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如来渡弥乐

时间:2022-04-23 11:01:09 神话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如来应玉帝之邀,稍作安排,踏上祥云,飞向天庭。

行与行之间,忽然狂风大作,乌云密布,天地黯然失色...那些云扭曲,搅动,旋转,夹杂着咆哮,呜咽和呻吟。如果你感到全身发冷,你会情不自禁地发抖...

大约一个小时后,那些云逐渐缩成一个拳头大小的球,向西北方向飞走了。

不好!一些不同的事情将要发生。如来急云上。

球飞了大约一柱香,然后突然转身掉了下来。如来也在云下飞行,根据球落下的方向寻找...

“这是什么,黑如木炭!他的脸那么长,就像世界欠他钱一样。上帝,我对张生做了什么?我大半辈子都盼着生个这样的怪物。”一个男人的叫声传到如来的耳朵里。

一个双手沾满鲜血,面色苍白的老婆婆跌跌撞撞地从院子里走出来,挡在如来面前,嘴里嘟囔着: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样的妖怪。

来听听,直奔院子。

“阿弥陀佛!施主,老纳云在这里游泳的时候感觉嘴里有饮料。不知能否用一碗水润润嗓子。”比如站在院子里大声喊叫。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端着一碗水从房子里走了出来。老人没有哼,脸上写满了悲伤。

“施主,你有什么心事?”过来试着问一下。

“唉.....我和老婆结婚40多年了,没有孩子一个半。一年前,我的妻子实际上出现了怀孕的迹象。我以为上帝会怜悯我们,给我们一个孩子,让我们享受天伦之乐。谁曾想盼了一年,竟然盼来了一个怪物!我是张家博学的弟子,我的从来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搞错了吧!”老人长叹了一声。

“老三,对医学和魔法有点研究,让老三看看如何?或许有办法挽回。”

听到如来的话,张生赶紧转身开门,请如来进屋。

难怪张生叹了口气,看着手里的婴儿。如来也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从头到脚全黑了,脸上写满了悲伤。过了一会儿,我觉得有点凉飕飕的,慢慢地顺着胳膊往上走。

“此子生于天地间悲、怒、阴、寒之气,终其一生,必为这四邪所困。最好的办法是归依佛法,用佛法化解他体内的邪灵。否则,这个孩子一定会给世界带来很多麻烦。”过来放下孩子,对张生说。



“我张氏世代相传,张家的血脉全靠他。他是我几十年的希望,也是我未来生活的希望。和尚,另想办法。”张生跪在地上乞求。

“你我有缘也,‘涌泉相报’。就去外面买两个大桶,装满水,晒七天。再过七天,我会再来的。”如来于是转身走开了...

经过七天的暴露,第二个大缸中的大部分水已经下降了。比如从口袋里拿出两张纸,拿在手里左右摇晃,嘴里说着什么。在如来的摇撼下,两张纸渐渐开始冒烟,燃烧起来...纸烧完了,如来把骨灰放在罐子里。然后,他从口袋里拿出另外两个纸符号,用法语浸泡,把纸符号的灰烬放在另一个罐子里。

“你进去收集一些你妻子的血,然后和你的混合。可以写两个字,不用太多。”如来对张生说。

如来用张生夫妇的血在一个罐子上写了“干净”,在另一个罐子上写了“安静”。然后,一手按住一个字,眼睛微微闭着,嘴里说:“佛光普照,但坏根需要用善心去填补。景字融身,悲、怒、阴、寒皆断。”然后,如来慢慢收回双手,圆筒上的两个字金光闪闪,渐渐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把这两个缸里的水一起倒,把孩子洗了七七四十九天。”如来对张生说。

“和尚,到那时我的孩子会好吗?”

“这水被太阳之火收了七天,加上你们夫妻的血和‘老拿但业’三个字,要洗七七四十九天。能不能完全痊愈,就看他的本性了!”比如“你儿子起名字了吗?”

