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南柯太守的故事

时间:2022-04-26 13:34:09 神话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相传唐朝有个叫余纯班的人,祖籍东平县。 他是江南一带的勇者。

余纯巴喜欢喝酒和发脾气。 他会武术,曾经在我们淮南的指挥官手下当过副将。因为性格不拘小节,有一次喝醉后得罪了老板,被撤了官职,于是回到了家里。 从此,生活越来越野,人们借酒消愁。 他有很多钱,还有一群慷慨而忠诚的人,所以他的名声传开了。 他的家在扬州城东十英里处。 房子南面有一棵老槐树,树枝长而密,浓荫遮蔽,占地数亩。 余纯-陈每天和朋友们坐在树荫下,尽可能地喝酒。

贞元七年九月的一天,春雨巴喝多了酒,已经烂醉如泥。 这时,两个朋友把他扶回家,放在桌子上,让他躺在大厅东边的门廊下,对他说:“再睡一会儿就好了。” 我们还要喂马洗脚,等你稍微好一点再说。

春雨巴摘下头巾,枕在枕头上休息。 迷迷糊糊中,他不知道这是真的还是梦。当他看到两个穿紫色衣服的使者时,他向他鞠躬说:“淮安王派朝臣来邀请你。 "

春雨巴起身下床,整了整衣服,跟着两个使者到了门口。 停着一辆蓝色汽车,驾着四匹高头大马,还有八个随从。 他们上了车,出了大门,直奔大槐树下的洞口。



]余纯-巴正纳闷他们要去哪儿,信使把马车赶进了山洞。他感到非常惊讶,但他不敢问。 抬头望去,眼前的山川、河流、风景、植被、道路,都和以前在世界上看到的大不相同。 走了几十里,远远的就能看到城墙,车马行人更多了,不断的在路上来来回回。 跟着春雨的人大声喊叫,行人忙往两边闪开。

当汽车驶进一座大城市时,我看到了朱红色的大门和高高的塔楼,非常壮观。 城楼上有“大淮安国”四个金字。 守门人急忙上前向他敬礼致意。 这时,一个骑马的人跑来禀报:“大王远道而来,因许之故,下令暂在东华阁歇息。” ”说完,就在前面领路。

走了一段路,看到一个敞开的大门,随行人员恭敬地请他下车。 春雨下来,看到了五颜六色的栏杆,雕花的柱子,美丽的花木,名贵的果树。大厅里布置了桌椅、靠垫、窗帘、宴席,非常豪华。

这时,前门有人喊道:“右丞相快到了。 ”一个姓巴的赶紧过去。 有一个穿着紫袍的人,手里拿着一个象牙牌位,大步向前,不用说,他就是右丞相。 他们两人进行了一次主客相见的仪式,右丞相说:“我们国家的国王煞费苦心得到了他的丈夫,打算和你结婚,不管多远。不知他会不会同意?”余纯说,“我是一个卑微、愚蠢、自卑的人。我怎敢有如此奢望?”右丞相见他没有拒绝,便请他一起去见国王。

丞相带着他出了东华阁,走了百步,进了一个朱红色的大门,两边摆放着矛、戟、斧、钺等兵器,两旁站着一些侍卫和官员。 余纯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熟人,一个平日经常和他一起喝酒的朋友。他叫周扬,心里暗暗吃惊,但在法庭上不敢提问。

右丞相把他领到了主厅,那里戒备森严,看起来像是国王的住所。 宝座中间坐着一个高大严肃的男人,穿着白色的丝绸长袍,戴着猩红色的花冠。 余纯-陈有点不敢抬头看。 旁边的卫兵叫他跪拜。

只听国王说:“前段时间,我被你大人告知。先生,请不要嫌弃我们这个小国,允许我把我的二女儿方耀许配给你,这样我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一方面春雨巴觉得好消息来得太突然;另一方面,他害怕国王的威严,所以他倒在地上说不出话来。

国王补充道:“请暂时待在旅馆里。我们将安排婚礼。请先休息一下。 ”他传下圣旨,请右丞相陪淳于髡回旅馆。

春雨巴猜到了这段婚姻的由来。当初他的父亲是镇守边关的将军,后来他在本州失陷了。从此,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生是死。可能是他的状态已经媾和,撤回来了,所以双方用婚姻来表示和谐。所以今天的事,对许来说是一件好事。 想去心里很疑惑,什么也没弄明白。



这一夜,羔羊、鹅、金钱、绸缎的彩礼,以及礼仪旗帜、歌舞乐队、宴会灯笼和蜡烛、车马礼品等等,都准备好了。 还有另一群女人,穿着金色的凤冠,穿着金色的绣花长袍,五颜六色的服装,镶嵌着金玉的饰物,她们的身后是许多女侍者。 这些女人 他们争着和春雨霸开玩笑,个个风骚,口若悬河,名字叫春雨霸,他们应付不来。

一个女人对余纯·平说:“那是三月初三。我跟着灵芝夫人去了禅寺,看到了天竺园的婆罗门舞。 我和闺蜜们坐在北窗下的石榻上。 那时候你还小,下马观看,还坚持要和我们亲热,还拿我们开玩笑。 我和姐姐琼英绑了一条红手帕,挂在一根竹枝上。 你不记得这个了吗?

