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玉皇大帝的传说(二)

时间:2022-04-22 11:51:25 神话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3)修行要遇到高人。

百仁七八岁的时候,有一天傍晚,百仁刚从姑姑手里接过半个菜饼,出了门,去合午餐和晚餐。他还没来得及咬一口,一个白胡子的老乞丐向他走来。百仁用力咬了一口菜饼,把剩下的都给了他,留他在自己的土炕上睡了一夜,烧开水洗脸洗脚。从那以后,老乞丐们每隔一段时间就来问问题,和白仁聊天。一来二去,他们和白仁成了朋友。

说也奇怪,这位老人是个乞丐,但他精神矍铄,身体健康。

寒冷的夜晚,父亲和儿子蜷缩在土炕上互相取暖。老人给白仁讲了一个故事:“据说很久以前,天地大乱。盘古在黑暗中醒来,一把巨斧劈向四周。从此天地高,地广。”听着小白搓着双手的声音,他感到浑身发热,似乎有无穷无尽的精力。

老人又用食指在白仁的背上比划了一下,白仁觉得痒痒的,于是哈哈大笑。老人让白仁也跟着做,白仁在老人背上随意做了个手势,逗得老人哈哈大笑。老人止住笑,一本正经地说:“这是写字。我喜欢怎么写就怎么写。”百仁听说写了,立刻产生了兴趣。白仁对写作并不陌生。他见过他叔叔用锤子和凿子在石碑上刻字。老人一边在百仁背上比划,一边念叨着:“太”、“上”、“老”、“君”。白仁很快学会了在老人背上比划,还一本正经地念道:“太上老君。”

钟眨着眼睛问:“爷爷,太上老君是什么?”

老人道:“啧啧——太上老君算什么。他老人家是我的老师。”

“下一个是谁?”

“我是个老人。”

“那个老人是谁?”

“哈哈哈,我是个老男人,我是个轻佻的人。”

“爷爷,我是谁?”

黑暗中有老人有节奏的鼾声。角落里的蟋蟀停止了歌唱,破院子的屋顶露出了星星。

不知道是谁的鸡巴划破夜空,发出了第一声汽笛。百仁把老人的胡须末端伸进老人的鼻孔,老人打了一个大喷嚏就醒了。父子俩嬉闹着,追逐着穿过霜雪来到了田野。

白望着朦胧的天空,呆呆地问:“爷爷,你叫什么名字?”小老头神神秘秘地回答:“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叫太白金星。”在雪地上写下这四个字。

“以后不要叫我爷爷。

“那叫什么?”

“就给老头子打电话。”维纳斯的白胡子太白了,

百仁看到了他眼中的神秘和认真,似乎还有别的。百仁没想通。

厄运往往毫无征兆地降临。

阳春三月,百鸟载歌载舞,花红柳绿。最后,穷人熬过了前年。

这一天,百仁从曹珊挖野菜回来,看见远处叔叔家的院子里有很多人。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随即传来。村子里好像发生了什么事,百仁踏入人群。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他看到叔叔直挺挺地躺在一张破桌子上,头上鲜血直流,凌乱的头发上滴着血,脸上皲裂着血痕,呼吸早就停止了。白仁像铁锉一样抓住舅舅的大手,喉咙里塞满了难以下咽的东西。当时天很黑。

百仁从一阵哭拉扯扯中醒来。舅妈扯着百仁的衣服,一怒之下拖了出来:“都是你,都是你。你千刀万刀杀来刮去,恨得我心头痛……”余牙关紧咬,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浑身抽搐。白仁惊恐地看到姑姑们用指甲掐她的嘴。

大人们告诉百仁,我舅舅在寻找石碑上刻的石头时,被山上滚下来的石头砸到了头。

在村民的帮助下,我叔叔被简单地埋葬了。

村里的人议论了一阵:有的说这孩子命真毒,为了防止父母害了叔叔,真的是靠墙了,庙塌了;有的还说孩子的人生真苦,没人亲,没人疼。又苦又要命,以后又富又贵...

这时,于对白仁更是不依不饶,直言把白仁赶走:“乌鸦在树上呱呱叫,大树倒了,蚂蚁在爬。风难吹香,日子早晚要过尽。”姑姑咬牙切齿,口干舌燥。她张开大嘴吐出两个白沫,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每个女人的眼睛都在门缝里或墙上眨着,默默的擦着眼泪,为了白仁,为了白仁的姑姑,也为了自己悲惨的日子。所有的男人都蹲在门槛上,点燃了一罐香烟,使劲地抽着。

当全村的男男女女都在白仁大妈的哭喊声中感叹生活的艰辛,盘算着自己的苦日子时,老乞丐有节奏的敲牛骨头的声音从巷子里传来,伴随着幽默的话语:

“牛骨戒指,快乐的陶陶,

小老头,过来看看,

苦日子,难以忍受,

我知道是哪一家。

黄脸婆,别叫,

你侄子不错。

一次又一次找他的麻烦,

没必要生你的气。

总有一天我会后悔,

磕头道歉是必然的。

这是必然的。"

余一听有人把矛头指向自己,哭的声音戛然而止,干净利落地擦了一把早已哭干的眼睛,又擤了擤鼻涕。虽然没有牛骨头敲,他也没有示弱:

“请,看着,

大河小河都干涸了,

好侄子不稀罕。

懒惰贪婪,不工作,

一把火烧不弯门。

我家不养乞丐,

走开,享受悠闲。

怎么磕头道歉?

