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玉皇大帝的传说(一)

时间:2022-04-22 11:51:00 神话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峡谷往东十几里,有一个民风淳朴的村庄。村子不大,但过去很有名气。这个村子叫白家营,我们的故事从这里开始...

(1)九百忍生于正月初。

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一个漂亮姑娘出嫁,白家营村的白家嫁到了高密谭家营的张家。这个白姑娘和张公子是新婚夫妇,穷日子也能滋生浓浓的感情。

现在是婚后第二年正月初九。这个时候,天冷了,外面下着雪。屋里有土炕和被子。被子里的女人正在经历一场生死劫难。一声痛苦的啼哭之后,便是婴儿的啼哭。这一声喊叫,让在场所有人悬着的心都落了下来,又悬了起来。这个鬼门关之后还有无数个鬼门关等着。

就在这时,屋子里充满了灯光,明亮地照耀着,炕洞从里到外冒着火苗,像一条红龙,屋子里顿时暖和起来。

大妈大妈们揉揉眼睛,擦干眼泪,只见这孩子相貌出众,方头大耳,红红的,活灵活现。夫妻俩喜极而泣,他们给孩子取名白仁,寓意能忍受世间千万种苦难。

(2)做保荐人,忽冷忽热。

天气不可预测。35岁时,厄运降临,父母相继去世。这颗怕在嘴里融化掉掉在手掌上的玉珠滚落在地。无依无靠的萧百仁被送到白家营村的外婆家,由叔叔阿姨抚养。

余阿姨视白仁为不祥的异端,刁难白仁,年幼的白仁因食不果腹、衣不蔽体、衣不蔽体而饱受生活之苦。夏天,他冒着酷暑去河边割草。他对河边的小鱼说,他的悲伤比渭河的水还长。冬天,他在寒风中上山砍柴,向树上的鸟儿倾诉心事,心事比峡湾里的岩石还重。十余个春夏秋冬,十余次芳草萋萋莺飞,小白忍耐着在刺骨的风雨中成长为帅气的少年。虽然每天没什么吃的,但隐忍的眉宇间却不乏刚毅和坚韧。

脾气长的人每天要干很多农活,饭量自然就大了。挑剔的阿姨觉得他吃的太多做的太少,含沙射影的赶他走。

一个多雪的冬天,北风呼啸,鸟儿不飞。我去霞山前的草山砍柴。我单薄的衣服被树枝划破了几个洞,一双鞋子太小,撑不住被冻得通红的脚后跟。百仁在崎岖的山路上艰难地踏着积雪,寻找一个容易攀爬却不会凭记忆滚落到雪山深涧的地方。百仁发现,眼前山坡上一棵树的树枝被雪压弯了,几乎够不着。他用手里的钩子钩住树枝,用力往下拉。随着树枝的咔嚓一声,百仁滑了一下,失去了平衡,摔倒在白雪皑皑的山坡上,然后滚落到一条深深的小溪里。幸好雪太厚,没有伤到他的筋骨。百仁惊魂未定,慌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积雪,准备爬上去,却发现自己光着脚站在雪地里。百仁沿着深溪寻找他过冬的鞋子,却发现一只野兔掉进了雪洞里,跳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他用一双惊恐的眼睛看着百仁。

在饥寒交迫的年代,兔子是如此珍贵的食材,饥饿瘦弱的人是多么需要食物来填饱肚子。如果你把这只兔子带回家,它可能会给我阿姨总是充满厌倦的脸上带来一丝喜悦。百仁小心翼翼地俯下身子,低声道:“兔崽子,别怕。把你带大,赶紧回家。”伸出一双布满冻疮的干裂的紫薯手,一手托住兔子的耳朵,另一手托住兔子的肚子,慢慢放在雪地上,把上面的雪花刷掉。野兔抖着雪花,犹豫了一下,然后慢慢弹进了树林,雪地上留下了一串美丽的脚印。



冬天夜幕降临得很快,风明显小了,摇曳了一天的树枝似乎也累了,只剩下树梢微微摇曳。冰封的渭河,连同河两岸的村庄,都被厚厚的积雪覆盖,让你看不到熟悉的两岸。借着雪的光,依稀可以看到一缕缕炊烟从村寨的烟囱里冒出来,白仁能听到肚子里的小曲唱得更开心了。

一捆远远超出百仁身高体重的树枝立在雪地上,百仁摇着沾满泥、雪、血和冻疮的手。他蹲下身子,吃力地搬运那捆柴火。柴火只有地面的一半高,他瘦弱的身体立刻掉进了树枝里。树枝间的缝隙里,有那双早已湿透的鞋子,鞋底和鞋面都被撕破了。雪地上留下了一串间距不均、深浅不一的脚印。

