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故事

开在球鞋里的人生(二 )

时间:2022-04-25 11:47:10 校园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我疯了,是的,我疯了。 ”空荡荡的楼道里异常肃穆,刘带着谢笑笑走了。他们的背影越来越小,最后消失在走廊的拐角处。 灯光湿润了我的眼睛,我听到窗外急雨的声音。好久没下雨了。

爷爷在暴雨的轰鸣声中静静地闭上了眼睛。他用力握住我的手,力量大得出乎意料。 临走时,他递给我一张银行卡,里面有4万块钱。他看着窗外,他的头仍然高昂着,但大雨蒙蔽了天空。他还是看着,然后嘴角淡淡一笑,就死了。

大雨像无数尖锥扎进了我的心里。从此,我的人生只剩下了孤独。 我在医院里坐了整整一夜,看着爷爷薄薄的纸身,眼里带着黄沙,而刘却去站在我身后好久。

我爷爷得了恶性肿瘤,晚期有预谋的死亡,所以他那么努力赚钱。卡里藏的钱,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他禁止我乱花钱。 他说,以后上大学,花钱的地方多了去了。

我开始熬夜努力学习。刘旺也努力学习。他说他会以优等生的身份打败我。

半夜铃声一响,我总会想起爷爷。他的声音和脸就像一杯速溶咖啡,总让我觉得神清气爽。

我还穿着那双旧球鞋。鞋面裂了也没关系。我会尽力用针线修补它们。 刘看不下去了,说他店里有的是鞋,只要我问。 我转头看着坐在我身后的谢晓晓。她脸红了,粗暴地盯着刘旺。我对刘旺说:“好吧!”

新球鞋漂亮整洁,还带着一股香味。 我把它放在阳光下,它似乎放射出一缕光。 我没有脱下鞋子上的标签,因为我根本没打算穿。我只是想给谢笑笑一个威胁,报复她尿在我狗身上的耻辱。我只是喜欢看她生气。

果然,她在放学的路口拦住了我。她用纤细的手臂挡住了我的去路,眼里有怨恨,有淡淡的泪水。

“你不是生我和刘旺的气吗?你为什么要拿他给你的运动鞋? ”谢小小坚定地看着我。

“我接受不接受是我的自由。他发不发是他的心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们在一起了吗?”我把书包放在肩上,准备离开

“如果,我告诉你,我们现在是恋人,你会怎么做?”

心里的那朵花瞬间碎成了泥,就像多年前爷爷跟我说我是弃婴一样。 弃婴是没人要的孩子,生在沙漠,终在沙漠。

高考的日子越来越近,天气也越来越热。 黑板上的倒计时就像一颗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那天不能说,但是说了就会受到人身攻击。

午饭后,大家以一个姿势趴在桌子上打了个盹,积蓄力量,迎接下午各种试题的挑战。 刘翔敲了敲我的桌脚说:“哎,齐孟晓,你想好考哪个学校了吗?”

“无聊欠扁关你屁事!”我用我的政治书赶走了苍蝇。我一看不行,就一巴掌拍死了。然而,不断的抱怨几乎让我窒息。

“哎,齐孟晓,你要考哪个学校啊?”刘用右手挠了挠太阳穴,一副刨根问底的表情。

“也许我会考上华南师范大学。我一直想成为一名数学老师。你知道,我非常喜欢数学。 “我看了看墙上的钟,时间越来越近了。

“那你不想知道我要考什么学校吗?”刘嬉皮笑脸的像个三岁小孩。

“随便吧,跟我没关系。 ”说完这句话,数学老师踩着电铃走进了教室。

高考那天下雨了,清晰的雨声节奏让整个世界都变得黑暗而恐怖。 我们紧张地坐在考场里。奇怪的是,我,刘旺,谢笑笑都被分到这个考场。

教室出乎意料的安静,每一张试卷都决定了我们的人生。 偶尔小声说话,借橡皮和铅笔,都会被老师严厉打压。 写字的沙沙声就像一场比赛,互相较劲,不肯放弃。 语文考试的时候,刘突然喊肚子疼。 监考老师不知所措。我看见汗珠从刘的脸上掉下来。就在我想站起来的时候,我听到了120救护车的尖叫声。 刘看着我,眼里有一丝伤感。 我们注定要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