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玉皇大帝的传说(三)

时间:2022-04-22 11:52:38 神话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五)婚姻,龙凤呈祥。

张裕皇帝在天庭有很多事情要处理。他整天忙得不可开交。转眼间,就到了结婚的年龄。虽然天上有很多美女,但没有一个能打动他。这让太白金星急了,于是放下手头的一切,开始忙着给玉帝择偶。最后,太白金星锁定了一个目标,这个仙女名叫王凤仙。

王凤仙,一个出身贫寒的女子,长得非常英俊。她以前在洛阳一个大户人家种花。因为她特别用心帮花,花开得很艳,就被培养成了天庭御花园里管花的花仙。

王凤仙见过玉帝一次,并对玉帝一见钟情。那一天,玉帝在所有神仙的陪同下游览了皇家花园。那时,王凤仙正在花园里浇花。他看到玉帝威武的样子走过来,金光闪闪,气势磅礴,后面跟着所有的神仙,而且是巨大的,威武的。

这是王凤仙,一个花痴。从此,他仿佛失了魂,患了相思病,再也没有机会见到玉帝。

这一天,太白金星来到御花园,躲在假山后面。她见王凤仙插花,面容憔悴,低声道:“花无情,云落红。”

原来,王凤仙有一个情人。太白金星很失望,但又好奇,就从假山后面出来了,不想行动,就急急地倒在了地上。“哎哟!”她把凤仙花从相思中拉出来,凤仙花忙着帮他。老人一脸出轨的样子起不来了,她无奈又无奈。老人说:“我起床并不难。告诉我你最喜欢的人是谁?”

王凤仙想请太白金星帮忙,但他没有机会,所以他告诉了他。金星一听,乐了:“哈哈,真是天赐良机。”



这天,天气很好。玉皇大帝在白色维纳斯的陪伴下,来到御花园赏花放松。突然,他看到一个仙女从白云中走来。仙女的头上和胳膊上开满了娇艳的牡丹花,玉帝被它感动得摇摆不定。我不自觉地停了下来。

金星太白,看在眼里开心在心里。

最初,王凤仙刚刚从采摘牡丹和开发美容花粉回来。

玉问太白金星:“这姑娘是谁?”

太白金星道:“我也不知道。打电话问问。”

王凤仙跪在玉帝面前,心潮澎湃,脸颊绯红。虽然低下了头,但玉帝还是看得很清楚。

园会时,一块玉被投进了玉帝的静心湖。玉帝开始吃喝,白金星装作若无其事。

玉几经尴尬,白金星依旧悠悠。

一天,朝觐结束后,玉帝把太白金星叫到后殿,说:“今天有件特别的事要你做。”太白金星有意识地靠在她的耳朵上。

说出来很自然,所以爱情就像氧气。

王凤仙一举成名,成为王母娘娘,身价倍增,但她并没有忘记给她带来财富的牡丹花,所以她把牡丹称为“花中之王”。

(6)阿姨祈雨已经太晚了。

6月是雨季,霞山周边天气好,雨量有利,农作物长势旺盛。然而,白家营村遭受了严重的干旱。太阳一天天暴晒,地面干燥,烟雾弥漫。

村里的男女老少都参与了抗旱。他们挖沟引渭河水灌溉庄稼。但是很多庄稼太高,无法从渭河取水,几乎都死掉了。百年不遇的干旱困扰着人们,一时间,村子里怨声载道。

原来,王凤仙见玉帝当道,登宝殿大臣三拜九扣,肃然起敬。我想,如果我能像玉帝一样坐在天上,哪怕是半天,我也心满意足了。他请求玉帝让她坐在灵堂里。就在这时,恰好如来佛祖派使者请玉帝到西天吃饭,他需要有人做他的代理人。

玉皇大帝听了太后的请求,很感动,就问:“太后,你能做到吗?”

王自信地说:“为什么这么难?陛下,您可以放心去了。”

玉和太白金星去赴宴。

王母娘娘一时权力那么大,有点飘飘然,想把权力发挥到极致。

她曾听太白金星说起过玉帝的过去,她对姑姑把玉帝赶出家门耿耿于怀。我这次想借机为玉帝出气。于是他命令二神做爱,白家营一带不许有云,不许下雨。

王母娘娘带着两个丫鬟下到霞山。

峡谷的美景一下子吸引了王母娘娘的目光,流连于峡谷的湖光山色之间。

只有白家营一带是另一番景象:庄稼晒成柴火,大地龟裂。

余蹲在田里,手里捧着的树叶都能化为尘土,一脸愁容,满身污垢,丑陋不堪。

王母娘娘暗自高兴。

丫鬟变天兵,于面前一个霹雳。余那次见过这种阵势,吓死我了。

“你的侄子已经成了天上的玉帝,掌管天地万物。你知道今天的干旱是为了惩罚你那天恶毒的心。”

姑姑瘫在地上,浑身发抖,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以前听人说吃苦成仙,现在被证实了,余的又惊又喜。原来大旱是玉皇大帝的报复,玉悔恨交加;她不忍心因为自己而让全村人受苦。

于决定在玉帝修行的霞山祈雨。

于氏来到霞山,山顶的三间房本该是玉帝修行的地方,里面有烟。她烧了三根香,放在香炉里,虔诚地跪在讲台下,嘴里忏悔着:“好侄儿,不要怪,不要,不要把侄儿赶出去,对神盲目无知,慈悲为怀,慈悲为怀,救救百姓,报答宽厚。”

她已经跪在路台前三天了,又渴又困。但是天空还是很热,还下着雨。

太后听了禹的忏悔,见了禹的苦楚,不禁沾沾自喜。趁玉昏昏沉沉的,变成了玉帝,来到了平台上。他说:“你要下雨,玉帝只要一挥手,我就怕你起邪念,不老实。”

余氏醒了,急忙抬起头来。他看到一个身穿龙袍,头戴皇冠,粉脸红唇白牙的仙女站在路台前。

玉莲不停地敲打自己的脑袋:“玉帝慈悲为怀,大人不计小人过,快下雨救人,让我认错。”

在玉帝面前,慈眉善目的眼神透露出一丝狡黠。

“好吧,雨后你来绑我金身,抬个大轿子,走遍乡间,收人香十五天。”

“华华,干吧。”余的子弹又一次把他的头打落在地,额头渗出的鲜血瞬间浸湿了黄土,变成了绛紫色。

余又晕过去了。

“咔嚓”一声霹雳惊醒了昏迷中的余。

庙里没了玉帝,三支香已经稳稳地烧完了。寺外雷雨交加,雨水从天而降,闷热的天气顿时变得凉爽起来。

余泪如雨下,透过迷离的双眼,他看到山脚下的渭河水面上溅起了千万朵浪花。

已经下了三天三夜的雨,田野像油膏一样光滑。白家营村更是壕沟密布,枯死的庄稼都长出了新的枝叶,生机勃勃。

为了答谢玉帝,兑现自己的诺言,玉请求先祖白拜玉帝,白第一次毫不打折扣地答应了。

于是请来了工匠,按照于梦中见到的玉帝的样子,做了一个金身,做了一个八抬的轿子,由八个凶狠的劳工抬着。村里的妇孺跟在后面,游弋在乡间,接受人间香火。半个月后,我来到霞山,在山顶烧香烧纸,三拜九叩,感谢玉帝送雨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