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神话故事

虎仙思凡的故事(二)

时间:2022-04-26 13:44:34 神话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老妇人和胭脂坐好了。 几杯酒下肚,沈土成觉得浑身暖洋洋的。当他抬起头时,他的眼睛不时地碰到胭脂。 土城只觉更热,胭脂羞得低了头。 脸颊绯红,亮如胭脂,更像熟透的桃子。 土城似乎顿悟了“好吃”的含义。

酒喝完了,申屠举起酒杯说:“晚上围着火炉喝酒,不醉不归!”他有点醉了。

胭脂在一旁笑道:“漫天都是雪。你想去哪里?”

老人也说:“雪留客人,但请喝酒!”

于是四人边喝边聊,仿佛一家人。他们又开心又放松,直到半夜才休息。

第二天,虽然雪停了,但是山还是冻着,封闭着。山很高,路很滑,所以不可能成行。沈土成只好呆在他的内宅里。 他甚至对上帝有一些暗暗感激的知识!有了昨晚的喝酒,沈土城和殷胭脂可以无拘无束的相处了。 这两个人在寻找机会交谈。阿土城向胭脂介绍了山外世界的世俗生活,胭脂为他描述了山中猎鸟的故事。 这个年轻的女孩不仅看起来明亮动人,而且说话时还显示出一种聪慧的气质。 趁着独处的相对时刻,沈土成故意试着说:“谁能娶到你这样可爱的老婆,谁就终身无悔了!”胭脂低下头,轻声答道:“先生,只要你是真心的,怎么就不能着急呢!”

既然少女也有此意,沈土城鼓起了勇气。 他找到合适的机会,郑重地向老人提出:“让我的孙女聪明可爱,我就冒昧地请求帮助。” 在野林里,很难找到媒人,只好自己去当志愿者。我希望你能允许我!

经过几天的相处,老人似乎对老实直爽的沈土成颇感兴趣,于是笑着说:“虽然我家贫穷卑微,但这小姑娘也在爱情中成长了。” 前几个月有客人要求嫁胭脂,嫁妆很重,我家老太太舍不得走,不允许。 却发现老天留下了一位贵客,客官和胭脂很投缘。难道不是命中注定的婚姻吗?老头子非要禁止!"

那天晚上,沈土成给尹老两口送了一份小字辈的礼物,把口袋里的东西都倒出来当嫁妆。 老两口根本不服。他们只说:“夫妻不太穷,不太刻薄,这就很幸运了。你们两个真是有缘。哪里需要这些世俗的繁文缛节?”老妇人接着说:“我们在一座深山和一个贫穷的山谷里。我们没有邻居。虽然没有及时送亲的嫁妆,但也不能草率行事。我们得收集一些东西才能结婚。” "

于是,殷老两口当夜把胭脂的房间布置好,挂上绣帘,找了一对红烛点上。 土城和胭脂双双拜了天地,给尹老两口磕头,相拥入洞房。 新房虽然简陋,但两人其乐融融。在深山峡谷的这间小屋里,一对恩爱的男女组成了一对小情侣。

说来也怪,沈土城和姑娘结婚后的第二天,山里的天气变化很大,艳阳高照,冰雪融化,山路已经可以走了。为了赶得上任期,沈土成和尹胭脂辞别老两口,让胭脂骑上一匹马,沈土成在前面牵着缰绳,一起赶往南漳县衙。 胭脂告别爷爷奶奶,痛哭流涕,不用多说。

沈土成在南漳郡上任后,一心扑在公务上,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把贫穷荒芜的南漳郡治理得非常好。 殷胭脂呢?在家里,她们扮演好妻子的角色。除了照顾丈夫和孩子,做家务,她们还热情地监督和教导仆人,与邻居和睦相处,招待客人和朋友。夫妻和睦,成为远近羡慕的一家人。

沈土成的三年任期很快就到期了。由于在任期间功勋卓著,被朝廷召回北京为官。 临行前,沈土城送给胭脂一首深情的诗《赠内》。诗里是这样说的:“一个尉付了美妇,却要三年才丢丑。 这怎么说呢?四川有鸳鸯。

殷胭脂得到了丈夫情意绵绵的消息。过了一会儿,她嘴里喃喃地说着什么,像是在朗诵诗歌。沈屠城问她为什么。她说:“虽然都说女子无才是德,但她跟随丈夫多年,语调略能听懂。她想写首诗作为回报。土城很高兴,要她唱首诗,胭脂见了一会,最后还是不肯说。

在南漳官民的欢送下,沈土成和胭脂带着儿子女儿,离开南漳县衙,沿着来路返回长安。 过了粉绿色的河,我看到自己即将进入胭脂曾经生活过的大山。望着无边无际的云山,殷胭脂非常激动。她先是不停地欢呼,然后在河边的绿草上打滚。 土城只当他老婆看到久违的故土那么激动,所以也没在意,还在那里招待她。 过了一会儿,胭脂安下心来,略带沮丧地对丈夫说:“琴琴情虽重,山森志深。” 常常为季节的变换而烦恼,辜负了百年初心。 ”

胭脂唱着,泪流满面。看起来好像她的胸口隐藏着巨大的痛苦。 屠城连忙安慰她说:“真的很机智,很有诗意。” 然而,我的妻子不应该一心扑在山上。如果你担心你的祖父母,你现在就可以见到他们。你为什么这么难过?胭脂强忍住心中的悲痛,陪着丈夫往前走。"。

又是一天的路程,到了他们当年相遇的芋头屋,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他们推开了柴门,屋里的陈设依旧,只是老阴夫妇不见了,阴胭脂围着屋子哭。 突然,她在房间角落的柴堆里发现了挂在墙上的虎皮,顿时把担忧变成了快乐。 当屠城担心自己把一张虎皮看得比爷爷奶奶还重的时候,胭脂泪流满面地说:“我不希望它还存在!”于是我把虎皮披在身上,沈土成在这里没看清楚。那边的胭脂已经变成了斑虎。我先转过身,对着沈土成和一对小孩子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头咆哮着,在山里发出一声震响,跳出来,突然消失在丛林里。

沈土城惊呆了,半天没来。等他稍微清醒一点,就赶紧抱起孩子追了出去。殷胭脂在哪里?环顾四周,我不知所措。 他们三个在茅屋里哭了三天,却始终不见殷胭脂回来。 土城曾假设妻子殷胭脂是虎仙变身的,等她恋爱结束了也没用。她只好拖着孩子,满怀惆怅地离开小屋,回到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