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吕洞宾趣事(二)

时间:2022-04-23 10:40:18 神话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他师父听罢,哈岭大笑。又叮嘱了一遍,让吕洞宾下山去超度众生。

吕洞宾念动咒语,升起一朵祥云,坐上去,就到人们居住的阎浮世界。他朝游蓬菜岛,暮宿苍梧山,吟诵洞庭湖波光浩渺,欣赏岳阳楼月照清爽。就这样,巡游各地仙台道观,察着各类道士风骨,出入无踪影,往来不定迹,在人间整整飘荡了一年。令他失望的是,他没有找到一个可以超度的人。

吕洞宾想起自己给师父夸下的海口,不禁有点着急。坐下来细思静想怎么办。忽然,他眉头一展,计上心头,大喝一声:“对呀!”他想起师父曾在终南山传授道术:到太虚顶上观看,看见有紫气萦绕,必定有人要称霸诸侯;有黑气翻卷,必定有山怪水妖祸害人间;有青气飘渺,必有人得道成仙。于是他高兴得驾着云,到那没有人烟的地方。

他喊起一声,降到太虚顶上,东张西望。远远看见有一处青气冲天而上。他心中高兴起来,想:“妙极了!那青气的发源处必定有神仙。我何不前去看看。”于是他又驾云驰界,来到青气上浮的地方。

他四下看看,不知自己处身何方,就念动咒语,又大喊一声。“土地神在哪里?”

只见一阵风过去,土地神出现在吕洞宾面前。他穿着五短青衣,手杵龙形的拐杖,腰间缠着黑虎尾巴。作揖道:“上仙呼唤小神,不知有什么法旨?”

吕洞宾问:“下面青气飘浮的是什么地方?谁家的男子妇人?”

土地神回答说:“下界是西京河南府铜驰巷。有个妇人殷氏,年约30多岁,不曾出嫁他人。她累世信奉我们道教,积下许多阴果。这女子是唐朝殷开山的子孙,七世女身现形,所以有青气七浮。”

吕洞宾听得明自,便打发了土地神,坠下样云,变成一个衣衫破破烂烂,脸孔污浊烦人的道士,直入城去。

来到巷口,吕洞宾抬眼看见一个铜牌,上面写着:“殷家浇造细致耐点清油蜡烛”。又见一个女子,穿着道袍,眉间浮着青气,站在那里,同人说话。

吕洞宾禁不住脱口而出:“好!”就往女子跟前走,庆幸自己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终于要超度人了。

那女子见一个道士直端端地朝着自己奔来,不免激起怒气,冲着吕洞宾就说:“先生,过一招吧!”

吕洞宾正在高兴,忽见那女子怒上心头,满脸杀气,就叹息了一声,从袖子里抛下一张纸,转身走了。

那女子见道士袖中拂了张纸,就叫人拾起来看,见上而写着这样四句:“出山许愿度三千,寻遍阎浮未结缘。特地来时真有意,可怜殷氏骨难仙。”后面署名“口口仙作”。


殷氏这时才明白是吕师祖化身前来,懊悔自己有眼不识。忙去寻师祖,只见道士化作一阵清风,全无踪影。

吕洞宾仍回祥云坐好,四下去寻找有缘之人。

他到太虚顶上观看,只见一匹马飞奔过来,到他面前驻足不前。送信的符官下马离鞍,从背上宣筒里取出一封信递给吕洞宾。

吕洞宾接过信,见上面写着:“告上仙,奉道信官王惟善,在东京开封府马行街居住。于今月十四日,请道一坛,就家里开建360分位斋宴,请来道士2000余员,恭为纯阳真人度诞生辰。特此拜请吕仙人光临。”

吕洞宾阅毕,自言自语:“我倒忘了!马上就是我的生日了。”他又大声对送信的符官说道:“有劳心力,远来送信。”

那符官连忙回答说:“小圣曾到终南上,见老师父说,上仙在中原地带。特寻到此,才见上仙。”

