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竹取物语(三)

时间:2022-04-23 11:07:45 神话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五、火鼠裘衣

  

  右大臣阿倍是一位家有恒产,满门荣庆之人。这年正好中国来了一名王姓船商,阿倍写了一封信给他说:“我想向您订购火鼠皮衣。”并选了一名心腹,名叫“小野房守”,带着信和巨款,到中国交给王姓商人。王商看了信便立刻回信说:火鼠皮衣本国没有,至今我也仅止耳闻,未曾亲眼目睹。若世上真有此物,应会在中国出现吧!您的要求太困难了。不过,若是渡海到天竺,求于富豪之家或许能出现奇迹也不一定。如果仍找不到,就请来使悉数带回订金吧!

  

  不久,小野房守随着中国商船回国,才刚入港,阿倍便派快马前去迎接。小野房守坐上主子准备的坐骑,马不停蹄地花了七天工夫便从筑紫国进入京城。献上文纸说:曾向各方人士订购火鼠皮衣,此物乃稀世珍宝,据说以前天竺圣僧曾带到中国,放在西山寺中。吾向朝廷申请订购此物。然而所带之钱稍嫌不足,因此托王姓商人暂先垫上,共短五十两金。回程时顺便取返,如果不愿支付的话,便以皮衣为偿。

  

  阿倍看了信后说:“什么话,才少这么点钱。终于找到了,太好了。”说完并向唐土伏首膜拜。

  

  盛放裘衣的箱子,装点着各色光彩夺目的琉璃珠玉,打开之后,看到炫目耀眼的皮衣闪着金光,大体是藏青色的,美轮美奂令人目不转睛。虽说珍贵在其不怕火烧,不如说其亮眼璀璨才是动人之处,右大臣说道:“原来这就是光华公主想要的东西。”“别糟蹋了。”说完赶紧把皮衣收进箱里,装饰上花叶,自己也修容沐浴,心想“终于可以在她家过夜了吧!”并咏了一首诗:

  

  裘衣不惧恋火烧,今日泪干求亲好

  

  亲自把皮衣带到老翁家门口。老翁出来把皮衣拿进去给光华公主看,公主看了以后说道:“好美的皮衣呀!不知是不是真的。”老翁说:“反正先请他们进来吧!看这皮衣世间难得一见,应该是真的吧!别太给人难堪了。”说完便招呼右大臣等人入座。

  

  把他们请进来以后,老翁夫妇心想:“这次应该能成了吧!”老翁对光华公主始终不肯委身的态度感到相当苦恼。“找个好人家把她嫁了”虽然这么想,但是光华公主每次都不可置否,也不好太勉强她。

  

  光华公主对老翁说:“这件皮衣用火烧烧看,如果烧不破就是真的,我也不会毁约的。您说这皮衣世间难寻应是真品,那就烧烧看吧!”老翁说:“好,就依你的意思吧。”然后对大臣说:“公主是如此打算。”大臣回答说:“这件皮衣连中国都没有,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还有什么好怀疑的。”老翁说:“我也是这么想,但是还是烧烧看吧!”说把皮衣丢入火中,只见熊熊烈火中,皮衣顿时化为灰烬。老翁说:“果然是假的。”大臣看到这般光景,个个面色如土,无话可说。光华公主欢喜的说:“太好了。”于是咏了一首答歌,放在皮衣的箱子里,歌曰:

  

  早知皮裘付一炬,不该真火炼心绪

  

  世上的人争相询问:“阿倍大臣带火鼠裘衣去求亲,成功了没有?是不是结为连理了。”有人回答:“皮衣烧光了,光华公主根本没有答应。”于是后世的人把没有成功的事情比喻为:“无阿倍。”

  

  六、龙头彩珠

  

  大纳言大伴御行把家中所有仆役全部找来,对他们宣布说:“龙头上有一颗五彩明珠,谁要是能取来,任何条件我都可以答应。”

  

  仆役们听了便对主子说:“您说的话不敢不从,但是这彩珠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得到,敢问如何去取那龙首彩珠呢?”

  

  大纳言接着说:“身为别人的臣仆就当赴汤蹈火完成主子的愿望。宝珠国内没有,天竺唐土也没有,那龙上天下海,神出鬼没,怎么,你们莫非是在推辞?”

