然,他眼前一亮,眼前的云散开了,亮堂堂的。他忍不住仰天大笑,然后光着脚跳下床,向王劳石鞠了三躬,说道:“好朋友的话胜过读一百本书。我明白!”

天亮后,王劳石起床,一看,张秀才高兴地睡着了...

王和他的老朋友们擦肩而过后没有任何忧虑,他也没有说再见。不管藏书家和鬼卒如何极力挽留,他都叮嘱他们不要打扰师父休息,就这样悄悄离开了城隍庙,开始了周游世界。

传说华山上有人看见王劳石骑着鹤上天,北海人说他骑着浪走了,但无从考证。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王劳石的余生一定过得非常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