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鹭仙神话故事

时间:2022-04-25 10:41:52 神话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你已经500多岁了,却还没有孩子。 一天早上,他发现一只受伤的白鹭躺在院子里呻吟。他忙着抢救它,小心翼翼地调理它,直到白鹭完全康复才放生。 那天晚上,游客做了一个梦:白鹭带回了一个粉黛玉雕的男孩。 后来,尤太太真的生了一个男孩,名叫邵宏。

时光飞逝,转眼间十八年过去了,邵宏已经长成一个英俊的小伙子了。 有络绎不绝的人向门口走来,但邵宏不为所动。 看到父母悲伤的脸,邵宏透露了自己的秘密:早在半年前,他的整个心都被一个女孩占据了。 她的皮肤充满了冰雪,她的美很美,白色的连衣裙衬托得她与众不同。 在无数个梦里,他们手拉手登上小船,在碧波荡漾的湖面上游泳...虽然这个女人只是在梦中来来去去,但邵宏仍然坚信,在一个遥远而美丽的地方,有这样一个女人在等着自己。

旅行团成员外的情侣惊呆了。 过了几天,尤太太偶尔感冒引发怪病,邀请的多少卡友都束手无策。 一天晚上,这个女人又出现在邵宏的梦里,放下一个玉瓶,飘走了。 当邵宏醒来时,他惊喜地看到梦的瓶子,然后直接去了他父母的房间。 这位女士喝了瓶子里的水后,立即感到神清气爽。 第二天,邵宏给父母留下一封信,然后悄悄地离开家去寻找他的梦中情人。 邵宏凭直觉去了北方。虽然他睡了一路,但他并不觉得累。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力量在支撑着他。 一天晚上,邵宏正在河边打盹,突然她看见一个穿黄色衣服的女人滑入河中。 他想都没想就下水救人了。不幸的是,他的水质不好。转瞬间,他被河水吞没,渐渐失去了知觉...当邵宏醒来时,他发现那个穿黄色衣服的女人正站在她的沙发前。 当那个女人说:“我叫坤儿”时,他很惊讶。刚才,我试了试你。鹭仙真是一个正直的君子。 ”然后,他拿出一条白色的真丝汗巾,说:“鹭仙女让我给你的。 邵宏很迷惑:“鹭仙女……鹭仙女是谁?””伊鹂莎没有说什么,只是顽皮地笑了笑。 洪一时不知所措,直到把鼻子放在汗巾上嗅了嗅,才明白一切。 那种特别的香味,是他萦绕心头,熟悉的味道!他知道鹭仙女就是他梦中的情人,喜出望外。他急切地问:“告诉我,鹭仙女在哪里?”苍鹭仙子在哪里..."鹂鸟看到邵宏的情况,忍无可忍,马上把鹭仙的情况真相告诉了他:"就在你醒来之前,鹭仙已经被北冥神的人抓走了。 北冥之神早就盯上了小蓬莱。他想杀人并据为己有。后来他垂涎赫伦仙子的美貌,才改变计划。 为了保卫家园,拯救大家,赫伦的父亲不得不勉强同意北冥神的条件...”邵宏听到这些话时非常难过。

邵宏告别鳐鱼后,继续北上,一路上历尽艰辛,最后身无分文,沦为乞丐。 晚上,他来到一个人烟稀少的小镇,看到一个白发婆婆爱抚着一个壮汉的身体,在哭泣。 原来死者是老婆婆的独子,被北冥神掳去建宫,精疲力尽。 洪很同情老婆婆,同时又很讨厌北冥神。