  

  家丁们赶紧说:“您既然开口,我们岂敢不从,就算比登天还难,我们也要去找上一找了。”

  

  听到臣仆们这么说了以后,大纳言好不容易才稍稍展颜说:“你们身为吾家臣仆,天下无人不知,岂有违抗之理?”“快去取龙头彩珠。”命令一出,便把府内尽有的绢绸绵布及金银分给他们当作盘缠,令他们立即出发,并说:“在你们回来之前,我愿斋戒净身,你们如果不能完成任务,也不必再回来了。”

  

  家仆们一一告别后,大纳言重申:“拿不到彩珠就别回来。”说完之后,仆人们各自准备分头去找。大家嘴上不停咒骂着:“怎么会喜欢上这玩意儿?”把主子赏赐的金银财宝分了以后便做鸟兽散。有人在自己家里隐居足不出户,有人去自己想去的地方。即使是君臣的关系,也不该如此强人所难,大家都感到莫名其妙,对大纳言颇有微词。

  

  另一方面大纳言认为:“要给光华公主住的地方,怎么可以破破烂烂。”于是大兴土木,建造一座豪华的宫殿,涂上金漆,画上名画,屋顶上覆满各色华丽的丝线,屋内设备极尽奢华,在每一名贵的丝绸上画上画,装饰于各个角落;把原来的元配赶出家门,一心一意为迎娶光华公主做准备,一个人细数着晨昏以待。

  

  如此日以继夜地等待着家丁回航,孰知一点音讯也没有。焦虑的大纳言,非常秘密地召来两名侍从打扮成一般家丁模样,自己微服到难波港口附近探个究竟。他们问船家说:“有没有听说大纳言大伴家的人乘船杀龙,取得彩珠的事?”船家的人回答说:“真是怪事哩!”并笑着继续说道:“没有船去干这种事的。”


  

  大纳言心想:“这些没知识的船夫,有眼不识泰山才会如此口不择言。”并说道:“我要亲自用我的手取那龙首彩珠,不再等那群没用的奴才们。”于是驾船出征,四处寻找,不知不觉中竟驶到遥远的筑紫附近海面。

  

  这时一阵狂风袭来,顿时天昏地暗,大船摇摇欲坠,乱了方位。船在海中不停回转,大浪滔天,落雷隆隆,大纳言有点慌乱的说:“从来没碰过这种情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船头答道:“我驾船这些年,也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情况,就算不翻船,恐怕也会被落雷击中,如果神明保佑的话,或许可以漂到南海附近。真是跟了坏主子,也都得死于非命哟!”说着便哭了起来。

  

  大纳言听了以后说:“既然上了船,生死都操在船头身上,为什么说这种没志气的话?”边说边吐着。船头回答说:“我又不是神,我能有什么办法。你看巨浪滔天,狂风暴雨,雷雨交加,你如果要斩龙,也会遇上这样的状况。这风搞不好是龙神搞的,快点祈祷吧!”

  

  大纳言说:“好吧!”又说:“船神呀!我幼稚无知才会想要斩龙取珠,从今以后我绝不会想再动蛟龙一根寒毛。”大纳言大声地向神祈求,又跪又拜,涕泪纵横地说了好几百遍。好不容易雷才停止,仍有少许闪电,风也很强劲。船头又说话了:“这一定是龙神干的好事,不过现在的风势不错,方向好。”大纳言似乎没听到船头的话,可能是惊吓过度吧!如此吹了三、四天的顺风,终于看到了岸边,是播磨的明石海岸。大纳言松了一口气说:“果然吹到南方的海边了。”说完便倒了下去。

  

  同船的随从通报当地播磨国官员,国司前来探望,可是大纳言却爬不起来,倒在船舱喘气。官员在松原铺下垫席请他下船。那时大纳言才发现“这里不是南海呀!”勉强撑了起来,由于身染风热病,腹大如鼓,双眼红肿。看到大纳言这么狼狈,国司也只有苦笑。

  

  以前被大纳言派出去寻宝的家丁们,听国司说大纳言坐着手轿,一边呻吟,一边抵达府中,于是前往禀报说:“取得彩珠一事困难重重,现在殿下也领略了其中辛苦才对,应当不会过分责怪我们吧!”

  

  大纳言坐起身子道:“你们还好没取彩珠来,那蛟龙一定和雷神同伙的,人们为了抢夺彩珠,不知牺牲了多少宝贵生命,就算真的逮到蛟龙,我看我也是难逃活口。还好没去抓,那光华公主根本是个大坏蛋,想置我于死地才出这等难题,从今以后别再去她家了,你们通通不准去。”最后把府中剩下的一些财物,分赠给没去斩龙的手下们。

  

  听到这些经过,已经离开的元配夫人乐不可支。而大纳言为光华公主营建的华屋,因为屋顶覆满彩丝,被鸟儿们衔走拿去做巢了。后来世间的人问说:“大纳言大伴有取得龙头彩珠吗?”有人就回答:“没有,两个眼睛肿得跟圆杏那么大。”“像杏子那么大,那可难看了。”因此后世也把不称心的事比喻为“难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