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阅读

为了自己,倾尽全力去付出

时间:2022-04-23 14:46:18 美文阅读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15年前,我在法国南部的一家连锁餐厅工作。半自助餐厅,可选饮料、凉菜、奶酪和甜点,用盘子付账,点热菜。

我的工作就在我的选区,缺什么就放什么。甜点不够我就喊厨房,饮料不够我就搬仓库。

一位长着灰色胡子的老先生经常来吃午饭。他穿着普通,长相普通,但心地善良,说话很绅士,很风趣。他叫我“小姑娘”,总是笑着问:“小姑娘,你今天推荐哪种甜品?”

餐厅每天都有推荐的甜品,比其他甜品便宜40欧。老先生也会和我商量:“小姑娘?我能要一朵奶油花作为甜点吗?我想和咖啡一起喝。”

奶油花,通常被添加到问题中的甜点中,就像是烧焦了的,剩下的,或者被我的初级菜鸟切掉的。加奶油色的花,掩盖缺点,提升外观。反正餐厅不是我的,不计成本。老先生很和蔼,让人感觉很亲近。我每次都加他,加一个大的。

他的笑容很灿烂,会露出整齐的牙齿。他总是开心地说:“谢谢你,你是最棒的小女孩!”语气是不容置疑的真诚。

有一次,他晚上来吃饭。推荐的甜品卖完了。老人有点失望,说:“不巧,今天是我生日。”

我觉得有点可怜他,因为他总是一个人,总是点便宜的推荐甜品。法国是一个孤独的社会,有很多孤独的老人。

我说:“请先付款。我烤好给你送过去。”

当天推荐的甜点是“诺曼底苹果塔”。我特意加了两朵奶油色的花,为他点了一根小蜡烛。

他正在啜饮一杯红酒,这时他看到了蛋糕,脸上露出了喜色。他说,“你知道吗,小姑娘?我母亲来自诺曼底。我小时候,妈妈每周都会给我做苹果塔。”

他打开钱包,拿出一张50欧元的钞票给我,“谢谢”。

在法国,在餐馆给小费是不必要的,尤其是在半自助餐馆。在2002年,50欧元的小费真的是一笔巨款。我拒绝了,老先生把钱塞到我手里说:“收下这钱,作为你的生日礼物。”

这真是一个不可抗拒的理由,我欢天喜地收下了钱。当我回到工作区时,值班经理问:“你知道他是谁吗?”

我摇摇头。经理用手比划了一下,说:“你看到马路对面的加油站了吗,还有加油站后面空荡荡的葡萄田?都是他的。”另外,我们商业中心的土地本来就是他的。"

“嗯?”我惊讶地捂住了嘴。“那他为什么来这里吃饭?还吃当天的推荐。”

收银员正在给那边的经理打电话。他边走边耸耸肩。“我们不懂有钱人的世界。”

初秋,我去市图书馆排队买电脑。在大门口,我遇到了一位老先生,他仍然穿着他一贯的格子衬衫和卡其布裤子,胡子修剪得很整齐。

他微笑着向我打招呼。后面的玻璃幕墙上,贴着一张海报,上面印着与他真人相似的头像。我惊讶地看着海报,然后看着他。他说:“哦,我捐了一些书。”

我忍不住捂嘴说:“哇,你真有钱!”

他笑了,然后说:“小姑娘,你长大了,总有一天会明白,钱只是一串数字,价值才是重要的。下次见到我,别说我有钱。”

说完,他挥手离开了。在人群中,他就是这样一个普通的小老头,根本没有什么有钱,有自己的气场,让他觉得很气派。

看着他的背影,我觉得有钱真好,想怎么任性就怎么任性。如果我有那么多钱,我就不会穿那件普通的布衬衫,也不会吃我们餐厅推荐的甜点。我会每天穿名牌,我想定制一辆法拉利。虽然我连驾照都没有,但这有什么关系?不管怎样,我有钱...

很多很多年来,我一直认为财富决定人生的价值。

我达不到老先生的水平,那是因为我还没有积累足够的财富。一个完全不能满足自己需求的人,是没有权利去思考所谓的层次、格局、境界、修养的。

如果我想挺直腰杆,心安理得,活得体面,那我就得弯下腰,低下头,不惜一切代价,竭尽全力去努力。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过度商业化的社会。每天都有人在顶着,严厉地告诉你:头等舱和经济舱的差距;名牌包和街头货的差距;它可以在我的父母,我的父亲和我的母亲,以及我卑微的家庭之间架起一座桥梁。阶级如浮云,价值如空气。明明在哪里,却是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于是金钱就成了唯一可以攀爬的看得见的梯子。

但是,在社会上,两亿买两张彩票,真的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机会;能和爸爸拼的模式,能和老公粘的模式,不容易复制。

所以,面对广大的普罗大众,想要在人前肆无忌惮,活得衣冠楚楚,马到功成,社会安排了一种看得见的,所谓“成功学”的思维逻辑模式:

努力工作,努力赚钱,努力消费,努力回报。既然找不到自己的价值,那就可以用一个东西代替另一个东西来找到一个看得见的价值,用自己的价值来代替。

其实是错觉,不是事实。

前两天我一个朋友来上海开会,日程排得满满的。为了优化她的时间,她带我去了一个行业酒会。

是自助聚餐,旁边有几张桌子可以吃。在一张桌子上吃饭,我们象征性地互相介绍。轮到我们当那两个圆滚滚的黄脸婆,穿着普通衣服的中年妇女,也没人管。我们只是随口点了点头。

桌上的人,一边吃一边吹牛,说这个,我们公司要融资了;嗯,我刚从迪拜回来,我们在帆船大厦住了一个月;第三个说,我们刚刚在上海买了一栋别墅…

我真的不喜欢这种大家混脸的鸡尾酒会。因为这种场合,最能显示自然状态下人类社会的权力分类。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酒会主办公司的老板在人群中发现了一个朋友。我来敬酒,感谢她的到来。连我都被光感动了。我的老板给了我一张名片。

老板走后,她酒桌上的朋友身价暴涨,大家纷纷找她聊天,试图猜测她到底是谁。

朋友笑着说:“我是研究员。我们最近的项目跟他们公司有点关系,就见了一次面。”

我们起身去拿甜点,我问她:“你怎么不早说?”

她是一个由欧盟投资数百万欧元的实验室的项目负责人。她的尖端研究可能会产生上亿的利润。

她耸耸肩说:“那又怎么样?我还是一个孩子的老公,一个有20年房贷的中年妇女。其实我这个年纪,不需要别人肯定我的价值。”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在别人的尊重和敬仰中活得体面。我们常常以为别人尊重我们的钱,其实别人尊重我们的价值。

我们年轻的时候,怕别人看不起自己,怕别人不知道,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成绩都纹在额头上,让别人看一眼就肃然起敬。

但是,过了半辈子,我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是谁,我值多少钱。我可以判断自己的价值,而不是需要别人的尊重来满足自己。

这是一个刷脸,刷价值,刷价值,刷实力的社会。同在一个染缸里,如果没有自知之明和决心,必然不会让别人跳入攻击性的思想。

但人生不是战争,没有所谓的输赢。

原来,在人生最好的状态下,不需要穷尽一生。你可以看着别人在你眼前炫耀,比较,而不是拼命推销自己。

当然,我们在生活中要倾尽全力,但不是为了别人,而是为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