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我愿意相信,终有一日,他还会回来(一)

时间:2022-04-25 10:47:01 神话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1)颜华挺好的。

那时候天上的神仙一般都很想家,尤其是女神仙。

仙女们经常借机下界,然后三三两两聚在一起。你谈论你的张生,她谈论她的李朗。很热闹。有时候,我出去散步,能看到远处的小仙女在笑。久而久之,心里痒痒的,也想去下界找个对的人。

我和我的主人礼貌地表达了我的想法。他捻着胡须说:“世上没有人能比得上天上的神仙国王。我觉得严华很好。你多看他一眼,也是一样的。”

颜华是师父收下的第二个弟子。我的名字是朱槿。他应该被称为朱茵,但他是龙王堂的第二王子,他植根于洪妙。师父以为他已经有名字了,就没有坚持。

我坚持,“千百年来我一直在看严华的脸,石头里都能看到花。还有什么可看的!”

师父若有所思地捻着胡须,“请让我再想想。”

其实我知道他的顾虑。八千八百年来,我已经越过边境好几次了。虽然陪着严华,但我也为他老人家犯了不少错。

因为师父是管钱的神仙,我既不会写字,也不会武功。我唯一的本事就是看一个人顺眼就往他脸上扔一把钱,而且这个本事是不受限制的。也就是说我看不顺眼的时候可以往他脸上扔一把钱。

所以,严华是在以我扔钱的多少来判断我喜不喜欢这个人。因为一般都不顺眼,我总是直接把人扔下去。

因为这个原因,师父不知道断了多少根胡子。他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凡间与仙界不同。比如我往仙界扔一把钱,别说捡了,连看都没人看。但若在凡间抛一把钱,哎哟,后果我不敢想。”

我说:“师傅,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严华试图阻止我,那人却跪在地上对我哭诉道:‘你一定要过得开心,不要计较你的小命。’我…相信了。”主人拧胡子的手一抖,扯下了一半。往事真的不堪回首。
我从师父那里出来的时候,值班的星星已经降下了天幕。严华看着我,哀怨地挠着尾火虎头上的毛:“它刚来的时候,至少是二十八星宿中第二厉害的。怎么就让你一点气质都没有了?”他用另一种姿势挠着肚子,叹口气问他:“你的兽性呢?”

尾虎很配合的说:“喵。”严复额头。

我在他们旁边坐下,催他说:“好久不见了。连大黄的筋骨都酥了。你真的忍心看着它变得如此骄傲和自豪吗?不如……”

严华赶紧打断我:“你放弃吧。”

我说:“我几百年没越界了。如果你不去,我可以自己去。就是上次你偷偷藏在袖子里的手帕或者丝巾。不知道是哪个仙女掉的。我回去问问师父。他见多识广,一定认识她。”

严华冷冷地看着我说:“你已经用这个威胁我十三次了。这是第十四次了。”

我拍拍尾火虎的头:“大黄,你现在也是帮凶了。你是跟我们走还是跟我们走?”

大黄开心地点点头。

2)我的意中人

说到下界,他们两个搭一只老虎真的很招摇。严华捏了一招,把大黄变成了猫。我背着它在一家饭馆里安顿下来,小二走过来说:“两位客官也来凑热闹。你说得对。我家二楼视野最好。”

我看着严华,眼里升起一堆小火苗:不知道激动什么!

严垂基:遇事要冷静。

我又看了看大黄。它直直地盯着客人面前的一桌烤鸡。没等我反应过来,一个纵身已经跳了过去。

小二高兴地对我说:“今天,王子结婚了。听说光是嫁妆就放下了几十个箱子。那位小姐真是福气。”

这句话的时候,烧鸡已经吃完大黄了。我扯了扯嘴角,看到桌子上一个脾气暴躁的男人。他站起来,拔出剑来,砍了下去。大黄跳起来,跳到我肩膀上。那人干脆用剑指着我说:“你的猫太没感觉了,打扰了我主人的兴致。向我的主人赔罪。”

我从来不爱惹事,就笑着问:“这里一只烧鸡多少钱?你觉得这些就够了吗?”他说他会往他脸上扔钱。

严华赶紧拦住我:“这一桌菜加起来也不到12两银子。我告诉过你什么?遇事要冷静。”

男子手中的剑也被一名青衣男子拦住:“别人也不是故意的,没事。”

这是一个很好的说法。我下意识地抬头看着他,但他碰巧也看着我。我两眼对视,只觉得脑子轰隆隆,四肢麻木。我觉得这一般都是暗恋。

严华伸手在我眼前晃了两下。我回过神来,目光灼灼地问青衣男子:“你是谁?”

他似乎习惯了这种戏码,嘴角一勾,笑着说:“我不是你能认识的人。”

我惊呆了,不知道说什么好。小二适时过来围捕:“王子婚礼的队伍马上就要到了。看热闹还是很重要的。两位客官快跟我来。”他轻轻咳嗽了一声,带着小二去了隔壁桌。

我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说,“我的名字叫朱槿,很好记。你会记得我吗?”

那人低下头,倒了一杯酒:“我见过很多金泰铢,手镯,手指,不确定能不能记住。”

人生第一次被人这样嘲讽。我咬着嘴唇想说点什么,却发现自己真的无话可说,于是恋恋不舍的和颜华一起去看热闹。

小二说的没错。二楼的视野刚刚好,街对面的整条街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人群一开始欢呼雀跃,后来变得热闹起来。我偷偷看了一眼邻桌的青衣男子。他明明坐在视野最开阔的地方,却没有看婚宴的热闹。一开始我觉得他专注力很好。后来他一杯接一杯倒酒的时候,眼里全是文物。

沈雁指着桌子边说:“你在想什么?”

我说,“想念我的甜心。”

严华吓了一跳,差点掀了桌子。他顺着我的目光,对青衣男子说:“是他吗?”看了一下然后问我“有我一半好。”

我想了一下说:“他比不上你,但我觉得我就是喜欢他。”

我说的是真的,严华的人生阅历很好,长相也不差。他曾经夸自己很珍贵,但不知伤了多少痴情小仙女的心。但在见到青衣人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有人仅凭眼神一扫就能为它召唤出我的灵魂,上帝把它带走了。严华不会,但他会。

说到这里,婚礼队伍已经从窗下远去。青衣人起身付了酒钱,情绪层层锁在一起。与之前的相比,他们看不清楚。

我对严华说:“我要跟着。”

颜华道:“没有,我只答应你下界,别的都没答应你。”

我说:“你不让我跟你去也没关系。就是上次你偷偷藏在袖子里的那块手帕或者丝巾……”

阎嘴角一抽,再也没有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