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彩蝶传奇(二)

时间:2022-04-21 13:14:03 神话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二、水乳交融意浓浓
    三日之后,彩螺背着鱼篓,提着篮子,佯装赶海蛎子来到石龙口海滩。她躲到一块礁石后面,放下鱼篓,扒开篓口一看,小虎头在里面睡得正香呢。
    马侯德领着一班汉奸在石龙湾走街串巷地搜了三天,也没搜出虎头。又担心有人暗中把孩子接走,这天就化装成收鱼的,挑着两只筐子,也来到了石龙口。
    彩螺远远地看见马侯德挑着担子来了,就忙背起鱼篓,贴着山崖根往南走,不想正跟马愣子走了个碰头。马愣子年近二十五,衣破无人补,夜里做梦都想着娶彩螺为妻。今天一大早,见彩螺一人背着鱼篓上海崖,他就也扛着渔叉当上“保镖”了。
    彩螺问:“大兄弟,你这是要出海么?”
    马愣子道:“出海?船早让龟孙子们扣了。嘿嘿,我是来保护你的。嫂子,你守寡都满三年了,只要咱五爷爷一句话,我就是娶了你也不犯族规。”
    彩螺故意板起脸说:“你往后再说这些嫂子就不理你了!你也别老跟着我,有人欺负我,我就叫你!”
    把马愣子支走后,彩螺远远看见大脚嫂头戴斗笠、身背鱼篓出现在海边。


    彩螺一见大脚嫂的身影,心里有底了。她想慢慢靠近大脚嫂,却被一个伪军拦住了,非要看看她鱼篓里的“海蛎子”。大脚嫂一见忙上前挡住那伪军:“哎哎,老总,我这有滚滩大蛎子,买我的吧!”
    伪军一把推开大脚嫂,追上彩螺,伸手要抓彩螺背上的鱼篓。
    彩螺惊呼道:“大兄弟!快来呀!”
    马愣子手持渔叉冲了过来,怒斥那伪军:“住手!”彩螺趁机跑了。那伪军见马愣子挡道,端起枪来:“闪开!”马愣子扬起渔叉就要刺。这时马侯德跑过来了:“马愣子!别胡闹。”
    马愣子说:“这小子想讨彩螺的便宜!”
    伪军指指远去的彩螺:“赶海蛎子用得着那么大的鱼篓吗?”
    大脚嫂这时忙又走上来挡住他的视线:“长官,你不是要买我的海蛎子么?”
    伪军一推大脚嫂:“走开!”大脚嫂的斗笠滑到背后,露出脸来,她转身欲走,马侯德还是认出了她来:“你……大脚嫂!”大脚嫂飞快地奔向海边,一头扎入海中。马侯德掏枪要向海中射击,却听身后有人高叫:“别开枪!”马侯德回头一看,是汉奸队长老解。老解朝海里喊道:“回去告诉你们罗司令,三天之内不来谈判,我就火烧石龙湾!”又对马侯德说:“马掌柜的,我再给你最后三天时间,再找不着那个八路崽子,你的万贯家财也要变成一堆废墟!”
    第二天黄昏时分。黄叶飘零,黑云密布,天阴得像一口倒扣着的大铁锅。彩螺正在屋中央洗尿布,里屋里传出了小虎头的啼哭声。她忙进屋把小虎头抱了出来,一边嚼糠面饼子喂他,一边哄他不哭。


   有人敲门。“彩螺,是我!”是牛大壮的声音。彩螺道:“大壮哥,以后你别来了,让村里人看见。”大壮压低声音:“我是来送羊奶的。”
    彩螺一听大壮来送羊奶,忙把小虎头放到里间炕上,出来把门打开,问,“你怎么想起给我送羊奶来了?”
    大壮说,那天大脚嫂抱着罗司令的儿子上她家来躲,他正好都看见了,这才想起来送羊奶。
    彩螺激动得一把抓住大壮的手:“大壮哥!你真好……”忙不迭地跑进里屋抱出孩子,“小虎头,看呐,这是你大壮叔,他给你送奶来了,快吃顿饱饭吧!”
    大壮帮着倒出一碗奶,找出一把小勺,凑近彩螺。两人在一条板凳上坐下来,彩螺一勺一勺地给虎头喂奶,大壮在一边都看得痴了……
    突然,远处传来几声犬吠,两人忙站了起来。犬吠声中,马愣子大呼小叫地跑来了,砰砰敲门:“嫂子,开门,告诉你件事!”
    大壮吓得直哆嗦,彩螺急得抱着孩子在原地转圈儿。大壮见墙根下放着一个大鱼篓,弓腰就往里钻,彩螺又忙把孩子也递给他,大壮接过孩子,往鱼篓里一蹲,就不见了。
    彩螺把门拉开一条缝,对门外的马愣子说:“大兄弟,天快黑了,你别进来。”


    马愣子一弯腰从彩螺的腋下钻到了屋里。彩螺怒喝:“你干什么呀?”马愣子一眼看见了锅台上的瓦罐,又把鼻子凑上去嗅一嗅:“奶?嫂子,你这么大个人还喝奶?”
    彩螺忙把瓦罐夺过去放好,问:“你到底找我啥事呀?”
    “你让我坐下慢慢说嘛!”马愣子说着就要坐到墙根下的鱼篓上。彩螺急得一把拖住他:“哎哎……那不能坐!”
    马愣子啪啪地拍打拍打鱼篓,道:“没事,挺结实的。”
    彩螺忙拉他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下来,让他有话快说。
    马愣子道:“嫂子,我今个讨来咱五爷爷的圣旨了,他答应我娶你了。”原来,马家在村里虽是个大族,可大多以打鱼为生,夫遇海难妻守寡,穷家儿郎娶妻难。所以,自打宣统三年又在族规中添了一项:男三十无力娶妻者,族中尊长可指配本族同辈寡妇为妻;但寡妇不许自谋外嫁。“只要嫂子你一点头,五爷爷愿意成全咱们。”
    彩螺闻听此言,如五雷轰顶,差一点没晕倒在地:“你……你胡说!”
    马愣子嘻笑道:“嫂子,我知道你心里想的是牛大壮,可马家的族规不许寡妇外嫁。”
    “我不嫁!我谁都不嫁!”彩螺拉开门,推着马愣子往外走,“你出去!”


    马愣子步步后退,一下子把墙根的鱼篓撞倒了。屋里响起了婴儿哇哇的啼哭声,大壮一手抱着孩子从鱼篓里爬了出来。
    马愣子这回真愣住了:“牛大壮?这是谁的孩子?”
    大壮的舌尖像是打了结:“孩子是……是……”他看着彩螺,不敢说下去。
    “啊?你……你们都有孩子啦?我……我找五爷爷告你们去!”马愣子疯狂地推开大壮和彩螺,冲进了茫茫的夜色中。
    这时,就见一道闪电划破夜空,一串炸雷震得大地在颤抖!雨,刷刷地落了下来。
    彩螺心想,倘若马愣子真的跑到马五爷那里胡说一通,她是死是活事小,小虎头可就暴露了。她叮嘱牛大壮一句:“你替我看好孩子!”连草帽也顾不上戴,一头扎到雨中追马愣子去了。
     电闪雷鸣,小虎头在大壮的怀里嗷嗷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