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东海龙王敖光纵子作孽

时间:2022-04-25 10:53:04 神话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春夏之交,东海上空万里无云,蓝天如洗。大海不澎湃,波涛不涨;海天一色,大海像一面巨大的镜子。

在东海的最深处,有一座宏伟的宫殿:红色的高墙,黄色的琉璃瓦,飞檐走壁,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四个飞檐上各有一条小金龙,昂首挺胸,张牙舞爪,十分壮观。 这是东海龙王敖光的龙宫。

敖广生有五子一女。五子以五行命名,分别是金、木、水、火、土;于晓明

有一天,六个兄弟姐妹在龙宫的后花园里玩耍。他们是如此悠闲快乐。 徒然,玉妃突发奇想:“兄弟们,我们也在宫里玩累了。我们为什么不出去看看花的世界呢?我想在这个阳光明媚的季节会很惬意的!”玉妃很犀利,口齿伶俐,老龙王遇到困难都会给她三分。当然,五哥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她变得很好。 于是六个人走出龙宫,在海里玩,也觉得无聊。 玉公主在空中环顾四周,看到西方有一座黑色的大城市,这使她非常着迷。 玉公主垂云曰:“何不访之?” 五哥也很好奇,也乐得跟他们一起去。

这个城市就是大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城市,被誉为“人间天堂” 高楼林立,鳞次栉比,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六兄妹目瞪口呆,惊讶不已。 玉公主道:“不如我们下去城里看看吧?” "五兄弟异口同声地说,"我不能这样做。我父亲已经告诉我,我们不允许接触这个世界。 ”玉妃无奈,只好回到她身边。
回到龙宫,她皱了皱眉,她欣慰。她对她的五个兄弟说:“我有一个想法,但你们必须全力配合我。 “六个人商量,一起去找老龙王。 玉公主搂住老龙王的脖子,甜甜地叫了一声:“爸爸!”我会很迷人的。 老龙王连道:“好了好了,你要什么,告诉我。 ”她说,“我们在西方看到一座大城市。太热闹了。这房子比我们的龙宫还高。我们去看看多好啊!“老龙王很难决定。 当五王子看到它时,有一扇门 他们齐声附和:“姐姐说得一点没错。当我们与众不同的时候,我们会回来的,世界永远不会知道。” 老龙王经不住纠缠和磨,就答应了。

他们进了黄浦江,选了一片芦苇场,七个人都改造了。老龙王变成了一个鹤发童颜的老人,五个国王变成了五个英俊的儿子,玉公主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小姐。 他们游遍了上海,如故宫、南京路和外滩。虽然他们很累,但他们充满了兴趣。 尤其是玉公主被西游记迷住了,是在城隍庙电影院看的。她嘲笑它,并钦佩孙悟空。而老龙王恨得孙悟空咬牙切齿。 当年,孙悟空逃到龙宫,二话不说,杀了许多虾兵蟹将,强行抢走镇海之宝——定海深圳,成为他的武器。当老龙王和他的儿子回到龙宫时,已经是点灯的时候了。



回到龙宫,我们不谈论彼此的休息。这么说吧,翠玉公主睡在床上,在烦恼的睡眠中,努力想象—— 孙悟空的唐僧西天取经的路很长,但是和辽阔的中国比起来,这一条长长的西天路算不了什么!如果你周游世界,那将是令人愉快的。 她萌生了环游世界的幻想-

于是,六兄妹经过精心策划,说服并鼓励老龙王环游世界,计划就这样形成了:除了翡翠公主撒娇的老把戏重演,就是她口若悬河地说:“爹地,我们在龙宫里生活了这么多年,都变成井底之蛙了。不去外面历练怎么增长才干?你以后就没有接班人了!”这样可以一针见血,一针见血。

在老龙王的指引下,七个人向黄浦江上游走去。此时的翡翠公主非常清爽:黏糊糊的感觉和腥咸的味道都没有了,只觉得清凉轻松。然而,美中不足的是这条河太窄了,她无法充分发挥。 老龙王对这次旅行保密,决定白天潜水,晚上浮出水面。 尽管如此,还是有很多人亲眼见过。 一天晚上,明月当空,七个庞然大物首尾相连,约有七八十尺长,尤其是最前面的一个,怒火中烧,它的两束光柱约有半里长。水中波涛汹涌,水声震天,岸上的人都吓坏了。

