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故事

我们会在在时光里,对着那个在极速青春里,飞驰的自己微笑

时间:2022-04-25 13:47:40 校园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还有的同学,考试没考好,脸上总是带着担心的表情,担心老师的批评,家长的训斥,同学的嘲笑。于是,他们就像一朵结霜的花,耷拉着脑袋,寻找一个没有人能反思或自省的地方。只有天蓝同学不是这样的。考试再差,她也不会放在心上。每次考完试,我妈就问她,怎么样?她说,还不错!可是成绩下来,天蓝同学的成绩总是在尾尖上,我妈的眉毛拧在一起,皱成山河。而天蓝却无情地摇着她的胳膊说:“如果发生什么事,你会这么担心。以后还会有更糟糕的事情。你要死了吗?”拜托,妈妈,让我们面对现实吧!别再做“清北”的梦了。

老妈哭笑不得,爱也不是,恨也不是,拿这丫头没招。妈妈的话从来都是左耳进右耳出,还到处笑着玩。在班上,有一个胆小的男孩叫周晓东,他又瘦又胆小。他总是躲在角落里和女生说话,脸红的像擦了胭脂一样。大家都不怎么和他玩。

天蓝在学校后面的杨树的大叶子上发现了一条毛毛虫。她非常惊讶。像发现了一个新世界,她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然后忍不住笑了。

她抓住毛毛虫,偷偷溜回教室,放进胆小的男孩周晓东的书包里,然后伸出头,等待奇迹发生。然后我看到男生周晓东从教室外面回来了,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然后慢慢回到座位上,把水放好,然后打开书包...

天蓝色的学生捂着嘴,等待着奇怪的变化。然后,奇迹真的发生了。周晓东,一个胆小的男孩,把手伸进书包里,但没有找到书。他竟然摸到了一个软软的小东西,拿出来一看,是一条毛毛虫。他喊了一声,把毛毛虫扔进了前排女生的头发里。他自己当场就惊呆了。

这一切都乱套了。老师,同学,校长,救护车,全乱了。在对男孩周晓东进行人工呼吸后,他被送到了医院。

原本还以为田会有很大的兴奋去看,却傻了眼,可她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后果。一只毛毛虫怎么会有火箭的力量?她摇摇头,叹了口气,感觉真的很无聊。早知道这样,早知道这么搞笑,我就不会这么努力了。

老师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毛毛虫事件让田饿了一顿饭,写了两份检讨,断了三个月零花钱,还去医院给男孩做了一天义工。

这样的教训并没有让田长大,他依然顶着“坏孩子”的标签胡作非为。

每隔一个周末,她放学回家的时候,一群男生正在楼下的街心花园里踢足球。她把书包扔到一边,加入了进来。左右狂奔,紧张激烈,不知道是谁把球踢到了停在路边的一辆车的挡风玻璃上。玻璃瞬间碎裂,所有人都傻了眼。主人怒气冲冲地跑出家门,抓起刚才投篮的同学就要打。天蓝同学站出来说,不就是一块碎玻璃吗?我,只是付钱给你,不打人。

债主连续追了她十几天后,她实在无处可躲,回家跟妈妈摊牌。

从那天起,妈妈规定,田的学生放学后不准在街上乱跑,不准和那些臭小子混在一起。天蓝同学正坐在房间里看书学习写作文,却因为那篇作文,又闯祸了。

老师留了个作文题目,田同学吐槽心切挖肝。参考了一些范文后,他们终于写出了一篇漂亮的文章。那天,在教室里,老师讲解作文的时候,居然把自己的作文当成范文,给全班同学读。优美的文字,加上老师深情的朗诵,让田的同学们鼻子冒汗,心怦怦直跳。

蔚蓝同学不是兴奋,而是紧张。正如她想象的那样,不一会儿,果然有同学起来举报,说她的这篇作文和某某杂志上的文章差不多。像炸弹一样,瞬间炸掉了蔚蓝的晴天。蓝天低下头,脸红了,想着妈妈知道了,不知道会怎么样。

在得知田同学的抄袭行为后,田的母亲并没有激动,而是被直接送到了医院。放学后,天蓝第一时间赶到了医院。我母亲实际上心脏病发作,戴着呼吸机。她看起来很压抑。看到天空浅蓝,她妈扯下呼吸机,调侃道:“又破纪录了?”你成了全校的新闻人物了吗?我们家就容不下你这样的大男人了吗?

着妈妈的气息,脸色发青,心里突然很疼。我妈那么小,气得一口气短路。如果她出了什么事,她以后怎么办?

回到家,她看到房间里空无一人,心里突然很空虚。房间很暗,她很害怕。她一个人坐在走廊的楼梯上发呆,直到外面天黑,星星出来。她看着那些星星,像她的眼睛一样眨着,好像在嘲笑她。她把脸埋在膝盖上哭了。

长大真的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田同学的妈妈天天盼着她长大,可她总是任性,调皮,闯祸,怕天下大乱,不经历挫折,好像永远长不大。妈妈生她的气,她反而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夜之间,她长大了很多,也安静了很多。

爸爸常年驻扎在外地,只有她和妈妈在家。现在,她气得生病住院了。照顾母亲的责任自然就落在了她的肩上。

每天放学后,天蓝同学再也不会和那些孩子混在一起了。她去市场买妈妈爱吃的菜、菜、猪骨,炖汤送医院。病房里的人都夸她聪明懂事,但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在急速的青春期做了什么。

当她想起那些事情的时候,有时候会害羞的笑。谁在青春期没有几件尴尬的事?成长是一个过程。我们不能因为几件尴尬的事就去定义一个人的本质。我们不是坏孩子,我们只是调皮,调皮,淘气。总有一天,我们会长大,在时光里,遥遥地对着那个在极速青春里飞驰的自己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