“还没有。既然和尚救了他,请再给他一个名字?”张生和他的妻子同时说道。

"那样的话,我们就叫它乐儿吧."笑着过来说。

“谢谢你,和尚。”张生夫妇连忙鞠躬行礼。

“和尚.....”张抬头想请如来坐下,却发现面前并没有如来。张夫妇这才知道自己遇到了神仙,赶紧跪下,向天鞠躬。

77或49天过去了,乐儿的身体变得红润和白色,与婴儿的皮肤颜色。但是哭丧的脸还没有褪去。尽管如此,张和他的妻子还是闭不上嘴。



在张生夫妇的精心照料下,二乐长成一个身材匀称的小伙子。他才华横溢,心地善良,具有温雅风格,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才子。唯一的缺点就是整天苦着脸,从来不笑。张夫妇知道儿子生来如此,也就没太当回事。直到儿子在这次省考中得了第一名,却没有得到应有的荣耀,他才意识到一些事情。打听了一下,果然不出所料:知县因为太高兴没笑出来,就挂了第一名...

“别说你只有一百两银子,就为了给你师父带一座银山。我不会眨眼的,我的主人。”知县看了看桌上的银子,对乐儿说。

我站在那里,焦虑不安,不知道该怎么办。你虽然乐于背诗写诗,却对处理这些人情关系一无所知。

“不过,我很喜欢名人字画。我听说你父亲有一幅前朝的书法真迹...要不要考省考?”知县伸长了脖子。

“当然,我想。希望大人照做。”乐赶紧说道。

“没问题!然而……”裁判官想了一会儿,然后说:“让我们把事情搞清楚。有两种方式:一种方式。如果你父亲能放弃他所热爱的,把他珍藏的原著给我,我就让你参加省考。这是捷径!”

“那是我父亲的生活,玛丽。再来一个怎么样?”乐拒绝了知县的请求。

“还有一个就是三天之内要学会笑,三天之内要报单。你看着办吧。”知县丢下这句话,起身就走...

“练得怎么样了?我明天就去报名单。”知县把乐儿叫到县衙,天真地问道。

乐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站在那里努力地调动着脸上的肌肉。

“嘿,还在练习。这个怎么样?我先报个名,你就可以考试了。别说老爷不给你机会。别忘了,能提到你我就能碾压你。有空的时候多想想怎么报答主人。”对知县乐儿说。

“谢谢你的爱。学生一定要考个好名次,为你师父争光。”你鞠躬行礼...

参加完省考后,乐儿呆在家里,全心全意地练习笑。

“张公子真是满腹经纶。没想到拿了第一名。”看见二乐走进大堂,知县笑了。

“我也要感谢我的主给了学生这个机会。”别提有多开心了,脸上还是一脸的愁容。

“不过,要不要考北京,还得看你儿子张有多大诚意。”知县又开始给乐儿暗示了。

“放心吧,我一定能练就笑点。”你假装不明白。

“嗯,我不知道怎么了。回家练吧。”起身离开知府。

二乐告诉知县时,张气得脸都青了。

“我们对他没有怨恨。他为什么要这样折腾我们?”张生自言自语道。

“其实他上次说要爸爸手里的书法真迹。我一直不敢告诉爸爸。”乐终于说出了知县的真正目的。

“什么东西,什么时代……”张生大叫一声,吐出几口血,扑倒在地上,再也没有醒来。看到张生的死,张生的妻子太悲伤了。张生死后的第二天,她失去了理智,跟随了她的丈夫。

“会笑吗?!"听了地方法官的话后,他看起来很怀疑。

“是的,张刚刚笑着从棺材里走出来.”酋长严肃地说:

“那原书呢?你没提?”