顺着老妇人指的方向,邵宏继续向北走。 走了两天,离北冥神府越来越近,一路上看到的尸体也越来越多。 渐渐地,邵宏看到了一座高大且守卫森严的城堡,墙外的前门上写着“北冥府”的字样。 洪少恨不得马上飞进去,却被粗暴的警卫硬生生地挡在了外面。 正当邵宏一筹莫展的时候,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一个白发婆婆走了出来。 小红惊讶地发现,原来是她前两天遇到的那个老太婆!看到邵宏的疑惑,丈母娘告诉他:“孩子,我是这里土地的丈母娘,你的真情让我感动!”说完,在他胳膊上系了一根红绫,轻声念道:“走!”当你邵宏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华北的鬼府了。
说也奇怪,自从手臂上加了那块红绫之后,邵宏仿佛打开了他的“天眼”,轻而易举地找到了鹭仙女所在的地方。 原来,北冥之神为了赢得苍鹭仙子的芳心,并没有对她动武,而是选择了另一片宝地,为他们的婚姻建造了一座宫殿。 赫伦仙子做梦也没想到邵宏会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她又惊又喜。 就在这对恋人互相倾诉的时候,他们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然后眼前升起一团黑雾,雾中出现了一个又长又丑的男人。 这个人就是北冥之神。当他看到邵宏和赫伦仙子相爱时,他气得浑身发抖,号召部下把邵宏绑起来,关进地牢。 洪很担心狱中的白鹭仙子。突然,他觉得胸口一阵蠕动,低头一看,怀里的白丝巾瞬间变成了一只小白鹭。它从红绫那里接过火焰,飞出了窗外。 不一会儿,邵宏发现外面火光冲天,人声嘈杂。 随着门的当啷声,卢希安冲了进来,拉着他的手说:“走!”三天后,卢希安带邵宏去了联谊湖。 洪看到少时忍不住笑了。原来这是他们梦中幽会的地方。 听着云雀和黄鹂的歌唱,采摘着那些美味的野果,它们就像一个快乐的仙女伴侣。 然而,几天后,邵宏发现赫伦仙子的脸很悲伤。 再三追问之下,蔡铣叹了口气,说道,“我父亲已经给我发了一个消息。北冥神大怒,发兵血洗小蓬莱。有多少村民家庭被毁?我怎么能不担心呢?”洪少听到也很难过。 苍鹭仙象打定了主意,瞪着邵宏,泪流满面地说:“毕竟我是有福气的,这样看来,我是很难和丈夫白头偕老了。 听到这里,邵宏失声痛哭,“我们历经千辛万苦走到了一起,我至死都不会与你分离!”
赫伦仙子一听,喜忧参半。 屋漏偏逢连夜雨。这一天中午,富友的家丁老黄出人意料地出现在邵宏面前。原来,老太太富友认为她的儿子是一种疾病,处于危险之中。 洪听说母亲得了绝症,心痛不已。 鹭仙劝道:“游郎应立即启程回国,但不要留下终身遗憾!”他们约定了再次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所以匆匆道别。

半个月后,邵宏风尘仆仆地回到了家。 他妈妈虽然已经加了很多白发,但是还好,开心的时候感觉有点怪怪的。 是担心儿子的父母用谎言欺骗自己回来的吗?鸿才心中疑惑,没想到父母也面面相觑。 贾老黄也说没出过。 小红这才明白,这是鹭仙设下的让他对冲的局。 想到这里,他更担心赫伦仙子的处境。

邵宏把和赫伦仙子的这段恋情告诉父母后,父母真的很喜欢这个儿媳妇。 邵宏试图告诉她,她要再次寻找赫伦仙女的声音。父母虽然舍不得,但也没有阻止她。她流着泪,给儿子收拾了几个包。

邵宏一离家,一只黄鹂飞过来,对着他叫道:“跟我走,跟我走!” ”小鸿发愣,那只黄鹂已经变成了人形,而且变成了鹂。 她告诉邵宏,北冥神见到鹭仙大怒,已将鹭仙囚禁在涟漪湖底,扬言要将小蓬莱夷为平地,让她尝尝灭绝的痛苦。 苍鹭仙子决心与死神搏斗,正在地牢里悄悄练习一个快速的秘密魔法。 只是神功是以修行者的生命为代价的。功率增加百分之十,寿命减少一分。 如果尹和在练习时配合默契,就能事半功倍。 听完伊鹂莎的话,邵宏已经明白了他应该做什么。

一眨眼的功夫,邵宏已经被鹈鹕偷偷带到了涟漪湖。 看到鹭仙女憔悴的样子,他很难过。 赫伦仙子惊讶地看着邵宏,然后热泪盈眶。 那天晚上,这对恋人在监狱里结婚了。 夫妻二人,阴阳调和,练习后事半功倍,进步神速。

这一天,北冥之神和他的爪牙带着卢希安的父亲和村民来到了地牢。 当鬼王看到邵宏时,他的眼睛红红的,牙齿咯咯作响。 说时迟那时快,邵宏和赫伦仙同时做出了巨大的努力,冲破牢笼,抢先一步更好。 显然,这出乎了北冥神王的意料。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他的爪牙已经倒下了。

北冥之神忙着和两人战斗,三百回合后渐渐占了上风。 虽然魔功无穷,但毕竟没有练到最高境界...这时,邵宏和鹭仙女深情地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双双飞向北冥天王。 姿态舒缓优美,就像两根柔软的羽毛在大气中飘荡。 他们的身体居然在扑闪扑闪之间燃烧起来,烟雾和飞灰渐渐变成两根银针,一根直刺北冥天王的头骨,一根直刺他的心脏。 北冥神一脸惊讶的死去。 为了保护老乡和村民,为了彻底铲除北冥之神,邵宏和卢希安用“孤注一掷的战术”打败了敌人,毫不犹豫地携手共闯灾难。

为了永远陪伴女儿和邵宏,卢希安的父亲抛弃了满目疮痍的蓬莱,带领族人在美丽的涟漪湖上重建家园,而游客的父母则带着家人迁徙到这里,永远陪伴儿女媳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