吕洞宾从背后的荆筐里取出一个仙果,递给符官吃了。符官拜谢完毕,挥鞭上马而去。

吕洞宾驰一道祥云,直到东京没人烟处,降下云朵,立住了脚。他念动咒语,喊一声“变”,变作一个疥癞先生,一瘸一拐地朝马行街走去。

来到街面,见蟠旗飘舞,红榜高悬,一个道主正焚香念语,做着法事,请圣邀真。

洞宾心下思量:“人若有愿,天必从之。看这道主一番诚心,我何不看看他是否有缘。”他也不言语,一瘸一拐地朝道坛走去。

来到面前,见那道主原来是宫廷的宦官,他奉真修道,眉间微微有些青气缭绕。吕洞宾在肚内思量:“此人时节未到。我还是显些神通点化他,如果他初心不改,意念坚定,久后必然成其正果,超度于他。”

想到这,他对道主说:“贫道最擅长山水画。用水一碗,用绢一匹,我也不用笔,就可以画一幅绝妙山水,也算我的一点布施吧!”


道主闻听,叫人取了绢墨,吕洞宾湍过一碗墨水,朝着绢上就拨。把那白生生的绢匹,弄得湿淋淋,脏兮兮,全不见个山,不见个画。

道主生气地说:“这癞道士,捉弄下官!来人,给我拿下!”

吕洞宾见他焦躁,转身便走。众人赶他,却见他化作清风,扶摇而上,只从空中丢下一张白纸,掉到道主身旁。道主拿过白纸,展开一看,见上面写着:“斋道欲求仙骨,及至我来不识。要知贫道姓名,但看绢画端的。”

道主感到惊奇,叫人取那绢,展开一看,他吓得纳头便拜,口中只喊:“上仙恕罪!上仙恕罪!”

原来那绢上是吕师祖的画像,微妙微肖。这道主后悔不迭,却又无可奈何。为了表示他的崇拜之情,他将这画裱糊一番,送给后宫太后娘娘,侍奉起来,他自己到武当山出家了。

吕洞宾寻人连连受挫,才感自己不应对师父夸那海口。看看又是一年过去了,他心中甚是不安,烦闷异常。又游历各地,还是不能如愿。现在归期临近,他决心再试一试。

来到太虚顶上,他仔细观瞧着,见正南方有青气上扬,不免心中高兴,驾云就到青气上扬的地方。他叫来土地神一问,才知下界是江西地面,黄州黄龙山有个傅太公,积阴德,累世积善,因此有青气浮现。他就驾云到傅家门前。

傅太公正在堂屋吃饭,吕洞宾跨脚进了房,对傅太公说:“结缘增福,开发道心。”

太公看他进来,忙说:“先生不要见怪!老汉家只斋僧人,不斋道士。”

吕洞宾说:“人常说儒、释,道三教,从来是一家,为何斋僧不斋道?”

傅太公睁眼说:“偏不需你道家。你们道家的谎话太多。”

吕洞宾说:“此话怎讲呢?”

太公说:“秦始皇、汉武帝听信道家之言,年年派方士去茫茫大海边,涛涛雪浪里寻找神仙,要采什么长生不老之药,要成什么羽化神仙。但结果呢?童男童女却消失在茫的大海,秦皇、汉武也不免填尸入土。这怎么叫人信服呢?”

吕洞宾也不驳他,就问太公:“既然道家说谎,那佛门又有什么奇绝之处,让你五休投地呢?”

傅太公说:“且不说灵山活佛,只说黄龙山黄龙寺黄龙长老慧南禅师,他讲经说法,广开方便之门,普度众生,指引菩提之路。他说法如云,度人如雨。法座下听经闻法的人,每日不下千数,都满心欢喜,拍手叫绝,我老汉可不曾见你们道门阐扬道法,普度众生。因此,我只敬佛教,不尊道教。”

吕洞宾不听则已,一听怒气填胸。他向太公:“这和尚今天还说法不说?”

傅太公回答他:“黄禅师一年四季,风雨无阻,何在乎今日一天?”

吕洞宾听罢,提起宝剑,就到黄龙山去,他要与黄龙禅师一决雌雄,比个高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