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阅读

青春的诺言

时间:2022-04-22 09:01:29 美文阅读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高三的时候,有两栋教学楼,一红一白,坐在白色教学楼的窗前,中间隔着一排挺拔的白杨树。每天都能看到那个红楼里的女孩:她靠在窗边,脸颊撑着,看起来很傻。

有一次我路过,看到靠窗的桌子上写着两个很美的字——抽烟。

临近毕业,我去查高考成绩,结果考上了北京某著名大学,却留在了当地的大学。 我在白色教学楼的窗户里看着空荡荡的操场,突然心里像雾一样充满了易迅这个名字。 我在纸上一遍又一遍地写着“抽烟”这个词。里面全是纸,我的心也渐渐充实起来。

一年后,当我拿起笔给荀写信时,已是大二的秋天。 但是我把两年前一个少年和今天一个青年的感受都复述了一遍,然后封在一个白色的信封里。 我想,如果一个名字能藏在心里两年,那么给她写封信多少也算是完成了一个心愿。 我查了一下邮编,把记忆中的红名单上的学校和院系都写了下来,发了出去。

越来越冷了,冬天来了,但是熏蒸的回复还没来。 圣诞节到来时,天空开始下雪。 下午,我站在桌子上指挥大家挂上晚会的五彩缤纷的花。下面有人用什么东西打了我的手,把它拿走了。那是一封信。奇怪而美丽的文字来自北京。

易迅说:“如果我们没有在新年打扫收发室,如果我没有平白翻那份旧报纸,我就不会看到你的信。 “在收发室睡了两个月,我的信被自己翻了出来。这是上帝的安排吗?

我开始相信这个奇怪的女孩。奇怪的是,我觉得自己像是生活中的老朋友。当我摊开纸的时候,我可以表达我的感受,我不需要努力思考。 我们聊到高中时桂香园的石板路,聊到学校门口的香槐树。我们聊着越来越紧的作业,聊着越来越思念的家。 熏出来的字母写的整整齐齐,像贴纸一样的字母一次比一次厚。 小刀,像一个穿着裙子过河的小女孩,小心翼翼却勇敢地走进了我们营造的浪漫氛围。 当年,等信成了我们生活中的新内容。

寒假的时候,易迅去了上海的外婆家,没有回家过年,于是翘首以盼的寒假变得漫长而冷清。 大年初三,我一个人在四处闲逛,突然想起了母校的红白楼,就转到那里去看。 厚厚的雪落在红色建筑和白色建筑之间。校园很安静,只有我一个人。 从我的窗户到冒烟的窗户,一步一步,我测量了两层楼之间最多20步的距离,但我的心到我的心,却用了两年。 烟熏过的窗台上落了一层厚厚的雪。在雪地上,我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橱窗里那个女孩的脸,但只是一片模糊。 于是,我站在一片白茫茫中,一点点清晰:我放弃的不是人,而是当时初恋的心情。

荀问:“你能给我发一张你的照片吗?”我给她发了一张足球队的照片让她猜。 她准确地回答:“第一排中间的那个!原来你是高中队的左前锋!”

爱情就这样在穿越青山绿水的邮车中成长。心仿佛是一只随风飞翔的鸟,轻得要跳出来了。

六月的一个星期天,我去武大看一个老乡。 一进他们宿舍,一片“砰”的笑声飞溅,有人喊“再来一个”。定睛一看,屋子里挤满了快乐的村民。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曾经坐在红楼窗边的女孩。她长胖了,但我还是认出了她。 我盯着她看了很久,指着她惊呼:“来抽烟!”一个老乡说:“她不叫抽烟。刀是湖北大学的何芳。” ”突然,我感觉自己掉进了一朵云里:“那是谁?”

那个叫何芳的女孩笑着说:“易迅终于去北京了!高三的时候她坐在我前面。 “我的脑子突然乱了,然后我想起了一件事:我看到的那个女孩是何芳,还有那个易迅,我从来没有见过。 我爱上了一个我从未见过的女孩!

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像是在浓雾里紧握着一个人温暖的手,却无法分辨她的脸? 我的青春漂流瓶真的漂到了彼岸。不得而知,但心心相印。从未谋面的彼此很难分开。

后来又收到易迅的一封信,粉红色的信有一种淡淡的香味和一丝希望。 在信中,他小心翼翼地许下了青春的诺言。 7月7日,是一个
细雨蒙蒙的日子。在潮湿的空气中,我带着薰寄给我的信回到母校,在白宫门前久久伫立。然后,我就按照信里说的,一步一步走到那栋漂亮的红房子,等待我们的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