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故事

我的果汁分你一半,我的故事也分你一半

时间:2022-04-15 16:24:11 校园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下午,雨停了。路上的低洼处积满了雨水,我很悠闲的边走边听歌。突然“哗啦”一声,有人骑着自行车从我旁边的水坑边呼啸而过,水溅了我一身。他把车停在前面,得意地冲我傻笑:“刺激吧!”

就在我要追上去的时候,他一踩踏脚,飞奔而去,留下我一个人在去校园的路上,接受大家目光的洗礼。

我回到班里第一件事就是和大黑算账。我搜查了教室,没有发现他的踪迹,那个家伙很聪明。我恶狠狠地想,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我坐下来,把书包塞进抽屉。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我拿出来一看,是一瓶果汁。上面有一张纸条,写得像个鬼字:快想想,怎么感谢我?

“大黑?”同桌小七问道。

“每次都是这样,总是打不过我,然后来个糖衣炮弹。小时候是黑头,现在是黑心。”

“那说明大黑同志对某人……”

"嗯,如果他是个女孩,我们就是标准的金兰姐妹了."

我刚说完,坐在我前面的齐燕就转过身来回答:“可他是男生,你们是真正的青梅竹马。”

就在我要解释的时候,所有的学生异口同声的说:“解释等于掩饰。”

看来是时候和大黑保持距离了。



在文学发展课上,肖老师讲了李白的《长干行》。

“里面有一首诗,想必大家都很熟悉。”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学生们异口同声。

肖老师满意地点点头。“肖老师,要不要请同学来表演?”一个有趣的男孩建议的。

肖老师笑笑,不置可否,突然听到在叫我的名字。然后,大黑被大家推到了前面。

“住手!”我懊恼地责怪小七和他们。

大黑很大方:“陈田甜,上来就是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下面一片哗然,连肖老师都笑了。

我气得脱口而出:“谁跟你是青梅竹马我们明明是小冤家才对!”

这时,全班笑得更夸张了。这是平常学习中难得的调味小品,被大家牢牢抓住了。做好事的男生学着赵薇唱道:“小冤家,你干吗,像个傻瓜,我问话,为什么,你不回答?”

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止住笑,但我的整张脸都气红了。



很长一段时间,我和大黑都被大家摆上了台面,作为八卦的材料。大黑平时一笑置之,我却越来越讨厌这种感觉,于是开始疏远大黑。

他在哪里,我尽量避开。惹不起,我可以躲。


“陈田甜,你躲猫猫呢?”一天晚上,下课后,达瑞叫住了我。

我没理他,继续往前走。

“陈田甜,你最近神经抽到了吗?抽到了的话,一定要看医生,不然会造成大面积神经损伤的!”我保持沉默。

“陈田甜!”大吼一声,然后眨眼,一脸讪笑地递给我一瓶果汁。“你最喜欢的牌子,喝了它,你就当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别生气啦!”然后他对我做了个鬼脸。我突然觉得大黑挺无辜的,我认识他已经十多年了,他是多么好的哥们啊。

我一高兴,他就松了一口气:“你看,笑一笑,面瘫就好了。感谢我吧!”

我终于笑了。大黑吹了声口哨,一群男生跑了出来。大黑说:“你看,我就说陈田甜,对我冷不了多久。我逗她,她就开心。这姑娘从小就这样!你跟我打赌?我一个人对付不了陈田甜?”他完全沉浸在炫耀中。

“原来如此。”我的声音像游丝一样。大黑,这次你不会是无辜的。因为你伤害了我的自尊。



我真的很生气。从此以后,不要再和大黑说话。

他可能意识到了什么,时不时在我面前晃一晃,开着玩笑,找话题,我却一句话也没说,直到他像一只沮丧的螃蟹一样走开。

元旦晚会快到了,班长谢远来鼓励我:“田甜,去年你和大黑表演了一段精彩的二重唱。今年还会有吗?”

“没有!”我拒绝了。

共青团,学习委员会,宣传委员会,甚至班主任都亲自参与。很多说客来了,但我依然不为所动。

“陈田甜,你小气不小气,人家都三顾茅庐看。你至于嘛!”大黑火了
“没你搞不定的,你就自己来!”



大黑找齐燕表演二重唱。因为临时准备,效果大打折扣。齐燕下台后,跟我开玩笑说:“珠玉在前呀,我再怎么练,也比不上你俩多年的默契。”

这句话震撼了我的心灵。再看大黑,他看到了我,眼神迅速转移。

我有些恍惚,我们明明是很好的朋友,小时候常常一起喝橘子水,长大了一起喝果汁,可是现在怎么疏远了呢?后面的节目,我无心再看。我来到走廊上,看见天空那边有烟花绽放。呀,新的一年就这么到了

“陈田甜!”回头一看,是大黑。

“新年快乐!”他说。

“谢谢你。”

“给你。”再来一瓶果汁。小学的时候,他为了抄我作业,总是用橙汁贿赂我。后来我每次犯错,总是用一瓶果汁来解决问题。“嘿i嘿,我错了。”我不回答

他说:“我不应该因为一时的虚荣心,而毁了我们多年来建立起来的关系。”

看到我还是老态度,他急了:“明明是你先无缘无故冷落我的!”

他挺委屈的,我忍住笑。

大黑把果汁放在我手里,我一脸严肃地递还给他。他急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可也挺伤害咱俩的。我们都是受害者,所以你不能丢下我不管。”

终于,我忍不住了。我笑着说:“我的果汁分你一半!”

“哟,你们俩个!”马奇他们也跑了出来,一脸坏笑。

“我们是青梅竹马,两个无辜的哥们,羡慕吧。”我自信地回答。

“还有,郑重声明,我对陈没有非分之想!”大黑笑道:

大家都笑了,突然觉得我们这样的感情,真的很难得。

我的果汁分你一半,我的故事也分你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