游了十多天,水流湍急。游了几十里,只见两岸山峰对峙,水流更急。 老龙王知道自己进了三峡。当他到达巫峡时,已经是群星稀少的夜晚了。峡谷中狂风大作,峡谷两岸松涛声如浪。猿猴的叫声、老虎的嗥叫和其他野生动物的叫声此起彼伏,构成了一派动物欢歌笑语的景象。这非常悦耳。 老龙王身临其境,深受感染,兴致勃勃,一曲悠长的圣歌响彻山谷,让人感到震撼。突然,所有的动物都尖叫起来,峡谷里变得寂静无声。 越是上游,水流越急,很费力。 老龙王想了想,决定回去找一个水势较缓的地方休息。 三峡左岸有一片平坦空旷的土地,土壤非常肥沃。只有一个人口不多的小村庄。他对这个地方非常满意,决定就此打住。

中午快到了。云头上一个白发老人和一条老龙见太白金星。他很快敬礼,说:“邢俊在这里做什么?”太白金星装作很认真的样子说:“你还挺潇洒的,领着一家人浪迹天涯。玉帝已经知道了!”老龙王脸色大变,说:“反正我们是老朋友了,你得帮我盖起来!”“我才不管你呢,你活该!”笑过之后,老龙王意识到自己被骗了,他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说:“小心你的山羊胡!”这时,太白金星严肃地说:“东海龙王敖光听到了指示:河南、河北、山西久旱无雨。我命你速来天宫商议赈灾事宜。 下巴这个!"太白金星挥挥手,微笑道:"再见,大虫子!" 老龙王把五个儿子和一个女儿叫来说:“玉帝把我叫到天宫。你应该躲在这里,不要打扰人民。” 记住,记住!”说罢,开车走了。



五儿子连连点头,说好。玉公主听后喜出望外。五兄弟听从父亲的命令,只在晚上去河里打鱼充饥。但是玉公主没有责任。她驾着云四处张望,发现那栋房子里有一头猪。轻轻一吸,猪到了。 附近农户没有猪,觅食范围扩大到方圆百里。 农民很纳闷:猪圈关得好好的。一个晚上,猪消失了,没有一丝被盗的痕迹。 消息传来传去,每个人都遭遇了同样的事情,所以每个人都有危险。

因为五条小龙为了充饥,已经在河里捕鱼十多天了,所以渔民一条鱼也抓不到。不知道为什么,大家都很疑惑。 又是一个月明之夜,五个年轻的渔夫驾着两条渔船在河里碰碰运气。 远处,河中央有个东西涨了三尺多高,不时传来水流湍急的声音。 这五个人定睛一看,只见一条大鱼在河里游来游去,时而潜下去,时而跃起五尺多高,时而跳出十尺远。凭他们多年的经验,那是一条一千多斤重的大鲟鱼,渔民们惊喜不已。 两条船悄悄地向大鱼靠近。 玉公主心想:“你想骗我,没门!让我和你一起玩。 ”她的尾巴只微微一抖,两条船就来回颠簸,那五个渔民吓得魂飞魄散。 公主取笑它,但她仍然感到不满足,并在两条船之间搅动她的尾巴。这是一件可怕的事情,她遭遇了一场可怕的灾难——碰到了钩子。 钩子的绳子是用桐油和猪血浸泡过的,晾干后柔软结实。 钢绳上绑着几百根长约两尺、筷子粗细的短绳,和钢绳一样结实柔软。

每根短绳子都系有一个锋利的钩子,钩子有四英寸长。任何撞到鱼钩的鱼稍微挣扎一下,上百个鱼钩就滚滚而来。它越挣扎,抓到的钩子就越多。 绳子很长,可以伸到河底。 玉公主不知道利害关系。当她搅拌的时候,她碰到了一个钩子。她只觉得尾巴有些痛。她冷笑道:“你这点小事我也没办法!”话未了,刹时数百只鱼钩滚滚而来,将她团团困住。 她跳了进去,猛地向前,被无数的钩子钩住。