疲惫的白仁放下那捆沉甸甸的木头,冷气立刻打在他汗津津的背上。白仁哆嗦了一下。这时,他的衣服没有干的地方了。他迫切需要的是填饱肚子,烤好衣服,但他不敢想得那么奢侈,只是抱着一线希望来到姑姑的房间。

透过破窗,百仁看见姨妈炕上点着一盏昏黄的煤油灯,黄豆大小的鼻烟映着余那张满是污垢的脸,似乎入冬以来从未洗过。柏仁似乎从来没有见过这张脸的笑容。

姨妈的两只手笨拙地忙着灯的花边。小孩子的衣服只有晚上脱下来才能补,好像永远都补不了一样。

炕上的空间特别拥挤。

四个孩子挤在一床破被子里,像饿蚕争一片蚕叶。你推推我。

舅舅坐在炕头,抽着烟壶,忽明忽暗。舅舅每吸一口,就把吸入的烟慢慢吐出来,最大限度地延长吐雾的过程,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暖和起来。有时候烟在体内压制太严重,刺激呼吸道,就会引起暴风骤雨般的咳嗽,随之而来的就是姨妈的恶毒咒骂。

辱骂是阿姨和叔叔在漫长的生活中唯一的语言交流方式。

当舅舅的咳嗽渐渐停止,舅妈的法术越来越差的时候,百仁站在门外,想说“舅舅舅妈,我回来了”,可是喉咙动了动,什么也没说。可能是他很久没说话了,声音也很难开口,所以只扯出两个“咳咳”的声音。百仁卡着脖子想继续出声,却听见我姑姑跳下炕。匆匆忙忙,灯灭了,黑暗中发出尖锐的声音。

忍着跺脚在门口等。

自从百仁长大后,他就一直住在叔叔家的四合院里,在黑暗和孤独中度过每一个漫长的夜晚,再也没有踏足过婶婶家。

过了一会儿,姨妈拿出屋里唯一的煤油灯,鼻烟摇曳着,挣扎着,仿佛在为这微弱的光而挣扎。

借着昏暗的灯光,百仁看到阿姨另一只手里拿着半碗猫粮。舅妈站在门口,侧身递给百仁。百仁看着煤油灯,知道这是姑姑最大的礼物。然后我看着献给猫的破碗,我的心抽搐了一下。我的胃滚动,但我不能呕吐任何东西。

直了直被柴火压弯的脊梁,白仁生硬地说:“我,张白仁,冻死了,不烤灯,饿死了,不吃猫剩饭。”转到外面,舅妈刻薄的语言立刻跟上:“好侄儿,有志气,我的庙太小,容不下一个大神。以后不要进我家。”半碗猫粮从我耳边呼啸而过,落在院子里的石凳上,摔成了碎片。花猫跳过院墙跳到邻居家,墙上的雪簌簌落下。姨妈那熟悉的漫骂又一次完全出来了。



百仁躲在阴暗潮湿的四合院里,用那件湿漉漉的单衣裹住自己饥饿的肚子。黑暗中,舅舅走进来,递给他一个还带着余温的红薯。百仁知道这个温度应该是舅舅的温度,一股热浪涌上心头。两行同样温度的液体顺着我的脸颊流下。百仁知道舅舅今晚又要挨饿了,喉咙里哽着一坨红薯。

吃完红薯,身体暖和了很多,眼皮也懒了,腿也软了。朦朦胧胧的仿佛坐在一团棉花上悠闲地飘浮在天空,云层之上有一座方方正正的青砖房,院子里鸡犬欢唱,燕儿唧唧喳喳。大厅里有一个大火炉。炉子上的锅正在冒蒸汽。不知道做了什么好吃的。我爸妈坐在八仙桌前,深情地聊着。我坐在炉火旁,看着父母,听着他们的低语。

突然,炉子烧着了他的薄衣,一股烟呛得他咳嗽起来。柏仁从咳嗽中醒来。烟雾弥漫在黑暗的院子里,我叔叔发出一阵剧烈的咳嗽。今天刚捡的柴火已经被雪泡了,很难点着。舅舅正在给他烧炕,百仁赶紧下炕。他的腿一会儿就麻了,百仁跪在叔叔面前:“叔叔,我累了一天了,你去睡吧,明天还要上山去打石头。”

锅里又冒出一股烟,白仁和三叔哽咽得热泪盈眶。烟雾过后,一团火焰舔着炉子的顶部边缘,从炉子里爬了出来。借着灯光,白仁看到自己湿透的鞋子站在炉子的两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