春韩愈被女方问的哑口无言,只好说:“这些事我都记在心里,没有忘记!”正说着,只见三个衣冠楚楚的人走上前来,向拜了礼,说:“我奉王命,做许的伴郎。

其中一个叫春的,看着很面熟,便指着他问:“你不是凤仪县的田吗?”那人答道:“正是。 ”淳于巴急忙上前,握着他的手,谈了很久。 然后他问:“你为什么住在这里?”田玉华道:“我流落至此,又拜右丞相武成侯段公,对我有所尊重,所以留了下来。 ”春雨又问,“周扬也在这里,你知道吗?”田对说,“周军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他的官职是秘书,权力很大。我已经照顾过他几次了。 "

他们有说有笑,非常开心。 不久有人过来说,“许灿举行仪式。” 那三个伴娘拿了刀剑、玉佩、衣帽,叫淳于巴去换了。"。 田对说,“没想到今天能看到你的礼物。别忘了以后我是你的伴郎。”

这时,有几十个美女在演奏各种优美的音乐。他们的声音婉转清亮,旋律缠绵悲凉,真的不是世人所能听到的。 还有几个+美女,拿着灯和蜡烛,带路。 看看两边,金色和绿色的帐篷,令人眼花缭乱,接连几英里长。 余纯·陈直挺挺地坐在车里,心不在焉。他无法安定下来,但田找他谈了几次,这使他感到放心了。

当他们到达一个写有“一休关”字样的门前时,这群妇女来到门前,要求余纯下车行礼。 在婚礼仪式中,鞠躬和前进的仪式与世界上完全一样。 当新娘揭开头骨时,余纯巴看到她的妻子金枝公主美如天仙。



婚后,夫妻俩越来越恩爱,春雨巴也越来越红火。 他出入的车辆规格,宴席上宾客的排场,只比国王差。

国王们经常带着余纯扁和文武百官去京城西边的桂苓山打猎。 那里的山高而美,湖阔而深远,林草丰茂。 他们在那里打猎,直到黄昏后才回到城里。

有一天,余纯秋开始对国王说:“我丈夫结婚那天,国王说这是我父亲的命令。 记得父亲曾经辅佐过边塞将领,打了败仗,在其他国家沦陷。我收到他们的来信已经十七八年了。 现在国王知道他在哪里,请让我去见我的父亲。

王曰:“公婆翁守北境,消息不曾断;另外,路很远。你只需要准备一封家信,然后寄出去。你不需要自己去。 ”

余纯-巴要求妻子准备一份礼物,以纪念和庆祝父亲的存在,甚至还给他寄信。 几天后,回信来了。 看看回复里写了什么。真的都是他老人家的事。 信中有一些思念和教导的话语,一如往昔。 他还询问了亲戚们的人事下降和村庄景色的变化,并提到路途遥远,互无音信。 话说的很伤心。

但是他老人家不让余纯禅去探望他,只说:“丁丑年可以和你见面。 淳于巴接过信,痛哭起来。

又有一天,老婆对余纯品说:“你不想当官吗?”于春说:“我放荡惯了,不知道如何处理政务。 "妻子说,"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我可以帮助你。 ”妻子对父亲说。

过了几天,齐王告诉余纯:“我国柯南郡的政务不好,太守被撤职了。现在想借用你的大才,望你委屈一下,走马上任。” 带着我的小女儿走吧。 ”淳于巴恭敬地接受了命令。 国王让车管所官员准备好太寺的行李,拿出一大堆黄金、宝玉石、绸缎、箱子、笼子,还有仆从、车马等等,都安排在路口,让公主取用。