就在她想做最后一搏的时候,只见一个年轻的渔夫举起了一根100多尺长的渔叉,只听玉公主“哎哟”一声,血流如注,鱼鳞纷纷落下。 这种鱼叉有五股(齿),每股尖端都有倒钩。它被绑上之后,就没有办法挣脱了。王公主心想:“只有最后一搏了!”她潜下去,向前猛冲,浮上来的时候,另一个渔夫在她头上插了一把叉子,不轻。 她向前飞奔或潜入水中,左右狂奔,渔夫们知道如何与她搏斗。 经过几十回合的比拼,翡翠公主已经完全筋疲力尽,只能任其摆布。 她对自己抱怨道:“上天会毁了我的!”最后,她被拖到了兖州大坝的浅滩上,只见她两腮微微搅动,气喘吁吁,眼里含着悔恨的泪水:“都是因为我没有听父亲的指示,扰民的报应!”玉公主死了。

五王子得知噩耗,都疯了,眼睛充血,复仇之心油然而生。 他们驾起云来,张牙舞爪,突然天空布满乌云,乌云爆发出压力,让人感觉大灾难瞬间就要来临!突然,一道白须般耀眼的闪电在我眼前闪过,突然又是一声惊雷,震动大地,仿佛在头顶爆炸,让人胆战心惊,不寒而栗。 狂风大作,倾盆大雨突然从天而降,如水位暴涨,无数房屋被冲走;无数人照顾老幼,呼唤爸爸妈妈,奔向高处,慢的被巨浪卷走。河里漂浮的人和动物的尸体,家具,还有一大堆拿着木头喊救命的人,几乎把河水都堵死了,惨不忍睹。

此时,太上老君正在山洞前与南极仙翁下棋。忽然,我心中涌起一股冲动,只见东方怨念涌动,道:“无量福报,善报,善报!白鹤少年在哪里?”“徒弟来了,神仙老师能帮你什么忙?”“你快去东边看看发生了什么事?”鹤男孩展开翅膀,向东飞去。他一边飞一边四处搜寻。 只见五条金龙在天空中上下翻腾,兴风作雨,推波助澜,危害生灵。 他连忙说:“五皇子,不要这么恶!”“白鹤小子,不关你的事,少管闲事!”白鹤童无可奈何,只好返回钟南山向师父报告详情。 

李老君听了这话,道:“兄弟,我们去看看,把这生意搞定!”南麂仙翁道:“我愿意听你大哥的指示!”于是,他们两个开车来到了三峡口的夷陵(古宜昌名)。见五小龙还在呼风唤雨,便厉声道:“恶杂种,不要罢休!”他们看到了老君和南麂仙翁。知道他们和西方的如来一样有名,立刻有点害怕。但一想到妹妹的惨死,他们就觉得心中邪恶,心中胆大。他们还哭着说:“老头,管好你自己吧!”老先生急于挽救生计,也顾不了那么多了。他看到手里拿着一把尘土,一把巨大的钢鞭击中了五条小龙。

这才发现,五条小龙瘫在地上,无法停止抽搐,苦苦哀求:“我会知道我的罪过。希望老先生饶我一命!”老先生嘴里说了句“躺在这平坝上!”五条小龙一依次躺下,就成了五座大山。从那以后,人们就把这个村子叫做五龙。为了让五小龙以后不再祸害百姓,老君指着尘土。这根巨鞭飞到了五龙对岸的河堤上,变成了一座宝塔,矗立在河堤上。每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宝塔的倒影横跨长江,像一条鞭子在五龙身上挥舞,要把他们勒死。 从此,五小龙成了长江南岸静静躺着的五座大山,再也不能兴风作浪,危害百姓了。

 后来,太上老君和南极仙翁还把东海龙王敖光参了一本,参他管教子女不严,纵子作孽这是后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