这辈子都没有联系了。"

门悄悄地开了又关,孩子们跑出去看热闹。小老头来了兴致,继续敲着牛的胯骨:

“小老头,过来乞讨,

跟着孩子们满街跑,

成年人到处担惊受怕。

知识贫乏的黄连坡,

相关的,无关的,

大自然可以在未来终结它-

可以结束了。"

老人一边说,一边拉着白仁的手。

为了不给舅妈带来厄运,白仁决定离开舅舅的院子,舅妈和白家营,他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玉像弹簧一样从地上跳了起来,屁股上粘着一个圆圆的黄饼,因为她坐得久了。此刻,它落满灰尘,失去了形状。她生气地朝地上啐了一口:“好外甥,有本事,以后别进我家了……”

一老一少,一前一后往西走,夕阳的余晖把两位父亲的影子拉得长长的。西边天空的云被涂上了一层美丽的胭脂,霞山的身影壮观而美丽。

身后传来村长白苍老而沙哑的叫声:“孩子,回来,回来…

山上没有回音。

老人非常激动。不知不觉,他来到了霞山。百仁跟着老人来到一个山洞,里面锅碗瓢盆一应俱全。原来这位老人一直住在这里。

春天,霞山万物复苏,老人教百仁辨认各种药材,用采来的草药给附近村民治病,以此赚一碗饭吃。

听说老人和张柏仁能治百病,附近生病的村民纷纷来找我。

有一天,舅舅的大男孩找到一个山洞,慌慌张张地告诉百仁:“我妈脚扭伤了,不能下地干活。表哥,想想办法。”

白仁二话没说,拿起一把晾了很久的筋骨草,放在石臼里,加了几片姜和大葱,使劲捣烂,拿了一个大荷叶包,递给大男孩:“回家给驴贴在扭伤的地方,天天换,就好了。”

太白金星认为山洞阴暗潮湿,不利于晒药,想在山上盖房子。于是,他们就地取材,凿石砍柴,一点一点地打地基,把每一棵树每一棵草都盖起来。附近村里被我父亲帮助过的人也来帮忙了。没多久就建好了三间正房和一个小院。

维纳斯还要求石匠们在主室中间搭建一个高台,他告诉百仁可以利用这个平台“进行布道”。

每天早晚,老人都会邀请白仁坐在中间的舞台上,做他的主人。敢坐,就让老人坐对位置。但太白金星以命令的口吻强迫他坐着,不然他就会吹胡子瞪眼,假装生气。百仁是个听话的孩子,恭敬不如从命。老头还是疯疯癫癫的,时而装成书面神报告请示,时而装成武将请求“圣旨”,时而说有人造反,问他怎么处理,时而说天下有难事,求他解决...把两个和尚弄糊涂了,把小老头当顽童,逗他开心,把老头请示的事情都一一解决了。让老人打躬作揖。

(四)掌管三界的天道

金星在小院里支起了一个大火炉,炉火熊熊。老人把采来的草药放在锅里,一天一天地提炼丹药。

2008年9月9日,秋高气爽,太白金星看起来心情不错。拜完坐在平台上的白仁后,太白金星从锅里拿出两颗黑色的药丸,郑重地把其中一颗递给白仁,说:“呵呵,搞定了,搞定了!我已尽了最大的努力炼成丹药,陛下将在今天这个吉祥的时候成仙。陛下,请服下仙丹。”太白金星看着百仁吃下药丸,又把一颗药丸放进随身携带的葫芦里,满心欢喜。

“今天是爬山的好日子。我想带你去高地玩。请闭上眼睛,紧紧抓住我的裙子。记住,睁开眼睛就不要睁开。”我吃了药后觉得有点头重脚轻,只好照老人说的做了。



我只能听到耳边呼啸的风声。风越来越大,好像夹杂着冰冷的小冰块。我的身体冻得发抖,牙齿咯咯直笑,开始打架。比下雪天赤脚砍柴还冷。嗜睡可来袭,恨不得以为这个小老头要玩大的。

时间久了,感觉渐渐乱了。

慢慢地身体恢复了知觉,但还是飘忽不定。

突然听到老人说:“哈哈,终于来了。陛下可以睁开眼睛了!”张柏仁睁开眼睛,用手揉了揉。乍一看,他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用手揉了揉。透过挥之不去的云层,他看到了一座宏伟的宫殿。亭台楼阁环绕,别致典雅;其中美女如云,裙摆飘飘。看到一些人进来又出去。非常忙。太白金星把他领到一个厢房,给他换上了金色的礼服、金色的皇冠和皂靴。他被带到宫殿大厅,扶着一个宝座。此时的白仁神清气爽,满山遍野。那些文人武士跪在大厅里,献上他们诚挚的祝福:“玉帝万岁!”淡定地忍着,淡定地,摊开双手:“人皆爱卿。”

我们身边的白色维纳斯早已变成了一个身着仙服,手握尘埃,面容清丽,蓄着长胡须的世故。

太白金星告诉白仁:“自从盘古开了天庭,天地间很多事情都需要处理,尤其是缺少一个掌管天庭的人,所以太上老君派了一个老人到人间寻找公道来掌管天庭。从今以后,你就是掌管天、地、人的玉帝了。”

就这样,白仁登上了金色的雀云宫凌霄殿,成为了玉帝。作为百仙之首,掌管天庭,太白金星成为他的特使,随时听候他的调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