余纯-陈年轻的时候只知道为侠义而战,却从来不敢存着自己如何富贵的希望。现在,他已经升到了最高层,他写了一封奏章表示感谢。 他在奏章中说:“我虽生于门下,却无足轻重,平日里也无真才实学。” 承担如此重任,必将葬送国政。 想到责任,也很重要。 现在我打算找更多有才华的人来弥补我的轻率。 周翔,颍川人,目前在地方官的官位上。他忠诚正直,遵纪守法,大公无私,是一个很好的辅助人才。 田,奉旨人,尚未官职,清正审慎,紧跟时代变化,深谙政治教育之本。 我与他们两人都有十年的交情,深知他们的才能,所以可以委托他们处理政务。 故请任命周祥为县令,田为县令。 只有这样,使节们才能展示他们的成就,国家的法典体系才会有序。 王看了奏章,准了,叫周、田二人同去。"。 那天晚上,国王和他的妻子在城南举行了告别宴会。

国王对余纯巴说:“柯南是中国的大县,土产丰富,人口众多。没有好的政治,就很难维持秩序。 现在有周和田作助手,希望你们能努力工作,不辜负国家的期望。

夫人告诉公主:“淳于髡意志坚强,爱喝酒,年轻气盛。 你应该知道如何做一个妻子。最重要的是温柔听话。如果你能好好服侍他,我在这里就放心了。 虽然柯南离北京不算太远,但毕竟我们不能早晚见面。今天你要暂时离开妈妈,我心里真的很难过!"

淳于巴和公主恭恭敬敬地互致问候,启程南下。 他们坐在车上,由骑马的武士护送,一路有说有笑,心情十分愉悦。 几天后,我到达了柯南县。 县官、僧道、长老、士绅、艺妓乐队、掌管车马、护卫、仪仗的人,都争着出来伺候。 到处都是人山人海,到处都是钟鼓声、欢呼声和嘈杂的声音,如沸腾的潮水。 欢迎的人群持续了十多英里。

仰望城墙和亭台楼阁,真是一派壮丽的景象。 进入高大的城门,门上还有一个大匾,写着“柯南县城” 是太守府的正面,朱漆的敞窗厅堂,门配刀剑戟,房屋整齐幽深。




余纯-巴接管后,立即下到当地调查情况,解除老百姓的痛苦。把行政事务交给周和田,郡管理得很好。

他做了二十年太守,百姓都受他开导,到处歌颂他,为他立功德碑,建祭祀祠。 国王也非常重视余纯,并授予他封地和爵位。他的地位和首相没什么不同。 周翔和田也因为出色的成绩多次晋升军衔。

那些年,春雨巴生了五男两女:男的都是门当户对的官职,女的都是与皇族子弟订婚。当时春雨巴的辉煌无人能及。

这一年,一个坛洛国入侵柯南郡,国王叫余纯-巴训练一名将军,准备进攻。 于春写了一封信,赞助周东带三万军队去攻打尧台城的敌人。

没想到,周翔的勇气是建立在热血基础上的,并没有注意到敌人的实力。结果他吃了大败仗。他是单马,没穿袍,连夜逃回城里。 敌人还收拾了军用物资、装甲和其他士兵。 春蝉囚禁了周东,并请求国王惩罚,但国王赦免了他们。

就在这个月,周翔因为背疼去世了。 淳于的妻子金枝公主又生病了,在十天内就去世了。 于春在奏章上要求解除太守的职务,护送公主的灵柩回京。

国王也承受着失去女儿的痛苦,于是派田去当太守。 春雨痛哭着,护送着殡仪车出发了。 出殡出发时,男女一路吊唁送别,官员们摆桌祭奠,有的还爬车堵路挽留春雨巴。有无数的人。

当他们到达北京时,国王和他的妻子穿着便衣,出城哭泣。他们制作了一个名为“顺义公主”的弓,重新准备了礼仪仪式、华盖和乐队,并将棺材埋在北京以东十英里的潘龙岗。 周翔的儿子周荣信也在本月护送周翔的灵柩回京。

淳于巴做了二十年的大郡太守,与满清杜有交情,富贵人家,没有不与他交朋友的。 自从离职回北京生活后,进出自由了,也结交了更多的客人。我的傲慢与日俱增。

这种无节制的行为引起了国王的怀疑和忌讳。 这时有人走到这个宝座前说;“天象的变化预示着国家将陷入巨大的灾难。那时候首都要迁都了,祠堂要毁了,事情是一个外族引起的,但是发生在最近的地方。 "

朝廷上说巴贪图享乐,越是越出职守,就招致天降凶兆。 国王调走了余纯·班的保镖,限制了他的朋友,并软禁了他。

春雨巴独自镇守大郡多年,从未出过差错。现在她遭受这些莫须有的诽谤,心情非常低落。

国王也知道他的心思,就对他说:“我们做了二十多年的亲戚。可惜我小女儿中途夭折,我也不能和你永远生活在一起。心里真的很难过。 你离家多年,可以借此机会回老家看看亲人,看看人。 你的孩子留在这里,别担心。 三年后,我会派人来接你。 余纯·平说:“这是我的家。你要我回哪里去?”

