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阅读

经典美文阅读-----在贫穷困苦中挣扎的父亲

时间:2022-04-15 10:21:30 美文阅读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在贫困中挣扎的父亲,没钱看病,没钱买包盐,也没地方借钱。这是这个世界上的穷人,所要面对和承受的。

我父亲在他49岁的时候去世了。那一年,我考上了大学。

父亲得了肺气肿,据说是肺穿孔。它是什么样的疾病?父亲至死也没有搞清楚,只知道跟肺有关。 父亲去了官厅医院,过几天就回来了。 父亲说,那个地方对我们来说太贵了,住不起。

父亲回来后,批发了一些青霉素,每天在家输液。 一开始是村里的医生给他输液。过了很久,村里的医生不肯来了。 我父亲没办法。有一次,他对我说,来,帮我系上。 我说,我不会。 父亲说,没事,把针稍微压平,顺着血管扎就行了。

我咬紧牙关,双手颤抖,一头扎进他的血管里。 第一针,扎深了,拔出来,重新扎。 第二针,刺穿了,针尖从血管侧面出来,血是红色的,随后渗出。 我浑身是汗,急得想哭。 父亲用药棉盖住针眼,说,没事,没事。 说完后,长叹一声。

一个人,一个家庭,无奈到这个地步。

我爸说我这个病,一万块钱就能治好,穷人没钱,只好用命来扛了。 当时为了给父亲治病,供我上学,家里已经债台高筑,别说一万块钱,就连一块钱都不容易拿出来。 有一次家里没有盐,没钱买,只好用白开水煮一顿饭。我们吃饭的时候,一家人都想咽下去,但是没有人说话。

但是,眼泪在心里。

我小的时候,父亲是个年轻有名的木匠。三村五里的人经常找他玩家具或者盖房子。 我记得,那时候父亲一天的工资是2块钱,还有一盒官厅烟。 父亲舍不得抽香烟,就一盒一盒藏在柜子里,留着过年抽。 2块钱的工资呢?我父亲不急着要它们。他什么时候给他们?

记得过年的时候,父亲经常很少买鞭炮。 只买一套鞭炮,只有200环的。 我舍不得放,今天一个,明天两个。 有一次,我忍不住问爸爸,为什么不多买点? 父亲回过头来,眼睛睁得大大的,生气地看着我,说:“那是钱。当它噼啪作响时,它就消失了。你想败家吗?”!

我怕爸爸,赶紧转身灰溜溜的走了。

快上初中了,好想有一支笔。 我父亲想去后曹换吃的,正好路过县城。我央求爸爸去县城的供销社给我买支笔。 父亲点头说,好的。 后来的几天,我天天站在山梁上,盼着父亲和他们的换粮车队回来,等了半天。

终于盼到爸爸回来了。 帮我爸爸卸车,喝牲口,喂草料。 我的心怦怦直跳,我紧张地问爸爸是不是我买的笔。 没想到,父亲很干脆地说,哦,我回来的时候,所有的店都关门了。 然后,他若无其事的做着自己正在做的事情。

我在那里,眼泪开始往下掉。 悄悄骂:你的话谁信?你就是小气,不想给我买!

正是因为这种节俭,父亲把我家从三间屋变成了五间屋。 早年,村里有个叫李的书记,长的白白净净的,穿得很干净,身上没有沾一点污垢。 有一天,他来到我们村,在我疯狂玩耍的时候抓住我,对别人说,你看,这孩子眼睛这么黑,一定前途无量。 秘书说这话的时候,他父亲正好在场。 中午,父亲兴奋地对母亲说,李书记说,我们的孩子会有美好的未来。 说着说着,父亲气喘吁吁。我不知道是兴奋,还是某种看得见的未来,搅动了他的心。总之,父亲的声音变了,激动了。现在想来,犹如在眼前。

我上高中的时候,有一天晚上,已经很晚了,家里人正准备睡觉。一个男人敲门,开门一看,是李老师。 李老师的乡村小学的一名私人教师,要参加转正考试。 他听说我回来了,来问我一道数学题。 印象中,那是分解题,在公式中加一个х,再减一个х,就能轻松分解。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方法,却让曾经教过我的李老师惊呼。他当时坐在炕上,惊讶得几乎失去了理智。他一直在说,哦,太好了,太好了! 然后,他抓住父亲的手说:“叔叔,这孩子,你要好好培养。这将是未来的一个栋梁之材。” 父亲激动得又一夜没睡了。

然而前路茫茫,我经过复习考上了大学。 父亲拉着我的手说:“这两年,你备考的时候。村里人一直在说闲话,说你根本过不了考试。听到一大堆,不负责任的言论我很难受,但我心里知道,你能行!”说完,一行浑浊的泪水,从他略显单薄的颧骨上滑了下来,沾湿了枕头。 我的眼泪,像断了的珠子,噼里啪啦地掉下来。 父亲说,别哭,你考上了。挺好的。我死了就放心了。 我父亲说那件事时,含糊地叹了口气。 人们说,人死了就没有眼泪了。你认为我是一个垂死的人吗?说完,父亲把头转了过去,半天没说一句话。

父亲把家里五间土坯房,改成砖房的时候生病了。

我举粉底的时候,爸爸的痰里都是血丝。 问村里的医生,医生说,没事。可能是毛细血管破了,问题不大。 全家人都相信了医生的话,真的以为没事了。 然而,没过多久,父亲就精疲力尽,虚弱得连路都走不动了,身上经常被汗水浸湿。

我父亲,一辈子没坐过火车,因为生病才坐火车,但对他来说,这次旅行是一场痛苦的噩梦。 车厢里,浑浊的气味和呛人的烟雾,让他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好容易到了官厅,下了车,父亲蹲在地上半天没起来。

他说他在车里,好像死过一次。

父亲临终时,拿出账本,向谁借了多少钱,把一切都告诉了我。 最后他说,你一定要还钱,这样我死了也安心。 我们虽然穷,但不要让别人骂我们!说完,他把户口本给了我,又给了我一个很深的眼神,那眼神里,包含着失败、无助、愧疚、无力和难以言喻的痛苦,一句话,人生百味,尽在其中。

我知道这本账本背后,藏有多少痛苦与辛酸。 我记得,我父亲去世后,我向一个人借钱埋葬了我的父亲。男人冷冷的说,钱我可以借给你,但是你能给我什么回报?!在他看来,穷人永远是穷人。

这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穷人都要面对和承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