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校园故事

手镯撞在一起,叮当作响

时间:2022-04-26 11:13:41 校园故事 文章来源:涂颜故事网



莫玲玲一进来,班里所有男生的目光“嗖嗖”一下像探照灯一样打在她身上。

莫玲玲微笑着站在讲台上,她的脸微微泛红,像一朵淡淡的栀子花,轻轻的开着。她浅浅地笑了笑,做了自我介绍,然后鞠了一躬,抬起头,长长的头发像一朵乌云一样卷曲在脸上。

她抬起手,轻轻拂去在眼前飞舞的头发。那眼神很优雅,像一首小诗。

她的手腕发出叮当声,非常轻微,像水一样清澈。她的手腕上,一对银手镯闪闪发光,白光闪闪。

“哇,好经典的造型。”赵故意夸张地张开嘴,同学们都笑了。不知是谁,卖弄学问地说:“鞠躬的温柔,就像一朵出水芙蓉的羞涩。”

因为这首诗,莫玲玲得到了一个外号——美丽的外号:诗安娜拉。

看着莫玲玲和莫玲玲手腕上的手镯,我想,如果我有那个手镯,一定会像诗一样优雅。

2

诺拉·希恩和我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这是她选择的。她说:“我陪她坐。”因为我旁边有个空座位。她抱着一本书向我走来,微笑着坐在我旁边。我想她选择和我坐在一起只是为了挑战我。

在学校,我也有一个很优雅的外号:雪公主。

我在教室里话不多,很冷,也从来不笑。有时候,我看着男生讨喜的笑容,抬起头,不理他们,甚至嗤之以鼻。只为我自己的身份。一个漂亮的学长告诉我,远离男生会增加神秘感。因为神秘感更吸引人。

学姐的话就是真理,证据充分。

证据之一就是,我走过校园,一路走来,男生的眼睛像电灯一样,照亮了我,陪着我前行。

第二个证据是大家给我起了个外号叫“雪公主”。雪公主,虽然是冰雪,很冷,但是很美,像冰雪一样美丽干净。

莫玲玲走过来坐在我旁边。一对比,一切都变了:我的优势没了。



我想我必须打败莫玲玲,彻底打败她,夺回优势。

父母离婚后,妈妈离开了我,去了一个我从来不知道的地方。我跟着我爸,他又下岗了。我已经失去了优越感。如果有什么的话,那就是我的冰雪骄傲,我的美丽。莫玲玲来了,我的骄傲就破灭了。

不过,我还有一个优势:写作。我的文章经常被老师表扬,作为范文在全班朗读。于是,我拿起笔,开始写诗,投稿。然后,我去邮局拿了几百块钱——我的稿费。

果然,大家看到后都惊呆了。尤其是赵一,张着大嘴傻乎乎地看着我,门牙都快掉了,说:“吴这位美女作家,厉害了,你要请我们。”我笑笑,想都没想,答应下来。我觉得我得扩大自己的声音,让大家知道希安诺拉是个美女,但她写不出文章,而且是个傻逼。

美丽又有才华,我是吴。我是一个有才华的女人,嗯,不,一个美丽的作家。

莫玲玲笑着劝我:“别听他的,别请他。”

我昂着头,长发摇摆着,骄傲地对她说:“你怕什么?我有报酬。”

“你爸爸下岗了,你可以补贴家用。”她拉着我的手,温柔地劝道。

“你——你在跟踪我,你在摸我的根?”我脸红了,掰开她的手,瞪着她,连鼻尖都冒出了汗。我生气地告诉她,我最讨厌间谍,最讨厌间谍。然后,我转身愤然离开,不再理会她。她只是独自站在那里。当我看到它的时候,我非常高兴和自豪。
这是一种享受。我没有邀请她。我向一桌同学宣布,希恩·诺拉是个恶棍和间谍。

说,我的脸,阳光灿烂。



莫玲玲成了我们班的明星。不,应该是月亮,明亮地照在房间里,让每一个学生的眼睛发亮。

原来我成了月亮,现在我是莫玲玲身边的明星,是陪衬。老班表扬说:“同学们,你们看莫玲玲。什么例子,就是这样。”

但是,莫玲玲也不是一块钢板。渐渐地,消息悄然传遍全校:苏玲玲恋爱了,已经有了情人,证据确凿,非常明显。

首先,她经常写信,悄悄写,行事隐秘,对别人保密。

其次,她经常给邮局寄钱。不知道发给谁,反正有很多次了。

她不能寄给她父亲。因为她爸爸是公司老板,她还缺钱送吗?她一定是骗了她父亲的钱去帮助他的心上人。

这个信息不是外人发布的,是我传播的,我悄悄地传播。

因为,有一次,我亲眼看到她写信。我爬过去看,她忙着藏起来。我故作不屑地撅起嘴问:“莫玲玲,是给谁的?让我看看。”不,她脸红了。



莫玲玲的手镯丢的无影无踪。

那是一个体育课的节日。每个人都在跳舞和大笑。非常热闹。莫玲玲也很高兴。她取下手镯,用纸包好,放在一块石头上。然后,她和同学们一起跑着跳着,打着羽毛球,笑声飞向天空。当体育课结束时,她笑着去拿她的手镯,但是那对手镯从石头上不见了。

莫玲玲心急如焚,找遍了每一片草地,每一块石头,甚至每棵树下。结果她很失望,站在那里,眼眶红红的,眼泪一颗颗掉下来,像露珠一样闪亮。

莫玲玲的手链,我放好了。

当时趁没人注意,我把她的手镯收起来,悄悄拿走,放在教室后面一张空桌子的口袋里。我不想据为己有,只想等她哭完,悄悄还给她。

然而,我还没还给她,她就走了。

她被父亲接走,回到了她南方的小镇。

她走了以后,我这边空荡荡的。没有了莫玲玲,我的心是空的,空得像一片荒地。她走后,老班给了我一封信。我打开了。这是莫玲玲的。莫玲玲在信中说:温温,你学习很好,也很聪明,但你有点缺乏安全感。请不要这样做。我匿名给你寄了钱和信。我知道,你需要这笔钱。虽然我走了,但是钱会汇到你毕业。那对手镯是我死去的母亲留下的唯一纪念。我失去了他们,内心非常痛苦。如果手镯找到了,你可以帮我收集。因为,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我的眼睛模糊了。

我收到的钱不是我自己支付的;我收到的信也不是编辑的信。这些都是我编造的谎言,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为了淹死莫玲玲。

汇款和信件都是由一位匿名人士捐赠和撰写的。但是,一直以来,我都不知道她就是莫玲玲。

我含着泪,接过那两只手镯,它们碰撞在一起,叮当作响。在水声中,我仿佛又看到了莫玲玲,微笑着,轻轻地梳着头发。它看起来很优雅,像栀子花一样优雅。