国王笑着说:“你来自世界,但你的家不在这里。 "

淳于巴听了这些话,不禁顿悟。像一个从大梦中醒来的人,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他忍不住流下眼泪,恳求回去。

国王转身招呼侍卫送他回去。淳于巴感谢国王的宽宏大量,并说再见。 我发现在外面带路的是那两个穿紫色衣服的使者。

到了大门口,他看到为他准备的车并不体面。平日里跟着他的仆人和司机都不在。他不禁叹了口气,心里很不舒服。

我上了车,走了几里路,出了大城市。我环顾四周,看到这是我刚来时走过的路。 山山水水依旧如故。 只是派他两个使者,完全没有先前那般威风。 余纯·裴变得越来越不开心。 他问两个使者:“我们什么时候能到扬州?”

两个使者在自吟自唱,互不理睬。过了一会儿,他们回答说:“他们马上就到了。”

过了一会儿,车子驶出一个山洞,春雨巴看到了家乡的街区,和以前一模一样。 他禁不住一阵悲伤,眼泪一滴滴地流了下来。 两个使者领着淳于巴下了车,跨进房子,走上台阶。

余纯巴看到自己的尸体躺在东廊下,吓得不敢上前。 两个使者几次呼喊淳于巴的名字。躺在那里的春雨巴突然醒了,而站在这里的春雨巴也瞬间消失了。 他抬起头来。家里的男孩在打扫院子,两个朋友坐在沙发上洗脚。太阳还斜斜地照在西粉墙上,东窗下的杯子里还留着喝剩的酒。 可是梦里的时间好快,好像过了一辈子。 春雨感叹着,于是请了两个朋友过来,给他们讲了自己的梦的经历。

所有人都惊叹不已。 他们和淳于巴一起走到外面,在一棵大槐树下找到了那个山洞。淳于巴指着说:“这就是我梦里闯进去的那个洞。” “两个朋友认为有狐狸或树妖在作怪。 他们让仆人拿起一把斧子,把树枝从树根上砍下来,折掉长得太多的枝叶,试图找出山洞里有什么。 我挖了一英尺多深,发现了一个大洞。洞底突然亮了,我可以放下一张床了。 那里堆着一些土,看起来像城墙、城楼、宫殿。 千千有成千上万的蚂蚁。 中间有个小平台,红的像朱砂。两只大蚂蚁住在平台上,有白色的翅膀和红色的头。整个身体大约有三英寸长。另外,周围还有几十只大蚂蚁,边上的蚂蚁都不敢靠近。 不用说,这是国王和他的妻子 这是淮安国的首都。

再挖一个山洞,距离槐树南支大概40尺。 洞内通道曲折,中间有上千处,土城也有小房子,住着很多蚂蚁。 这里是郡,淳于髡在这里做过太守。

此外,还有一个}相同的洞穴,在西边大约20英尺处,中间有一个巨大的空洞,有点像地窖。 里面有一只腐烂的乌龟,它的壳有水桶那么大。 因为雨水和湿气的积累,一丛丛的草在生长,但也很茂盛,几乎把整个外壳都遮住了。 这就是淳于髡打猎的桂苓。

我还发现了一个山洞。往东十多尺,老树的树根弯曲如龙蛇。中间有一个小土堆,大概一尺多高。这是巴在盘龙岗埋葬公主的陵墓。

巴回忆往事,心中百感交集。看看挖掘出来的洞穴,和他梦里经历的一模一样。 他不想让两个朋友破坏它们,所以他立即下令,堵塞物仍然应该被掩盖起来。

那天晚上,突然刮起了大风,暴雨倾盆。 天亮时,洞里所有的蚂蚁都搬走了,它们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在梦里听到的预言“国家将有大灾难,首都将迁都”,现在变成了现实。

春雨巴又想到了入侵坛洛国的事情,把两个朋友请了出来,寻找踪迹。 房子东边一英里处,有一条早已干涸的山涧。小溪旁有一棵大檀香树,爬满了藤蔓,仰望着直到天亮。 树旁边有一个小洞穴,里面住着许多蚂蚁。 这是坛罗锅。

淳于白想起了淮安国的酒徒周翔和田。他们已经十天没有见面了,急忙去看望他们,才知道周祥已经病逝,田也病倒在床。

柯南做了一个梦,让余纯巴觉得繁华轻松,人间沧桑。她想到生活,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皈依了道教,放弃了放荡。 三年后,死在家里的是丁丑,正好符合我梦中父亲信中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