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虎仙思凡的故事(一)

时间:2022-04-26 13:43:50 神话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施立即位后,唐德宗试图推行一系列改革措施,以改变安史之乱后朝廷凋敝衰败的面貌,重振唐朝的雄风。 虽然他锐意改革,贤能忠义,用才,但毕竟年轻有见识,在用人上总是缺乏老练的眼光。 首先,他任命常言为丞相。 常彦周是一个非常谨慎的人。为了杜绝以前朝廷用人的弊端,他对各方推荐的人才进行严格考察,长期搁置,导致朝廷人手不足。 于是,德宗茶用崔护代替了常艳,崔改变了常艳的风格,推荐选拔,卓有成效。他担任宰相半年,朝廷新官不下八百人。

就在大批新人入朝之际,大量官员被长安派往各地任用。一方面是为了缓解法庭的过度拥挤,另一方面是为了充实地方管理。 这些官员,从自我审查,到在州县辅佐官员,到在大城市,或者在偏远的小县城,到哪里去,做什么官,取决于每个人的机遇和运势。

其中有一个叫沈土成的小官,被发配到遥远偏僻的鄂州南漳当县令。 原本是皇宫侍卫的屠城,有些谋略和才能,却因为没有及时联系上崔护,给崔护磕头,被发配到了皇帝远在的山上。 屠城自己也不在乎,心想:到了穷乡僻壤,可能只是发挥他的治国本领。不管怎样,他在北京很难有成功的事业。 就这样,在德宗贞元二年的初冬,沈土城离开北京,前往南漳。
他们沿着汉主刘邦入关的路线一路向东,经过蓝田、商县、武关、紫荆关,来到鄂州青山港,登船过汉江。然后,他们进入了苍茫荒凉的武当山地区。 到了庆丰镇下了船,放眼望去,四周都是山,密林,山雾,这让一直生长在平原的沈土成激动和震惊。 在庆丰镇稍作调整和休息后,他准备了一些干粮,第二天一早,就开始沿着蜿蜒的山路进山。 敖九虽然是冬天,但是早上阳光明媚。 一路上怪石嶙峋,山涧清流汩汩,让人神清气爽,申屠城骑着马还算慢。 越往下走,山路越窄越危险,他只好下马牵着马慢慢走。 看到太阳升向天空,不久就没有人离开云彩了。过了一会儿,风突然大了起来,乌云弥漫天空,周围一片雾蒙蒙。 因为马受了惊吓,不肯前进,山里天气多变,马上就要下雪了。沈土成正发愁时,突然看到路边不远处有三间茅屋。 涂程心心想:有房子就一定有人住,让我们躲避风雪吧。 于是他牵着马走了过去。

这山里的房子院子很宽敞,但是没有大门。 他们径直走到屋前,敲开柴门,要求一个临时歇脚的地方。 一位三十多岁的老人应门,看到有远道而来的客人要求休息,便热情地请他进屋。 房间里燃着松枝火,红光闪烁,松香充盈,房间里暖洋洋的。 这个家里除了老人,还有一个老婆婆和一个小姑娘,都在围着火堆烤火。 土城与他们会合后,还坐在主人被大火放弃的木墩上。 坐下后,沈土成开始偷偷打量这个房间的陈设和主人。 这个房子是三间小屋,中间一间,作为客厅。房子里的陈设极其简单。除了一张吃饭的木桌和几个高低不一的木墩,角落里只堆着一堆香松枝。最引人注目的是挂在墙上的一张大彩色虎皮。 土城心想,这家人可能是猎户。 有三个主人。开门的老人头发花白,但脸色红润。他不确定自己多大了。很奇怪,他的穿着像很久以前的魏晋时代。 屠城心想:“可能山里人赶不上时尚吧。” “老太太应该是老头的老婆,穿着布衣,满头银发,一脸笑容,一副慈眉善目的样子。 最吸引沈土成注意的是那个女生。看起来她大概十五六岁,可能是一个老猎民的孙女。虽然她有宽松的旧衣服,但却藏不住她的雪肌和花朵。 她轻盈而羞涩,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偷偷打量着客人,然后沉默地低下了头。

老妇人见是远客,便礼貌地起身去厨房烧水沏茶。当这个年轻的女孩看到她的祖母离开时,她是唯一的女人。她好像比较害羞,不好意思,马上就悄悄躲到隔壁房间去了,客厅里只剩下老头和沈土成。
坐了一会儿,窗外下起了大雪。天气更暗了,雪短时间内没有停的迹象。 窗外的山路渐渐被积雪覆盖,与群山混在一起。 看来今天是走不动了,沈土城试探性地问老伯:“请问老伯,从这里到南漳县衙还有多少路?”老人慢吞吞地回答说:“我们是山野人。我们走惯了山路,半天就能到。如果是普通行人,也就两天的时间。 山的尽头有一个叫黄石铺的小镇可以住下,但是今天天色已晚,道路被大雪封锁,小道很难辨认。恐怕你今晚出不了山了!

沈土城接口请求:“雪下得很大,晚辈可以在你家过夜吗?”

这时候端茶的老头和老婆婆异口同声的回答:“当然,当然!我怕我卑微,怠慢了客官!”山里人留宿是常有的事,所以两位老人都很熟练,很热情。

于是沈土成出门解下马鞍,牵着马来到屋后的隐蔽处,喂草料。 回到房子里,松枝被添加到火中。 熊熊大火中,少女款款移出侧房,只见她刚刚换了戏服。她穿着一件鲜红色的连衣裙,白皙的皮肤,柔和而精明的眼睛,如此明亮,与刚才完全不同。 屠城看得几乎神魂颠倒,呆呆地看着女孩拿着酒壶在松木火上温酒。 老妇人在厨房进进出出。不一会儿,屋里的餐桌上就摆满了一桌子菜,都是山里的野味,琳琅满目,还有诱人的异香。 老人叫沈土成坐下,道:“天寒地冻,喝一杯薄酒驱寒。” “沈土成刚回来。 客套了两句,大家开心的落座,美食让他胃口大开。 少女已把酒温好,端给客人和老人,沈土城便和老人坐下喝酒。

席间,老人自我介绍说:“老太太姓殷,祖上在山里打猎。她在山里生活了好几代,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世间的俗事了!现在身边只有一个孙女,山民不会读书写字。看她从小脸就红,如涂胭脂,容易叫胭脂。 "

沈土城还诚恳地表明了自己的姓氏和家乡以及在南漳县任职的情况,并坚持要老太太和小姐一起喝酒聊天。 老钱说:“山野人不懂喝酒的礼节,我怕你笑话。如果客人不介意,小胭脂可以上来招待客人,我们今晚就一醉方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