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竹取物语(二)

时间:2022-04-23 11:06:37 神话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四、蓬莱玉枝

  

  车持皇子也是一深谋远虑之人,他对朝廷谎称:“欲前往筑紫国温泉地疗养。”因而取得休假,随即转往光华公主住处,派使者对她说:“立即动身取得玉枝。”他出发之日,部下均到难波港送行。皇子交待说:“务请守密。”并未带领很多侍从,只带了几名亲信便启程了。送行的人回去之后对外宣称:“皇子到筑紫国去了。”并说三年后就会回来。

  

  皇子事前早有计划,他召集了全国一流的锻冶名师六人,建造了一个外人不易亲近的屋舍,外围有三层灶墙,命六人搬进去工作。皇子也建了一个给自己住,利用皇子名下各地庄园征收的金银财宝,开始倾力打造玉枝。他依光华公主所述的样子制作,打造得假以乱真,做好之后便秘密回航登上难波港。

  

  “坐船回来了。”

  

  他派使者回府通报,自己装着一副长途跋涉、精疲力尽的样子。来迎船的人挤得水泄不通,他把玉枝放在一长匣中,上面盖着布。大家口口相传说:“皇子要献优昙花给京城。”光华公主听这传言便说:“我真是输给他了。”显得有些震惊与悲伤。

  

  不久车持皇子叩门求见:“车持皇子求见!”

  

  老翁出门相迎说:“您还是一副旅行的打扮。”皇子便说:“我冒着生命危险把玉枝取回来了。”

  

  “快点请公主出来。”

  

  于是老翁把玉枝拿进屋里,结着一个纸条写道:

  

  身折玉不折,终将宝物得

  

  诗中道尽车持皇子取玉枝的艰难。老翁对光华公主说:“你交待这位皇子摘取的玉枝已经拿来了,和你所要求的分毫不差,而且也亲自送来了。他的装扮还是旅行的模样,你快点出去见他,答应了吧!”

  

  光华公主听了沈默不语,只发出一声无奈的长叹。

  

  喜孜孜的皇子说道:“现在应该无话可说了吧!”说着边上楼。老翁心想这也无可厚非,对光华公主说:“这玉枝国内难求,这次没理由辞退对方了,况且对方人品也属上乘。”公主回道:“父亲说的没错,再拒绝父亲的意思就太伤您心了。”对于好不容易取来的宝物反而有一种厌恶感。而老翁却不以为杵的忙着整理闺房。

  

  老翁对皇子说:“这玉枝究竟长在何处?真是太美了。”皇子答道:“前年二月十日左右,我从难波港出航渡海,茫茫大海,我也不知往哪走好,可是只想着有志者事竟成,就任风吹到哪里行到哪。如果万一真的不幸葬身鱼腹,当然一切就枉然了;可是只要有一口气在,或许就有见到蓬莱山的机会。我随波逐流,离开国内越来越远,有些迷路了。有时巨浪滔天,差点葬身海底;有时被吹到不知名的国度,碰到一些妖魔鬼怪侵扰;有时完全乱了方向,就在海中央打转;有时粮尽弹绝,以草为生;有时碰到牛鬼蛇神前来讨东西吃;有时采取海中贝类赖以保命。出门在外,没有人能伸援手,染上了各种怪病,最后也不记得走到哪儿,就任船在海上随处飘流。大概过了五百多天,一天早上八点左右,乍然海面出现一座神山。我在船上拚命想看个清楚,靠近之后才发现山奇大无比,而且灵异非常。我在心里暗忖:这就是我要找寻的蓬莱山吗?最后还是有些害怕,在山的四周绕了好久,经过二、三天光景,有一位仙女模样的女性从山中出来,手持银碗汲水。我看到之后便下船问她:‘这座山叫做什么名字?’她答道:‘此乃蓬莱山。’我听了以后欢喜莫名,便再问:‘不知您尊姓大名?’她说:‘我叫宝汉琉璃。’说完便倏地隐入山林。我仔细端详那座山,发现登山比登天还难,于是便绕到山侧观察,只见奇花异果林立,金、银、琉璃色的泉水四处可汲,河上架着各式玉桥。正好在那边有一棵树闪闪发光,想折一枝回来似乎有些不当,可是因为和公主所说的一模一样,便狠下心肠摘下一截玉枝回来。蓬莱山上美景无限,世间俗景无与比拟,可是我已得到玉枝便无心观赏,想早一日回程。不料途中遇到狂风,经过四百昼夜才安然返国,真是神明保佑,离开难波港仿佛才是昨天的事,今天就抵达都城了,你看我被海水淋湿的衣裳都还没换下来,就直接来这了。”


  

  老翁听了,感动之余,轻叹了一声说:

  

  伐竹固辛劳,不抵此竹皎

  

  皇子听了说:“我长年所悬挂的事,今日终于可以尘埃落定了。”又吟道:

  

  泪湿衣袖今可干,万般辛苦方始安

  

  正在一往一答之际,有六名男子在庭中求见。其中一名献上文纸并说:“我是作物司工匠,名为汉部内麻吕,为了制作玉枝,忍饥挨饿,耗费千日不敢稍有怠慢,可是至今未曾领功,请赐俸禄,好让我对下面的人也有所交待。”说完便把文纸呈上。老翁说:“这名工匠究竟说的是什么事?”不解地侧着头问皇子。皇子张惶失措,非常紧张。

  

  光华公主得知此事后,便说:“把他们呈上的文状收下吧!”纸上写着:“皇子殿下,千日以来与吾辈低贱工匠共隐一处,制作世间珍宝玉枝,理当赐吾等一官半职。今日特此恳求皇子未来侧室光华公主,尚请裁夺。”

  

  工匠们异口同声地说:“应给予赏赐的。”光华公主一扫整日的阴霾,破啼为笑,连忙唤老翁说:“您以为这真的是蓬莱玉枝吗?没想到他们撒了天大的谎,快把这还给他们吧!”

  

  老翁答道:“的确是膺品的话,要还就容易多了。”并点头应允。光华公主如释重负,遂做了一首答诗:

  

  粉言虚话疑是真,险把玉枝当作珍

  

  同时也把玉枝还给他们。竹取老翁想到先前还和皇子谈得不亦乐乎,不仅有些尴尬,便闭上眼睛假寐起来。皇子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到了日落黄昏之时,便悄悄地离开了。

  

  前去诉苦的工匠被光华公主叫进去说:“你们应该高兴了。”说完赐给他们丰富的俸禄。工匠们欣喜若狂,齐声谢道:“果然如我们所愿。”之后便启身打道回府,不料途中遇上车持皇子的座车,被打得头破血流,刚到手的俸禄也被抢得一乾二净,个个落荒而逃。

  

  皇子说:“这是我毕生莫大的耻辱,不仅仅是没赢得佳人归而已,而是让全天下人笑话。”从此隐居山林。他的随身侍从及家丁均分头四处探访其下落,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可能是真的与世隔绝了,后世的人便把此段轶事隐喻为“离魂”一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