“我提过,但他烧了。他说这是他父亲最喜欢的东西。”

知县一听,站了起来。他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上来就在大堂里转圈,嘴里嘟囔着,烧!燃烧!……

“没有毒药,就没有丈夫!笔墨伺候。”知县坐回到椅子上,告诉酋长。

“快把这折子送到京城贾那里去。见了承相,你……”知县在衙役的耳边如此交待。

在我静下心来处理我父母的丧事之前,我被一个县长召见了。

“张公子,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让你难过。老实说,这有点像在伤口上撒盐。但是,没有办法。”知县一见二乐,就恨恨地说。

“张接了命令!”从知府桌上拿起一道圣旨,大声念出来。

听了这话,你赶紧整着衣服跪了下来。

“天道载船,天子曰:”张虽满腹经纶,却不知孝道。他甚至在父母的灵前微笑,浪费作为儿子的生命。因此,取消张今年的考核资格,终身不得录用!这位“秦知县”得意洋洋地抑扬顿挫地读着这道圣旨。“张还不接受命令来感谢你!”

“我会笑,我会笑……”乐儿的大脑一片空白。

“你会笑,但不会孝顺。蠢!”把知县的圣旨塞到你乐师手里,让人把他推出衙门。



你的喜悦变了,过去的苦脸换成了可爱的笑脸。县城里的人对二乐的笑脸都很好奇,每当看到二乐出现,就想出各种招数来逗他。

“乐,你皱一下眉头。你要是皱眉头,我就给你包子吃。”经营餐馆的胖店主对乐儿说。

看到胖掌柜手里的包子,二儿口水直流。他试着把脸上的肌肉挤在一起,但是没有用。情急之下,你用手捂着脸,用手指捏着脸,想把脸上的皱纹挤出来...

你这么认真,围观的人都乐得满地找牙。

“你说他会怎么样?他会哭吗?”人群中有人提出了疑问。

“那谁知道。”

“你为什么不试试?”

大家冲进人群,把还在吃包子的二乐团团围住:用手打、用脚踢、用大头棒打、用石头砸……人们用各种武器,用其他方式生动地表达自己的好奇。

“有意思!几乎是肉酱或者微笑。”手累脚软的人看到他们满身是血,手里还拿着包子,一脸灿烂笑容的二乐,都惊呆了。

乐吃完了包子,擦了擦嘴,笑着推开人群向远处走去。......

“是时候了。我也要去环游世界。”比如看着三界五行之镜,里尔咯咯的笑,如来自言自语。

看到二乐摇曳的身影,如来飞上云端。

“你要去哪里?”如来拦住了乐儿的去路。

乐对着如来嬉皮笑脸,却不回答。他转过身,想绕过如来。

“哈哈……”如来大笑一声。“恶根已净,智根当生。”说着,在二乐的头上轻轻敲了三下。

乐感觉一股暖流从头顶注入,然后喉咙里一阵奇痒。一口浓浓的黑痰从他嘴里喷出来。

“谢谢师傅!”乐清醒了,对如来笑了笑。

“谢我?你的态度太不认真了。”笑着过来开玩笑。

“我没有。我衷心感谢你把我从愚蠢中拯救出来。”乐依旧微笑着。

“你出去了吗?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微笑,没什么区别。”如来笑了。

“这是笑吗?我在心里和别人没什么区别。”你的笑容还是那么灿烂。

“世界只有在快乐的时候才会像你一样微笑。”

“当你嘲笑世界上可笑的事和人时,你想快乐吗?”乐笑着摇摇头。

“多么‘嘲笑世界上可笑的事和人’!”比如点头微笑。

“萧声现在要走了!”你很高兴和如来说再见。

“你要去哪里?”

“家既不是那里,而是哪里都是家。”乐答道。

“尘归尘,土归土。你会跟着我吗?”如来笑了。

"张对很感激,愿意随师父四处游历."开心就拜。

“这张脸既不是‘长’也不是张。张没有‘长’,留着‘弓’有什么意思?”弓”与“尔”谐音,顺应天意。既然你在佛教里没有名字和姓氏,那就叫弥勒吧。”来笑一笑,然后说:“没必要环游世界。你可以跟我去西边的大乐印寺修修你的修养。”

来牵着米雷的手,一起向西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